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第 16 章

作品:《撩完就跑后男主黑化了[快穿]

    “静静?”卢珏一惊,回身下意识地挡在了陆渊和孙笑之间,“你赶紧回去,哥这就把他赶走,眼不见心不烦的。”

    “你承认了?”陆渊像是第一次认识孙笑似的盯着她看,“这不是你能做得出的事。”

    “要你管?”卢珏转头,有些不耐烦地说道,“还是说你想报复到静静身上?我告诉你,是个男人就都冲着我来!”

    孙笑轻轻摇了摇头,安抚地拍了下卢珏的手臂,“哥,没关系,隔着门他也动不了我,你总不能拿扫帚赶人,只要他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自然就会离开。”劝服了卢珏之后,孙笑往旁侧了半步,回答了陆渊的问题,“你觉得你很了解我吗?那只能说明你不懂一个女人为了复仇能做到什么地步罢了。我对葛红袖做的事情已经很仁慈,不过是把她想要掩埋起来的故事都公诸于众而已,如果我想,我甚至可以昧着良心编造一些无中生有的丑闻给她,但和你们二位不一样,我做人是有底线的,所以我没有。”

    “不留着这些来当做筹码?”

    “如果公布出去能让我更开心,那筹码付之一炬也无所谓。”孙笑耸了一下肩膀,勾着微笑的脸上满是轻松,“不开心的日子过久了,我都快忘记开心的日子是什么感觉了。总而言之,葛红袖和你之间的事情,是我让人匿名投稿出去的,也是我雇了人在网上推波助澜扩散开来的,这个答案,你满意了吗?”

    陆渊没有回答,他前所未有地仔细打量着孙笑,有一个十分清晰的念头在脑中逐渐成型。

    这个人不是卢静。她和卢静比起来已经完全是另外一个人,从思考方式到行为举止都彻底地改变,这不是“顿悟”就能够解释的。如果是以前的那个卢静,她不会这样放肆地惹怒甚至挑衅他,也不会做出可能令他不快的事情,更不可能破釜沉舟地撕破两人之间最后一层窗户纸,把葛红袖的存在公布出去。

    如果是以前的那个卢静……他绝不会像现在这样又在意又全然束手无策。

    可她就是卢静,曾经爱他死心塌地,现在却对他冷嘲热讽的前妻。

    孙笑见陆渊半晌没有反应,挑了一下眉,又有了新的设想,“你好像不如我预想中生气?难道是发现你放在心尖尖上的女人不是你想象中这么纯洁无辜,一时之间迷失了自我,不知道该生气她的隐瞒,还是继续坚持喜欢她了?”

    所谓打人不打脸,孙笑可谓是反其道而行之,踩中了陆渊的痛脚。

    原本表情还十分正常的陆渊皱了皱眉,沉下了脸,“她也许对学业没有那么大的追求,但她内心是个善良的好人。”

    卢珏响亮地发出了不屑的哼声,“陆渊,你也是够蠢的,虽然我厌恶你这个人,但不可否认的是你在商场上还是混得开的,然而你在葛红袖的事情上简直像个初出茅庐的白痴——趋炎附势的漂亮女人你难道没见过?因为这个是你一手从未成年带到成年的,你的智商在她身上就不好使了?”

    “哥,爱情使人智商下降。”孙笑捧场地接过话头,“这个说法是有道理的。”

    卢珏被妹妹吹捧得飘飘然,连带着看陆渊也觉得没那么扎眼了,“我这儿还有更多没放出去的资料,都是让私家侦探弄来的,看你这么迷茫,要不然我分享给你看看?”

    “我会通过自己的方式查证。”陆渊黑着脸拒绝了卢珏的“好意”,深深地看了一眼孙笑,就转身离开了。

    孙笑慢悠悠地把墨镜重新戴到鼻子上,看着陆渊的背影轻声笑了下,“是不是对他来说,一直被葛红袖骗下去会比较快乐呢?”

    卢珏没听清,“你说什么?”

    “不,是我想岔了。”孙笑转身往回走,对自己一闪而过的想法不以为然:事情闹到这个地步,葛红袖迟早要死死赖上陆渊,到了那个时候,无所谓什么黑历史不黑历史的,陆渊这个喜新厌旧的性格肯定很快就会消耗掉他对于葛红袖的感情。

    孙笑的插手不过是让这一切进展得更快了一些而已。

    倒是陆渊似乎越来越不排斥和她进行正面接触,不再像孙笑刚刚来到这个世界时那样,连去医院看望一下都要磨蹭个把礼拜,这倒是个好消息。

    就是不知道陆渊自己察觉到这个变化了没有呢?为了避免陆渊自欺欺人,孙笑可是早就在电话里给他埋下了伏笔,只要时机一到,牵起这根□□,那就是烈火燎原的节奏。

    这头孙笑挖好了坑,等着陆渊和葛红袖先后跳进来;陆渊既要处理公司的日常事务,一边要想尽办法减少出轨时间带来的负面影响,其中还不得不抽出时间来安抚黏人了许多的葛红袖,忙得焦头烂额。

    葛红袖注意不到这些,她生性自私,在这个时候最优先考虑的就只有自己的安危而已。是以她每天都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然后从酒店坐专车到陆渊的公司去找他,不论他做什么都要跟在一旁,一旦陆渊表现出些许的不耐烦,她的眼眶总能抢先一步红起来,接着让陆渊选择妥协。

    葛红袖还太年轻,不知道爱意和好感都是需要好好呵护的,一不小心就会消磨殆尽。

    从前陆渊只需要替她解决钱的问题,两人又不常见面,远观和近察的效果自然大不相同。如果是以前,葛红袖还能保有理智,维护自己高冷美人的人设,可现在,她只想反复确认陆渊是不是还深爱着自己,恨不得陆渊下一秒就把结婚戒指套到她的手上,再带她直奔民政局领证。

    这个想法当然是不现实的。陆渊忙得不可开交是一说,他在暗中调查葛红袖是不是有欺骗自己的行为是另一说,如果说没离婚的陆渊对葛红袖有八分爱意的话,如今已经只剩下最多六分了。

    一个转身的功夫,刚刚开完会的陆渊又被葛红袖逮住了,她娇滴滴地抱着他的手臂问道,“今天晚上陪我去去年我们一起去过的那家法国餐厅吃饭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