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第 44 章

作品:《撩完就跑后男主黑化了[快穿]

    看到重复内容的小天使要等待一段时间才能看哦,不然多买几章吧~

    陆渊看着觉得分外刺眼, “你这是承认你和唐柯之间有暧昧关系?”

    “陆渊, 你不要太过分了。”唐柯压低了声音, “你这句话不仅侮辱了我, 也同时侮辱了她。她对你的感情, 应该没有人比你更清楚了,如今她都愿意顺着你的意思离婚了,你如果再这样出口伤人, 我不会再袖手旁观。”

    几人闹出的动静有些大, 眼看着旁边的客人都陆陆续续将好奇的目光投来, 考虑到几家都是有头有脸的大家族, 孙笑不得不打了个圆场, “公共场合,大家注意音量,都坐下说吧。”

    “卢小姐, 初次见面, 你好。”葛红袖一点也不客气,朝孙笑点了点头, 就连打一声招呼都带着倨傲,更是没有等待孙笑的回应就坐到了陆渊身旁, 俨然一幅把自己当成了半个主人的样子。

    孙笑的回应则是先伸手把站起的唐柯给拉回了座位上, 然后才抬头冲着来势汹汹的葛红袖微微一笑, “确实是久仰大名, 初次见面, 希望你能理解我不想和你进行不必要接触的想法,因此握手也就免了吧。”

    ——你觉得和我打招呼是纡尊降贵,我还连你的话茬都不想接呢。

    在葛红袖发怒之前,孙笑就把注意力转向了自己的律师,“人都到得这么齐了,就开始吧,我也不想在这个地方再多留下去了。”

    两句话,就轻描淡写地把自己对葛红袖和陆渊的不耐烦表达得清楚又直白,甚至还带着社交礼仪,只是夹枪带棍了点儿。

    两位律师事先作为代理人已经打过不少次交道,即使今天约了双方当事人见面,也没料到场面会变成这样,只能一边一个坐下了,纷纷从公文包里掏出了己方的资料,然后相互打了个眼色。

    孙笑的律师清了清嗓子,开了场,“卢小姐的诉求一直以来都非常明确,在婚姻过程中一切的共同财产出入都需要进行流水核对,数目上有异议的,都需要双方达成一致。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关于陆先生对于葛红袖的资助是否属于擅自使用夫妻财产的范畴,我方已经向法院申请查看了陆先生的银行流水,在陆先生和卢小姐结婚以来的一年多时间里,他给葛红袖汇款的次数高达三十八次,仅转账这一项的总金额就超过了五百万人民币,这已经远远超过了先前你们声明的‘留学资助’所可能需要的金额。”

    葛红袖被陆渊惯得花钱一直大手大脚,从来不担心没钱花,自然也不会有存款,乍一听到这个数字,心里还是一跳,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桌上其他人的表情,却见陆渊和孙笑都是一脸淡定,根本没有人把五百万放在眼里,不由得咬了咬牙。

    是啊,这些人生来都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别说五百万,就是五千万对他们来说花了也就花了,他们怎么可能理解她对金钱的和渴求!她用自己的魅力征服了陆渊,那么心安理得地花他的钱又有什么不对?要知道,想要维持陆渊对她的好感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哦,我还真不知道一个普通的留学生两年不到的时间就要花这么多钱的。”孙笑双手捧着牛奶杯子看了一眼陆渊,“不过五百万也不过是小数目,陆大总裁不会在意的。”

    “陆先生对葛红袖的资助在六年前就已经开始,从来没有断过,卢小姐在这段婚姻开始之前就已经知道了这一切,她对于所有和葛红袖有关的资金流动都是知情的。”陆渊的律师反击道,“这代表她对于这笔钱的使用方法已经做出了默认。”

    “你的说法不成立。今天是我的当事人和葛红袖的第一次见面,在那之前,她一直单纯地以为资助是普通的慈善行为,在这次财产清算中看到金额才发觉到情况不对。”孙笑的律师不慌不忙地推了下眼镜,“我有理由怀疑,陆先生是不是借着资助女大学生的名头,私底下在做着不合法的资产转移呢?”

    葛红袖像是感到害怕似的往陆渊身上靠了靠。

    陆渊立刻揽住她的肩膀,皱着眉问道,“是不是只要我把大部分财产算给卢静,这件事情就能解决了?”

    “这只是卢小姐诉求的一部分。”律师进入工作状态之后并不怵陆渊,又掏出一份新的文件来,冷静地说,“这家咖啡厅里面有监控摄像头,完全可以拍到我们所在的这张桌子以及陆先生和葛红袖女士之间的亲密举动,我会向法院申请将监控录像作为陆先生婚内出轨葛红袖女士的证据,并要求精神损失费以及其他赔偿。”

    葛红袖终于真正地有些慌张起来:如果这个罪名坐实,以后总会走漏出去,那她在所有人眼里就会是一个插足别人婚姻的第三者,这个污名就再也洗不掉了。再者,她根本没有让陆渊碰过自己一根手指头!

    抱着这样的想法,葛红袖的脑袋飞快地转动起来,甩掉了陆渊放在自己肩头的手,指着孙笑尖锐地问道,“那你呢?你和你身边这个男人是什么关系?难道你不也是婚内出轨?”

    “首先,谢谢你用了‘也’这个字,这足够说明很多事情。”孙笑说到这里,看了一眼葛红袖懊恼的神色,微微一笑,“其次,我认识唐柯是在我签了离婚协议书之后的事情,所以你的指责也不成立。”

    葛红袖脸色一白,身子一晃,变得摇摇欲坠起来。

    而葛红袖也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知道了孙笑常去画室的位置,气势汹汹地在门口拦住了孙笑。

    自从回国以后,葛红袖的日子短短一个礼拜就可谓是过得迭起——先是得知大使馆要将自己遣返回国,然后又发现自己和陆渊的事情被人爆料到网上,接着她曾经的暧昧对象被陆渊一网兜了个干净,这都不算什么……

    最可怕的是,葛红袖那天回到酒店之后,得知房间明天到期需要续费,而就在她掏出□□之后,发现了自己所有的□□都被冻结无法消费了!!

    葛红袖这些年来被陆渊纵得娇生惯养,不管什么东西都是用最好的,从来不在意价钱的问题,都是因为有陆渊在背后当她的长期金主。可如今陆渊一下子断了葛红袖的经济来源之后,这个从来没有亲手赚过钱的女人就一下子慌了手脚。

    她随便一顿饭的价钱就是普通白领一个月的工资,要让她去街边小摊解决一下,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更迫在眉睫的是住宿的问题。陆渊不会让她去陆家,她也负担不起这家五星酒店里高级套房的价格,最后只能换了一间最普通的标准间住了进去。搬房间的时候葛红袖简直感觉酒店前台的所有人都在看着她窃笑。

    这让她更加急于将目前不利于自己的局面翻转过来。可具体如何操作,葛红袖暂时没有想到解决办法,她只是准备顺从自己的本心,先去找到卢静,当面骂她一顿——反正陆渊早就说过,这个女人就是柔柔弱弱的菟丝花,只要稍微大声对她吼一句,她就会噎得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葛红袖设想得是很完美,但她又一次要失望了……因为卢静壳子里早就从菟丝花换成了食人花。

    “卢小姐,借一步说话。”葛红袖矜持地用手指抬了抬她的宽檐太阳帽,露出小半张妆容精致的面容,“你应该认识我吧?”

    素面朝天却看起来气色格外好的孙笑扫了她一眼,视若无睹,“稍等,我打个电话给我的律师,她会和你谈的,我和你私底下不应该进行任何谈话。”

    葛红袖不屑地哼了一声,“我看你是不敢和我谈吧?看到我,是不是心虚得不得了?”

    孙笑后退了小半步,似笑非笑地看着这位美艳动人的女士,“不,我觉得果然红颜枯骨,最毒妇人心。”

    “彼此彼此。”葛红袖半个身子堵在了门口,阻拦了孙笑的道路,“我确实是在陆渊身上动了点心思,让他主动提出了离婚,那又如何?他不喜欢你,你强留也没有意义。”

    “这种男人留来何用?”孙笑懒得和她多说,干脆地伸手将对方往旁边推了推,提着自己的画具进了画室里面。

    葛红袖一个不察,被孙笑推得趔趄一下,扶着门框站稳身体时,孙笑已经扬长而去,完全没有将她放在眼里,气得她跺了跺脚,又咬牙切齿地追上去——没关系,画室里面的人更多,她一定要好好让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在众人面前出丑!

    孙笑单手提着画具边走边掏出手机,还真的给律师打了个电话,“……对,她找上门来了,麻烦你过来帮我处理一下,谢谢。陆渊?不,不用通知他,我大概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在孙笑的通话结束之前,一个笑嘻嘻的男生过来接过了她的画具,替她放到了画板和椅子旁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