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第 57 章

作品:《撩完就跑后男主黑化了[快穿]

    看到重复内容的小天使要等待一段时间才能看哦, 不然多买几章吧~  几人闹出的动静有些大,眼看着旁边的客人都陆陆续续将好奇的目光投来, 考虑到几家都是有头有脸的大家族, 孙笑不得不打了个圆场, “公共场合,大家注意音量, 都坐下说吧。”

    “卢小姐, 初次见面, 你好。”葛红袖一点也不客气, 朝孙笑点了点头, 就连打一声招呼都带着倨傲,更是没有等待孙笑的回应就坐到了陆渊身旁, 俨然一幅把自己当成了半个主人的样子。

    孙笑的回应则是先伸手把站起的唐柯给拉回了座位上,然后才抬头冲着来势汹汹的葛红袖微微一笑,“确实是久仰大名, 初次见面,希望你能理解我不想和你进行不必要接触的想法, 因此握手也就免了吧。”

    ——你觉得和我打招呼是纡尊降贵, 我还连你的话茬都不想接呢。

    在葛红袖发怒之前,孙笑就把注意力转向了自己的律师,“人都到得这么齐了, 就开始吧, 我也不想在这个地方再多留下去了。”

    两句话, 就轻描淡写地把自己对葛红袖和陆渊的不耐烦表达得清楚又直白, 甚至还带着社交礼仪,只是夹枪带棍了点儿。

    两位律师事先作为代理人已经打过不少次交道,即使今天约了双方当事人见面,也没料到场面会变成这样,只能一边一个坐下了,纷纷从公文包里掏出了己方的资料,然后相互打了个眼色。

    孙笑的律师清了清嗓子,开了场,“卢小姐的诉求一直以来都非常明确,在婚姻过程中一切的共同财产出入都需要进行流水核对,数目上有异议的,都需要双方达成一致。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关于陆先生对于葛红袖的资助是否属于擅自使用夫妻财产的范畴,我方已经向法院申请查看了陆先生的银行流水,在陆先生和卢小姐结婚以来的一年多时间里,他给葛红袖汇款的次数高达三十八次,仅转账这一项的总金额就超过了五百万人民币,这已经远远超过了先前你们声明的‘留学资助’所可能需要的金额。”

    葛红袖被陆渊惯得花钱一直大手大脚,从来不担心没钱花,自然也不会有存款,乍一听到这个数字,心里还是一跳,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桌上其他人的表情,却见陆渊和孙笑都是一脸淡定,根本没有人把五百万放在眼里,不由得咬了咬牙。

    是啊,这些人生来都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别说五百万,就是五千万对他们来说花了也就花了,他们怎么可能理解她对金钱的和渴求!她用自己的魅力征服了陆渊,那么心安理得地花他的钱又有什么不对?要知道,想要维持陆渊对她的好感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哦,我还真不知道一个普通的留学生两年不到的时间就要花这么多钱的。”孙笑双手捧着牛奶杯子看了一眼陆渊,“不过五百万也不过是小数目,陆大总裁不会在意的。”

    “陆先生对葛红袖的资助在六年前就已经开始,从来没有断过,卢小姐在这段婚姻开始之前就已经知道了这一切,她对于所有和葛红袖有关的资金流动都是知情的。”陆渊的律师反击道,“这代表她对于这笔钱的使用方法已经做出了默认。”

    “你的说法不成立。今天是我的当事人和葛红袖的第一次见面,在那之前,她一直单纯地以为资助是普通的慈善行为,在这次财产清算中看到金额才发觉到情况不对。”孙笑的律师不慌不忙地推了下眼镜,“我有理由怀疑,陆先生是不是借着资助女大学生的名头,私底下在做着不合法的资产转移呢?”

    葛红袖像是感到害怕似的往陆渊身上靠了靠。

    陆渊立刻揽住她的肩膀,皱着眉问道,“是不是只要我把大部分财产算给卢静,这件事情就能解决了?”

    “这只是卢小姐诉求的一部分。”律师进入工作状态之后并不怵陆渊,又掏出一份新的文件来,冷静地说,“这家咖啡厅里面有监控摄像头,完全可以拍到我们所在的这张桌子以及陆先生和葛红袖女士之间的亲密举动,我会向法院申请将监控录像作为陆先生婚内出轨葛红袖女士的证据,并要求精神损失费以及其他赔偿。”

    葛红袖终于真正地有些慌张起来:如果这个罪名坐实,以后总会走漏出去,那她在所有人眼里就会是一个插足别人婚姻的第三者,这个污名就再也洗不掉了。再者,她根本没有让陆渊碰过自己一根手指头!

    抱着这样的想法,葛红袖的脑袋飞快地转动起来,甩掉了陆渊放在自己肩头的手,指着孙笑尖锐地问道,“那你呢?你和你身边这个男人是什么关系?难道你不也是婚内出轨?”

    “首先,谢谢你用了‘也’这个字,这足够说明很多事情。”孙笑说到这里,看了一眼葛红袖懊恼的神色,微微一笑,“其次,我认识唐柯是在我签了离婚协议书之后的事情,所以你的指责也不成立。”

    葛红袖脸色一白,身子一晃,变得摇摇欲坠起来。

    “阿渊,”唐柯没有给陆渊更多说话的机会,这个温文尔雅的青年强硬地插入对话,“道理本来就不在你这一边,你自己心里也很清楚。”

    陆渊和唐柯是多年好友,本来唐柯的劝说他应该都听得进去——唐柯说的也确实都是事实,然而越是看到唐柯帮孙笑说话,他就越是不理智地想要把这两个人给隔开十万八千里,“不管你怎么说,红袖都是无辜的。”

    “身为导火线,能无辜到哪里去呢?”孙笑不领情地道,“换成任何一个人,都不会这么心安理得地大手大脚挥霍着用来学习的钱吧?只要稍微查一查她的银行流水,就能知道你给她的钱都花到哪里去了,甚至我们也可以向她的学校申请要她的成绩单,据我所知,她可不是个成绩拔尖的好学生。”

    看着这几个人又要跑题,孙笑不得不出手把话题给拉了回来。

    “是的,葛女士除了有一张美国本土的□□接受汇款之外,另外还持有一张陆先生名下的信用卡,涉及金额过大,目前仍然在整理之中,但至少已经超过了三百万,其中购买物品大多是奢侈品和旅游用途。根据从她所就读大学得到的信息来看,她有过三次不合格重修的记录,此外因为出勤率过低,已经被校方警告过不止一次。”

    孙笑听完,摇头轻叹,“这就是你陆渊捧在手心里宝贝得不得了的人啊……”

    她曾经见过许多能把男人甚至权力玩弄于股掌之中的女人,她们一个个都有着超乎常人的野心,但她们也从来没有停下过让自己变得更好、更强大的脚步过。一个人要在社会上站稳脚跟,说到底最终还是只能靠自己。

    像葛红袖这样把全部的希望和立足之地都放在了陆渊身上,一点长远目光也没有的女人,如果一旦失去了陆渊的疼爱,又该怎么走下去呢?

    孙笑经历过太多,看着葛红袖的时候事实上没有什么厌恶之情,只是觉得十分唏嘘。

    “你没有资格来评判我!”葛红袖尖着嗓子喊道,“你只是在嫉妒我可以拥有你做梦都想得到的东西而已!”

    “我做梦都想得到的东西?”孙笑的眼神晃了晃,嘴角有那么一刻毫无笑意,“……我真正想得到的那样东西,只能靠我自己的力量去拿到手,我绝不会将其寄托在一个男人身上,那太悲哀,也不太可信了。”

    陆渊的目光在有些异常的孙笑身上停留了两秒钟,最后将自己的莫名情绪抛到脑后,斩钉截铁地下了结论,“我和红袖之间是清白的。”

    “是吗?那卢先生打算怎么证明呢?”孙笑的律师是名女性,对于婚内出轨这件事情本来就很看不上眼,她冷静地追问道,“你们是没有过性行为?没有亲吻?没有确认关系?还是连一点点的你情我爱都没有?”

    陆渊的律师立刻反驳她,“你这是毫无证据的污蔑。”

    “得了吧,这件案子你们根本没有占优势,与其消息被捅到小报记者那里后传得全国人民都知道,还不如早点承认自己做过的事情,私下了结。”女律师冷笑一声,“等陆先生婚内出轨的新闻被放到网上,公司市值蒸发的钱肯定要比一桩离婚官司要多得多。”

    陆渊面色一冷,“你在威胁我?”

    孙笑出手挡了一下,“她的当事人是我,她说的一切都是我的意思。”

    “你要对我的公司出手?”陆渊转而凝视孙笑,“你还想把当年的事情如法炮制一遍?我已经不是当年那个陆渊了,我不会再因为暂时的失败而向你低头。”

    “不,陆渊。”孙笑像是觉得十分有趣似的弯了弯嘴角,不躲不避地直视着他的眼睛,声音平静得像是已经分道扬镳的陌生人,“你刚才有一句话说得很对,我也想原话还给你——和你结婚是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

    陆渊捏紧了拳头,“这不是你的真心话。”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急着否认孙笑的话,只觉得哪怕自己要和她撇清关系,她也绝不能对他这么冷漠。

    “发自肺腑。”孙笑摇了摇头,伸手从包里掏出个小盒子,“签了离婚协议书之后一直没有机会和你见面,今天终于有机会把这个还给你了。当年你虽然不情不愿,但总归最后是你买的单,我就原样归还给你吧。”

    陆渊看了一眼黑色的绒布盒子,一时之间没有认出来,伸手打开之后才发现是他在结婚前夕买的结婚戒指。他这才反应过来,快速地扫了一眼孙笑的无名指,那里只留了一圈浅浅的痕迹,像是戒指投下的倒影。

    结婚一年多来,她从未将戒指摘下过,好像只要那枚戒指还留在她的无名指上,这段婚姻就还有一线联系……

    陆渊咬了咬牙,粗鲁地合上戒盒的盖子,扔到桌子上,“我不缺这点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