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第 38 章

作品:《撩完就跑后男主黑化了[快穿]

    看到重复内容的小天使要等待一段时间才能看哦,不然多买几章吧~  如果不是他喜欢葛红袖, 谁能让他放下身段这样去哄人?陆渊这样想着回到车里, 没吩咐司机开车, 而是皱着眉思考了一会儿, 掏出手机给唐柯打了个电话。

    葛红袖闹脾气的时间不短,此时离几人会面结束已经有两个多小时了,唐柯果然很快接起电话,“阿渊。”

    “你跟卢静怎么认识的?”陆渊开门见山地问,“是不是她要你在离婚这件事情上帮她?”

    唐柯和陆渊认识多年,根本不惊讶他会问出这样的问题来,“我和她认识完全出于意外,而且也是我主动去结识的她。甚至她在回国之前都不知道我和你之间的关系。你不用多想,我是主动要求掺和进这件事情里来的, 她并不赞同我的做法。”

    “谁知道呢。”陆渊抬头,深呼吸了一口气,将积压在胸口的郁结之气吐了出去, 仍旧感觉很不得劲, “你从小又不是没碰见过处心积虑接近你的人。”

    “正是因为有这样的经历, 我才更能够分辨哪些人是我可以真心结交的。”唐柯意有所指地说,“葛红袖就不是一个值得相交的好对象。”

    陆渊不屑地嗤了一声。“卢静就是?你觉得我被眯了眼, 我觉得彼此彼此。”

    “我知道你觉得你喜欢一个人就该把最好的东西给她, 但是你愿意给, 和她明明不喜欢你却没有底线地挥霍, 是两件事。”唐柯不气不恼地说道, “葛红袖不喜欢你,她只看上了你的钱,你不会看不出来吧?”

    陆渊皱了皱眉,考虑到唐柯的身份,按住了怒气,“就算是你,用这么难听的话来评价她,我也是要翻脸的。”

    唐柯对陆渊的臭脾气再清楚不过——这人只要不自己结结实实地栽个跟头或者撞在墙上,谁来劝都没用。他没在这点上多做纠缠,转移了话题,“我喜欢静静,所以我很愿意看到你和她尽快解除关系,让她也早日恢复单身的身份。”

    “认识你这么多年,我第一次知道你喜欢卢静这种类型的女人。”陆渊撇了撇嘴,有些唾弃好友的眼光——那种唯唯诺诺的女人有哪点吸引别人?就最近几次对他爱理不理的样子,八成也是硬撑着装出来的,想骗到他,火候还不太够,用不了多久一定会恢复以前的样子吧。

    “这是我第一次喜欢一个人。”唐柯含笑道,“所以哪怕她心里还有你的影子,我也不会给你机会的。”

    “谁要这种机会?”听到唐柯的后半句话,陆渊心里一跳,随机掩饰似地啧了一声,“要不是她非跟我纠结财产怎么分割,事情早就都解决了,我看她就是故意不想让事情早日了结。她的事情倒不是重点,我可不想看到你被她骗了感情,劝你还是早日抽身,回法国开你的画廊去吧。”

    “如果她愿意跟我一起走的话。”唐柯开了个小小的玩笑。

    “别真陷进去了。”陆渊严肃地警告好友,“我说真的,那个女人一旦缠上谁,不是轻易就能放开的。”

    唐柯沉默半晌,叹了口气,“阿渊,我真羡慕你。”

    ——羡慕我什么?陆渊是想这么问的,但话到嘴边时他似乎领悟了什么,又给咽了回去,转而建议道,“找个其他的好女人吧。”

    “你不喜欢她,当年就不该和她结婚,给她虚无缥缈的希望。”唐柯最后说道,“我要是能比你更早遇见她就好了。”

    “已经发生过的事情再多想也无用。”陆渊下意识地回避了这个话题,“你手里是不是有卢静的联系方式?她换了手机号码,我的律师说联系不上她。”

    在说完后半句话之前,陆渊甚至根本没意识到自己这么顺口地编出了个谎言来。

    好在唐柯并没有生疑,“我去问问她的意见,她同意的话我就把号码给你,毕竟是她的个人。”

    唐柯这句话说得已经很客气,毕竟一个月前孙笑换手机号时,明摆着就是不想再通过任何方式接到陆渊的联络了。

    陆渊无声地松了口气,貌似漫不经心地说道,“好,尽快吧,听律师口气挺急的。”

    在唐柯挂断电话之后,陆渊坐直身体,捏着鼻梁思考了几秒钟,没想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冲唐柯撒这一通谎。是因为他不以律师的名义提出要求的话,孙笑可能会拒绝他的要求?

    话说回来,他又为什么想要拿到孙笑的新手机号?

    陆渊深深吐了口气,用手指随手顺了一下头发,吩咐司机开车。

    车子开走不过几分钟的时间,陆渊又接到了一个葛红袖的电话,说是被酒店的服务生冲撞了,颐指气使地要他亲自去解决问题,陆渊不得不安慰了她好一会儿,又给酒店那边打了声招呼,才算把这事儿给处理完了。

    这时候一看手机,才发现上面有个未接来电,就打了一次,他正在通话中没听到。

    也不知道哪来的笃定,陆渊手指一动就回拨了过去,耐心地等待了七八声嘟之后,才有人接了电话,而且开头第一句话就十分不客气,“陆大总裁,你的律师如果有任何需要,可以通过我的律师来找我,他不需要拿到我的私人联系方式吧?”

    就这么一句话,陆渊的火气就被挑起来了。

    在孙笑愉快地享受家庭温暖的时候,另一头陆渊可谓是过得非常不愉快了。

    “你就算摆个最基本的态度,也是要去医院看望一下人家的!”满面怒容的老人指着他的鼻子骂道,“别说还没离婚,就算真的离婚了,凭他们卢家帮过你那么多的情分,人静静昏迷这么多天了,你连过问都没有一次?静静到底是造了什么孽才会嫁给你!气死我了,气死我老头子了……”

    陆渊有点烦躁地揉了揉额头,试图说服眼前的老人,“爷爷,他们家是帮过我,我也在努力用金钱来偿还了。至于医院那边,我这几天是真的忙不过来,也不是故意不去看她的……”

    话还没说完,陆老爷子就吹胡子瞪眼了,“你忙不过来?你忙不过来你怎么有空每天跟姓葛的那个小姑娘打电话啊?我看你的魂都丢在那个狐狸精身上了!”

    “爷爷!”陆渊不悦地抬高了声音,“红袖是无辜的,你别把话题扯到她身上去。”

    “无辜?!高中都没毕业就会勾引男人了,你跟我说她无辜?你自己想想,这么多年来你在她身上砸了多少钱?以为我不知道一个普通学生在国外一年二三十万就够用了?你每年给她多少钱?”陆老爷子气得抄起手边的烟灰缸就往陆渊那边砸去。

    陆渊一歪头就躲开了这个没什么准头的投掷攻击,冷下脸来,“红袖没问我要过钱,都是我自愿给她的。”

    “我看你是疯了魔了!”陆老爷子用拐杖把地板敲得当当响,“什么也别跟我争论,我不管你有多忙,今天就给我去医院,无论如何都要给我当面见到静静,向她道歉,不然你就当作从此以后没我这个老不死的爷爷了!”

    说完,陆老爷子没等待陆渊再说什么,就怒冲冲地离开了办公室。

    被留在办公室里的陆渊叹了口气,知道这个命令他是非办不可了,十分厌恶,“卢静……仗着帮过我就想绑住我一辈子?想得美。”

    有意拖延时间的陆渊并没有马上就前往医院,而是慢悠悠地又作出了几天“忙不过来”的架势,估摸着陆老爷子的怒火快要冲破忍耐值了,才让秘书安排了车子前往医院。

    他不知道孙笑就坐在陆氏对面的星巴克里面,捧着杯星冰乐笑眯眯地隔着一条街观察他。

    孙笑不是卢静,当然不会对陆渊有什么难忘的旧情。但是在她用这双眼睛看到陆渊的那一刹那,心底还是陡然涌起一阵酸涩之情,好像看着什么这辈子都求而不得的宝物似的,悲恸得让人想落泪。

    孙笑无奈地按住隐隐作痛的心脏,轻声道,“……放心,我会让他爱上你。”她抬起眼,看向陆渊身上那只有她能看得见的隐隐光环,重复了一遍,许下诺言,“我会让他爱上你。”

    像是听懂了似的,心脏的微微抽痛感很快就消失了。

    孙笑的力量过于强大,当然也受到世界的诸多限制,比如她在这个世界里无法发挥出异于常人的力量,又比如她许下的诺言必定要实现,否则会被“契约”的力量反噬。

    “这次要攻略的对象就是你啊……看来有得玩了,要在这个世界停留个一两年才能完成吧?”孙笑站起身来,笑眯眯地又望了一眼坐进车子里的那个英俊男人,提起手边的行李箱,出了星巴克就到路边叫了一辆车,直奔机场。

    于是当陆渊不紧不慢地抵达医院,询问卢静所在的病房时,得到了卢静几天前就已经出院的消息。

    一向被卢静死缠烂打的陆渊第一次有点懵逼:恨不得自己一天二十四小时行程都报给他过目的那个卢静,居然连出院都没通知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