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第 65 章

作品:《撩完就跑后男主黑化了[快穿]

    看到重复内容的小天使要等待一段时间才能看哦,不然多买几章吧~  “居高临下?”陆渊眯起了眼睛, “想和我吵架是吗?想换这种方式来吸引我的注意力?”

    “我纠正你两点, 首先, 我对和你吵架没有任何兴趣, 你不值得我去坏了一天的好心情;其次,陆渊,请你记住,我已经对你没有感情了,这也正如你一直以来所期望的那样,我不会再缠着你, 你也不会再得到我的消息, 就像两个从来没认识过的陌生人那样,ok?”

    孙笑的语气依然温柔轻快, 内容却让陆渊气不打一处来。

    “你别以为玩这样的花招就能让我改变想法——”

    “你不会是临到了这个时候才发现离不开我吧?”孙笑冷不丁地打断了陆渊的话,声音里带着恰到好处的惊讶,“陆大总裁,你有你的白月光,我对你来说恐怕连根回头草都算不上, 你可别告诉我, 在我签了离婚协议书之后你才发现其实你喜欢的是我而不是葛红袖?”

    陆渊顿时冷下了脸,“你想得美,你跟她根本没得比。”

    “这不就结了, ”孙笑不恼反笑, “所以说, 陆大总裁,为了你的红颜知己,破财消灾吧,我只想要回本该属于我的东西而已。”

    在陆渊分析明白应该如何应对仿佛变了一个人的前妻之前,孙笑就果断地挂了电话。

    孙笑可没有理会第一次被她挂断电话的陆渊现在是如何暴跳如雷,她笑眯眯地用两个手指捏着手机晃了晃,心想:上钩得还挺快……是葛红袖因为没有安全感所以胡闹任性过度了?还是原身给陆渊留下的好感度比她想象中要高呢?

    孙笑没有再次将陆渊的号码拉黑,事实上她也没打算这么做,不然在接到唐柯的电话之后选择不主动联系陆渊就行了。

    总不能让陆渊真的没有一条能够迅速联系到她的方法吧?

    ——

    之后的两天时间都是双方律师在唇枪舌战你死我活,直到卢珏终于将好消息带给了孙笑为止。

    葛红袖所在的大学已经公开宣布将葛红袖开除,原因是出勤率和绩点没有达到要求,并且作风不正。就在这条消息被大学官网放出不久,一条匿名的投稿吐槽就在网上流传了开来。投稿人用隐晦的方式叙述了自己所在学校有个被有钱人包养的伪白富美,当小三好多年的消息被人举报给了学校,因为平时也不好好上课交作业,终于被学校开除的事情。

    因为给出信息实在太多,窗户纸很快被捅破,评论中有人爆出了学校以及葛红袖的照片人名所在地等信息,掀起了一波热潮。这不过是短短一天之内发生的事情,虽然其中少不了卢珏的推波助澜,但看热闹的围观群众也还是做出了不小的贡献。

    葛红袖一直留在国内无法离境,忙着购物和黏着陆渊询问离婚进展的她没有关注网上的内容,直到事情发酵的第二天出门在路上被人认出来,才知道一切都被人捅出去了。

    一开始葛红袖还以为盯着她看的人都是被她的样貌身材吸引,还十分自得——她全身上下穿的都是新置办的一身行头,都是陆渊这几天买给她赔礼道歉的,价值不菲。结果后来看她的人越来越多,甚至有人指指点点地拍照,葛红袖才开始觉得有些不对劲。在她抓起包包准备离开之前,有人试探性地在旁边叫了一声她的名字。

    葛红袖下意识地一回头,立刻坐实了身份,被一群热衷打小三的群众给围了个结结实实,最后好不容易脱身,在商场的卫生间里躲了许久,才等到陆渊亲自来接她离开。

    这一番闹剧下来,葛红袖受了不小的惊吓。她回到酒店之后死死地拉住陆渊不让他离开,觉得碰到的每一个人都在盯着自己看,检索了网上已经公开的信息之后,更加情绪陷入失控。

    “这肯定是卢静干的!”葛红袖狠狠地把桌上的东西朝着陆渊所在的方向一个一个砸过去,“她就是想让我身败名裂!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了,我以后还怎么见人?陆渊,你居然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发生,你怎么忍心我受到这样的伤害?你还敢说你爱我?全部都是假的,假的!!”

    陆渊皱着眉躲闪开葛红袖不太够准头的攻击,没有上前,“你冷静一下,只是有人匿名在网上公开了一些信息而已,没有人知道真假,等事情热度过去之后没有人会记得的。”

    “他们永远都会记得!”葛红袖崩溃地捂住脸,大喊,“我在所有人眼里都会是小三,我不管和不和你在一起,这个头衔我永远都摆脱不掉了!我绝对不会放过卢静那个女人,我要她也跟我一样身败名裂!不,我要她摔得比我更惨!我要她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我要……我要抢走她最想要的东西!”

    这段话磕磕巴巴地说下来,葛红袖慢慢捋清了思绪。

    对,不论她喜不喜欢陆渊,现在的她已经走投无路了。她只能选择紧紧地抓住陆渊,得到他的全部爱情,然后再将罪魁祸首的卢静死死踩在脚下永远不能翻身。

    “阿渊,”唐柯没有给陆渊更多说话的机会,这个温文尔雅的青年强硬地插入对话,“道理本来就不在你这一边,你自己心里也很清楚。”

    陆渊和唐柯是多年好友,本来唐柯的劝说他应该都听得进去——唐柯说的也确实都是事实,然而越是看到唐柯帮孙笑说话,他就越是不理智地想要把这两个人给隔开十万八千里,“不管你怎么说,红袖都是无辜的。”

    “身为导火线,能无辜到哪里去呢?”孙笑不领情地道,“换成任何一个人,都不会这么心安理得地大手大脚挥霍着用来学习的钱吧?只要稍微查一查她的银行流水,就能知道你给她的钱都花到哪里去了,甚至我们也可以向她的学校申请要她的成绩单,据我所知,她可不是个成绩拔尖的好学生。”

    看着这几个人又要跑题,孙笑不得不出手把话题给拉了回来。

    “是的,葛女士除了有一张美国本土的□□接受汇款之外,另外还持有一张陆先生名下的信用卡,涉及金额过大,目前仍然在整理之中,但至少已经超过了三百万,其中购买物品大多是奢侈品和旅游用途。根据从她所就读大学得到的信息来看,她有过三次不合格重修的记录,此外因为出勤率过低,已经被校方警告过不止一次。”

    孙笑听完,摇头轻叹,“这就是你陆渊捧在手心里宝贝得不得了的人啊……”

    她曾经见过许多能把男人甚至权力玩弄于股掌之中的女人,她们一个个都有着超乎常人的野心,但她们也从来没有停下过让自己变得更好、更强大的脚步过。一个人要在社会上站稳脚跟,说到底最终还是只能靠自己。

    像葛红袖这样把全部的希望和立足之地都放在了陆渊身上,一点长远目光也没有的女人,如果一旦失去了陆渊的疼爱,又该怎么走下去呢?

    孙笑经历过太多,看着葛红袖的时候事实上没有什么厌恶之情,只是觉得十分唏嘘。

    “你没有资格来评判我!”葛红袖尖着嗓子喊道,“你只是在嫉妒我可以拥有你做梦都想得到的东西而已!”

    “我做梦都想得到的东西?”孙笑的眼神晃了晃,嘴角有那么一刻毫无笑意,“……我真正想得到的那样东西,只能靠我自己的力量去拿到手,我绝不会将其寄托在一个男人身上,那太悲哀,也不太可信了。”

    陆渊的目光在有些异常的孙笑身上停留了两秒钟,最后将自己的莫名情绪抛到脑后,斩钉截铁地下了结论,“我和红袖之间是清白的。”

    “是吗?那卢先生打算怎么证明呢?”孙笑的律师是名女性,对于婚内出轨这件事情本来就很看不上眼,她冷静地追问道,“你们是没有过性行为?没有亲吻?没有确认关系?还是连一点点的你情我爱都没有?”

    陆渊的律师立刻反驳她,“你这是毫无证据的污蔑。”

    “得了吧,这件案子你们根本没有占优势,与其消息被捅到小报记者那里后传得全国人民都知道,还不如早点承认自己做过的事情,私下了结。”女律师冷笑一声,“等陆先生婚内出轨的新闻被放到网上,公司市值蒸发的钱肯定要比一桩离婚官司要多得多。”

    陆渊面色一冷,“你在威胁我?”

    孙笑出手挡了一下,“她的当事人是我,她说的一切都是我的意思。”

    “你要对我的公司出手?”陆渊转而凝视孙笑,“你还想把当年的事情如法炮制一遍?我已经不是当年那个陆渊了,我不会再因为暂时的失败而向你低头。”

    “不,陆渊。”孙笑像是觉得十分有趣似的弯了弯嘴角,不躲不避地直视着他的眼睛,声音平静得像是已经分道扬镳的陌生人,“你刚才有一句话说得很对,我也想原话还给你——和你结婚是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

    陆渊捏紧了拳头,“这不是你的真心话。”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急着否认孙笑的话,只觉得哪怕自己要和她撇清关系,她也绝不能对他这么冷漠。

    “发自肺腑。”孙笑摇了摇头,伸手从包里掏出个小盒子,“签了离婚协议书之后一直没有机会和你见面,今天终于有机会把这个还给你了。当年你虽然不情不愿,但总归最后是你买的单,我就原样归还给你吧。”

    陆渊看了一眼黑色的绒布盒子,一时之间没有认出来,伸手打开之后才发现是他在结婚前夕买的结婚戒指。他这才反应过来,快速地扫了一眼孙笑的无名指,那里只留了一圈浅浅的痕迹,像是戒指投下的倒影。

    结婚一年多来,她从未将戒指摘下过,好像只要那枚戒指还留在她的无名指上,这段婚姻就还有一线联系……

    陆渊咬了咬牙,粗鲁地合上戒盒的盖子,扔到桌子上,“我不缺这点钱。”

    孙笑的手机震动起来,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站起了身来,“没关系,你一直以来都不稀罕,而我现在也已经不稀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