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第 72 章

作品:《撩完就跑后男主黑化了[快穿]

    看到重复内容的小天使要等待一段时间才能看哦, 不然多买几章吧~  “我不能知道?”陆渊抬眼看了看她, 脸上喜怒不辨。

    “他只是、只是我在大学里的普通学长,在学业上帮过我很多忙!”葛红袖飞快地转动着大脑为自己寻找着开脱的理由, 但临到了这时候, 她的思维仿佛生锈了——说到底, 她只是个没有任何社会经验的小姑娘,而坐在她对面的陆渊可是见惯大风大雨了。

    “学业上?”陆渊挑了一下眉毛,指着文件其中一行字,“他和你不是一个专业, 而且他的gpa比你高不到哪里去。”

    葛红袖急得脑袋一片空白, 下意识地反问, “难道我不能有朋友吗?”这句话一出口, 她顿时感觉到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 滔滔不绝地往下说,“你知道我在国外的时候一个人有多孤单多寂寞多需要陪伴吗?管煜是我的好朋友, 我很多烦恼都会告诉他, 让他替我出主意,这样不行?还是说, 你连我的普通社交生活都要管?”

    葛红袖还是太年轻,只想着把暧昧对象定位到“朋友”上面,却不知道陆渊这样的人,手里没有百分之一百的把握是不会选择翻牌的。

    陆渊不咸不淡地嗯了一声, 又问道, “是偶尔一起出去旅游还住同一间宾馆的好朋友?”

    “……!!”

    葛红袖失态地站了起来, 椅子被她的膝弯顶得往后划出几十公分远,“你、你诬蔑我!”

    “当然了,最后是他付的钱,我看看……”陆渊没有把葛红袖的故作镇定放在眼中,他慢条斯理又危险十足地把注意力全数集中在面前的资料上,“光是客房服务就叫了七次,最后离店的时候,酒店还额外向他收取了润滑液、情趣用品、和一盒避孕套的消费。这三天,你们应该过得不错?”

    陆渊的话里没有一丝怒意,他把这件事情抽丝剥茧放到葛红袖面前时甚至带着一种看戏般的调侃,这反而让葛红袖更加恐慌——陆渊不应该更生气吗?他不应该对着她怒吼,质问她为什么要辜负他的感情和金钱才对,不是吗?

    “说点什么啊。”陆渊又一次将目光投向了惊慌失措梨花带雨的葛红袖,“我打印了十页,才刚刚给你说了两页的内容呢。”

    “谁把这些事情告诉你的?”葛红袖咬着牙试图理清自己的思绪,直到一张面孔闪现在她的脑海,“是不是卢静?她想要挑拨我和你之间的关系对不对?我就知道她还不死心,她从头到尾都没有打算过要真正跟你离婚!”

    陆渊没说是,也没说不是,他就那么好整以暇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看葛红袖双手撑着桌面,美艳的五官微微扭曲起来。

    他这样态度在葛红袖看来完全就是默认的意思,她口不择言地骂道,“你呢,陆渊?你是不是也变心了,觉得和卢静在一起也不错,再也不要我了?你忘记卢静以前是怎么说你的吗?她叫你小白脸,在她的心目中你根本不是陆渊陆大总裁,而只是一个需要抱着他们卢家大腿才能东山再起的无能男人而已!”

    陆渊的表情终于微微松动。他往前靠了两分,低声道,“我是喜欢你,葛红袖,但你也不要在我面前太放肆了。”

    “我放肆?你看看你做了什么?你拿着这些已经过去的事情,到我面前来质问我!”葛红袖挥舞着纤细的手臂,显得怒不可遏,好像她才是这里的受害者似的,“我是做过错事,那又怎么样,你难道不是也和别的女人结婚了吗?你有资格来问我为什么和别的男人交往?凭什么你可以做的事情我就不能做?”

    陆渊耐心地听完这段,才把资料往葛红袖面前一甩。文件夹滑到葛红袖面前时,里面的几张照片已经甩了出来,葛红袖只看了一眼,就心惊肉跳起来:光是她看到的两张照片,上面就已经是她和另外两个不同男人的亲密合照了。

    陆渊到底知道了多少?如果他全部都知道了,为什么又要和颜悦色地带她到这家餐厅来吃饭,然后才选择摊牌?这是不是代表……她在他心目中还是有地位的?

    对,陆渊从来都是最喜欢她的人,和那些在外面暧昧的男人不一样,陆渊一直是希望娶她进门的。

    葛红袖反复给自己做了几次心理建设,才把被恐慌霸占的理智往回扳了一点。她咽了口口水,看着桌子对面俊美的男人,本来想走到他身边去,却有些心生胆怯,最后选择了隔着桌子和他对话,“陆渊,别这样,我只是想报复你……你瞒着我和别人结婚,我虽然嘴上不说,但一直很生气,总想着要做点什么事情让你体会一下我的感受。我是一时头脑发热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可是在知道你提出了离婚之后,我这不是立刻就赶了回来吗?只要你娶我,以后我就完完整整都是属于你的,绝对不会再和任何人发生不应该发生的事情,我保证!”

    陆渊的手指在桌上扣了两下,最后他答非所问地说道,“我从来没有碰过卢静。”

    葛红袖脸色一白,还没想到下一句台词,陆渊就站起身往门口走去。

    “陆渊!”她不可思议地大喊,“你要抛下我?”

    “我想……是时候给你个教训了。”陆渊驻足回头,像是刚刚想起来似的补充道,“晚餐记在我的名下,但酒店我不会再替你续费,你自己打车回去吧。”

    陆渊说完,真的头也不回地推门离开,一丝留恋也没有给葛红袖。

    葛红袖茫然地支撑住自己摇摇欲坠的身体,最后跌坐到椅子里,思绪空白了好一会儿,什么也无法思考。

    她在这个人生最要紧的关头,失去了最好用的靠山?她明明都计划好了,要利用在国内这段时间解决卢静,再让陆渊向自己求婚,一切的设想都这么完美,怎么一个晚上的时间,就连陆渊都变了?

    “卢静……”

    对,是卢静逼她回国,是卢静把她的事情放到网上,也是卢静把一切捅给陆渊知道,这全部都是那个女人的错!

    葛红袖眼眶一红,双手用力地抓住太阳帽,说话也带起了鼻音,“卢小姐,我知道你一定很讨厌我,但你和陆渊之间没有感情,在一起是不会幸福的,他选择和你离婚是做出了正确的决定。可你不能仅仅因为对我的反感,就私自捏造我的信息,还交给陆渊让他误会我。”

    “嗯……”孙笑停下了动作,表情十分微妙,“他都误会你些什么了?”

    “你编造的丑闻,难道你不知道吗?”葛红袖反问。

    “我不知道。”孙笑无赖地一耸肩,“你要是真这么在意,打个电话问问陆渊到底他是从谁手里拿到的资料吧,反正我是没和他接触过。”

    葛红袖咬了咬牙根,她这一天给陆渊打了好几个电话,要么是没人接,要么就是助理代接,根本联系不上陆渊本人,让她不得不重新思考了一遍这件事的严重性。

    “哦对,”孙笑看着她的表情像是明悟了什么,“瞧我这记性,陆渊在你和闹脾气肯定不会接电话的,你随便找个人帮你吧,这里大家都有他的电话,谁都能拨通的。”

    “卢小姐,我来找你不是为了这件事情!”葛红袖隐隐感觉到话题被孙笑带走了,挣扎了一把主动权。

    孙笑充耳不闻,随手点了一开始吹口哨的男人,“许三,看到美女眼睛都直了吧?英雄救美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孙笑的话音一落,大家都开始鼓掌加吹口哨,撺掇叫许三的男人给陆渊打电话。

    许三坐没坐相地斜在椅子上,掀起眼皮看了看有些不知所措的葛红袖,嗤了一声,“可以啊,但是美女,如果我帮了你这个忙,你要怎么回报我?以身相许?”

    葛红袖看了看许三,义正言辞地拒绝他,“我说过了,我心里是有人的。”

    “噗哈——”有人没憋住,漏出一记喷笑声。

    这简直就像是个信号,画室里坐着的五六个人都纷纷跟着边拍大腿边笑得前仰后合,一个个都像是吸了笑气似的,尤其是许三,他都快从椅子里滚下来了。

    葛红袖被这一群不按套路出牌的富二代惊呆了,她甚至考虑这是不是精神病院,她又需不需要现在就退出去。

    只有孙笑没跟着他们一起狂笑,她无奈地捏着画笔看着这群人,“很好玩吗?”

    坐在孙笑旁边的女孩子整个歪倒在孙笑身上,狂笑不止,断断续续地说道,“好玩啊!你看这个女人……噗——她居然真的以为我们不认识她!还觉得能骗我们相信她和陆渊是真爱?哈哈哈哈哈哈哈救命这是今年我碰到最好笑的事情!”

    离葛红袖最近的男孩子擦了擦笑出的眼泪,捂着肚子问她,“美女,我们圈子里的消息传得多快,有多灵通,你心里一点b数都没有吗?别说今天了,你还没回国的时候,我们都听过你的名字,这段日子你和陆渊之间的破事儿都快磨得我们耳朵起茧了,你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