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第 68 章

作品:《撩完就跑后男主黑化了[快穿]

    看到重复内容的小天使要等待一段时间才能看哦, 不然多买几章吧~

    陆渊认识她这么长时间, 还是第一次被这样当面冷落, 一时间五味陈杂, 连他自己也摸不清到底是什么心情, 只顺着直觉选择了把情绪发泄在孙笑身上, “你是第一天知道葛红袖的事情?从你决定和我结婚的那天起,你就应该接受这个事实了!”

    “说得也是,所以我这不是幡然醒悟了吗?”孙笑不气不恼,偏头看了眼自己的律师, “我知道在你身上寻找感情归宿是个愚蠢的想法, 我们现在只谈钱,不谈感情,越早结束, 你也能越早恢复单身的身份, 我们皆大欢喜。”

    陆渊被孙笑甩了一脸明枪暗箭, 怒火更盛, “你怎么不早这么干脆签下离婚协议书?拖了这么久都是耍着我好玩?”

    “怎么会。”孙笑有些讶异,黑白分明的眼睛清澈又明亮,晃得陆渊更加烦躁起来,“我只是意识到不该继续做徒劳的努力, 让三个人都不开心, 这不应该也是你想见到的局面?”

    孙笑明明一字一句都说的应该是陆渊的心思, 可她一幅完全处身事外的模样却又让陆渊觉得自己被愚弄了。

    难道她以前放下自尊地求他留下, 都是在演戏?从头开始, 她从来就没有喜欢过他?

    “你想要钱?”陆渊冷笑起来,“没那么容易。”他解开西装的扣子,坐到了孙笑对面,眼神从唐柯脸上一扫而过,定格在孙笑的脸上,“我没想到,你居然能把真面目藏这么久,是我看走眼了。”

    孙笑勾了勾嘴角,心道卢静还真没骗你,也舍不得骗你但谁让如今在这个壳子里的是无心无情的孙笑呢。

    倒是唐柯听不下去了,“阿渊,不要把错都怪到她身上,结婚是你同意的,离婚也是你提出来的。”

    “你认识她才多久?就已经叫得这么亲密了?”陆渊轻哼了一声,逼视浑身上下毫无破绽的孙笑,“我倒不知道你这么有魅力。”

    “是啊,你讨厌的东西,不代表大家都讨厌,很意外吗?”孙笑挑了一下眉毛,似笑非笑地又刺了陆渊一下,“至于钱的问题,咱们还是别忘了,我的身价并不比你低到哪里去。我今天坐在这里,不是因为我缺那点钱,而是因为我不喜欢本该属于我的财产被花在了别的地方——想必给葛红袖花的几百几千万对于你来说应该不算什么,如今早就腰缠万贯的陆大总裁何必跟我斤斤计较?”

    葛红袖的名字终于还是被提及了。其实卢静从来不曾在陆渊面前吐出过这三个字,她不愿意知道得更详细,即使每每和陆渊吵架时也只用“那个女人”来代替,就像是一头埋在沙子里的鸵鸟,自欺欺人,充耳不闻。

    陆渊放在桌上的拳头紧了紧,他探究地看着孙笑的面孔,毫不费力地说出更伤人的字句,“别装了,卢静,如果你觉得摆出一副故作大方的样子就能够让我对你回心转意的话,我建议你还是早点死心,我对你——”

    “你对我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你的真爱是葛红袖,这点我已经知道得很清楚了。”孙笑打断了他的话,偏头示意了一下律师,“我的律师同样也很清楚。”

    陆渊的瞳仁微微一缩,正要开口再说什么,唐柯又抢了白。

    这位陆渊认识二十来年的发小紧紧皱着眉,以绝对回护的姿态说道,“你既然不喜欢她,当初为什么要同意结婚?”

    “不是你求着我的吗?”对于这个问题,陆渊微微扬起下巴,居高临下地问孙笑,“是你来求我,说你愿意付出一切来帮我度过难关,唯一的要求就是联姻,哪怕婚姻只是个空壳也无所谓。这些是不是你的原话?”

    “但我们可从来没讨论过离婚之后的财产分配问题。”孙笑一哂,“我不懂你在纠结什么,你难道不想立刻跟我撇清关系,然后去找葛红袖重修旧好?她在你心中那么美好,受了那么多委屈,你何必在我这里磨磨蹭蹭的?”

    “那你呢?”陆渊睨了一眼唐柯,强忍怒火,“然后你就可以和下一个追求者在一起了?”

    “我以后会过什么日子,跟你有什么关系?”孙笑诧异,“我以后应该不会和你再有什么见面的机会了吧?”

    一个越是在乎你的人,越是突然地表现出对你不屑一顾,这种转变就越是让人感觉难以放下,陆渊此刻就陷入了这样的怪圈之中。他无法过多地思考自己为什么不能接受前妻和另一个男人在一起,或者说他下意识地不想深究,而是直觉地脱口而出,“你以为你能得逞?我不会这么痛快地让你离婚!”

    这句话一出口,孙笑的表情变得愈加难以捉摸起来,而一旁的律师则是一脸茫然:这案子没搞错吧?明明是男方急着离婚,怎么事到如今他变成不情愿的那个了?

    比起孙笑请的律师,还有受到了更大震撼的人在。

    两分钟前,葛红袖刚刚抵达咖啡厅,在店门口遇见了陆渊聘请的离婚律师,因为这位律师早就见过葛红袖的照片,主动和她打了招呼,两人一同跨入店内之后不过短短两句话的时间,就正好听见了陆渊的那句话。

    葛红袖的脸上顿时一白,用力地咬了下嘴唇,快步走到陆渊面前,“陆渊,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陆渊的话一出口,本来心里也是咯噔一下,有个念头快速地一闪而过,但在他有机会将其捕捉之前,葛红袖吸引了他全部的注意力,“红袖?”

    “什么叫你不会这么痛快地离婚?”葛红袖咄咄逼人地追问,“难道你对我说你从来没喜欢过她、从来没碰过她,全部都是骗我的吗?你是不是还对她有藕断丝连的感情?”

    见到心心念念这么多年的女孩儿红了眼眶,陆渊有些慌了手脚,不假思索地否认,“不,和她结婚是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

    助理擦了把冷汗,暗怪自己多嘴——知道得太多真是太难做人了,他才不知道老板对着唐先生出尔反尔,也根本不知道葛红袖老早就把老板当备胎,更不可能知道接下来可能要有一场大戏可以看……

    毕竟人家只是个月薪不到五万的小助理嘛:p

    葛红袖很快就下楼了,她在大厅驻足了一秒钟就看到了陆渊的座驾,轻轻撩了一下头发,风情万种地走了过来。

    小助理看着后视镜只觉得这女人美则美矣,但要想当脚踏八条船的红颜祸水,智商上还是差了那么点——都不知道这人什么毛病,陆老板长得好看又多金,虽然脾气臭屁了点,性格自大了点,说话又难听了点,但至少他在发钱这一点上还是很大方的!非放着这样的钻石王老五不要,去各种劈腿,这究竟走的是什么套路?

    心里虽然吐槽万千,但小助理动作还是很快地下车给葛红袖开了车门,脸上的神经一秒全部坏死,“葛小姐,请上车。”

    葛红袖一个眼神也没给小助理,微微一弯腰进了后座,朝陆渊笑了笑,往他身边靠了下,“你生气了?”

    “生什么气?”陆渊看也没看葛红袖,就任她柔软的胸部贴着自己的手臂,无动于衷。

    “你就是在生气。”葛红袖撒娇道,“我刚才一时失言,不是那个意思,我知道你对我的心意,这不是最近几天压力太大了,所以才……你会原谅我的,对不对?这样吧,一会儿到了那家餐厅,我来买单,当作赔礼道歉,好不好?”

    副驾驶座上的小助理:哇,用老板的钱请老板吃饭,真不要脸。

    陆渊眼皮子也没掀一下,“有我在场,不会让你没面子。”

    小助理:是呢,差点就把她□□都冻结的事情败露出来了。

    葛红袖笑了笑,显然以为陆渊这是退步的意思,高兴地把头靠到了陆渊肩膀上,“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谢谢你。”

    陆渊不再作声,但显然也不打算就之前的事情再追究下去了。没看到预想中的翻牌,坐在前排的司机和助理同时都感觉到老板的头上似乎散发出了隐隐约约的绿色光芒……

    不管他们俩怎么想,陆渊还是如约带着葛红袖进了这家看起来就贵死人的餐厅,进了私密性极强的包间。

    葛红袖显然是这里的常客,很快就点完了餐,然后才体贴地问陆渊,“你想来点什么?”

    陆渊看了一眼腕上的手表,漫不经心地说道,“老样子。”

    服务生认得陆渊的面孔,轻声应下之后离开了包间,替他们带上了门。

    葛红袖注意到陆渊低头的动作,发现了他衬衫袖口上的蓝色闪光,赞叹,“这对袖扣是什么时候买的?配在你身上特别有气质。”

    陆渊的动作顿了顿,“嗯,别人送的。”

    葛红袖没有发现他的异样,而是接着说道,“我上个月在美国的时候去了一场展览,那里就有一款类似的项链,颜色和你的这对袖扣特别配,可惜当时钱不够,没有买下来。”她说完,十分惋惜地叹了一口气,“要是买了就好了,和你戴在一起就是情侣款。”

    陆渊有点想笑,葛红袖这样话里藏话的套路他见过很多次了,但以前他宠着她,乐意替她花钱,可现在不一样了。他想问葛红袖也是这样问别的男人讨要礼物的吗?人人都吃这套?

    见到陆渊没有接话,葛红袖本来条件反射地就要再推一把,好在她机智地回忆起了现在自己才是弱势的那个人,立刻掐住了话头,微笑着转了转眼睛,“你还带着文件?不交给助理吗?”

    “一会儿要用的。”陆渊轻描淡写。

    葛红袖并没有理解话中深意,她只是松了口气,又开始尽量挑一些轻松的话题讲给陆渊听,但越说越觉得今晚的陆渊异常冷淡,就算偶尔勾着嘴角回她一个笑,眼神也始终显得冷冷淡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