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第 35 章

作品:《撩完就跑后男主黑化了[快穿]

    看到重复内容的小天使要等待一段时间才能看哦,不然多买几章吧~  而在这些人之中, 葛红袖最为憎恨的人无疑就是孙笑。

    凭什么她能从生下来就尽享荣华富贵, 一方面占着陆渊正妻的身份, 一方面又被唐柯这样完美的老公人选捧在掌心里宠爱?凭什么她就能那么好运?凭什么她就能拿到自己拿不到的东西?

    就连唯一从她手里抢过来的陆渊, 现在都已经离开了!

    想到这里,葛红袖忍不住出口伤人,“唐柯,你以为卢静会喜欢你?别痴心妄想了,不管你怎么讨好她,她都不会多看你一眼,因为她心里能放得下的从来只有一个人,那个人的名字叫陆渊,而不是唐柯!”

    “哎, 怎么说话呢?”许三不悦地坐直了身体,盯住葛红袖,“就你这张嘴, 讨得了陆渊那牛脾气喜欢?”

    “许三, 话不能这么说, 你怎么知道她用嘴能对陆渊做什么?”有人开了个车,立刻被孙笑投以死亡射线, 赶紧闭嘴。

    孙笑把说话难听的家伙瞪安静了, 才转头轻描淡写地看了看瑟瑟发抖的葛红袖, “你来错地方了。如果你是还想挽回陆渊的话, 不如去找他当面认错吧。”

    “可笑, 我凭什么要去找他认错?我做错什么了?”

    “你真的要我在这里把一切都说出来吗?”孙笑冷静地看着她,手中画笔在颜料中轻巧地打了个滚儿,才在葛红袖惊慌的眼神中摇头,“陆渊也许会原谅你,也许不会,但这一切跟我都没有关系。我倒更希望你能把他握紧一些,最好能让他迫不及待地对你求婚,这样我也能更快地和他撇清关系。”

    这句话更是刺中了葛红袖心中最隐秘的自卑之处。她原以为陆渊已经是她的囊中之物,谁知道陆渊不仅不向她求婚,居然还无视她的示好,对她甩冷脸,这一切都是打在葛红袖脸上的响亮耳光。

    “会有这一天的。”葛红袖咬着嘴唇,强按怒意地说,“他一定会跪在我面前向我求婚的。”

    “希望这一天尽快到来。”孙笑事不关己地说完,扭回头去,不需要丝毫斟酌,画笔就在纸上按下了第一笔。

    接着,赵晨就带着人进来,让他们把葛红袖给半强迫地带走了。

    女律师看了场啼笑皆非的戏码,掏出手机给现场的一片狼藉拍了几张照片,就跟画室的管理人一同去找监控录像作备份了——虽说不知道会不会用上,但先把证据保存下来总是没错的。

    保洁随后赶到,一番手脚麻利的整理之后,葛红袖到访的最后痕迹也被干净利落地抹去了。

    孙笑心无旁骛地给前段日子勾好的线稿上色,而唐柯则是打开电脑开始办自己的事情,他就坐在这么一堆画画的人中间干着跟画画毫无关系的事情,而其他人也都已经见怪不怪了。

    “静姐,静姐?”

    坐在孙笑身旁的女孩子偷偷戳了戳她的肩膀。

    孙笑换了支笔,目不转睛,“什么事?”

    “不是都说陆渊爱那个葛红袖爱得死去活来的吗?怎么突然就搞得一幅要分手的样子?你是不是知道□□呀快来分享一下!”

    孙笑无视了对方闪闪发光的八卦视线,“不管陆渊知道了什么,那都不是从我这里得到的消息。”

    一旁的唐柯微微一笑,深藏功与名。

    女孩见从孙笑这里问不出什么内容,嘟着嘴转了会铅笔,最后把笔一扔,加入了在画室另一端聚拢八卦的人群之中,“怎么样?问到什么没有?”

    上流圈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实在是关系太过复杂,随便拉两个人就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关系,稍微有点花边新闻那是根本瞒不住的,所以葛红袖才走没几分钟,神通广大的许三就已经打听到了消息。

    “说是陆渊把她的□□都给冻结了,这女人从高中开始就没赚过钱,所有的消费都是陆渊给她出的,现在没了经济来源,啧啧,肯定过得很辛苦吧。”

    “怎么?你还怜香惜玉起来了?”有人不屑道,“这种女人玩玩也就罢了,真娶回家里你看她不挖空你全部财产?”

    “呵呵,没看见她刚才全身上下一套行头就要多少钱么,陆渊也真是大方——哎,不过她那杀手包被水泼了之后就毁了吧?”

    许三啧了一声,“别瞎打岔,什么包不包的。我刚又问了,说前天晚上陆渊和那女人还在一起,去吃了晚饭,但是之后两人没有一起离开,陆渊先走一步,葛红袖自己回的酒店……话又说回来了,好像从来没听说陆渊跟那女人一起住过,过得特别清心寡欲。”

    “怎么可能,陆渊都快三十岁了,就算再怎么喜欢,花了这么多钱,也总该到手了吧?”赵晨听笑话似的摆手,“我看陆渊是到手了之后没兴趣了,正好手上又抓到了把柄,正好一拍两散呗。”

    这群人自以为声音很小,其实画室另一端听得一清二楚。

    “居高临下?”陆渊眯起了眼睛,“想和我吵架是吗?想换这种方式来吸引我的注意力?”

    “我纠正你两点,首先,我对和你吵架没有任何兴趣,你不值得我去坏了一天的好心情;其次,陆渊,请你记住,我已经对你没有感情了,这也正如你一直以来所期望的那样,我不会再缠着你,你也不会再得到我的消息,就像两个从来没认识过的陌生人那样,ok?”

    孙笑的语气依然温柔轻快,内容却让陆渊气不打一处来。

    “你别以为玩这样的花招就能让我改变想法——”

    “你不会是临到了这个时候才发现离不开我吧?”孙笑冷不丁地打断了陆渊的话,声音里带着恰到好处的惊讶,“陆大总裁,你有你的白月光,我对你来说恐怕连根回头草都算不上,你可别告诉我,在我签了离婚协议书之后你才发现其实你喜欢的是我而不是葛红袖?”

    陆渊顿时冷下了脸,“你想得美,你跟她根本没得比。”

    “这不就结了,”孙笑不恼反笑,“所以说,陆大总裁,为了你的红颜知己,破财消灾吧,我只想要回本该属于我的东西而已。”

    在陆渊分析明白应该如何应对仿佛变了一个人的前妻之前,孙笑就果断地挂了电话。

    孙笑可没有理会第一次被她挂断电话的陆渊现在是如何暴跳如雷,她笑眯眯地用两个手指捏着手机晃了晃,心想:上钩得还挺快……是葛红袖因为没有安全感所以胡闹任性过度了?还是原身给陆渊留下的好感度比她想象中要高呢?

    孙笑没有再次将陆渊的号码拉黑,事实上她也没打算这么做,不然在接到唐柯的电话之后选择不主动联系陆渊就行了。

    总不能让陆渊真的没有一条能够迅速联系到她的方法吧?

    ——

    之后的两天时间都是双方律师在唇枪舌战你死我活,直到卢珏终于将好消息带给了孙笑为止。

    葛红袖所在的大学已经公开宣布将葛红袖开除,原因是出勤率和绩点没有达到要求,并且作风不正。就在这条消息被大学官网放出不久,一条匿名的投稿吐槽就在网上流传了开来。投稿人用隐晦的方式叙述了自己所在学校有个被有钱人包养的伪白富美,当小三好多年的消息被人举报给了学校,因为平时也不好好上课交作业,终于被学校开除的事情。

    因为给出信息实在太多,窗户纸很快被捅破,评论中有人爆出了学校以及葛红袖的照片人名所在地等信息,掀起了一波热潮。这不过是短短一天之内发生的事情,虽然其中少不了卢珏的推波助澜,但看热闹的围观群众也还是做出了不小的贡献。

    葛红袖一直留在国内无法离境,忙着购物和黏着陆渊询问离婚进展的她没有关注网上的内容,直到事情发酵的第二天出门在路上被人认出来,才知道一切都被人捅出去了。

    一开始葛红袖还以为盯着她看的人都是被她的样貌身材吸引,还十分自得——她全身上下穿的都是新置办的一身行头,都是陆渊这几天买给她赔礼道歉的,价值不菲。结果后来看她的人越来越多,甚至有人指指点点地拍照,葛红袖才开始觉得有些不对劲。在她抓起包包准备离开之前,有人试探性地在旁边叫了一声她的名字。

    葛红袖下意识地一回头,立刻坐实了身份,被一群热衷打小三的群众给围了个结结实实,最后好不容易脱身,在商场的卫生间里躲了许久,才等到陆渊亲自来接她离开。

    这一番闹剧下来,葛红袖受了不小的惊吓。她回到酒店之后死死地拉住陆渊不让他离开,觉得碰到的每一个人都在盯着自己看,检索了网上已经公开的信息之后,更加情绪陷入失控。

    “这肯定是卢静干的!”葛红袖狠狠地把桌上的东西朝着陆渊所在的方向一个一个砸过去,“她就是想让我身败名裂!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了,我以后还怎么见人?陆渊,你居然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发生,你怎么忍心我受到这样的伤害?你还敢说你爱我?全部都是假的,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