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第 70 章

作品:《撩完就跑后男主黑化了[快穿]

    看到重复内容的小天使要等待一段时间才能看哦, 不然多买几章吧~  “不,这应该是我的台词, 你要知道, 虽然整个社会普遍都觉得男人可以偶尔玩玩婚外情没关系,但我卢家可不是随随便便的小角色,把我惹生气了, 这栋离婚官司就会闹大, 那时候会受到伤害的可不会是我这个受害者。”孙笑气定神闲地给这位霸道总裁讲道理, “现在我愿意和和气气地找律师跟你谈离婚的条件, 你就应该高高兴兴地接着我的要求,而不是还想着能用以前一样的态度居高临下地对待我。”

    “居高临下?”陆渊眯起了眼睛,“想和我吵架是吗?想换这种方式来吸引我的注意力?”

    “我纠正你两点, 首先, 我对和你吵架没有任何兴趣, 你不值得我去坏了一天的好心情;其次, 陆渊,请你记住,我已经对你没有感情了, 这也正如你一直以来所期望的那样,我不会再缠着你, 你也不会再得到我的消息, 就像两个从来没认识过的陌生人那样, ok?”

    孙笑的语气依然温柔轻快, 内容却让陆渊气不打一处来。

    “你别以为玩这样的花招就能让我改变想法——”

    “你不会是临到了这个时候才发现离不开我吧?”孙笑冷不丁地打断了陆渊的话, 声音里带着恰到好处的惊讶,“陆大总裁,你有你的白月光,我对你来说恐怕连根回头草都算不上,你可别告诉我,在我签了离婚协议书之后你才发现其实你喜欢的是我而不是葛红袖?”

    陆渊顿时冷下了脸,“你想得美,你跟她根本没得比。”

    “这不就结了,”孙笑不恼反笑,“所以说,陆大总裁,为了你的红颜知己,破财消灾吧,我只想要回本该属于我的东西而已。”

    在陆渊分析明白应该如何应对仿佛变了一个人的前妻之前,孙笑就果断地挂了电话。

    孙笑可没有理会第一次被她挂断电话的陆渊现在是如何暴跳如雷,她笑眯眯地用两个手指捏着手机晃了晃,心想:上钩得还挺快……是葛红袖因为没有安全感所以胡闹任性过度了?还是原身给陆渊留下的好感度比她想象中要高呢?

    孙笑没有再次将陆渊的号码拉黑,事实上她也没打算这么做,不然在接到唐柯的电话之后选择不主动联系陆渊就行了。

    总不能让陆渊真的没有一条能够迅速联系到她的方法吧?

    ——

    之后的两天时间都是双方律师在唇枪舌战你死我活,直到卢珏终于将好消息带给了孙笑为止。

    葛红袖所在的大学已经公开宣布将葛红袖开除,原因是出勤率和绩点没有达到要求,并且作风不正。就在这条消息被大学官网放出不久,一条匿名的投稿吐槽就在网上流传了开来。投稿人用隐晦的方式叙述了自己所在学校有个被有钱人包养的伪白富美,当小三好多年的消息被人举报给了学校,因为平时也不好好上课交作业,终于被学校开除的事情。

    因为给出信息实在太多,窗户纸很快被捅破,评论中有人爆出了学校以及葛红袖的照片人名所在地等信息,掀起了一波热潮。这不过是短短一天之内发生的事情,虽然其中少不了卢珏的推波助澜,但看热闹的围观群众也还是做出了不小的贡献。

    葛红袖一直留在国内无法离境,忙着购物和黏着陆渊询问离婚进展的她没有关注网上的内容,直到事情发酵的第二天出门在路上被人认出来,才知道一切都被人捅出去了。

    一开始葛红袖还以为盯着她看的人都是被她的样貌身材吸引,还十分自得——她全身上下穿的都是新置办的一身行头,都是陆渊这几天买给她赔礼道歉的,价值不菲。结果后来看她的人越来越多,甚至有人指指点点地拍照,葛红袖才开始觉得有些不对劲。在她抓起包包准备离开之前,有人试探性地在旁边叫了一声她的名字。

    葛红袖下意识地一回头,立刻坐实了身份,被一群热衷打小三的群众给围了个结结实实,最后好不容易脱身,在商场的卫生间里躲了许久,才等到陆渊亲自来接她离开。

    这一番闹剧下来,葛红袖受了不小的惊吓。她回到酒店之后死死地拉住陆渊不让他离开,觉得碰到的每一个人都在盯着自己看,检索了网上已经公开的信息之后,更加情绪陷入失控。

    “这肯定是卢静干的!”葛红袖狠狠地把桌上的东西朝着陆渊所在的方向一个一个砸过去,“她就是想让我身败名裂!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了,我以后还怎么见人?陆渊,你居然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发生,你怎么忍心我受到这样的伤害?你还敢说你爱我?全部都是假的,假的!!”

    陆渊皱着眉躲闪开葛红袖不太够准头的攻击,没有上前,“你冷静一下,只是有人匿名在网上公开了一些信息而已,没有人知道真假,等事情热度过去之后没有人会记得的。”

    “他们永远都会记得!”葛红袖崩溃地捂住脸,大喊,“我在所有人眼里都会是小三,我不管和不和你在一起,这个头衔我永远都摆脱不掉了!我绝对不会放过卢静那个女人,我要她也跟我一样身败名裂!不,我要她摔得比我更惨!我要她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我要……我要抢走她最想要的东西!”

    这段话磕磕巴巴地说下来,葛红袖慢慢捋清了思绪。

    对,不论她喜不喜欢陆渊,现在的她已经走投无路了。她只能选择紧紧地抓住陆渊,得到他的全部爱情,然后再将罪魁祸首的卢静死死踩在脚下永远不能翻身。

    原身的卢静或者还真有可能发生这种情况,但对孙笑来说?不存在的。

    她不仅在过去的一个月中安安心心地给自己度了个假,还在社交软件中埋了大量伏笔准备给未来的陆渊一记深水鱼雷。

    最重要的是,她在巴黎纯属意外地碰见了一个陆渊的熟人——唐柯。

    唐柯是陆渊的发小,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关系十分亲近,但就是这么巧,唐柯和卢静都不认识对方,而唐柯又这么一眼就喜欢上了孙笑,硬是跟着她回了国,要求在她的离婚案上出力。

    简直是打瞌睡就来枕头,有了唐柯这个神助攻,孙笑想要攻略陆渊简直比翻个手掌还容易。

    “……才多少时间,离婚程序都没走完,他已经带着小狐狸精出现在所有人面前,把我们卢家当成什么了!”卢妈妈还在愤愤不平,“静静,你可绝对不能再对他心软了,知道吗?”

    孙笑咬着筷子点点头,心想但为了完成卢静的心愿,她最后还是会和陆渊在一起,那时候得把卢妈妈和卢珏都气个够呛吧?

    ——不过那就是以后的陆渊需要担心的事情了。渣人者,恒被渣之。孙笑穿越茫茫多的世界,整治过的渣男双手双脚一起都数不过来,还怕一个精神状况正常而且武力值也不高的陆渊?不存在的。

    因为有一个月没有和陆渊进行过联系,孙笑所能确定的是陆渊一定会感到相当的不习惯——毕竟一直缠在你身边的人突然消失了,原本好像对你死心塌地的妻子说离婚就离婚了,这对陆渊来说都是想破脑袋也想不清楚的事情,他本身就是个要强且自尊心非常高的人,不可能就此放下。

    可是要说第二天陆渊会不会出现在她面前,孙笑还真只有六成的把握。在知道葛红袖已经回国而且和陆渊见过面之后,这个可能性降到了四成。

    在巴黎度假的时候,孙笑已经见过了葛红袖的照片,甚至私家侦探还替她弄来了许多葛红袖平常生活中的照片,倒是让孙笑找到了不少有趣的小秘密。这个女人很显然对陆渊并没有感情,她甚至瞒着陆渊交过几个男朋友,隐瞒手段做得并不高明,但陆渊主观地信任她,倒还真的没有发现。

    如果陆渊发觉了这些事实,他会怎样对待葛红袖?孙笑抿着嘴笑了起来,把床头灯一关,安心地睡了过去。

    ——

    即将踏入孙笑精心编制的陷阱之中的陆渊对未来一无所知,他检查了一下时间,正要准备出门去会面地点的时候,被葛红袖的一个电话绊住了脚步。

    自从上次见面之后,葛红袖就不再故作冷淡地称呼陆渊“陆总”了,她直白地问道,“我听律师说,你今天要和卢小姐见面?”

    “对,”陆渊应了一声,对着更衣镜又打量了自己一眼,鬼使神差地从抽屉里翻出了一对蓝色的袖扣,然后才后知后觉地对着话筒补充,“今天就是去和她谈财产的,别担心,进展够快的话,你下周就可以回美国。”

    “我和你一起去。”葛红袖不由分说地提出要求,“我想和她当面谈。”

    听到这里,陆渊换袖扣的动作顿了顿,心底突然涌上一股怪异的反感来,就好像他打从心眼里不愿意葛红袖和卢静见面似的。他斟酌了一下,没说重话,而是安抚道,“这些交给律师就行了,我不会让你受一点委屈的。”

    “不,”葛红袖的态度异常坚决,“我不会多说什么,至少我想坐在旁边听一听,只有这样我才能放下心来。”

    陆渊沉默了一会儿。

    葛红袖也跟着安静了几秒钟,又像是要给自己加重砝码似的添了一句,“陆渊,我很害怕,这一切都不像是真的,我需要亲眼见到你和她坐在一起讨论怎么离婚、怎么分割财产、怎么一刀两断,不然我总觉得一切都像是在做梦……”

    陆渊换好了第二颗袖扣,听着葛红袖示弱的声音,心头不由得一软,松口把见面地址报给了她,“别怕,这一切都是真的,该谈的事情都已经谈得差不多,不久之后我就跟她一点关系也没有了。”

    陆大总裁不知道他给自己立了个巨大的fg,在挂断电话之后又对着镜子确认了一眼自己的模样,才出门赴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