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我们不熟

作品:《难言情深(ABO)(H)

    苏琰被秦贺摆弄各种姿势做了一夜,累得精疲力尽,连魏柒他们到家了都一无所知。秦贺帮忙将行李拿进门,然后像个无尾熊似的紧紧抱住秦冉:“哥,你终于回来了!”

    秦冉摸摸秦贺的头,语气温柔:“苏琰呢?怎么没见他?”

    “昨晚被我折腾得太晚。”秦贺脸部红心不跳地解释,“所以还在睡呢。”

    秦宵正想数落秦贺,听到动静的苏琰急匆匆换了身衣服下楼:“魏叔叔、秦叔叔,不好意思,我睡晚了。”

    “哎?你怎么起来了?”苏琰的双眼泛着淡淡的红丝,一看就知道没休息好,秦贺心疼地说,“你再去睡会儿。”

    “我没事。”苏琰微微低头,糯软的声音惹人怜爱。

    苏琰和秦贺确认关系后,一直住在秦家。魏柒和秦宵都将他视如己出,苏湛和严睿想他的时候便会来看看他,苏琰一周会有两三次回家住,秦贺也会跟着他一起,就像一块甩都甩不掉的牛皮糖。按照计划,秦贺和苏琰今年就该登记结婚,但秦冉难产的事情让整个家措手不及,两人结婚的事情也只能暂时搁置。

    “大家都累了,先去休息,晚上咱们出去庆祝一下。”秦宵说完还不忘记简丛默,“小贺,你一会儿打个电话给小默,让他一起来。”

    “好嘞。”秦贺脸上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简丛默下飞机后,与唐准直奔公司。沈清然听说后,有些埋怨简行:“丛默刚回来,你就不能让他有个喘息的时间?”

    简行心里一万个冤枉:“我可是吩咐唐准,让他下飞机后回家休息,不是去公司工作。”

    沈清然有些怀疑:“真的?”

    “我骗你做什么?我用得着这么奴役自己的儿子吗?”

    简行觉得自从简丛默出生以后,他在家里的地位一天不如一天。以前简丛默还小,沈清然需要照顾他,免不了忽视简行。现在简丛默都那么大了,沈清然对他的关心有增无减,弄得简行天天吃自己儿子的醋。

    简丛默一回到公司,就接到秦贺打来的电话:“简哥,我爸叫你晚上一起吃饭。”

    “不麻烦了,我公司这边还有些事。”简丛默稍稍犹豫了一下,还是回绝了秦宵的好意。

    秦贺不死心地说道:“我哥也去,你真的不来啊?””嗯,你们吃得开心点。”简丛默找了个蹩脚的借口,“我想今晚陪陪爸爸他们。”

    秦贺觉得也对,简行和沈清然整整一个月没见过简丛默,肯定得想他,不好意思继续强迫对方:“那行吧,我们找时间再聚。”

    电话刚放下,唐准拿着Pavia的合并意向书来找简丛默签字:“简总,这是Pavia的合并意向书,请您过目一下。”

    简丛默接过文件,一目十行地读完合同,看完之后直接丢进垃圾箱:“可笑,Pavia竟然拿我们最初提的条件来谈合并?他们董事会那群人是老糊涂了吗?”

    “今天股市开盘后,Pavia的股价似乎有回温的现象。”唐准拿捏不好Pavia的现状。

    “所以呢?”简丛默冷冷一笑,问道,“地检署说彻查Pavia工厂的珠宝,有后续报道吗?”

    唐准回答:“我一直有注意,也派人去打听过,似乎还在调查中。”

    “这次调查Pavia辐- she -珠宝案的检察官是谁?”

    唐准看了一眼简丛默,神色复杂,吭吭哧哧半天才说出那个人的名字:“程渊。”

    简丛默目光微微一暗,程渊的父亲也是简氏的股东之一,与简家关系匪浅。程渊喜欢简丛默众所周知,但简丛默心有所属也是人尽皆知。程渊虽是个Omega,但- xing -格却特别要强,对简丛默可谓志在必得。

    程父明里暗里与简行说过多次想要联姻的意向,都被简行以孩子意愿为主挡了回去,这点上程父对简行虽有不满,但也明白感情的事不能强求。只是程渊可没那么容易放弃,见缝插针地制造机会,这次Pavia的案子落到他手里,分明是想逼简丛默就范。

    简丛默已经当面拒绝过程渊的心意,似乎程渊并不明白他说的话。

    “我知道了,这件事我会处理。”简丛默松了松领口有些令人窒息的领带,“你先出去吧。”

    唐准离开后,简丛默拨通了程渊的电话,程渊一看到熟悉的号码,勾起唇角:“丛默,今天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

    “客套就免了。”简丛默对秦冉以外的人,向来没有过多的耐- xing -,程渊的死缠烂打令他没由来的烦躁,“你要怎么才肯彻查Pavia的珠宝辐- she -案?”

    程渊唇角的笑意微微一僵:“你找我就没别的事吗?”

    “程渊,该说的话,早在一年前我就和你说清楚了。”简丛默的口气略显不耐烦,“你知道我的- xing -格,我们就不要浪费彼此的时间了。”

    程渊妒火中烧:“所以你宁可花一个月的时间去照顾难产的秦冉,也不愿意和我平心静气地说句话?”

    “谁告诉你的?”简丛默语气- yin -森。

    秦冉难产的事除了唐准,简行和沈清然,应该没有第四个人知道,程渊他是怎么知道的?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程渊冷言冷语地讥讽道,“你对秦冉那么好,他还不是一样嫁给了别人?”

    “程渊,我警告你,管住你的嘴。”简丛默目光凌厉,紧握拳头,“不然,就算凭你父亲和简家的关系,我一样不会放过你。”

    “不会放过我?”程渊觉得有些好笑,“你能拿我怎么样?”

    “你是聪明人,不要超越我的底线。”秦冉是简丛默的底线,只要程渊不伤害秦冉,他们之间还能是朋友。

    “你放心,我不会伤害他的。”程渊突然语气一转,“你今晚陪我吃个饭怎么样?”

    简丛默毫不犹豫地拒绝:“没空。”

    “Pavia的案子我是主要负责人,我不肯彻查的话,简氏和Pavia的合并案恐怕就打水漂了。”

    “你父亲也是简氏股东,你那么做,也挡了他的财路。”

    程渊耸耸肩,一脸无所谓:“我是个检察官,不是生意人,生意场上的得失,与我无关。”

    程渊为人放荡不羁,又是家中独子,任何人对他都是千依百顺,程父对他更是疼爱入骨,这就导致了程渊根深蒂固地以为这世上没有什么是他得不到的。简丛默心思缜密,他不想因为自己和程渊的关系,坏了程、简两家多年的交好,何况在联姻这件事上,程父的态度还算中立。

    “好,就这一次,地方你定。”

    晚上,魏柒一行人来到事先定好的餐厅,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了说晚上要陪父亲的简丛默,简丛默对面还坐着一个长相清丽柔美的Omega。秦贺顿时有种被蒙骗的心情,暴脾气上来就想质问,还好苏琰反应够快,拦住他:“小贺,别冲动。”

    “魏叔叔、秦叔叔,那么巧。”简丛默看见秦冉的瞬间有些心慌,但很快收拾情绪,从容应对。

    秦宵和简行是长期生意伙伴,自然对程渊也不陌生。程渊勾唇浅笑,模样甚是好看,却怎么都无法让人喜欢:“秦叔叔,好久不见。”

    “确实很久不见了,你父亲最近好吗?”秦宵客套地打起招呼。

    “他很好,谢谢你的关心。”程渊装模作样地问道,“你们也在这里吃饭吗?”

    秦贺轻声和苏琰嘀咕:“这种问题不是有毛病?不来餐厅吃饭,难不成来泡温泉?”

    “少说两句。”苏琰轻轻握住秦贺的手。

    程渊目光一转,对秦冉说道:“秦冉哥,你还记得我吗?我叫程渊,我们以前见过的。”

    秦冉对程渊有些印象,但不深刻:“你好。”

    “既然这么巧,不如大家坐下来一起吃。”不等秦宵他们同意,程渊打了响指,叫来服务生,“麻烦换张大桌,我们坐一起。”

    程渊对简丛默有意思,这件事秦宵是知道的,只是从未向家里任何人提起过。魏柒虽不清楚其中的关系,但一眼也能看出程渊喜欢简丛默。一群人围绕餐桌坐下后,秦冉找了个借口去上厕所,程渊紧随其后,两人一前一后走进洗手间,程渊拦下秦冉,没有刚才的客套:“我有些事想和你确认。”

    秦冉不喜欢程渊,下意识地拒绝:“我们不熟。”

    “没关系,我也没有想和深交的意思。”程渊单刀直入,“我只是想确认,你不喜欢丛默吧?”

    秦冉不甘示弱地回击道:“我喜不喜欢简丛默,和你有什么关系?”

    简丛默对秦冉说过:‘你没必要忍气吞声,也没必要原谅任何人。’

    这句话对秦冉影响颇深,从小到大他都以为,只要忍一忍,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坎,可倒头来得到的是别人对他肆无忌惮的伤害。莫名其妙出现的程渊,一开口便是步步紧逼,这种感觉仿佛令秦冉回到了过去那段- yin -暗晦涩的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