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第 46 章

作品:《撩完就跑后男主黑化了[快穿]

    看到重复内容的小天使要等待一段时间才能看哦, 不然多买几章吧~  卢母也立刻叉着腰指挥道,“还有这次受伤的片子和缴费单也都给律师, 到时候直接指控他家暴。”

    孙笑在卢母的帮助下从床上坐起,接过自家大哥塞过来的离婚协议书看了一眼, 那个叫陆渊的男人早就已经签好了字,恣意不羁的笔迹,从笔划里就已经能大致窥得这个人自我高傲的性格来。

    “怎么了?”卢家大哥紧张地观察着孙笑的脸色, 把一支笔塞到她手里, 指着一处空白道, “别多想, 就顺着现在这个局势, 不要犹豫, 写上名字之后你就能永远摆脱那个负心汉了!”

    “负心汉啊……”孙笑喃喃地重复了一遍这个称呼, 握住了笔,毫不犹豫地签上了“卢静”两个字。

    字一签完, 卢家大哥就像是怕她反悔似的, 飞快地将离婚协议书抽出, 迈开两条大长腿跑出了病房, 只留下一句,“我这就去找律师!”

    卢母见到事情已成定局,才松了一口气, 坐到床边, 替孙笑理了理病号服的衣领, 柔声问道, “怎么突然就改变主意了?”

    “生死关上走一遭,觉得很多以前执着的事情都很无所谓了。”孙笑轻轻地握住这位母亲的手,看着她的眼睛,诚挚地说道,“我不应该为了一个不爱我的人,而让最爱我的人伤心。再说了,大哥说得也对,凭我的条件,想要什么样的男人找不到?我就不信陆渊离了婚之后,他一直喜欢的那个女人能心无芥蒂。他们俩哪怕以后再结婚,那个女人也都是在捡我不要的东西罢了。”

    “你能想得通就最好了。”卢母微微叹息,疼惜地抚摸着孙笑的面孔,“妈的宝贝女儿都被折磨瘦了……出院之后妈亲自下厨给你做好吃的,好不好?”

    “妈对我最好了~”孙笑撒娇地抱住卢母的腰,享受了好一会儿这份得来不易的亲情。

    对于她来说,母爱早就已经……

    “行,剩下就交给你了,用什么手段都行,我要陆渊栽个大跟头。”卢家大哥举着手机走进病房里,说完这最后一句之后就挂断了电话,朝二人做出个搞定的手势,“我问过医生了,一会儿再去给静静头部拍个片子,没问题的话下午就可以出院回家。静静遭了这么多罪,一定得好好补补。”

    “那我这就回家去准备准备了。”卢母立刻紧张地站起身来,“家里什么吃的都没有,我得赶紧出去买。卢珏,你好好照顾你妹妹,一根头发都不能少,知道没!”她对大儿子颐指气使地道。

    卢珏一点脾气也没有,“好好好,我还忍心让我宝贝妹妹再掉一滴眼泪不成?”

    卢母立刻风风火火地回家去了,孙笑看着她的背影微微一笑,转头朝自家大哥招了招手,“哥,问你个事儿。”

    卢珏顿时十分警觉,一步步走到床边,“你要问什么?”

    “陆渊的那个白月光,到底是什么人啊?”孙笑抬头看着卢珏,笑眯眯地抱住他的手臂,撒娇卖萌地晃了两下,“告诉我嘛。”

    “……你想知道这个?”卢珏紧皱起眉,“反正都是和你无关的人了,在我看来,十个她也及不了你的脚趾头。”

    “我的脚趾头好荣幸呀。”孙笑毫不气馁地继续摇卢珏的手臂,“我发誓,我对陆渊一点一丝的念想都没有了,我就是想知道那个女人究竟是谁,以后万一有机会见到她的时候还能打压一下她的威风,对不对?”

    考虑到卢静的身份和死因,陆渊很可能就是这一次的攻略目标,那么那位白月光的情报当然是至关重要的。即使孙笑对自己的能力很有信心,但多知道点敌方军情肯定没有坏处就对了。

    卢珏显然对自己这个重伤未愈的亲妹妹一点办法也没有,坚持了几秒钟就败下阵来,还硬撑着兄长的威严道,“松手,我这就讲给你听。”

    孙笑立刻收回双手,乖乖地摆出小学生听讲的姿势来。

    “知道陆渊提出离婚的事情之后我让人去查过,那个女人叫葛红袖。”卢珏坐下之后说道,表情带着点不屑和嘲讽,“她父母双亡,家境倒是挺可怜的,不过从小也拿着政府的补贴什么的,在亲戚家里抚养长大了,高中的时候打工认识了陆渊,陆渊应该是觉得她坚强自立,出钱让她去国外念了大学,生活费学费房租飞机票全包,哪怕在他经济最困难的时候都没有断过。那又怎么样,他快沦落街头的时候,那个女人也没见得回来陪在他身边,而是跑去纽约旅游了,信用卡账单里全是奢侈品。”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呗。”孙笑认真地点评道,“说起来……如果葛红袖花的都是陆渊的钱,那么在婚后那段时间,她就是在挥霍我和陆渊的共同财产,这个应该在法庭上能有不少重量吧?”

    “当然了。”卢珏嗤了一声,“如果能找到一些他们之间暧昧的证据的话,告他个出轨也不难。但我仔细查过,葛红袖并不喜欢陆渊,陆渊曾经向她告白过一次,被她拒绝了,但之后仍然为她提供着源源不断的金钱,这是个什么心理?”

    孙笑想了想,“大概是……就算没有爱情,我也要让你离不开我!的心理吧?我大概明白了,这就是一个霸道总裁被‘好清纯好不做作好坚强’的女人所吸引,挥霍所有去追求,结果因为形势所迫不得不找了我这个炮灰商业联姻,用完之后就准备一脚踹了继续去寻找真爱是吧?”

    “我妹妹才不是炮灰!”卢珏皱眉弹了一下孙笑的额头,然后不怀好意地笑了,“你就等着瞧吧,他要撕破脸皮,我就把事情都都抖出去弄他个身败名裂!”

    孙笑明明察觉到陆渊的视线,却视而不见地和陆老爷子告了个别,转回头来时,矜持地对着陆渊点了一下头,“陆总。”

    陆渊刚刚还在斟酌着是不是该尽个地主之谊留她下来用晚餐,孙笑却压根没等陆渊的回应,点完头之后举步就跟他擦身而过。

    陆渊愣了愣,下意识地转头叫住孙笑,“喂。”

    “喂什么喂,还有没有礼貌了!”陆老爷子骂他。

    “什么事?”孙笑回过头来,利益周到地道,“我家人还在等我。”

    “……”陆渊顿了两秒,若无其事地说,“你的律师跟你打过电话了吗?那栋房子我已经——”

    孙笑直接打断了他,“这些我已经交给律师去办了,至于我的回应,陆总会从你的律师那边听到的。如果我们两个人就能轻轻松松地把利益纠纷理清,那为什么又要付出这么多钱去雇律师呢,对不对?”

    陆渊被她异于平常的伶牙俐齿给噎住了。这简直是他才刚刚跨出了一步,孙笑就飞快往后退了十八步还捡了块石头扔他脸上的既视感。

    “但是如果可以的话,我不想再见到葛红袖出现在我面前。”孙笑说这话的时候皱了皱眉,陆渊敏锐地观察到她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右手无名指,不由得心中一动。

    “葛红袖跑去找你麻烦了?”陆老爷子炸得比谁都快,年近八十的他已经越来越趋近个任性的孩子,“陆渊,你还管不管了!”

    陆渊一个不留神,脱口而出,“我管。”

    这下孙笑和陆老爷子都开始用古怪的眼神看他了。

    陆渊这才发现自己人设崩塌,有些不自在地清了一下嗓子,对孙笑说,“离婚是我和你之间的事情,我会告诉她不要私底下和你接触的。”

    “放心,就算她不是你的心头肉,我也不会随意出手伤人。”孙笑弯了弯嘴角,“更何况我要是真动了她,陆总还不跟我碰个头破血流?”

    ——孙笑难道不知道葛红袖和他之间最近发生的嫌隙?

    这个念头刚刚升起,就被陆渊理智地给掐灭了。

    这不可能。

    孙笑在知道缘由的情况下还能说出这番话,就说明她打从心眼里没觉得他和葛红袖之间的冷战会保持多久。在她看来,无论葛红袖做了什么,他陆渊都会选择原谅,然后戴着绿帽子继续高高兴兴地活下去。

    想通了这个道理之后,陆渊眯了眯眼,他上前两步,不由分说地按住孙笑的肩膀,“我送你出去。”

    孙笑不置可否地瞥了一眼男人主动伸过来的手,转头对陆老爷子道了声再见,抬起脚就往外走。

    陆渊收了手,自然地跟在了孙笑身边,体贴地保持了相同的步速。

    两人默不作声地出了门,孙笑才冷淡地开口,“还有话想说?”

    陆渊的心中已经写完三页草稿纸,这会儿镇定了几分,“你是不是早就知道葛红袖的事情?”

    “你是指我知道她什么事情?”孙笑目视前方,字句里都带着切实的厌恶,“我知道你从高中就开始负担她的全部支出?我知道你每个月至少给她打两次钱?还是我知道她从来就不喜欢你,到处找男人约炮一夜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