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第 28 章

作品:《撩完就跑后男主黑化了[快穿]

    最后孙笑拉着唐柯和圆圆快步离开,把陆渊甩在了后头,连个头也没回过。

    陆渊压根没有追上去的意思。他已经验证了他昨天的想法:孙笑果然对他仍然留有感情。如果不是这样,孙笑的反应就不应该这么激烈。

    俗话说得好,爱的反面不是恨,而是形同陌路。

    既然确定了这点,那么陆渊对于接下来的计划就更有把握了。

    攻略决意离婚的孙笑也许是个难题,但陆渊自认为他完成过更艰难和漫长的关卡,这一道算不上什么。他能在葛红袖身上花七年,就能在孙笑身上花同等、甚至更多的时间。

    他有耐心,也有时间。

    但问题就在于,陆渊不知道孙笑比他更有耐心,也经历过更漫长的时光。

    之后的好一段日子里,整个s市都知道了本市最炙手可热的白富美卢静正在被两名黄金单身汉疯狂追求的消息,而且热度还一直炒得很高。

    让人们津津乐道的是渣男幡然悔悟回归家庭,也是发小为了追求同一个女人反目,更是这其中牵扯到的金钱和利益关系。

    有人说陆渊既然知道回头哄卢静回来,那卢静就该给他个面子,下了这个台阶,离婚的女人这名头多不好听?

    也有人说出轨只有一次和无数次的区别,陆渊能为了葛红袖选择离婚,下次他就能换个女人做出一样的事情,卢静就该下定决心和他离婚!

    当然还有一方是完全站在唐柯的角度去思考事件的,他们认为不管怎么看唐柯都是个比陆渊更好的结婚对象,改嫁!不改不是人!

    无论这三人之间有个什么风吹草动,就立刻能引起圈子里的热切关注。

    ——嗯?陆渊又在卢家门口被卢珏骂了一顿狗血淋头?骂得好,骂得好,呱唧呱唧呱唧。

    ——哦?唐柯在巴黎给卢静开了个画展,还请了众多业界名手来撑场子?哎呦呦,艺术家追人的方式就是不一样,厉害厉害,呱唧呱唧呱唧。

    ——啥?陆渊把他和卢静曾经的结婚戒指给重新戴上了?他还把卢静的那枚寄还给她了?啧啧,早不这么忠心,这戒指我以前从来没见他戴在手上过,报应啊报应,呱唧呱唧呱唧。

    ——啊?然后卢静在网上搞抽奖把自己的婚戒送人了?有钱真好,钻石抠下来也够卖个十几二十万的,陆渊得心塞死了吧?呱唧呱唧呱唧。

    ……诸如此类,时间过去了半年多,关注度一直居高不下,甚至有不具名人士已经开了盘口,赌的就是这两个人最后到底谁能夺得美人归,陆渊的赔率比唐柯高出整整一倍。

    卢家三人中,卢母对于陆渊的态度最先软化。她和认死理的卢珏不同,反倒带着一种年长者独有的智慧。

    在陆渊坚持每周跑来卢家拜访两三次的行为坚持到第六个月时,卢母就对孙笑说,“我觉得他这次是真知道错了。”

    她说这话的时候,陆渊刚刚从卢家离开,他还有一个跨国的视频会议要开,硬是挤了两个小时出来。

    孙笑就站在窗口目送陆渊离开,听到卢母的话,轻轻一笑,“妈,你是这么想的?你也认为他的态度很真诚,对不对?”

    不远处的卢珏不领情地哼了一声,“全是做戏。”

    孙笑心道,是啊,全是做戏。陆渊是,孙笑自己又何尝不是。这是一场戏中戏,权看谁演技精湛到能骗到另一个。可陆渊纵然在这个世界里再老谋深算,也比不上真真攻略了八百十个各色男主的孙笑。

    陆渊以为他只要表现出回心转意的样子,佐以长时间的诚意和殷勤,孙笑就会被打动,会选择再给他一次机会,但孙笑偏不顺着他的套路来。

    她一方面对唐柯保持着从始至终都一同的拒绝态度,另一方面对于陆渊的献殷勤更是不仅无动于衷,甚至还有点冷漠。

    陆渊也是中了邪了,他越是把时间和精力花在孙笑身上,他就越发觉自己开始不可自拔。孙笑吃饭时吃到青椒皱着眉咽下去之后飞快挖饭的这么一个小动作,他就能觉得可爱到不行。

    他们还没谈离婚之前,她就是这样的人吗?是他没有用心去发掘,还是真的因为她“不爱他”的这一面特别吸引人?

    而回想一下葛红袖的面孔和性格,似乎都已经变得有点模糊起来了。葛红袖喜欢什么来着?似乎就是肆无忌惮地花钱。

    陆渊这一瞬间似乎抓住了孙笑和葛红袖两者的不同,但很快这丝灵感就从他意识中溜走了。

    说到葛红袖,她在那一次商场被群众认出来之后没几天就找到陆渊的助理,签下了离开的合同,拿了一大笔钱之后干脆利落地离开去了国外,顺利程度让陆渊侧目。他一开始以为葛红袖是在耍花腔,可一个月过去了她也没有异动,陆渊就渐渐地把这人忘到脑后去了,也是薄情得可以。

    陆渊不再关注葛红袖,可孙笑不一样。她不会利用唐柯,可不代表她不会利用葛红袖这样简直是插在哪里都可以的好棋。

    半年多以来,葛红袖以为自己足够低调,可其实每周,都会有人将她的一举一动汇报给孙笑,从不间断。

    因此,在葛红袖偷偷地转了两班飞机,又坐火车回到国内的时候,孙笑第一时间就得到了消息。

    得到具体的情报时,孙笑正在刷朋友圈,陆渊在两个月前加上了她的好友,隔三差五就来找她聊天,得不到回应也丝毫不觉得尴尬的那种。三分钟前,他刚好给孙笑发了条消息,说下属推荐了一家味道绝赞的夜宵店,询问要不要给她带一份来。

    “差不多也该收一收网了……”孙笑勾了勾嘴角,把装着资料的文件袋往旁边随手一放,慢悠悠地打字回复陆渊,“陆总知道我喜欢吃什么?”

    原本打算着无论孙笑回不回复都要以此为借口跑过去一趟的陆渊捏着手机就从座位上跳了起来。

    短短半个小时后,陆渊就出现在了卢家门口,是孙笑给他开的门,而卢珏则黑着脸站在后面。

    “刚初春,别站在外面受风。”陆渊自然而然地侧身挡住孙笑,把打包好的夜宵递到她手里,“不合胃口的话,下次再换一家尝尝。”

    孙笑挑眉接过沉甸甸的袋子掂了掂,抬眼一语不发地盯着陆渊。

    陆渊早就习惯了被冷漠对待,他自己就能接自己的话茬,“吃完夜宵不要马上睡觉,对身体不好。我还有点工作没处理完,有什么事情打电话给我,我随时会接。”

    孙笑不置可否地点点头,冷不丁地问,“你的戒指呢?不戴了?”

    陆渊哭笑不得,“你都把你那枚送人了,我总不好和别人戴对戒,早两天就收在家里了。”

    孙笑哦了一声,又问,“那你手上不戴结婚戒指,是不是代表现在是对外开放的单身状态?”

    “怎么可能。”陆渊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空无一物的无名指根,“现在全世界都知道我在用尽全力挽回你。”

    “挽回了以后呢?”孙笑的问题一个接着一个,“你有想过以后的事情吗,陆渊?”

    陆渊当然设想过,他甚至想了不止一遍,“婚礼肯定是要重新办一次的。上一次我们没度蜜月,这个也需要补回来。我会尽量每天回家和你一起吃晚饭,你说你喜欢家常菜,如果你不愿意下厨,那就由我抽空来做。你不想要孩子,我也完全没意见,你高兴就好。”

    孙笑听他说着说着,冷硬的嘴角终于泄露出一丝微弱的笑意来,“你以前也想象过和葛红袖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吗?”

    “……”陆渊被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问得怔了一下,接着他猛然间就意识到了葛红袖和孙笑究竟是哪里不一样。

    他想拥有葛红袖,只是那一瞬间‘拥有’的感觉就足够让他满意。可他想得到孙笑,完完整整,从头到脚,一根头发丝也不能少,一天一小时都缺不了。

    等待葛红袖的时候,他只是在等待那个时刻,甚至等待的过程也是一种成竹在胸的享受;可现在他还没有真正得到孙笑的一个点头,就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跳过所有的漫长守望,直接切入两情相悦的婚后生活。

    喜欢和喜欢之间,差距居然能有如此之大。

    也许是他长时间的沉默让孙笑产生了误会,她重新冷下了脸,伸手就要关门。

    陆渊及时反应过来,捉住孙笑的手,发自心底微笑起来,“我的答案是没有。你和她对我来说没有可比性……我想,我是真的喜欢上你了,卢静。”

    孙笑没抽回手,挑眉,“所以之前,你都是假的喜欢我,装着来讨好我,是吗?”

    “也许半年以前确实如此……”陆渊轻吻她的指尖,眼角眉梢都是撩人笑意,“但在追求你的过程中,我不知不觉已经沦陷了。还以为自己很清醒,可其实一切的主动权早就过渡到你的手中。”

    孙笑挑挑眉毛,心想这句倒是说了重点。从头到尾,她就一直掌握着所有陆渊感情细节的走向,什么时候,什么时候平缓,什么时候迎来结局,都是由她一手掌控。

    这世界只是她短暂停靠的一站,所以身在其中的所有人,也不过都是用完就扔的棋子。

    葛红袖是,而陆渊也是,只不过他散发着攻略对象的光芒而已。假设身上带攻略光环的人是唐柯,那剧本就会完全倒着写了。

    孙笑对于自己骗人感情这件事的恶劣程度向来选择视而不见,反正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被她攻略过的那些男主又不可能跨过世界和世界的距离来找她算账。

    “……这也意味着,哪怕花再长的时间,我也会紧紧追在你身后的。”陆渊含笑松开了孙笑的手,“明天见。”

    孙笑若有所思地蜷了蜷手指,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在陆渊转身后,才像是刚想起来似地说了一句,“我不吃芹菜。”

    陆渊回头露出个意味深长的笑,“晚安。”

    孙笑一开始没理解,等打开夜宵的时候才发现里面确确实实没有任何自己不喜欢吃的东西,不禁挑眉——陆渊在卢家就吃了那么几顿饭,就把她的饮食喜好给记下来了?

    她敢肯定曾经的陆渊是根本不会在意卢静喜欢吃什么又不喜欢吃什么的,他连听到卢静的名字都嫌烦好么。

    “我还是觉得陆渊那小子不是个好的结婚人选。”卢珏臭着脸拿走其中一份瑶柱鲜虾粥,“我从见他第一眼就没有看他顺眼过。”

    “我知道,大哥眼里谁也配不上我,是不是?”孙笑把勺子递给他,调侃。

    “唐柯至少比陆渊来得靠谱。”卢珏强调道,“我看你有对陆渊那小子心软的苗头,不如还是跟唐柯多出去玩玩吧,当作散心。”

    孙笑责怪地拍他一下,“唐柯不是谁的替代品,更不是大哥你的挡箭牌。我在很努力地维持友谊的小船,你不要捣乱。”

    “友谊的小船?”卢珏差点没笑出声来,“我的亲妹妹,唐柯就差亲手把这艘船给凿沉了好吗?他根本不想跟你一起划友谊的小船!”

    “那也不行,他只会是我的朋友。”孙笑的态度很坚决。攻略各式各样的男主是不得已而为之,顺手整治一下恶人和反派也都是锦上添花,可是去攻略一个不需要的角色不仅是在浪费精力,更是在与孙笑最大的目标背道而驰。

    她只想尽可能完美、安全地完成一个又一个攻略的任务,然后尽可能迅速地前往下一个世界,开启新的任务,仅此而已。

    如果她真的在这里脚踏两条船或者转而攻略唐柯,万一陆渊发现后开启了黑化状态,那么孙笑过去好几个世界里的努力都将化为流水。这跟头孙笑栽过一次,绝不会栽第二次。

    要知道,男主虽好,也要把握分寸,注意不能伤身啊……

    ——

    陆渊只知道孙笑对他的态度终于产生了松动,觉得已经瞥见黎明的曙光;却不知道葛红袖已经低调入境,并且通过砸钱的方式联系到了一家专门做网络营销的公司。

    葛红袖事前做过调查,知道这家公司背景在国外,不会轻易向陆渊屈服,才选中了他们,并且约好了当面会谈。

    会谈当天,葛红袖仔细地做好了伪装,出门准时到达了约定地点,在那里看见了负责和她接头的编辑,立刻露出艳丽的微笑,“你好,我是葛红袖。”

    男编辑上下打量了她两眼,满意地点了点头,“我姓李,你叫我李编就行。你的邮件我已经给我们老板看过了,他说可以做,但你要怎么证明事情的真实性?”

    葛红袖慢慢地坐到了他身旁,一只手小心地撑在腰后,另一只手则是护住了高高隆起的肚子——她已经怀孕了,而且看起来几乎很快就要临盆。

    “放心,我既然联系你们,就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首先,这是我的产检报告,医生推测的怀孕时期和我跟陆渊还在一起的日期一致。”

    李编仔仔细细地低头阅读报告,边看边问,“怀孕的事情也没必要作假……可我凭什么相信这个孩子是陆渊的,而不是其他人的?”

    “我做了亲子鉴定。”葛红袖又拿出另一张纸,“陆渊曾经到过我在美国的住处,留下了一些私人物品,我用他的dna样本去做的鉴定,结果很明确,我怀的就是他的孩子。”

    “对于事件的炒作方向,你有特别的什么要求吗?”

    葛红袖握紧了拳头,脸上浮起狠厉毒辣的神情,“我要陆渊堂堂正正地娶我进门,还要卢静被人唾骂得永远都翻不了身!”

    李编皱了皱眉,心想刚才还挺好看一个女人转眼就变脸了,难怪能藏在国外八个月,到这个时候才跑回国内来找陆渊算账。他将葛红袖带来的资料尽数收起,“我明白了,我们回去开个小组会议讨论下具体的步骤,快的话这两天你就能在网上看到动静了。银行账号我之前邮件就发给你过,记得,我们在收到钱之后才会开始工作。”

    葛红袖咬了咬牙,“行,我这就给你们汇款。”等到她真的嫁入了陆家,钱财还不是可以招手就来,现在的投资都是必要的!

    将手头剩余的绝大部分存款都汇给了营销公司之后,葛红袖在s市找了个低调的地方住下,就开始日复一日地等待营销公司的动作。李编确实没有夸张,在第三天,葛红袖之前的那条爆料吐槽就被人重新翻了出来,并且有粉丝众多的八卦号有鼻子有眼地声明剧情出现了翻转,勾起了许多人的好奇心。

    翌日,有个百万粉丝的大v发了一条新鲜爆料,立刻就上了热搜。这条爆料里活灵活现地讲述了当年吐槽中被包养的“假白富美”其实是被人冤枉,事实上她在现实中是替人背了黑锅,百口莫辩又无辜地被急于自保的男主一脚踢开,现在怀了男主的孩子快要临盆,即将成为单亲妈妈的一个悲惨故事。

    由于这条爆料里提供了不少证据:葛红袖和陆渊在车上的亲密照、葛红袖被人“偷拍”到大着肚子的照片、陆渊和孙笑同框的街拍等等,看起来可信度十分之高,一下子就引起了大量关注,在营销公司的推波助澜之下,很多之前不知道这回事的网民们也回头去补了课。

    孙笑的微博在那件事情之后一直处于半公开的状态,于是瞬间被大量围观网友涌入询问情况,评论刷了上万条,大多都是信了爆料,喷她心狠手辣连孕妇也不肯放过的——当然了,这里面混杂着大量的水军,毕竟客户要求骂人,那他们就骂呗。

    早有预料的孙笑对这情况一点也不着急,她甚至没上微博看里面的评论,手机一关,出门去画室,保镖把守护航,记者根本溜进不去。

    但孙笑不急,有人急得火烧眉毛。

    陆渊好不容易抓住了窗外曙光的尾巴,一眨眼就看见有人要把窗帘给拉上,简直是怒不可遏。他一个命令,陆氏的公关部就运转起来,全力替大老板解决丑闻——他们发了个声明,再贴出律师函,警告爆料的大v号不要进行造谣。

    大v号毫不畏惧,隔天就像是较劲儿似的晒出了葛红袖胎儿的亲子鉴定报告,这下顿时敲下一记实锤,也让更多的人把箭头从孙笑转向了陆渊身上。

    甚至连唐寅都没忍住打了个电话问陆渊,“那孩子是不是真是你的?会不会你什么时候被她给算计了,自己却不知道?”

    “滚。”陆渊黑着脸挂断。

    就连最理智的唐寅都这么想了,更不要提其他人这些天看陆渊的眼神是多么复杂和谴责了——你玩玩婚外情可以,把人家肚子搞大就一走了之是什么意思?还以为你现在转成一心一意好男人了,原来都是错觉,错觉。

    陆渊可以不去在乎其他人的眼光,但他却不能控制自己不去想象孙笑此时的心情。

    她是不是也不相信他?她是不是也以为葛红袖怀的是他的孩子?如果她真的这么以为了,那么那扇才刚刚向他打开一道细缝的心门是不是又会再次禁闭?

    陆渊活了快三十载,身为现在的人生赢家,什么都拥有过,在低谷也什么都放弃过,可这还是他第一次对于“失去”这件事情感到如此惊慌失措。

    他甚至来不及等公关部门开完会议,就挤出时间给孙笑打了电话。他只想尽快联系到孙笑,确认她的想法,才能安下心来。

    然而电话的那头始终没有人接起来,陆渊拨了三次,最后得到的是对方手机已关机的提示。

    倒是卢珏很快打了个电话过来,没给陆渊任何说话的机会,开口就是一顿喷,喷完之后他恶狠狠地说,“别再给静静打电话了,她不想听到你的声音!”

    陆渊握着电话,仿佛听到自己噗通作响的心脏跳动得越来越慢,就此坠入深渊。

    陆渊想不顾一切地找到孙笑,向她解释,可现在的他空口无凭,盛怒之下的卢珏根本就不会给他踏入卢家的机会,更不要提见到孙笑的面了。

    卢珏可以不信他,但如果连孙笑也误会了他……

    陆渊下意识地伸手按住了胸口,感觉手掌下面已经是一团乱麻,一抽一抽地泛着酸涩。区区一个女人,他从未得到,也尚未真正错失,就已经能让他这样慌神。

    曾经的陆渊不明白,为何卢静会因为“爱”,选择放弃尊严也要强留在他身边,保住那一个“妻子”的名分,就像他也不懂为什么有人分手后就会轻生。正因为他意识不到浓烈到极致的感情能够促使人做出什么样可怕的事情,所以在回头追求孙笑的这八个月间,从来没有真心实意地觉得自己以前的做法是错的。

    就像他也不认为那七年里一直没有接受他感情的葛红袖有什么需要被谴责的——不喜欢一个人这件事,本来就是无法改变的。

    ……直到这一刻。

    陆渊终于意识到,当你真正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你会心甘情愿放下所有高傲身段,只要看她一眼,就能从心里开出花来。

    助理敲了三次陆渊的门也没听到动静,壮起胆子直接推门,看见陆渊脸色晦暗不明地垂着眼,低声喊他,“老板?”

    陆渊好一会儿都没动。他又坐了十几秒钟,才表情从容地抬起了头来,“我要知道从我最后一天见到葛红袖开始,直到今天,她所有的动向。她接触过什么人,买过什么东西,去过什么地方……一丝不漏地查出来。”

    “明白,我这就去办。”助理咽了口口水,大气也不敢出,“现在事情有了新动向……”他顿了顿,没等到陆渊的反应,只能硬着头皮往下说,“葛红袖已经露面接受采访了。”

    陆渊垂眼冷笑。葛红袖既然踏出了第一步,就没有理由不为自己建立优势。她辛辛苦苦准备了这么久,不就是为了在这个时候突然发难,想要置他和孙笑两人于死地吗?

    他确实是对葛红袖放松了戒心,但这不代表葛红袖的谋划会不被人发现。至少陆渊能从根本上确定一件事情——他绝没有和葛红袖上过床,无论她是怎么怀的孕,产检报告再怎么真是,亲子鉴定百分之一百是伪造的。

    葛红袖也知道这件事情上时间的紧迫性。她在新闻发酵的第三天就在医院“偶遇”了记者,面对记者的提问,她不慌不忙地回答,“孩子是陆渊的,我已经提供过证明了,关于报告的真实性,请你们咨询为我做亲子鉴定的机构。”

    说这话时,葛红袖轻轻护着自己的肚子,妆容精致的脸上居然还真有点母爱泛滥的样子。

    当然,记者并不会因此而体谅她,而是问得愈发刁钻,“你已经大半年都没有出现过了,为什么特意留下这个孩子,到了快要分娩的时候才偷偷回了s市?你的目的是不是要用孩子胁迫陆渊,然后嫁入豪门?”

    葛红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表情变得有些忧愁,“我离开的时候不知道自己已经怀孕,那个晚上对我和陆渊来说都是一场意外。他说他已经不再喜欢我,要和卢静复合,要求我出国并且再也不回来。我只是个普通人,没有他那样的滔天权势,只能选择屈服。本来我是想在国外安定下来的,但是很快,我就发现自己怀孕了。我一直有在关注国内的新闻,我知道,不管是卢静还是陆渊,他们都不会容忍这个孩子的存在,尤其是卢静……”

    “请问这是什么意思?”记者打断了她的话,急促地问道,“卢静对你做出过什么事吗?”

    “卢家和陆家,我哪一个都惹不起。就像当年明明是我和陆渊先认识,她却在陆渊家里的生意出问题时,以注资作为要挟,嫁入了陆家。”葛红袖说着说着红了眼眶,“她有钱,她能帮助陆渊,可我当时才刚刚大一,我什么都不能为陆渊做……”

    “你的意思是,你不是第三者,卢静才是插足你们感情的人,是吗?”记者立刻抓住了葛红袖话中隐藏的暗示。

    “说这些又有什么用?他们两个才是人人称道的模范夫妻。”葛红袖低头用手指擦掉眼角的泪水,抽噎着诉苦,“我明明都选择退出了,她也拥有陆渊了,为什么还要针对我?我从来没有打算过要回来再见他们,可我真的很想要这个孩子,我不忍心他从出生开始就没有父亲!”

    葛红袖的话说得再漂亮,也不能掩住她最真实的诉求——她既然想要给自己的孩子找一个父亲,又声称孩子是陆渊的,当然就是在逼陆渊和她结婚。

    但更多的人选择了一面倒向葛红袖这边。在他们看来,葛红袖是被始乱终弃的,而陆渊应该担起作为父亲的责任。利用权势破坏他人恋情,还试图伤害一个孩子的孙笑就更加是当代典型恶毒女配的范本了。

    这一切孙笑都知道得清清楚楚,但她一直没有作出回应。她手握着能证明葛红袖自导自演的关键证据,却将所有的主动权都放在了陆渊手里。

    陆渊肯定是要反击的,可他必须先选好一个立足点,才能稳固地开启反击战的序幕。问题就在于,他的立足点究竟在哪里?

    他从没有碰过葛红袖?葛红袖只想骗钱?孙笑在这场纠纷中是无辜的?这些都不够。

    而孙笑,就在等待着陆渊将他的态度摆出来。她必须从陆渊的态度中进行确认,才知道收网的时候是不是真的到了。

    最如临大敌的是卢珏,他生怕陆渊或者记者闯进家中,连公司也不去了,雇了保镖每天待在家里陪伴孙笑,好像一不小心她就会想不开跳楼似的。

    这样的日子没有过去很久,陆渊的动作异常之快,在葛红袖被采访之后的第三天,他就通过网络直播发表了自己的声明。

    直播画面里的男人剑眉星目,是张进娱乐圈也不遑多让的明星相。他大大方方地坐在镜头前,伸手稍微调整了一下领带的位置,指节分明,手指修长好看,在这个以色服人的年代直接就镇住了不少刚刚打开直播的人。

    助理看了眼时间和在线人数,抬手向陆渊挥了挥,做了个说话的手势,示意可以开始。

    陆渊点点头,转眼看向镜头,深黑双眸几乎带着令人迷醉的专注,“我是陆渊。你们很可能已经知道我是谁,也觉得知道我做过什么,是什么样的人。你们可以保留这些看法,我没有意见。”

    拿着发言稿的助理抬头看看陆渊,再低头看看自己手里的稿子,开始怀疑是自己不认识中文了——老板他根本就没按这上面的内容念!难怪他都没要求自己修改!

    “讨厌我的人远远多于青睐我的,就算和我交往热络的人中也绝大部分都是利益交换或者另有所图,我的性格并不讨人喜爱……这些我一直都非常了解,因此我绝不会强求你们站到我这一边来。”

    陆渊说完这段与其说是声明还不如说是挑衅的话之后,直播间几乎要被点燃了,骂的骂,刷的刷,简直一片混乱。

    但陆渊对这一切都视而不见,他镇定地自顾自往下说,“但我有两件事情在此必须声明。第一,两年前选择和卢静结婚,确实是一个错误的选择。不是因为葛红袖说的理由,而是因为我既想得到卢家的资金,又想同时不在一段婚姻关系中担起任何责任。卢静并没有强迫我,她提出了一个建议,而我选择了接受,事情就这么简单。有人说我把婚姻当成儿戏是渣男的行为,我承认错误,并且在此向卢静公开道歉。

    “第二,葛红袖提到说我现在和卢静之间仍然只是虚情假意的利益交换,这是我绝不能容忍的。我曾经过葛红袖动过心,起过征服欲,我也以为那是爱情,但直到卢静选择和我离婚之后,我才发现我对‘爱情’这样东西一无所知。现在我可以公开地、坦坦荡荡地宣布,我喜欢的人是卢静,哪怕赌上一辈子,我也会用尽全力让她回头。

    “可以说,目前我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挽回这段一度岌岌可危的婚姻关系。所以,我必须站出来反驳葛红袖的污蔑,这关乎的不是我个人的名誉,而是我以后大半的人生究竟能不能和真正喜欢的人在一起。”

    助理捂住脸从指缝里暗中观察着网络上实时的风声,诧异地发现虽然还有不少黑子在蹦跶,但陆渊这一番极为嚣张的声明居然也莫名其妙地替他拉回了不少支持者。

    陆渊自然也不在意这些,他要说的重头戏还在后面。

    “在此,我郑重地要求重新进行亲子鉴定。由三十家公众媒体全程陪同,两所三甲医院共同公证,得出的结果应该出那封亲子鉴定报告上的不知名小诊所要权威得多。”陆渊一言落锤,“只要孩子是我的,我绝不再多说一句废话。”

    一石激起千层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