分卷阅读39

作品:《炖肉记

    声音太小,梁衍听不清。

    他赶忙趴下身子,将耳朵靠近女人不住颤动的唇边。

    “嗯……疼,好疼……”细细小小的声音搭着孱弱的呼吸,说不出的可怜。“疼……嗯……孩子……”

    孩子。

    贺时莲这么一说,梁衍才像梦中惊醒一般,动作迅速而近乎仓皇的转过头,看着逐渐从女人双腿间流出的鲜血,如潺潺的小河,在雪白的床单上,蜿蜒出了叫人心痛的痕迹。

    徐木生认识梁衍快十年了,还是第一次在梁衍脸上看到这样的神情。

    像个迷路的小男孩,因为找不到回家的路而显得茫然、无措、不安。

    就连几年前的那次背叛,徐木生也只在梁衍的身上看到深深的愤怒与自责,曾几何时,又有如此狼狈的模样。

    然而很快的,徐木生就将注意力转移到了梁衍怀中抱着的,一个奄奄一息,纤细的小腿上印着怵目惊心的血迹的女人身上。

    出于医者的本能,他直觉就向梁衍问道。“她怎么了?”

    “救她。”

    梁衍的声音,沙哑的让徐木生吓了一跳。

    “梁衍你……”

    “救他!”

    徐木生原本想问的话突然说不出口了。

    他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示意梁衍带着贺时莲往诊疗间走。

    在折腾了将近两个小时后,贺时莲的状况终于稳定下来。

    看到数值重回稳定区间,女人也陷入沉睡,徐木生松了一口气后,擦了擦额上的汗走出诊间,就见到闭着眼沉着脸不知道再想些什么的梁衍。

    梁衍一听到脚步声,立刻睁开眼。

    “她的状况如何?”饶是声线勉力维持平静,认识他多年的徐木生也从中听得出不安的波动。

    “目前是稳定下来了。”徐木生也不吊胃口,直接回答道。“等醒来后再做一次检查,如果还是没事,那么,那孩子应该是可以保住。”

    梁衍还来不及高兴,却又被徐木生下一句话给压下了情绪。“不过,得好好养着,而且,在状况稳定下来前最好不要再有任何性爱了,我怕她的身体受不住。”

    徐木生意味深长的眼,让梁衍有些尴尬的移开视线。

    “她的下体有撕裂伤,阴道内部也是惨不忍睹,阿衍,是你做的吗?”

    梁衍没有回答,徐木生看他这样子还有什么不知道的。

    他叹了口气。“阿衍,你多大的人了,怎么还这么冲动?”

    冲动?

    他冲动?

    说到这个,梁衍就来气。

    “徐木生,我真该把帐跟你好好算一算。”

    徐木生闻言,呆住了。

    自己最近应该没怎么惹到梁衍,刚还帮他救了……一个女人,怎么梁衍的语气和眼神,都那么可怕?

    梁衍往前一步,徐木生下意识就后退一步。

    梁衍长的高大,比徐木生高了一个头左右,可眼下这阴沉沉的模样,着实让吃过不少亏的徐木生提心吊胆起来。

    “欸欸欸,梁、梁衍你想干,干啥呢……”徐木生结巴道。“我大半夜的被你一通电话从床上叫起来就立刻赶了过来,你可别忘恩负义啊!”

    说到这里,顿时理直气壮了起来。

    梁衍看到他那模样,登时气笑了。“忘恩负义?你还好意思说啊。”

    他指了指诊疗室。“你知道那女人为什么会变成那样子吗?嗯?”

    梁衍的声音越低,徐木生的心就越凉。

    里面那女人会这样,一看就是欢爱过度激烈造成的,可梁衍旁的不说,在性事这方面,还是挺节制的,也没搞出过什么事来。

    徐木生的脑子高速飞转,思考自己到底哪里得罪了梁衍,突然,灵光一现大叫道。“难道是……”

    “对!”梁衍看着他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咬牙切齿道。“就是你之前研究出来的那该死的春、药!”

    二、深闺少妇与黑道少爷(23)

    6114157112557

    二、深闺少妇与黑道少爷(23)

    梁衍中了春药,药是高齐斌下的。

    自从高齐斌执意要护住那比黑寡妇还毒上几分的女人后,他和高齐斌渐行渐远。

    高齐斌也知道,四年前发生的那椿惨案,是梁衍心里跨不过去的一道坎,一道永远不会结痂的疤,他选择为了女人与兄弟撕破脸,也没什么脸再要求梁衍拿自己推心置腹。

    自四年前的事后,梁衍便开始着手漂白由他爷爷一手创立,他父亲壮大,而他延续下来的帮派,途中遇到许多困难不说,但没有一件比高齐斌更让梁衍觉得失望且无力。

    一年前,帮里一个大佬来报,高齐斌找到了薛真真却不将她交出,反而独自窝藏,这坏了帮里的规矩,虽然知道高齐斌是梁衍最信任的左右手,还是希望梁衍能照规矩给予处置。

    梁衍当机立断要高齐斌将人给找出来。

    没想到,高齐斌却拿他当年的承诺来换薛真真的命。

    梁衍当场就将人揍了一顿。

    可哪怕被揍的鼻青脸肿了高齐斌仍执意如此,甚至愿意交出帮里的位置,接受退帮的惩罚,也坚决要护住那个蛇蝎美人。

    梁衍最后无法,只能同意了他的决定。

    事实上,从接到那通电话到被约出来在医院见面,他和高齐斌大概有一年没有联络。

    不过,道不同不相为谋,他在和高齐斌见面后,再次确定了这个理。

    本来是打算就不再见面了,他也觉得自己已经仁至义尽,哪里想到,前两天高齐斌又打电话来,说他改变想法了。

    梁衍并非毫无警戒心,可他怎么也没想到,曾经最为信任的竹马,竟然会给自己下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