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第 31 章

作品:《撩完就跑后男主黑化了[快穿]

    “不会让你有那个可乘之机的。”陆渊低声笑了起来,他没有多安慰唐柯,两人说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陆渊把手机随手一放,捞起放钻戒的盒子,起身就往办公室外走,他前所未有地想要见到孙笑的脸,想要从她嘴里听到她对自己还残留着那么点感情的确认,或者就只是单纯地想要……亲手碰一碰她。

    在上车之后,陆渊给孙笑打了个电话,然后下意识地掐掉,换成了短信。短信界面上一面倒地都是陆渊发出的短信,孙笑一句回复也没给过,但确确实实地都显示了“已读”。

    陆渊斟酌了一会儿,短信问,“你在家吗?我想见你,现在就过去。”

    他发送完毕看到对方已读之后,下意识地松了口气,正要把手机收起来,孙笑却意料之外地回复了。

    “我在一年之前的那个家。”她说。

    陆渊心头一紧,立刻让司机掉头换了目的地,去他和孙笑曾经一起住过的婚房。快一年的时间了,他们谁也没有提起过那栋房子,好像就因为婚姻是在那个地方破裂的,所以一旦提起也会让眼前的现实变得破碎而无法挽回似的。

    而孙笑为什么现在会去那个地方?她要找什么?

    孙笑当然是算好了时间和地点的。她在房子里坐了一会儿,就听见有人匆匆地走到门前,没敲门,却好像叮叮当当地在翻什么金属物件似的,想了想便明白是陆渊在找钥匙,不禁失笑。

    陆渊恐怕早就不记得把这栋房子的钥匙扔在什么角落了吧,临时抱佛脚怎么可能找得到。就算是他还住在这里的时候,也没用上过几次那把钥匙。

    虽然孙笑并没有锁门,但显然陆渊没发现这点,他在门口翻了一多分钟的钥匙,孙笑才无奈地给他开了门,“你来了。”

    陆渊一抬头正好看见孙笑的面孔,恍惚捕捉到她脸上的一丝笑意,他才回想起来,孙笑已经不知道多久都没有对着他笑过了。他紧了紧拳头,低声应道,“我回来了。”

    孙笑挑挑眉,没再说话,侧身让开两步,“门刚才没锁。”

    陆渊不是滋味地踏进门里,“……换个指纹锁吧,正好我钥匙丢了。”

    “反正又不住的房子,没这个必要。”孙笑轻描淡写地说着,往里走去,“找我有什么事?”

    “……如果我说我想搬回来呢?”陆渊站住了脚步,他盯着孙笑的背影问道,“我想和你一起,重新住回这个家。”

    孙笑顿住,回头看了他一眼,脸上波澜不惊,看不出愤怒,更没有喜悦,“陆渊,以前住在这里的事情,你还记得多少?”

    陆渊环视一圈,有些困窘地陷入沉默。诚然,他当时回这里过夜的次数少得可怕,就算回来,也是睡在另一个房间里,两人从来没有过夫妻之实,甚至比合租的室友关系还要冷漠。

    “也许你现在确实变得了解我了一些……但我真的不知道这能不能弥补以前的伤害。”孙笑说着,给他指了指窗边的沙发,“我在家的时候,最多的时间是耗在这里的,你知道为什么吗?”

    陆渊的目光落到那张乳白色的沙发上,实在没能唤起更多回忆,绷着脸摇了摇头,“为什么?”

    “因为……”孙笑回身走了几步,蜷进沙发里面,看着窗外微微一笑,“你不接我电话的时候,我只能在这里等你回家。你的车灯一闪,我就知道你回来了。大多时候,我等着等着,就在这里睡着了。”

    陆渊的记忆被一点一滴地提取出来。他确实经常一进门就看见卢静站在客厅里面,面带笑意地等着他,好像无论多晚,她都不会一个人回房先睡。在他夜不归宿的晚上,她就是在这里……度过一个又一个漫长黑夜?

    他凝视着沙发上孙笑的身影,却始终不能把两个人影重叠起来。“……对不起。”

    孙笑回过头来,歪着头浅浅一笑,“你每次道歉,都并不诚心诚意。”

    “不是的,我——”

    “当然了,我也有错。如果不是我想要更加靠近你身边的话,我也不会想到联姻这个办法来利诱你,那我们也就不会经历互相厌恶这个阶段了。”孙笑打断了他,慢悠悠地说道,“陆渊,你真的觉得,碎了的镜子还能重新拼回去吗?可是再怎么照,每次看见裂痕,也只会想到不堪回首的过去吧。”

    “那就忘了吧。”陆渊三步并作两步地上前,单膝跪到孙笑面前,试探地抓住她的手指,“你就像是变了一个人,而我……也不再是从前的陆渊。我们可以有崭新的、不一样的未来,不管过去是好是坏,我们都可以忘了。”

    孙笑没有避开他的接触,而是叹息般地低头看进他焦急的黑眸,“可是陆渊,我真的怕了,他们都说不要在同一个地方摔倒两次,因为很可能这一次我就再也爬不起来了。”

    “不会的,”陆渊固执地握住她的手指,搜肠刮肚地想说些什么甜言蜜语山盟海誓,却觉得言语如此苍白,只能一遍遍强调,“不会的。是你教会我真正的感情应该是什么样,我虽然明白得太晚,也许现在也没有达到你的标准,但只要你给我时间,我可以学,我愿意学。”他长吸一口气,垂下脸去,用额头贴在孙笑的手背上,声音带着些许哽咽,“我真的后悔了。”

    ——后悔了,知道错了,会改……这些保证再发自陆渊的内心,他也觉得孙笑不会相信。她曾经爱他爱到愿意把性命身家都交到他手里,落到如今的场景,竟全是他咎由自取。

    孙笑柔软的掌心贴到了他的侧脸上,带着让人眷恋迷醉的温度,可她的话语却夹带着刺骨的寒风,“陆渊,你知道‘快刀斩乱麻’是什么意思吗?”

    陆渊咬紧牙关,更深地把脸埋进孙笑的掌心之中,“别这么快判我死刑……再给我点时间,一年……不,半年。我会让你安心,不会让你摔倒,也会成为你想要的男人。”

    孙笑用手指摸摸他的下颌,否认,“陆渊,你根本不知道我想要什么样的男人。”

    “你不是说你爱我吗?”陆渊猛地抬起头来,红通通的眼眶带着破釜沉舟的决心,“你从头到尾,爱过的就只有我这一个男人!”

    “是呀,我还是很爱你。”孙笑没后退,反而往前靠了靠,拉近两人的距离,随后用绝情的字句打破陆渊眼底刚刚升起的希冀,“可我再也不能喜欢你了。”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还留着结婚戒指,却让我以为你已经把它送人了?”陆渊改变策略,他略显强硬地扣住孙笑的手,把她整个人圈在单人沙发里,“这八个月来,你一直都在试探我,你想看看我什么时候会放弃,可我一直没有放弃,所以你慌了,是不是?”

    孙笑的镇定被陆渊这一句话打碎,她触电般地用力抽回右手,左手却仍然被陆渊死死按住。

    她的反应反而让陆渊更加肯定自己的判断。他几不可闻地松了口气,试探性地压低身子贴近孙笑的面孔,“你恰恰就是怕自己再一次对我心软,所以才决定用话才刺激我,让我退步,我说的对不对?”

    孙笑微微颤抖起来,闭上眼睛拒绝和他对视。

    陆渊怜惜地亲吻她的额头,满心都是柔软。他低声问,“戒指呢?你放在哪里了?我替你再重新戴上,好不好?如果你不喜欢以前那对,我们就去重新买一对,当作开启婚姻新阶段的标志。”

    孙笑紧咬着嘴唇,逃避地偏开脸保持沉默。

    陆渊的目光随着孙笑的这个动作移到她的颈间,发现那里悬着一条细细的链子。他的心脏不禁开始狂跳起来,心中浮现一个让他头皮都要炸开的猜想——难道,她一直把结婚戒指随身携带着?

    在皮肤被温热手指触到的瞬间,孙笑立刻睁开了眼睛,她惊慌失措地伸手想要阻止陆渊的动作,后者却更快一步地将铂金细链用手指勾了出来,那上面挂着的,正是陆渊亲手买下、曾经在结婚典礼时亲手戴到卢静无名指上的钻戒。

    陆渊觉得心脏都快被融化了。

    她嘴上不屑一顾地说着高调送人,私底下却这样小心翼翼地将其收藏起来,保管在离心口最近的地方。

    “陆渊你混蛋!”孙笑挣扎起来,她一脚踢在陆渊肚子上,“你到底想看到我多难堪的样子才肯满意?是啊,我旧情难忘,我知道再这样下去一定会再次沦陷在你的攻势之中,下一次会被抛弃得更加凄惨,所以我害怕,我想逃,我不想再见到你,因为我就是这么懦弱,对你来说一推即倒,没有任何挑战性!这样你满意了吗?”

    陆渊顾不上疼痛,手忙脚乱地压制住孙笑的动作,伸手把她圈在怀里,她的每一句自我奚落都像是带着倒刺的鞭子横七竖八地抽在他的身上,离开时还要留下一片鲜血淋漓。

    “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遇见我,你肯定过得比现在幸福。但即使如此……我也不打算就此作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