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第 32 章

作品:《撩完就跑后男主黑化了[快穿]

    孙笑踢了几下就知道自己不是陆渊的对手,于是发狠地一口咬在他手臂上。

    陆渊无奈地摸摸孙笑头顶,无视手上的刺痛感,一下又一下安抚地顺着孙笑的背,等待着她的情绪缓和下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陆渊才发觉怀中的动静平息了下来,他低头一看,不禁哭笑不得——孙笑已经松了口,又抓着他胸口的衣服睡着了,脸上还挂着可怜兮兮的几道泪痕。

    陆渊就这么看了孙笑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在沙发上睡觉是要着凉的。他蹑手蹑脚地抽出一只手,刚刚要坐起来的时候,孙笑猛地被惊醒过来,张嘴就叫了他的名字,声音惊惶失措,“陆渊——”

    陆渊心疼得觉得胸口那团软肉都哆嗦起来。他赶紧重新抱住不安的孙笑,“我在,我不走……別怕。”

    孙笑这会儿倒沉默了下来,像是花了好一阵子才让大脑清醒过来似的,她蜷在陆渊怀里小心翼翼地问他,“你是不是想复婚?”

    陆渊心说咱俩婚就没离成好么。但他这大半年还是学了新知识的,不会张嘴就找抽,而是嘴上乖乖地应了声是。

    “你从来没对我求过婚。”孙笑又说。

    “……”想到上一次简直是敷衍了事的陆渊有点心虚,“没关系,这次全都补给你,婚礼想在哪里办都由你决定。”

    “那我决定你现在就得向我求婚。”孙笑要求,语气横冲直撞,手却仍然紧紧抓着陆渊的衣服,“下跪的那种。”

    陆渊哪有不答应的道理。他深吸了口气,翻身下了沙发,把孙笑扶正坐好了,又抚平身上衣服的褶皱,才郑重地单膝跪在了孙笑面前,“嫁给我。用生命起誓,我绝不让你后悔第二次。”

    “就这样?”孙笑歪头看着他,刁难似地问,“以后的人生那么长,你不会对我厌倦吗?”

    “不会。”陆渊斩钉截铁地说。

    “但我也可能会厌倦你啊。”

    陆渊一愣,反应很快,“我会再加把劲成为不让你感到乏味的男人的。”

    “……那如果再有别的、比我更有吸引力的女人出现呢?”

    “世上不存在比你更能吸引我的人。”

    孙笑又凝视了半晌陆渊,像是在考量什么似的,最后神情逐渐软化下来,她小声地问,“……那你可不可以亲亲我?当年哪怕在婚礼上,你也没有亲过我一次。”

    陆渊再次感到胸膛里袭来针扎般的疼痛,但这次又带了点说不清道不明的甜蜜。他如释重负地伸手抱住孙笑,“如果我想做比亲吻更进一步的事情呢?”

    “你和葛红袖做到过哪一步?”孙笑小心眼地拷问他。

    陆渊偏过头亲亲孙笑脸颊上的酒窝。

    孙笑飞快地捂住酒窝,瞪大眼睛,脸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点一点涨红起来,“我、我问你问题呢!”

    “我回答你了。”陆渊忍不住笑起来,他又低头亲在孙笑手背上,“就这个程度。”

    孙笑后知后觉地哦了一声,但没把手放下,警觉地盯着陆渊的表情,“你没骗我?”

    陆渊耐心地点头,“没有骗你。回头想想她其实给过我暗示,但我并不愿意那么做……现在才明白,原来我不喜欢她。”

    “……好吧。”孙笑的态度又软化了一点点,她抬了下巴,眼角终于露出些许飞扬的笑意,“那我允许你做比亲吻更进一步的事情。”

    在孙笑话音落下的瞬间,陆渊就已经抬脸吻住了她的嘴唇,急切又小心,拼了命似的想要确认她的存在。

    一吻结束,陆渊轻松地伸手捞起孙笑就往主卧的方向走去。孙笑本来迷迷糊糊地抱着他的脖子,突然想起什么,“不行,我明天还要去意大利参加一个画展。”

    陆渊心里想的是“去他妈的画展”,嘴上说的是“没关系,很快就能结束的。明天我直接送你去机场”。

    ……当然结果怎么可能很快结束。

    孙笑捶着老腰坐在陆渊副驾驶座上的时候,仍然觉得自己□□丢了半条小命,不禁唏嘘:就算只是个最普通的总裁世界,果然也不能无视男主的天赋异禀。

    “不舒服?”陆渊瞥见孙笑的小动作,皱起眉,“不然画展就别去了,在家休息两天,我正好要把东西都搬回去。”

    “那不行,早先一个月就和那边说好了,一定得去的。”孙笑态度很坚决,“三天我就回来了。”

    陆渊叹了口气。他倒是想和很久之前那样直接给孙笑一句冷漠的命令,那时候她都会按照他的要求去做,但现在?陆渊哪里舍得拉下脸来说一句狠话?

    机场很快就到了,孙笑慢吞吞地下了车,陆渊已经替她将行李箱都提了出来,表情严肃,“我送你过安检。”

    孙笑抬脸看他,忍不住笑了,“陆总还有这样殷勤的时候?”

    “这是丈夫对妻子应有的体贴。”陆渊弯腰偷了个吻,理所当然地推着行李车陪孙笑一起往机场里走,“我说过我绝不让你后悔第二次。”

    孙笑跟在他身边,一直心情很好地笑着看陆渊跑前跑后,直到把她送进贵宾候机室,才嘱咐道,“下飞机立刻给我电话报平安,知道吗?”

    孙笑乖巧点头,“知道了。”

    陆渊又不放心地叮嘱了好一会儿,才被孙笑赶走了。他还在那儿一步三回头的时候,孙笑冲他挥了挥手,意味深长地说,“不要太想我。”

    陆渊没有将这句话放在心上,回了公司看了两份文件,却怎么也看不进去,心头总觉得十分不安,像是有什么东西被忘记了似的。他将文件合起,叹了口气,心想大概是刚刚失而复得,还来不及习惯一切吧。

    不过没关系,他还有几十年的时间可以慢慢学会习惯。

    就在这时候,小助理冒失地推开了陆渊的大门,慌张地喊了陆渊,把一台平板电脑放到了他面前,“老板,快看新闻!”

    “……于下午一点十分从s市国际机场起飞的航班bdzc666刚刚在海上出现故障,迫降时失去联系,机上共有一百八十六人,目前搜救工作已经展开,本台将会继续关注。”

    陆渊的脑子里轰地一声,炸得什么也不剩了。他难以置信地拖动进度条再看了一遍,才确信自己没有听错航班号。

    那就是……孙笑刚刚才登上的飞机。

    “老板?”助理担忧地看着他,“搜救已经开始了,又是在海上,你别太担心,也许他们早就迫降成功了也说不定。”

    陆渊咬了咬牙,站起身,“派人参加搜救,把所有的资源都投进去,无论如何都要找到故障的飞机!”

    他虽然这么说着,心中却没由来地产生了一种莫名笃定的预感:那个女人,已经永远地离开他了……

    ——

    bdzc666的失事是当年最大的灾难之一,机场一百八十六人全部遇难,无一幸存,其中不乏富贵人士,还有才华冠绝的年轻艺术家,还有……s市卢家的掌上明珠,卢静。

    说起卢静的故事,s市的人几乎或多或少地都能讲出一些来。

    她对陆渊一见钟情,哪怕商业联姻也要和他扯上夫妻关系,却一度落入离婚的危机,在陆渊好不容易收心追求到她的时候,她却由于一次意外事故永远失去了生命,将人生定格在了和陆渊和好的第二天下午。

    人人都以为陆渊会再娶。以他的条件和地位,哪怕是已经结过一次婚,想要找什么样的女人都仍然易如反掌。君不见娱乐圈里的大美人都有好几个试图攀到他这根高枝上去吗?

    可陆渊没有,他一个人在和卢静共同购置的婚房里住了一辈子,又不顾家族反对,将公司交给了一名得力下属掌管,晚年经营起了一家画廊。画廊中有一整面墙都是非卖品,挂的满满都是卢静去世之前的所有作品,是他多年来从全世界各地一幅一幅收集回来的。

    谁提起陆渊,都会赞他一句深情,再唏嘘一句造化弄人。可只有陆渊知道,他这辈子就动了这么一次心,还是被人耍了。

    最要命的是他还没办法生气。他连她是谁都不知道,只知道她突然出现,硬是从他这里挖了一颗心走,然后又轻而易举地将其捏碎抛弃了。

    “……是啊,你究竟是谁呢?”遥远虚空中,有人从沉眠之中醒来,低声自语,“你为什么偏偏找上‘陆渊’?又为什么能征服得了‘陆渊’?”

    乌金神座上的男人思考了许久许久,仿佛时间对他来说都失去了意义。

    “算了,偷偷摸摸穿梭在世界之间赚取能量的小东西……再给你几次机会吧。如果你还能再碰到‘我’,再一次征服‘我’,我就承认你的所作所为不必让你付出性命的代价。

    “来找我吧,然后……让我看看你究竟能走多远。

    “因为在这神座上的永恒生命,实在是太无趣了。”

    男人叹息似的挥了挥手,将几股强横的神念随意地投入虚空的夹缝之中,再次回味了一遍和他同名那位“陆渊”的记忆,意犹未尽又满怀期待地重新合上了双眼,陷入又一轮的长梦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