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第 66 章

作品:《撩完就跑后男主黑化了[快穿]

    看到重复内容的小天使要等待一段时间才能看哦, 不然多买几章吧~

    陆渊刚刚还在斟酌着是不是该尽个地主之谊留她下来用晚餐,孙笑却压根没等陆渊的回应, 点完头之后举步就跟他擦身而过。

    陆渊愣了愣, 下意识地转头叫住孙笑, “喂。”

    “喂什么喂, 还有没有礼貌了!”陆老爷子骂他。

    “什么事?”孙笑回过头来,利益周到地道, “我家人还在等我。”

    “……”陆渊顿了两秒, 若无其事地说, “你的律师跟你打过电话了吗?那栋房子我已经——”

    孙笑直接打断了他,“这些我已经交给律师去办了, 至于我的回应,陆总会从你的律师那边听到的。如果我们两个人就能轻轻松松地把利益纠纷理清, 那为什么又要付出这么多钱去雇律师呢,对不对?”

    陆渊被她异于平常的伶牙俐齿给噎住了。这简直是他才刚刚跨出了一步,孙笑就飞快往后退了十八步还捡了块石头扔他脸上的既视感。

    “但是如果可以的话,我不想再见到葛红袖出现在我面前。”孙笑说这话的时候皱了皱眉,陆渊敏锐地观察到她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右手无名指,不由得心中一动。

    “葛红袖跑去找你麻烦了?”陆老爷子炸得比谁都快,年近八十的他已经越来越趋近个任性的孩子,“陆渊, 你还管不管了!”

    陆渊一个不留神, 脱口而出, “我管。”

    这下孙笑和陆老爷子都开始用古怪的眼神看他了。

    陆渊这才发现自己人设崩塌, 有些不自在地清了一下嗓子,对孙笑说,“离婚是我和你之间的事情,我会告诉她不要私底下和你接触的。”

    “放心,就算她不是你的心头肉,我也不会随意出手伤人。”孙笑弯了弯嘴角,“更何况我要是真动了她,陆总还不跟我碰个头破血流?”

    ——孙笑难道不知道葛红袖和他之间最近发生的嫌隙?

    这个念头刚刚升起,就被陆渊理智地给掐灭了。

    这不可能。

    孙笑在知道缘由的情况下还能说出这番话,就说明她打从心眼里没觉得他和葛红袖之间的冷战会保持多久。在她看来,无论葛红袖做了什么,他陆渊都会选择原谅,然后戴着绿帽子继续高高兴兴地活下去。

    想通了这个道理之后,陆渊眯了眯眼,他上前两步,不由分说地按住孙笑的肩膀,“我送你出去。”

    孙笑不置可否地瞥了一眼男人主动伸过来的手,转头对陆老爷子道了声再见,抬起脚就往外走。

    陆渊收了手,自然地跟在了孙笑身边,体贴地保持了相同的步速。

    两人默不作声地出了门,孙笑才冷淡地开口,“还有话想说?”

    陆渊的心中已经写完三页草稿纸,这会儿镇定了几分,“你是不是早就知道葛红袖的事情?”

    “你是指我知道她什么事情?”孙笑目视前方,字句里都带着切实的厌恶,“我知道你从高中就开始负担她的全部支出?我知道你每个月至少给她打两次钱?还是我知道她从来就不喜欢你,到处找男人约炮一夜情?”

    “卢静!”

    “怎么?听到这些让你觉得生气了?”孙笑停下脚步,抬着脸看进陆渊的眼底,带着要焚尽一切的怒火,“我难道没有和你说过吗?我提过不止一次,我让你去多关注一下她在美国的情况,我告诉你她不是你想象中那么简单,一次两次三次十次!但你听了吗?你愿意站住脚步认认真真听我说过一句话吗?你没有,你关心的只有你心头的白月光是不是受了委屈,我会不会疯得跑到美国去伤害她,她又会不会因为你跟我结婚的事情而讨厌你……我是不是为了你好,我说的话是不是真的,你全都不曾在意。”

    这段对话是孙笑早就预谋好的,然而临到了爆发的关头,居然不需要任何措辞,她只是开了个头,委屈和愤懑就汹涌而出,像是有人在心底反复地揣摩练习怒吼抱怨过,才会这样一气呵成。

    孙笑前半段还带着表演的成分,后段只剩叹息和疲倦。她看着似乎愣住了的陆渊,抬手扶了下自己的额头,“算了吧,陆渊,我不知道你现在还想在我身上找到什么,但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以前给过你的东西,我全部都已经砸碎了。”

    陆渊下意识地伸出手去,在碰触到孙笑之前意识到自己的行为,迅速地又收了回去,“……这就是你态度转变这么大的原因?”

    “不,我对你态度转变,只是因为我终于死心了。”孙笑轻声说,“我在医院里拿了病危通知书,昏迷不醒,你却一次也没来看过我,足以说明你是真的一丁点也没有在关心我的生死。”

    “那是因为——”

    “你忙?”孙笑冷笑了一声,十足嘲讽,“陆渊,如果我还是以前的卢静,能被你这样平和礼貌地对待一小时,就可以幸福地一个月不需要从你身上寻找任何安全感。但这样轻贱的愿望也无法从你手中达成,我觉得实在太累了,既然你有喜欢的人,那请你好好跟她在一起。真爱总是能跨越一切过去和障碍的,不是吗?”

    陆渊深吸了口气,紧紧盯住孙笑的表情变化,“你真的希望我和葛红袖结婚?”

    “唐先生有他那边获取信息的渠道,这……恐怕有点困难。”助理从后视镜里瞄了一眼老板的神情,一个激灵补充道,“但是我会尽量的!”

    陆渊懒得再理他——反正助理不好用就再换一个,多大点事。

    助理擦了把冷汗,暗怪自己多嘴——知道得太多真是太难做人了,他才不知道老板对着唐先生出尔反尔,也根本不知道葛红袖老早就把老板当备胎,更不可能知道接下来可能要有一场大戏可以看……

    毕竟人家只是个月薪不到五万的小助理嘛:p

    葛红袖很快就下楼了,她在大厅驻足了一秒钟就看到了陆渊的座驾,轻轻撩了一下头发,风情万种地走了过来。

    小助理看着后视镜只觉得这女人美则美矣,但要想当脚踏八条船的红颜祸水,智商上还是差了那么点——都不知道这人什么毛病,陆老板长得好看又多金,虽然脾气臭屁了点,性格自大了点,说话又难听了点,但至少他在发钱这一点上还是很大方的!非放着这样的钻石王老五不要,去各种劈腿,这究竟走的是什么套路?

    心里虽然吐槽万千,但小助理动作还是很快地下车给葛红袖开了车门,脸上的神经一秒全部坏死,“葛小姐,请上车。”

    葛红袖一个眼神也没给小助理,微微一弯腰进了后座,朝陆渊笑了笑,往他身边靠了下,“你生气了?”

    “生什么气?”陆渊看也没看葛红袖,就任她柔软的胸部贴着自己的手臂,无动于衷。

    “你就是在生气。”葛红袖撒娇道,“我刚才一时失言,不是那个意思,我知道你对我的心意,这不是最近几天压力太大了,所以才……你会原谅我的,对不对?这样吧,一会儿到了那家餐厅,我来买单,当作赔礼道歉,好不好?”

    副驾驶座上的小助理:哇,用老板的钱请老板吃饭,真不要脸。

    陆渊眼皮子也没掀一下,“有我在场,不会让你没面子。”

    小助理:是呢,差点就把她□□都冻结的事情败露出来了。

    葛红袖笑了笑,显然以为陆渊这是退步的意思,高兴地把头靠到了陆渊肩膀上,“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谢谢你。”

    陆渊不再作声,但显然也不打算就之前的事情再追究下去了。没看到预想中的翻牌,坐在前排的司机和助理同时都感觉到老板的头上似乎散发出了隐隐约约的绿色光芒……

    不管他们俩怎么想,陆渊还是如约带着葛红袖进了这家看起来就贵死人的餐厅,进了私密性极强的包间。

    葛红袖显然是这里的常客,很快就点完了餐,然后才体贴地问陆渊,“你想来点什么?”

    陆渊看了一眼腕上的手表,漫不经心地说道,“老样子。”

    服务生认得陆渊的面孔,轻声应下之后离开了包间,替他们带上了门。

    葛红袖注意到陆渊低头的动作,发现了他衬衫袖口上的蓝色闪光,赞叹,“这对袖扣是什么时候买的?配在你身上特别有气质。”

    陆渊的动作顿了顿,“嗯,别人送的。”

    葛红袖没有发现他的异样,而是接着说道,“我上个月在美国的时候去了一场展览,那里就有一款类似的项链,颜色和你的这对袖扣特别配,可惜当时钱不够,没有买下来。”她说完,十分惋惜地叹了一口气,“要是买了就好了,和你戴在一起就是情侣款。”

    陆渊有点想笑,葛红袖这样话里藏话的套路他见过很多次了,但以前他宠着她,乐意替她花钱,可现在不一样了。他想问葛红袖也是这样问别的男人讨要礼物的吗?人人都吃这套?

    见到陆渊没有接话,葛红袖本来条件反射地就要再推一把,好在她机智地回忆起了现在自己才是弱势的那个人,立刻掐住了话头,微笑着转了转眼睛,“你还带着文件?不交给助理吗?”

    “一会儿要用的。”陆渊轻描淡写。

    葛红袖并没有理解话中深意,她只是松了口气,又开始尽量挑一些轻松的话题讲给陆渊听,但越说越觉得今晚的陆渊异常冷淡,就算偶尔勾着嘴角回她一个笑,眼神也始终显得冷冷淡淡的。

    但这可是陆渊,喜欢了她七年,又在她身上心甘情愿花了那么多钱的陆渊啊!陆渊怎么可能对她横眉冷眼呢?葛红袖下意识地这么告诉自己,无视了暴风雨来临的这一点点预兆。

    餐厅的食物和服务都非常不错,葛红袖确实非常喜爱这里,这顿饭又被她认为是陆渊抽空陪她、向她妥协的标志,因此一直到用完餐之后,心情都十分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