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第 27 章

作品:《撩完就跑后男主黑化了[快穿]

    孙笑近一个月来的朋友圈更新得比较频率,一周能有两三次动静,但陆渊往她受伤住院以前的日期划了划,发现几乎没有什么分享。

    直到她发布了一张机场落日的照片,那天的日期正好是陆渊到医院扑了个空的时候。

    陆渊盯着配词的笑脸和再见两个表情看了一会儿,不是滋味地点开评论,看到下面一群眼熟的id纷纷表达了关心和问候,大多都是问她身体恢复得如何了,也有劝她出国玩玩调整心情的。

    再后来一个月的时间,孙笑陆续po出的都是普通的旅游照。照片里有游客,有风景,有建筑,有食物……她几乎每天都在游玩之中,不敢让自己空下来,仿佛那样就会暴露了内心的空虚。

    陆渊眼尖,在照片的角落里发现了好几次唐柯的踪影,有时候是在孙笑身边提购物袋的那一只手,有时候则是孙笑桌子对面的一个下巴……有张照片里,孙笑坐在长椅上喂鸽子,有人从几步外将这幕记录下来,陆渊只看一眼照片就能认出来这绝对是唐柯拍的。

    那小子上过摄影课!

    孙笑的倒数第二条朋友圈就是唐寅截图给陆渊看过的那条【想要生活过得去,头上总得带点绿】,陆渊点开评论,在心里记了一笔秋后要算的账,随后就拉到了孙笑最新的动态,她说:【感谢你们这么热情,我都快被这偷拍图给轰炸了……统一回复,我很ojbk,陆渊就算交了十个女朋友也不关我的事儿,谢谢大家,关于此人的消息至此不会再回复。】

    陆渊更不是滋味儿了。他点开评论,披着赵晨的皮在回复框里打字,【其实也说不好,万一是误会呢?】想想太容易暴露了,删掉。

    【新爆料,听说他们俩已经决裂了!】这个也不好,这件事情他应该当面去和孙笑说,还是删掉。

    【静姐,难道你真要接受唐小柯?】陆渊感觉到打下“静姐”两个字的自己已经抛弃了节操,他内心挣扎了一会儿,最终皱着眉把这句也删掉了。以他对孙笑的了解,她不会这么快就接受唐柯,问了也是无用功。

    陆渊对着手机看了半个小时,直到司机提醒他抵达目的地之后也没能真正发出去,最后默默地点了个赞。

    ——

    另一头,被打劫了微信账号的赵晨注册了一个新的微信号重新加回几个常聊天的好友,申请里一一备注【我是赵晨】。

    孙笑最快通过回复,给他发了个问号过去。

    赵晨迫于淫威,最终还是没敢把陆渊的事情捅给孙笑知道。他含含糊糊地解释给孙笑说是被盗号了,账号正在申诉,这段时间先用小号救个急。

    孙笑切换回自己的消息列表,若有所思地盯着赵晨大号几分钟前才给自己点的那个赞,挑了挑眉:这也算盗号的一种吧,俗称抢号。

    赵晨的大号那头铁定就是陆渊没跑了,而他还心大到给自己点赞,那这其中绝对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剧情。孙笑想了想,一笑,戳开赵晨的秋田犬头像,给微信对面的人发了个表情包,问,“在吗?”

    陆渊刚刚从孙笑的照片上找到了一个微博id,才按下搜索一秒钟,就收到了孙笑的这条消息,顿时绷住了脸点开,聚精会神地思考了一会儿,模仿着赵晨的欢脱语气回复,“我在呀静姐,找我有事儿?”

    收到回信的孙笑差点没笑抽过去。光想象陆大总裁苦大仇深地打下这串可爱的回答,她就已经想自戳双眼了。

    于是陆渊捧着手机等了好一会儿才等到孙笑回过来的信息,她说:“可能是夜深了吧……我想找人说说话,你有空的话介不介意听我说两句?”

    陆渊拧着眉想赵晨和孙笑是得有多亲密才能干出这种深夜互诉衷肠的事情?但他的手指很冷静地代替他回答:“没问题,我一定替你保密!”

    发完这句的陆渊觉得自己不够话痨,立刻从赵晨的大量表情包储备里翻出一只萌萌的罗小黑发了出去。

    孙笑又笑了两分钟,直到陆渊催促似的发来一张黑人问号脸,才点开输入框,慢悠悠地斟字酌句,“陆渊可能把葛红袖甩了,我在想……他是不是也没有那么喜欢葛红袖?”

    这回轮到陆渊犹豫了。他感情上当然是很想为自己讲话,但是赵晨很明显是站在孙笑那边的,所以讲话语气还得反复推敲。“可是你不是说陆渊的事情关你屁事吗?”

    “我就是觉得有点不甘心。如果他对葛红袖七年的感情也能这样说丢就丢,那我觉得选择同意离婚真是一个再正确不过的决定。毕竟我无论再怎么努力,也不可能改变他。”

    “……你不甘心什么?你不是一直说对陆渊已经没有感情,才选择的离婚吗?”

    孙笑表情微妙地盯着手机看了一会儿,心想陆渊挺着急的啊,才几句话就开始给她下饵了?但这钩咬还是不咬,最终决定权还是在已经看穿了一切的她手上。

    陆渊的第二条消息很快追过来,“静姐,我问你个问题你别生气。如果以后你和陆渊之间没有了葛红袖,你还会选择离婚吗?”

    孙笑的手指在屏幕上跳了跳,带着笑意回复,“你还小,不懂的。喜欢一个人很久必定会在心里留下影子,葛红袖可能确实是暂时离开了,但她对陆渊来说,仍然是心心念念了七年的存在。”

    对方很快显示正在输入,十几秒钟后就发了过来,“所以你喜欢了陆渊那么多年,是不是也没这么快把他的影子抹掉?”

    孙笑的嘴角又往上翘了翘,耐心地将鱼线往回收了一下,“但总有一天会的,只要我下定决心……我已经下定决心了。”

    陆渊那头不断显示对方正在输入,又闪掉,接着再输入,来回数次之后,纠结不已地发来一句“万一,我是说万一啊……陆渊知道自己错了,你还愿意原谅他吗?”

    ——看,能钓上大鱼的人终归还是她。

    “不可能。”孙笑隔空一巴掌打在陆渊脸上,“我又不傻,为什么要去掉进以前的坑里面?我爬出来的过程多不容易,你们又不是不知道。”

    “赵晨”沉默了好一会儿,插科打诨地发了两个表情包,上道地骂了两句陆渊渣男,又很心机地追问,“那唐小柯呢?你会不会接受他?”

    哟,还懂得先打探敌情了。孙笑甩给陆渊一个闭嘴的表情,“说过了,这是我和唐柯之间的事情,你们一个个操心这么多干什么,担心我找不到下家?”

    “你打算找下家?”陆渊发誓他发这条信息时完全被本能操纵了,发送成功之后才回过神来自己打了什么,撤回都来不及,因为孙笑回得更快。

    “有合适的人会试试看的。”她说。

    陆渊看到这里觉得时间分外紧迫,草草结束了和孙笑的聊天,准备去写本挽回前妻的策划案。

    调戏完了陆渊的孙笑把手机收了起来,心情愉快地掰着手估算了一下他不请自来的时间,料想也不过是这两天了。

    解决葛红袖不过是顺手的事情,毕竟她的黑历史实在难以忽视,但想要真正把陆渊这条大鱼给勾住钓上岸来,那就是个大工程了——他那个喜新厌旧到手就丢的脾气,可不得花大把时间打磨平滑么,不然上钩了还得滑走。

    孙笑的计划是这么慢吞吞又十分长久的,可放下手机的陆渊感觉简直被人当头棒喝,豁然开朗。

    从短短的文字交流中,他得出了几条非常有用的信息。

    第一,孙笑对他还有感情。

    第二,但是孙笑离婚的态度很坚决。

    第三,孙笑这么介意葛红袖的事情,果然还是因为喜欢他。

    第四,赵晨和她到底什么关系!!

    第五,发现第一点和第三点的他居然觉得有点开心,证明了他现在对孙笑确实已经产生了感情。

    抱着知己知彼百战百胜的工作态度,陆渊做了完整的战略储备——他将孙笑的微博从头到尾翻了个遍,连下面的评论都不错过。孙笑的朋友圈内容不多,但陆渊抱着手机看了一个通宵,把赵晨所有在s市好友的朋友圈都查了一点,捕捉任何一丝可能藏匿起来的有效信息。

    很显然,小圈子里的消息传得飞快,从来不看朋友圈的陆渊在翻这些年轻人的微信之前,根本不知道自己最近在s市上层的曝光率有多高。

    孙笑一开始就在这件事情上占着全盘的优势。毕竟她不是嫁入豪门的麻雀,而是货真价实的白富美,当年可以说完全是下嫁到陆家,她也没有在这段婚姻中做过任何违背道德的事情,成为“被离婚”的那一个,还沦落到入院抢救,当仁不让就是被众人同情的那个。

    那么反过来,陆渊肯定就是被讨伐的那个。不过这几年他如日中天,想要diss他的人也不会把话说得太难听,心照不宣地往往就带过了,真正成为过街老鼠的,是没权没势只有一张脸的葛红袖。

    他们可能嘲笑葛红袖烂鞋还想攀高枝,也不怕卢珏分分钟收拾了她;他们也可能嘲笑陆渊瞎了眼,放着有脸有钱有背景的老婆不要,非跑去追求什么真爱,结果头顶一片草原;但他们绝不会骂孙笑,最多有直男癌嘀咕两句“被离婚的女人肯定是自己做得不够好,男人才会跑”之类的废话就被人骂回去罢了。

    陆渊一开始看到有人骂自己和葛红袖,还有点心情复杂,等他发现这完全是大势所趋的时候,就开启了选择性阅读模式。

    原本这只是三个人之间的感情纠纷,但唐柯不久后就强势出镜了。他根本不在乎会不会被人知道在追求孙笑,所有行动都是光明正大地在公众场合进行——不如说,他根本恨不得整个s市都知道他喜欢孙笑、是孙笑的追求者。

    生活中的劲爆八卦实在太少,唐柯无论做点什么,陆渊都能在朋友圈里找到实时更新,这些富二代简直像在整个s市里埋了无数摄像头似的。

    比如某天晚上,有人拍到唐柯和孙笑并肩去了电影院,于是三个小时后,又有人拍到孙笑上了唐柯的车,再过了一个小时,第三个人说唐柯和孙笑一起出现在了某家很有情调的餐厅里……

    圆圆是其中最为热情的跟踪者之一,她就差把唐柯的追求史写成小说在朋友圈日更连载了,天天拍着大腿哀嚎“静姐怎么就不肯接受这个绝世好男人啊”。

    陆渊眼尖地发现赵晨居然还给这句话点了赞,小心眼地选择了取消。

    唐柯是个好男人吗?从小和他一起长大的陆渊百分百赞成。如果说唐柯这种不抽烟、酒量深不可测却不轻易喝酒、一旦喜欢上谁就打死都不会变心、不花心不滥情、温柔体贴、多金有才还长得帅的类型不是好男人,那世界上真的没有好男人了。

    可唐柯想追求孙笑,那就不行。

    陆渊说不准哪里不行,他只知道,他有点在意孙笑,那他就必须把孙笑夺回来,才能填补、确认这种在意。否则,这不算大的情绪会在他意识中不断生长繁殖,总有一天会让他的理智失去控制。

    孙笑本人的意愿?陆渊勾着嘴角把蓝宝石袖扣重新戴上,别说孙笑现在还没把情根拔干净,就算她真的拔了,他也能重新给种回去。

    短暂的一年多婚姻,早就足够陆渊意识到自己在孙笑心目中能有多大重量。他是把孙笑伤得狠了,但就像孙笑曾经每一次都选择了忍耐那样,他相信这一次只要他稍微做出一些努力,结果也会和从前一样的。

    可以说,如果孙笑没有代替卢静的话,陆渊这一套理论是非常正确并且有可行性的。但问题出就出在,卢静已经死了,而孙笑的任务则是让陆渊爱上它,那么写剧本的笔就握在了孙笑,而不是陆渊的手里。

    孙笑也根本没把这笔让出去的意思,不然她怀疑自己能被陆渊再折腾死一次。

    ——更何况,主动权往往是掌握在看起来被动的那个人手里的,不是吗?

    第二天,孙笑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陆渊,笑眯眯地想道。

    事情还要说到这天早上,孙笑照常准备出门去画室的时候,赵晨打了个电话来说是画室的线路出了点问题,今天修电路,提醒她不要白跑一趟。

    可赵晨打这个电话的时候,孙笑和唐柯已经是用完早餐准备出门的状态了。

    卢珏竖起耳朵听完孙笑的电话,转头就准备把唐柯赶走,但唐柯比他更早一步地开了口,“静静,上次不是说有几个颜色的颜料快用完了吗?今天正好不用去画室,我陪你去挑颜料。”

    孙笑点头,一时之间还真没把赵晨的电话给归为阴谋论,“行,叫上圆圆一起吧,她早就说过想去逛街了。”

    明知道孙笑这是在避嫌,唐柯也笑着同意了,“你去放画具吧,我打电话给圆圆。”方圆十里,谁不知道圆圆是他最得力的助攻?

    圆圆很快就接到了唐柯的话电话,欢呼跳跃着接受了唐柯的邀请,到碰头的商场后还在朋友圈抓紧时间发了一张自拍:“我要去当静姐和唐小柯逛街的电灯泡了,我一定会找到机会溜得抓不到痕迹!当好助攻,从我做起!(这条屏蔽了静姐,你们懂的)”

    用赵晨的微信刷到这条朋友圈的陆渊:呵呵,不管你们懂不懂,我懂了。

    陆总起身就亲自开车去圆圆定位的地点“偶遇”了。

    陆渊以为他动身得足够快,但有预谋的偶遇毕竟比不上真·偶遇,比如戴着口罩出门换个心情却直接撞上了三人行的葛红袖。

    要说葛红袖这两天的日子过得可谓是十分不顺,让她都有些回忆起了自己在遇到陆渊之前的人生。大手大脚惯了的她没有钱,也没有挣钱的途径,只能临时变现了带在身边的一只名牌手包,才暂时拿到了一些钱来补窟窿。好在她一直用着陆渊的信用卡,自己没有债务,才勉勉强强这么过了下来。

    在葛红袖看来,敢抛弃她的陆渊固然有错,但罪不可恕的显然是一开始把她逼回国的孙笑。

    可在报复孙笑之前,葛红袖得先找到一个能帮助自己度过眼前难关的人。这个人必须有钱有势,而且还愿意出钱替她摆平麻烦和丑闻。葛红袖对自己的魅力很有自信,但她的眼光实在太高,好歹也被陆渊追求过,许多金主她根本看不上眼,因此拖延了好几天,气闷地出门逛街,就是这么巧地看见了孙笑和唐柯。

    孙笑在人群中简直白得发光,不知道多少年轻男孩子都在偷偷回头打量她,如果不是唐柯和圆圆在她一左一右,搭讪的队伍都能排起长龙。

    对比之下,戴着口罩躲避别人目光的葛红袖简直寒酸到尘土里去。

    葛红袖忘记了自己出门的初衷,咬了咬牙,尾随着三人进了一家甜品店,才等到一个唐柯暂时离开的时机,迅速上前拦住了他,“唐先生,你好。”

    被阻挡的唐柯站住脚步,略一垂眼就从眼睛认出了葛红袖。他皱眉敛了笑容,“葛小姐,我们不熟。”

    “我想请你帮一个忙。”葛红袖大胆地拉住他的手臂,摘下口罩露出姣好的面容,“你是个好人,一定不会对陷入困境的弱女子置之不理的,对不对?”

    “会帮你的人是陆渊,不是我。”唐柯无情地将她的手挪开,“你在和他决裂之后这么快就找到我,作为朋友的我只会觉得你对他一点感情也没有。”

    葛红袖垂下脸蛋,轻轻啜泣,“陆渊已经不要我了……他曾经说会喜欢我到我愿意接受他为止,全部都是骗我的。”

    “而那又是谁的错呢,葛小姐?”唐柯微微一笑,不动声色地拉开两人的距离,迎着葛红袖惊慌失措的眼神摇了摇头,“……你该不会以为你背着陆渊交男朋友的事情瞒得很好吧?”

    “那又怎么样!他明明说过喜欢我,又怎么可以因为我不再是处子之身而抛弃我!”葛红袖不服气地争辩,“我明明是想要和他在一起的,他却——”

    唐柯没有兴趣听她的理由,强势打断,“陆渊是我的朋友,他有地位,也有能力。只要他想要,他可以找到很多漂亮女人……而你和那些女人比起来,究竟又有什么特殊之处呢,葛小姐?”

    “我……”葛红袖咬了咬嘴唇,有些委屈,“他喜欢我啊!”

    “这就是你可以为所欲为的遮羞布吗?”唐柯直直地盯着葛红袖,逼问,“因为陆渊说他喜欢你,你就可以心安理得地挥霍属于他的一切,甚至拆散他的婚姻?”

    葛红袖被踩到了痛点,抬高了嗓音,“离婚是他自己的意思,不需要我说什么他也会去做,因为他从来就不喜欢卢静!”

    两人本来的对话声音还不会引起注意,但葛红袖突然这么吼了一嗓子,不仅坐在不远处的孙笑和圆圆听见了,就连刚刚地毯式搜索到这一层的陆渊也听见了。

    圆圆眼前一黑,飞快地抱住孙笑的手臂,干笑,“静姐你别生气……鬼知道出门买东西怎么都能碰到那个女人,我们别点单了,叫唐小柯过来换一家店吃东西吧。”

    孙笑淡淡地瞥了眼她的动作,根本没有要起身的意思,“她要找的人显然不是我,而是唐柯。你不用抓着我,我又不会上去打人。”

    圆圆讪笑地放开手臂,眼神下意识地往周围扫了一圈众人的反应,结果让她找到了意料之外的一个高大身影,吓得赶紧捂住嘴,“静姐,静姐!快看门口,陆老板怎么会在这里?!”

    孙笑闻言也有些惊讶,把注意力短暂地转移了一下,还真的正好就撞上了陆渊看向这边的视线。

    陆渊还没来得及做出什么举动,葛红袖先失控了。她扑进了唐柯的怀里,双手紧紧抱住他的腰大哭起来,“求求你,你是我见过最善良的人,现在只有你可能帮我了!如果你愿意帮我,只要你看得上的,我什么都可以为你做!”

    唐柯被猝不及防地一把抱住,也不好对女性动粗,顿时表情也不好看了起来。

    挤在孙笑身边看热闹的圆圆啧啧称奇,“哇,大庭广众就这么挂一个陌生男人身上了!这台词,不忍直视……就差在商场门口放个卖身葬父的牌子然后唱小曲儿了……是有多走投无路?不就是少了点钱吗?找份正经工作还委屈她了怎么的?哦也对,她都辍学了,还是知名小三儿,工作不好找啊。”

    孙笑没理会她,而是飞快地把目光从陆渊脸上收了回来,而后冷着脸站起来,“圆圆,我们先走。”

    “啊?”圆圆一愣,“就这么把唐小柯扔给那个不要脸的女人?太不兄弟了吧?”

    “唐柯有手有脚,一个葛红袖能怎么他?”孙笑没给圆圆犹豫的时候,起身就往外走,那架势跟落跑也差不了多少。

    陆渊微微一愣,直觉地认为孙笑是在躲他,原本对于葛红袖亲近别人的那一丝丝膈应都从脑袋里飞走,他不假思索地拔腿往孙笑离开的地方追了过去。

    这一追,陆渊正好路过了唐柯和葛红袖身边。

    把脸死死贴在唐柯怀里的葛红袖还没能挤出下一句台词,泪眼朦胧的模糊视线中就晃过了陆渊那张熟悉的面孔,吓得她立刻直起身推开唐柯,抹了把眼泪,下意识地喊住那人,“陆渊!”

    唐柯赶忙退开几步,听见这声呼唤也立刻转头看了头去,“阿渊?”

    陆渊不得已站住脚步,回头复杂地看向两人。

    葛红袖见他盯着自己和唐柯面色不虞,短短一思考,以为陆渊是不满自己和别的男人进行亲密接触,心中一喜。虽然有些不舍唐柯,但短时间内要攻克唐柯的难度太大,如果陆渊愿意原谅她,那葛红袖自认有一百种方法能让陆渊重新像以前一样跪在她的脚下。

    迅速地在心中做出了二选一之后,葛红袖含羞带怯地抬头看向陆渊,“你……你不要生气,都是你不理我,我才会出此下策的,我原本是想让唐先生想办法带我去见你,所以才——”

    陆渊没耐心听完她后面现编的台词了,“你无论找谁帮你,那都是你的事。我给过你离开这里的机会,是你自己选择不要。”

    陆渊的助理确实找过葛红袖,但葛红袖根本没能听完小助理的提议——开玩笑,只给那么几百万,就想要她承诺永远待在国外,不再回国?陆渊身价百亿,给她个百分之十,难道很过分?离婚的孙笑甚至要从他那里拿走百分之五十以上的财产!

    于是谈崩了,助理本来是想着让葛红袖吃点生活的苦头再开启第二阶段的谈判,压根没想到会有所有人撞在一起的这么一出修罗场。他要是能提前预料到这一切,肯定找人先强行把葛红袖送到俄罗斯去看管起来。

    “你怎么能这么说我?”葛红袖瞪大眼睛,摇摇欲坠,“我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挽回你啊!”

    “我确实曾经喜欢过你,红袖,是你一直不愿意接受我的感情。所以当我说我不再喜欢你的时候,你也不该再以为我的喜欢对你来说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你怎么可能会突然不喜欢我?是不是因为卢静那个女人?就因为她有钱?”葛红袖恶狠狠地瞪向孙笑的那张桌子,却发现那里已经空无一人,“她明明刚才就坐在那儿!一定是看见我,觉得心虚,所以才跑了的!”

    “抱歉,我不想被卷入你们的感情纠纷。”唐柯这才发现孙笑消失,立刻皱眉撇清关系,“葛小姐,我重申一次,我有喜欢的人,也有衡量朋友的准则,请你自重。”

    陆渊一把拉住拔足要走的唐柯,“我们谈谈。”他说完,转头对葛红袖心不在焉地道,“我建议你接受我助理的提议,在这个城市里,你已经很难再涉足你想要融入的圈子了。”

    不管离婚的事情最后怎么样,葛红袖的名字已经在s市的上层传了个遍,名声不能再臭,纵然她再想削尖脑袋成为其中的一员,也已经不可能了。

    葛红袖根本不听,她疯了似的抓起身边任何在触手范围之内的东西往陆渊身上砸去,“你这个骗子!骗了我这么多年,这样轻飘飘的一句话就想打发我离开?我告诉你,不可能!不可能!!”

    旁边的吃瓜群众早有认出了她的,异常刻薄地插话,“你都从人家那里白拿了几千万了,还有什么可不可能的,我要是你,就赶紧换个地方重新做人,老当小三,总有一天被人打死。”

    “就是,就是,人家不告你都算好了,你还找上门来勾勾搭搭的,还要不要脸?”

    葛红袖一惊,这才想起自己早就摘下了口罩,她惊恐地捂住自己的脸,环顾四周时才发现这里的动静已经引来了不少围观人群。

    上一次被人潮堵在商场里的可怕回忆仍然牢牢盘踞在葛红袖的脑中,她实在没有勇气在这个地方继续留下来,飞快地戴上了口罩,低头强行挤入了人群之中,向外跑去。

    然而不管她怎么跑,耳边都有人大声地辱骂她。

    “小三!”

    “绿茶婊!”

    “不得好死!”

    葛红袖又惊又怕,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人群里面逃出去的,也不知道是如何离开的商场,在路边浑浑噩噩地叫了一辆出租车回到刚刚更换的四星级酒店,呜呜地哭了半天,打开手机看时间时,却意外发现了一条本地新闻的推送。

    【独家爆料:金童玉女离婚案又有新进展?陆少旧情未了,车上大演激情戏码,对簿公堂恐落下风!】

    葛红袖下意识地打开了这条推送,首先映入她眼帘的就是她和陆渊抱在一起的那张暧昧照片。她看着这张照片,心中浮起了一个念头,很快就有了新的计划。

    葛红袖将这张照片保存了下来,擦干眼泪之后去洗了一把脸,看着镜中那张天生丽质的面孔,得意地微笑起来。

    ——无论是陆渊,还是卢静,将她害到现在这样的地步,都必须付出代价!

    在葛红袖突然逃离的时候,陆渊瞅准时机,抓着唐柯往另一个方向也跑了。

    唐柯也没急着去找突然离开的孙笑和圆圆,他跟着陆渊离开了人群之后,才问,“你想和我谈什么?”

    “卢静。”陆渊直白地说明了来意。他深吸了一口气,认真地看着发小的眼睛,“我想再和她试一试。”

    唐柯的表情并没有陆渊想象中那么意外,他甚至似乎也并不愤怒,而是叹了口气,“阿渊,你已经伤害过她一次了,还要再做一次同样的错事吗?”

    “这次和以前不一样。”

    “你不会真心喜欢谁的,阿渊。”唐柯说得很笃定,“就算葛红袖以为她曾经征服了你,那也是她的错觉。你看,你还不是这么轻易地就把她丢出了你的生活吗?”

    “你既然这么了解我,就应该知道以我的性格,一旦对卢静有了兴趣,就绝不会退让吧?”陆渊干脆地一挑眉,“我不想在你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展开攻势,我想说的就是这些。”

    唐柯一笑,“那我也有话要说。我不知道静静最后会选择谁,但我能保证无论如何我都会一直在她身边,但你……永远也做不出同样的承诺。”

    陆渊漫不经心地把双手插进口袋,“是,我不能保证,未来的事情谁也说不准。现在的卢静对我来说是崭新的一个人,我愿意为了她去尝试新的可能性。谁知道呢,也许她能改变我,也许不能,那都要在我得手之后才能见分晓。”

    “所以就因为你觉得有意思,你就想再让她跳进曾经掉过一次的泥潭里?”

    陆渊笑而不语。

    唐柯和他几乎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哪里能不明白他的意思。

    对陆渊来说,卢静的感受甚至都是放在第二位的。他现在觉得自己对孙笑有了感情,那用尽手段、哪怕可能让孙笑再次陷入绝望,他也要达成自己的目的,他就是这么个自我主义、唯我独尊的人。

    作为朋友,唐柯并不觉得陆渊的这种性格不好,可作为情敌,他就忍不了了。“你都向我宣战了,我没有回避的道理。但是阿渊,你要记住,她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你永远也操纵不了她。”

    陆渊不自觉地摸了摸自己的袖扣,有些不以为然。“我是唯一走进过她心里的人。”

    “你是第一个,但我从来没有说过你会是最后一个。”孙笑的声音强势加入对话,带着被侵犯尊严的恼怒,“希望陆总不要永远都这么自我感觉良好。”

    “你来了。”唐柯马上循声看去,“没受伤吧?有没有在路上碰见葛红袖?”

    孙笑见他第一反应就是关心自己,抿嘴一笑,“没有,我就是看到场面混乱起来才提前一步离开的,留你一个人在那里应付她真是抱歉。”

    “我保护你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唐柯摇了摇头,说道,“我也希望你能这么想。”

    陆渊听到这里,眉头一跳,打断二人的对话,“卢静,借一步说话。”

    “陆总和我有关系好到单独谈话的地步吗?”孙笑看他一眼,奇怪地挑眉,“我怎么记得您一句话都懒得和我多说?”

    “就两句。”

    “那真是不好意思,我一句话都懒得和您多说。”

    孙笑和陆渊对峙着,在一旁围观修罗场的圆圆有点懵逼,她左右打量着陆渊和唐柯,恍然大悟,“陆老板,你是不是想改过自新了?”

    改过自新?陆渊挑挑眉,觉得这个形容不太确切,他可没觉得自己做错过什么事情。

    “改过自新?”孙笑同样嗤之以鼻,“圆圆,他这种行为,正确地来形容的话,说得好听一点,叫做悔得肠子都青了,想吃回头草。”

    “我就算真的想吃回头草了,有什么不可以的吗?”陆渊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孙笑的表情,“离婚程序没有结束,我们仍然是法律承认的夫妻关系。”

    孙笑抱着手臂冷冷地看他,“财产分割或许要很久,但总有一天会走完的。我现在还有耐心,愿意为了金钱和你磨时间。等到我失去耐心的时候,就算不要这些钱我也会加速走完剩下的步骤。”

    “这就麻烦了,”陆渊好整以暇,“因为我不打算跟你离婚了。”

    在场另外三个人的表情顿时都裂了。

    “你说什么?”孙笑下意识地反问,“离婚可是你先提出来的——”

    “对,但我现在反悔了。你坚持想要离婚,就只能法庭见。就算真的闹到那个地步,我也不会让你成功。”陆渊对这点很有信心。

    孙笑猛地往陆渊那边跨了一步,像是下一秒就要抽他一巴掌似的,但又咬着嘴唇冷静了下来。

    唐柯沉声说道,“阿渊,你这是威胁。”

    “威胁?我只是省略了一个不必要的步骤而已。”陆渊笑得像个胜券在握的棋手,他看向孙笑,再次询问,“现在有心情和我单独聊聊了吗?”

    “陆渊,你到底在想什么?”孙笑紧紧地盯着他,“是你说你要去追求真爱,你要离婚,我同意了,现在你又说你要回头……你觉得这现实吗?还是说,你曾经做过的事情,你都能当作从来没有发生过,甚至指望我也跟你一起忘得一干二净?”

    唐柯叹了口气,叫住看得入神的圆圆,“我们去那边等他们吧。”

    他了解孙笑,也不想继续留在这里让孙笑觉得尴尬。

    可孙笑立刻叫住了他,“不,你们没什么需要回避的,就像我刚才说的,我和陆渊这个人没有任何需要‘单独谈谈’的话题,这段对话根本没有进行下去的必要。”

    “不管你再怎么假装,再怎么说服自己……卢静,你还是喜欢我的。”陆渊十分笃定,“你骗不了我,更骗不了你自己。”

    “我不是以前的卢静,不会因为你给了个好脸色,就像只宠物一样屁颠屁颠回到你身边去接受下一轮的冷暴力。”孙笑冷冷一哂,“你放心,你的过度自信总有一天会受到打击的。那个时候你就会明白,我对你的感情早已经在那段婚姻关系里被你挥霍殆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