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第 52 章

作品:《撩完就跑后男主黑化了[快穿]

    看到重复内容的小天使要等待一段时间才能看哦, 不然多买几章吧~

    陆渊皱眉, 没明白她是如何进行这个跳跃式联想的, “我一会儿还有工作, 处理完之后休息一下, 再陪你一起去吃饭。”

    “工作, 工作, 全部都是工作!”葛红袖红着眼睛喊道,“以前只要我一个电话,你无论什么事情都会替我推掉, 用最快的速度出现在我面前。陆渊, 你变了……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这话怎么接都是个死循环,陆渊长叹了口气,头疼地想着怎么把人哄好的这两秒钟的空隙里,葛红袖生气了。

    “你还叹气?你就对我这么不耐烦是吗?好啊,我知道,我现在在所有人眼里都是一个人尽可夫的□□,我原本以为你会永远等我,看来是我想错了, 连你也和那些人一样, 你根本就不爱我!”

    陆渊深呼吸了口气, 转头妥协地抱住葛红袖, “别发脾气了, 我对你的感情你应该比任何人都明白才对, 不需要这样反复地向我进行确认。”

    “我不放心, 我从你身上没有得到安全感!”葛红袖有些歇斯底里,她自觉根本不喜欢陆渊,现在为了困境落下脸来讨好他,居然还被甩了冷脸,简直是委屈到恨不得甩陆渊一个耳光,“如果你真的想证明你喜欢我、爱我,那就永远不要再和卢静有任何联系,和我结婚,公开说明我才是你的妻子啊!”

    在陆渊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有人不经敲门就推开了他办公室的门。

    陆渊下意识地抬眼看去,见到来人是唐柯,不禁皱了皱眉,“来之前怎么也不先给我打个电话。”

    “本来是想让你秘书进来通知你的,但你们声音太大,外面听得清清楚楚,来往的员工听着也尴尬,我想还是由我来提醒你们一下吧。”唐柯的目光从葛红袖身上一扫而过,没有任何温度。

    葛红袖趴在陆渊怀里拖延了几秒钟,在察觉到来人是谁之后,立刻退后两步拉开了和陆渊之间的距离,背过身去不好意思地擦了擦眼泪,才回头和唐柯问好,“你好,第二次见面了,我是葛红袖。”

    “我知道你是谁。”唐柯冷淡地点了下头,甚至没有礼尚往来做自我介绍的意思,而是看向陆渊,“现在方便吗?”

    被忽视的葛红袖立刻涨红了脸,“你这人怎么一点都不懂礼貌?我在和你打招呼,你的反应就是这样而已?”

    “我以为我的态度已经通过这种方式表达得很明确了,我没有和你交换姓名、发展社交关系的兴趣。”唐柯对于葛红袖泫然欲泣的表情视而不见,十分铁石心肠,“我有话要和陆渊说,麻烦你回避一下。”

    陆渊不赞同地瞪了一眼说话毫不留情的发小,伸手想要安抚一下葛红袖,却被低着头的她一挥手打开。

    “你就任凭你的朋友这样侮辱我?”葛红袖抬起脸来对着陆渊低吼道,“就因为你喜欢我,所以你身边的人都可以看不起我?还是因为我没钱,你们个个都有挥霍不完的家产,所以我在你们眼里没有尊严,也得不到尊重?”

    “我建议你这时候还是保持安静来坚守自己最后的尊严吧,很快你连那也要失去了。”唐柯抬手抛给陆渊一个u盘,“你拜托我姐帮你查的东西,已经拿到了,我今天来一是把这些转交给你,二是有几句关于静静的话要和你说。”

    说到私家侦探,唐柯的姐姐开的事务所完全是一把好手,专抓婚内出轨,一跟一个准。

    “有什么关于卢静的话我不能听?”葛红袖原本还有些在意那个u盘,但在听到唐柯的后半句话时,她的注意力立刻就被转移了,“为什么要让我回避?”

    “恕我直言,在我看来,你不够格接触任何和她有关的东西。”唐柯直接反手打开了门,看向葛红袖,“还需要我亲自请你出去吗?”

    葛红袖鼻子一酸,这回是真情实感地想哭了。她猛地低下头去,快步冲出了办公室,甚至没有想到要再和陆渊讨价还价一番。

    来自自己在意的人的指责和冷淡,总是要比其他人的更加尖锐和难以忍受。

    陆渊目睹了这一切,也没有制止,他打从内心觉得葛红袖需要冷静一下。他慢慢吐出了一口气,坐了下来,顺手把u盘插到了笔记本电脑上面,抬头问唐柯,“是卢静有话让你转告我?”

    葛红袖离开之后,唐柯的表情才放松了些,但仍旧没什么平时的笑意,他拖了张椅子坐到陆渊对面,反问道,“你们之间的交流不应该全凭律师来进行?阿渊,你以前对我说过,商业联姻让你觉得很压抑,一天也不想和你名义上的妻子待在一起,因为你心里真正喜欢的是另一个人,对吗?”

    陆渊下意识地把鼠标放到了一边,没有点开u盘里的文件夹,而是盯着唐柯的眼睛,“我是说过这样的话。”

    “可现在你表现出来的态度不是这样的,”唐柯一针见血地指出,“我对葛红袖这么刻薄,你应该在我面前维护她,甚至和我争吵,而不是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她哭着跑掉,更不是因为求证什么事情就跑到卢家去找静静,和她对质。你还记得你以前怎么想尽方法地回避和她见面,一个星期有五天住在公司吗?”

    随着唐柯的话,陆渊的眉毛一点一点地皱紧起来,他下意识地抗拒唐柯话中隐藏的深意,“那是因为她以前执迷不悟,非要延续这段让我和她都不快乐的婚姻,而她现在既然愿意做出妥协,那我当然也可以平和地和她相处。”

    “不,你做不到。”唐柯冷静地否认了他的说法,“我和你从小一起长大,我再清楚你的性格不过,你绝不会为了无关紧要的人勉强自己做任何事情。我只想问你一句话,提出离婚这件事情,你后悔了吗?”

    如果不是他喜欢葛红袖,谁能让他放下身段这样去哄人?陆渊这样想着回到车里,没吩咐司机开车,而是皱着眉思考了一会儿,掏出手机给唐柯打了个电话。

    葛红袖闹脾气的时间不短,此时离几人会面结束已经有两个多小时了,唐柯果然很快接起电话,“阿渊。”

    “你跟卢静怎么认识的?”陆渊开门见山地问,“是不是她要你在离婚这件事情上帮她?”

    唐柯和陆渊认识多年,根本不惊讶他会问出这样的问题来,“我和她认识完全出于意外,而且也是我主动去结识的她。甚至她在回国之前都不知道我和你之间的关系。你不用多想,我是主动要求掺和进这件事情里来的,她并不赞同我的做法。”

    “谁知道呢。”陆渊抬头,深呼吸了一口气,将积压在胸口的郁结之气吐了出去,仍旧感觉很不得劲,“你从小又不是没碰见过处心积虑接近你的人。”

    “正是因为有这样的经历,我才更能够分辨哪些人是我可以真心结交的。”唐柯意有所指地说,“葛红袖就不是一个值得相交的好对象。”

    陆渊不屑地嗤了一声。“卢静就是?你觉得我被眯了眼,我觉得彼此彼此。”

    “我知道你觉得你喜欢一个人就该把最好的东西给她,但是你愿意给,和她明明不喜欢你却没有底线地挥霍,是两件事。”唐柯不气不恼地说道,“葛红袖不喜欢你,她只看上了你的钱,你不会看不出来吧?”

    陆渊皱了皱眉,考虑到唐柯的身份,按住了怒气,“就算是你,用这么难听的话来评价她,我也是要翻脸的。”

    唐柯对陆渊的臭脾气再清楚不过——这人只要不自己结结实实地栽个跟头或者撞在墙上,谁来劝都没用。他没在这点上多做纠缠,转移了话题,“我喜欢静静,所以我很愿意看到你和她尽快解除关系,让她也早日恢复单身的身份。”

    “认识你这么多年,我第一次知道你喜欢卢静这种类型的女人。”陆渊撇了撇嘴,有些唾弃好友的眼光——那种唯唯诺诺的女人有哪点吸引别人?就最近几次对他爱理不理的样子,八成也是硬撑着装出来的,想骗到他,火候还不太够,用不了多久一定会恢复以前的样子吧。

    “这是我第一次喜欢一个人。”唐柯含笑道,“所以哪怕她心里还有你的影子,我也不会给你机会的。”

    “谁要这种机会?”听到唐柯的后半句话,陆渊心里一跳,随机掩饰似地啧了一声,“要不是她非跟我纠结财产怎么分割,事情早就都解决了,我看她就是故意不想让事情早日了结。她的事情倒不是重点,我可不想看到你被她骗了感情,劝你还是早日抽身,回法国开你的画廊去吧。”

    “如果她愿意跟我一起走的话。”唐柯开了个小小的玩笑。

    “别真陷进去了。”陆渊严肃地警告好友,“我说真的,那个女人一旦缠上谁,不是轻易就能放开的。”

    唐柯沉默半晌,叹了口气,“阿渊,我真羡慕你。”

    ——羡慕我什么?陆渊是想这么问的,但话到嘴边时他似乎领悟了什么,又给咽了回去,转而建议道,“找个其他的好女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