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第 74 章

作品:《撩完就跑后男主黑化了[快穿]

    看到重复内容的小天使要等待一段时间才能看哦, 不然多买几章吧~  陆渊唯一知道的一件事情就是,卢静喜欢他,而且是死心塌地的那种。

    可这样死心塌地爱着他的卢静怎么突然就毫不留情地转身离开了呢?

    陆渊有些想不通。胸口像是被什么重物牢牢地压着,让他又难受, 又喘不过气来,可他不知道那代表着什么。

    “陆总。”葛红袖推门走进来,连门也没有敲, 就像是进自己房间似的随意,“我有些话想和你说。”

    陆渊抬眼看向心爱的女人, 嘴角不自觉地挂起了笑意来,“回来了?坐吧,想说什么?”

    ——对,这才是他爱的女人, 也是他无论付出什么代价都要和卢静离婚的原因。不管是出于什么理由,卢静爽快地同意离婚了, 这是好事, 他很快就可以恢复单身的身份去继续追求红袖了。早些年他和卢静结婚的时候伤了红袖的心,这次一定要弥补回来。

    葛红袖和卢静是不同的。卢静的外表文气又柔弱, 而被她私底下称作是“白月光”的葛红袖其实更像是红玫瑰, 跟她的名字一样, 烈焰红唇,披肩长发, 身材高挑, 脸只有巴掌大小, 是天生的美人胚子。只看她的做派气场和身上的衣饰手包,谁也看不出她是贫苦出身。

    相比于陆渊的热情态度,葛红袖就显得冷淡许多,像是刻意要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感似的,坐下之后,矜持地点了一下头,“陆总,我在美国的时候,收到了律师函,是你前妻的律师寄给我的,要求我提供大学里的详细缴费单。就连领事馆也通知我,如果不把这件事情处理好,会将我遣送回国,这是怎么回事?”

    第一次听闻这件事情的陆渊有些恼怒,“她竟然把主意打到你身上去了?你放心,有我在,她动不了你。”

    “这件事情对我造成的影响不太好,”葛红袖看了眼陆渊皱起的眉毛,眼神带着满意,“我不想让学校里的教授和同学对我产生误会,所以回来是希望能和你的前妻见上一面,澄清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毕竟这是你们两人之间的事情,我不想掺和进去。”

    “……不用。”陆渊下意识地回绝了葛红袖的请求,看到葛红袖惊讶的眼神时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又补充道,“她现在情绪不稳定,把一切都错怪到了你的身上,你要是和她见面,我怕她会伤到你。”

    葛红袖点了一下头,“原来是这样。如果她不满意的话,我会把这些年陆总替我交的学费和生活费一一偿还的,请陆总替我转告。”

    陆渊的脸色立刻变得不好看了,“你根本不用在意什么律师函,我给你的钱,她一个硬币也动不了。”

    葛红袖微微垂下眼睫,嘴角勾起了一个隐秘的笑容。

    事实上,葛红袖确实是心安理得地花着陆渊的钱,大手大脚地过上了人人艳羡的白富美生活,而且根本没有什么多余的存款。反正她每次一缺钱,只要稍稍旁敲侧击地暗示一下陆渊——更多时候连暗示都不用——陆渊最迟第二天就会把钱转到她的账上,更不要提葛红袖手里还握着一张陆渊名下的信用卡副卡了。

    她根本就没想过要还给陆渊一分钱,也没有了解过陆渊给出这些钱是不是需要征得卢静的同意。

    在葛红袖的潜意识中,就算天塌下来陆渊也会顶着,哪怕卢静开着车来撞她,陆渊都会跑到她面前挡车。尽管表面上对陆渊一派冷淡,但葛红袖其实是很看重陆渊这张长期饭票的,凭着她的手段,硬生生就吊了陆渊这么多年看着他求而不得又深陷其中,这也是葛红袖最为自得的一件事。

    而让葛红袖最为不悦的一件事情,就必须是当年陆家的生意出了岔子,陆渊不得不和卢家联姻的那件事了。

    尽管葛红袖不喜欢陆渊,但在她心中,陆渊是她的所有物,绝不能被其他女人染指的——然而,陆渊居然瞒着她,偷偷地在国内举行了婚礼。

    事后葛红袖发了好大一通火,陆渊不得不借口出差跑到美国去哄了她好久,发誓赌咒自己对卢静绝对没有感情,也绝对不会碰卢静,葛红袖才勉强接受了他的说法,并且适当地给了陆渊一点甜头。

    葛红袖只让陆渊亲过几次脸颊,没有再进一步的接触,她很懂得欲擒故纵的技巧,一直牢牢地掌控着看似高高在上的陆大总裁。

    她原以为卢静那个懦弱娇气的女人永远不可能对自己造成任何威胁,直到这一次在美国的时候收到了领事馆的电话通知之后,才慌了手脚。

    尽管再怎么工于心计,她也不过是个二十刚出头的女大学生罢了,人生中的一切苦难都在童年时期,如今沉浸在金钱欲海里面,所有障碍都有陆渊一手排除,那些不堪回首的记忆仿佛像是上个世纪那么遥远。

    葛红袖所能倚仗的全部,也就是陆渊的感情、以及陆渊的金钱了。她立刻向学校请假,用陆渊的信用卡买了头等舱的机票飞回了国,没有事先通知陆渊,到了机场的时候才给他打了个电话。

    谁知道陆渊说自己没空,派了手下过去接她,葛红袖顿时就有些不高兴了,摆了一路的脸色给那位可怜的助理看,在见到陆渊的时候也表现得格外冷淡。这是一种试探,而葛红袖也从陆渊的反应中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

    ——陆渊还是对她死心塌地的,卢静根本不足为惧。

    葛红袖满意地想着,起身上前几步走到了陆渊的办公桌旁,轻声问他,“她这样不通情达理地和你闹翻,这几天你应该很累吧?”她说着,柔情蜜意地伸出两只手按上了陆渊的额头,用几乎等于零的力道给他按摩起来。

    陆渊立刻被她的这份心意所感动,忘记了刚才心中闪过的那么一丝对于卢静的怪异情愫,笑了笑,捉住了葛红袖的手,“我不累。等处理完这件事情,我就可以恢复单身了,我所希望的,只是你那个时候能够真正地原谅我。”

    “我见过她的照片,是个大美人,身材又好,”葛红袖没把手抽出来,她垂了垂眼,语气有些幽怨,“你……你真的没有碰过她?”

    孙笑一个月没回家,晚餐的饭桌上被卢妈妈和卢珏围着□□短炮地问候了好一阵子身体心理的双重健康,尤其是卢妈妈,她简直担心死了孙笑会对陆渊旧情难忘。

    原身的卢静或者还真有可能发生这种情况,但对孙笑来说?不存在的。

    她不仅在过去的一个月中安安心心地给自己度了个假,还在社交软件中埋了大量伏笔准备给未来的陆渊一记深水鱼雷。

    最重要的是,她在巴黎纯属意外地碰见了一个陆渊的熟人——唐柯。

    唐柯是陆渊的发小,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关系十分亲近,但就是这么巧,唐柯和卢静都不认识对方,而唐柯又这么一眼就喜欢上了孙笑,硬是跟着她回了国,要求在她的离婚案上出力。

    简直是打瞌睡就来枕头,有了唐柯这个神助攻,孙笑想要攻略陆渊简直比翻个手掌还容易。

    “……才多少时间,离婚程序都没走完,他已经带着小狐狸精出现在所有人面前,把我们卢家当成什么了!”卢妈妈还在愤愤不平,“静静,你可绝对不能再对他心软了,知道吗?”

    孙笑咬着筷子点点头,心想但为了完成卢静的心愿,她最后还是会和陆渊在一起,那时候得把卢妈妈和卢珏都气个够呛吧?

    ——不过那就是以后的陆渊需要担心的事情了。渣人者,恒被渣之。孙笑穿越茫茫多的世界,整治过的渣男双手双脚一起都数不过来,还怕一个精神状况正常而且武力值也不高的陆渊?不存在的。

    因为有一个月没有和陆渊进行过联系,孙笑所能确定的是陆渊一定会感到相当的不习惯——毕竟一直缠在你身边的人突然消失了,原本好像对你死心塌地的妻子说离婚就离婚了,这对陆渊来说都是想破脑袋也想不清楚的事情,他本身就是个要强且自尊心非常高的人,不可能就此放下。

    可是要说第二天陆渊会不会出现在她面前,孙笑还真只有六成的把握。在知道葛红袖已经回国而且和陆渊见过面之后,这个可能性降到了四成。

    在巴黎度假的时候,孙笑已经见过了葛红袖的照片,甚至私家侦探还替她弄来了许多葛红袖平常生活中的照片,倒是让孙笑找到了不少有趣的小秘密。这个女人很显然对陆渊并没有感情,她甚至瞒着陆渊交过几个男朋友,隐瞒手段做得并不高明,但陆渊主观地信任她,倒还真的没有发现。

    如果陆渊发觉了这些事实,他会怎样对待葛红袖?孙笑抿着嘴笑了起来,把床头灯一关,安心地睡了过去。

    ——

    即将踏入孙笑精心编制的陷阱之中的陆渊对未来一无所知,他检查了一下时间,正要准备出门去会面地点的时候,被葛红袖的一个电话绊住了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