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第 50 章

作品:《撩完就跑后男主黑化了[快穿]

    看到重复内容的小天使要等待一段时间才能看哦, 不然多买几章吧~

    “你还叹气?你就对我这么不耐烦是吗?好啊, 我知道, 我现在在所有人眼里都是一个人尽可夫的□□, 我原本以为你会永远等我,看来是我想错了,连你也和那些人一样, 你根本就不爱我!”

    陆渊深呼吸了口气, 转头妥协地抱住葛红袖,“别发脾气了, 我对你的感情你应该比任何人都明白才对,不需要这样反复地向我进行确认。”

    “我不放心,我从你身上没有得到安全感!”葛红袖有些歇斯底里, 她自觉根本不喜欢陆渊,现在为了困境落下脸来讨好他, 居然还被甩了冷脸, 简直是委屈到恨不得甩陆渊一个耳光, “如果你真的想证明你喜欢我、爱我,那就永远不要再和卢静有任何联系,和我结婚,公开说明我才是你的妻子啊!”

    在陆渊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有人不经敲门就推开了他办公室的门。

    陆渊下意识地抬眼看去, 见到来人是唐柯, 不禁皱了皱眉, “来之前怎么也不先给我打个电话。”

    “本来是想让你秘书进来通知你的, 但你们声音太大,外面听得清清楚楚,来往的员工听着也尴尬,我想还是由我来提醒你们一下吧。”唐柯的目光从葛红袖身上一扫而过,没有任何温度。

    葛红袖趴在陆渊怀里拖延了几秒钟,在察觉到来人是谁之后,立刻退后两步拉开了和陆渊之间的距离,背过身去不好意思地擦了擦眼泪,才回头和唐柯问好,“你好,第二次见面了,我是葛红袖。”

    “我知道你是谁。”唐柯冷淡地点了下头,甚至没有礼尚往来做自我介绍的意思,而是看向陆渊,“现在方便吗?”

    被忽视的葛红袖立刻涨红了脸,“你这人怎么一点都不懂礼貌?我在和你打招呼,你的反应就是这样而已?”

    “我以为我的态度已经通过这种方式表达得很明确了,我没有和你交换姓名、发展社交关系的兴趣。”唐柯对于葛红袖泫然欲泣的表情视而不见,十分铁石心肠,“我有话要和陆渊说,麻烦你回避一下。”

    陆渊不赞同地瞪了一眼说话毫不留情的发小,伸手想要安抚一下葛红袖,却被低着头的她一挥手打开。

    “你就任凭你的朋友这样侮辱我?”葛红袖抬起脸来对着陆渊低吼道,“就因为你喜欢我,所以你身边的人都可以看不起我?还是因为我没钱,你们个个都有挥霍不完的家产,所以我在你们眼里没有尊严,也得不到尊重?”

    “我建议你这时候还是保持安静来坚守自己最后的尊严吧,很快你连那也要失去了。”唐柯抬手抛给陆渊一个u盘,“你拜托我姐帮你查的东西,已经拿到了,我今天来一是把这些转交给你,二是有几句关于静静的话要和你说。”

    说到私家侦探,唐柯的姐姐开的事务所完全是一把好手,专抓婚内出轨,一跟一个准。

    “有什么关于卢静的话我不能听?”葛红袖原本还有些在意那个u盘,但在听到唐柯的后半句话时,她的注意力立刻就被转移了,“为什么要让我回避?”

    “恕我直言,在我看来,你不够格接触任何和她有关的东西。”唐柯直接反手打开了门,看向葛红袖,“还需要我亲自请你出去吗?”

    葛红袖鼻子一酸,这回是真情实感地想哭了。她猛地低下头去,快步冲出了办公室,甚至没有想到要再和陆渊讨价还价一番。

    来自自己在意的人的指责和冷淡,总是要比其他人的更加尖锐和难以忍受。

    陆渊目睹了这一切,也没有制止,他打从内心觉得葛红袖需要冷静一下。他慢慢吐出了一口气,坐了下来,顺手把u盘插到了笔记本电脑上面,抬头问唐柯,“是卢静有话让你转告我?”

    葛红袖离开之后,唐柯的表情才放松了些,但仍旧没什么平时的笑意,他拖了张椅子坐到陆渊对面,反问道,“你们之间的交流不应该全凭律师来进行?阿渊,你以前对我说过,商业联姻让你觉得很压抑,一天也不想和你名义上的妻子待在一起,因为你心里真正喜欢的是另一个人,对吗?”

    陆渊下意识地把鼠标放到了一边,没有点开u盘里的文件夹,而是盯着唐柯的眼睛,“我是说过这样的话。”

    “可现在你表现出来的态度不是这样的,”唐柯一针见血地指出,“我对葛红袖这么刻薄,你应该在我面前维护她,甚至和我争吵,而不是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她哭着跑掉,更不是因为求证什么事情就跑到卢家去找静静,和她对质。你还记得你以前怎么想尽方法地回避和她见面,一个星期有五天住在公司吗?”

    随着唐柯的话,陆渊的眉毛一点一点地皱紧起来,他下意识地抗拒唐柯话中隐藏的深意,“那是因为她以前执迷不悟,非要延续这段让我和她都不快乐的婚姻,而她现在既然愿意做出妥协,那我当然也可以平和地和她相处。”

    “不,你做不到。”唐柯冷静地否认了他的说法,“我和你从小一起长大,我再清楚你的性格不过,你绝不会为了无关紧要的人勉强自己做任何事情。我只想问你一句话,提出离婚这件事情,你后悔了吗?”

    唐柯是陆渊的发小,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关系十分亲近,但就是这么巧,唐柯和卢静都不认识对方,而唐柯又这么一眼就喜欢上了孙笑,硬是跟着她回了国,要求在她的离婚案上出力。

    简直是打瞌睡就来枕头,有了唐柯这个神助攻,孙笑想要攻略陆渊简直比翻个手掌还容易。

    “……才多少时间,离婚程序都没走完,他已经带着小狐狸精出现在所有人面前,把我们卢家当成什么了!”卢妈妈还在愤愤不平,“静静,你可绝对不能再对他心软了,知道吗?”

    孙笑咬着筷子点点头,心想但为了完成卢静的心愿,她最后还是会和陆渊在一起,那时候得把卢妈妈和卢珏都气个够呛吧?

    ——不过那就是以后的陆渊需要担心的事情了。渣人者,恒被渣之。孙笑穿越茫茫多的世界,整治过的渣男双手双脚一起都数不过来,还怕一个精神状况正常而且武力值也不高的陆渊?不存在的。

    因为有一个月没有和陆渊进行过联系,孙笑所能确定的是陆渊一定会感到相当的不习惯——毕竟一直缠在你身边的人突然消失了,原本好像对你死心塌地的妻子说离婚就离婚了,这对陆渊来说都是想破脑袋也想不清楚的事情,他本身就是个要强且自尊心非常高的人,不可能就此放下。

    可是要说第二天陆渊会不会出现在她面前,孙笑还真只有六成的把握。在知道葛红袖已经回国而且和陆渊见过面之后,这个可能性降到了四成。

    在巴黎度假的时候,孙笑已经见过了葛红袖的照片,甚至私家侦探还替她弄来了许多葛红袖平常生活中的照片,倒是让孙笑找到了不少有趣的小秘密。这个女人很显然对陆渊并没有感情,她甚至瞒着陆渊交过几个男朋友,隐瞒手段做得并不高明,但陆渊主观地信任她,倒还真的没有发现。

    如果陆渊发觉了这些事实,他会怎样对待葛红袖?孙笑抿着嘴笑了起来,把床头灯一关,安心地睡了过去。

    ——

    即将踏入孙笑精心编制的陷阱之中的陆渊对未来一无所知,他检查了一下时间,正要准备出门去会面地点的时候,被葛红袖的一个电话绊住了脚步。

    自从上次见面之后,葛红袖就不再故作冷淡地称呼陆渊“陆总”了,她直白地问道,“我听律师说,你今天要和卢小姐见面?”

    “对,”陆渊应了一声,对着更衣镜又打量了自己一眼,鬼使神差地从抽屉里翻出了一对蓝色的袖扣,然后才后知后觉地对着话筒补充,“今天就是去和她谈财产的,别担心,进展够快的话,你下周就可以回美国。”

    “我和你一起去。”葛红袖不由分说地提出要求,“我想和她当面谈。”

    听到这里,陆渊换袖扣的动作顿了顿,心底突然涌上一股怪异的反感来,就好像他打从心眼里不愿意葛红袖和卢静见面似的。他斟酌了一下,没说重话,而是安抚道,“这些交给律师就行了,我不会让你受一点委屈的。”

    “不,”葛红袖的态度异常坚决,“我不会多说什么,至少我想坐在旁边听一听,只有这样我才能放下心来。”

    陆渊沉默了一会儿。

    葛红袖也跟着安静了几秒钟,又像是要给自己加重砝码似的添了一句,“陆渊,我很害怕,这一切都不像是真的,我需要亲眼见到你和她坐在一起讨论怎么离婚、怎么分割财产、怎么一刀两断,不然我总觉得一切都像是在做梦……”

    陆渊换好了第二颗袖扣,听着葛红袖示弱的声音,心头不由得一软,松口把见面地址报给了她,“别怕,这一切都是真的,该谈的事情都已经谈得差不多,不久之后我就跟她一点关系也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