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第 78 章

作品:《撩完就跑后男主黑化了[快穿]

    看到重复内容的小天使要等待一段时间才能看哦, 不然多买几章吧~

    孙笑从刚才开始就没说话,这会儿边挤颜料边忙里抽空地抬了下眼睛,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不管你觉得自己受到了什么伤害, 我觉得一,你罪有应得;二,你找错人了。”

    葛红袖眼眶一红, 双手用力地抓住太阳帽, 说话也带起了鼻音,“卢小姐, 我知道你一定很讨厌我,但你和陆渊之间没有感情,在一起是不会幸福的, 他选择和你离婚是做出了正确的决定。可你不能仅仅因为对我的反感,就私自捏造我的信息,还交给陆渊让他误会我。”

    “嗯……”孙笑停下了动作, 表情十分微妙, “他都误会你些什么了?”

    “你编造的丑闻, 难道你不知道吗?”葛红袖反问。

    “我不知道。”孙笑无赖地一耸肩, “你要是真这么在意, 打个电话问问陆渊到底他是从谁手里拿到的资料吧, 反正我是没和他接触过。”

    葛红袖咬了咬牙根,她这一天给陆渊打了好几个电话, 要么是没人接, 要么就是助理代接, 根本联系不上陆渊本人,让她不得不重新思考了一遍这件事的严重性。

    “哦对,”孙笑看着她的表情像是明悟了什么,“瞧我这记性,陆渊在你和闹脾气肯定不会接电话的,你随便找个人帮你吧,这里大家都有他的电话,谁都能拨通的。”

    “卢小姐,我来找你不是为了这件事情!”葛红袖隐隐感觉到话题被孙笑带走了,挣扎了一把主动权。

    孙笑充耳不闻,随手点了一开始吹口哨的男人,“许三,看到美女眼睛都直了吧?英雄救美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孙笑的话音一落,大家都开始鼓掌加吹口哨,撺掇叫许三的男人给陆渊打电话。

    许三坐没坐相地斜在椅子上,掀起眼皮看了看有些不知所措的葛红袖,嗤了一声,“可以啊,但是美女,如果我帮了你这个忙,你要怎么回报我?以身相许?”

    葛红袖看了看许三,义正言辞地拒绝他,“我说过了,我心里是有人的。”

    “噗哈——”有人没憋住,漏出一记喷笑声。

    这简直就像是个信号,画室里坐着的五六个人都纷纷跟着边拍大腿边笑得前仰后合,一个个都像是吸了笑气似的,尤其是许三,他都快从椅子里滚下来了。

    葛红袖被这一群不按套路出牌的富二代惊呆了,她甚至考虑这是不是精神病院,她又需不需要现在就退出去。

    只有孙笑没跟着他们一起狂笑,她无奈地捏着画笔看着这群人,“很好玩吗?”

    坐在孙笑旁边的女孩子整个歪倒在孙笑身上,狂笑不止,断断续续地说道,“好玩啊!你看这个女人……噗——她居然真的以为我们不认识她!还觉得能骗我们相信她和陆渊是真爱?哈哈哈哈哈哈哈救命这是今年我碰到最好笑的事情!”

    离葛红袖最近的男孩子擦了擦笑出的眼泪,捂着肚子问她,“美女,我们圈子里的消息传得多快,有多灵通,你心里一点b数都没有吗?别说今天了,你还没回国的时候,我们都听过你的名字,这段日子你和陆渊之间的破事儿都快磨得我们耳朵起茧了,你知道吗?”

    葛红袖的脸从半分钟钱就涨得通红,她终于意识到从她跨入这间房的那一刻起,这群不学无术的富二代就在戏弄她。他们仗着自己的家世,像是逗弄一只没有尊严的宠物那样地愚弄了她!

    在这群人之中,隐隐成为他们领导者的孙笑——她脸上那平淡的表情,更加刺痛了葛红袖的眼睛。

    “可笑吗?你们再怎么笑,最后和陆渊结婚的人都会是我,而不是这个已经被陆渊抛弃了的黄脸婆!”她不得不用自己最大的音量喊出这句话,才能盖过几乎掀翻屋顶的大笑声,“我再怎么不堪,我也凭着自己的努力得到了陆渊的爱,你们这些除了父母一无是处的人有什么资格取笑我?!”

    立刻有人开始一本正经地拆台。

    “静姐,别听她胡说八道,你皮肤一点都不黄,最近用的什么精华,推荐一下呗?”

    “我的天,牛津博士在读的我吓得瑟瑟发抖,根本不敢讲话。”

    “已经创业多年身家上亿的许三都要气哭了好吗?”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女人是不是疯了?说什么她喜欢陆渊,其实还不是看上了陆渊的钱?陆渊这眼光,啧啧啧……”

    葛红袖的愤怒在这些人嘻嘻哈哈的笑声中终于攀升到了顶点。她伸手抄过手边最近的一个洗笔筒,往前走了两步就抬起手腕往孙笑泼去。在她手腕使劲的那一刹那,她脑海中甚至已经浮现出了孙笑被泼了一身污水的狼狈样子。

    但现实总是骨感的。

    在葛红袖实现目标之前,有人从背后捏住了她的手臂,往后一拉一甩,葛红袖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扔了出去,重重地撞到了门上,脏水也反过来全数泼在了她自己身上。

    打湿的衣服贴在皮肤上,被空调一吹,葛红袖下意识地抱住发冷的身体,一声尖叫,“谁!”

    出现在葛红袖面前的,是她打从心底里最喜欢的那个人的脸。可那个人冷着脸对她说,“你该离开了。”

    “唐柯……”葛红袖下意识地叫出了他的名字,有些难以置信,“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唐柯没有再多看葛红袖一眼,快步走到孙笑身边确认了她安然无恙,才松了口气,“我接到了律师的电话,顺道过来看看。”

    “顺道?你当我们都不知道你家住在哪儿?”许三又吹了声口哨,“英雄救美,干得漂亮啊唐小柯!”

    从上一个攻略成功的世界中脱离出来,孙笑保持着精神体的方式在世界的夹缝中微微松了一口气。

    上个世界的攻略对象是个变态,她花了好大力气才能让那个道貌岸然又心理扭曲的男人爱上自己,之后从占有欲过剩的对方手中寻找契机脱离也是一件很伤脑筋的事情。

    也不知道那种性格的人为什么能成为一个世界的“主人公”,世界全靠这种变态支撑着的话,分分钟就完蛋了吧。

    但无论如何,从变态身上取得的力量证明他的的确确就是身为世界支柱的男主,这份力量让孙笑又变强了不少。

    究竟攻略过多少世界的男主这件事情,连孙笑自己也记不清了。她现今唯一记得的就只有最初的目的:变强,强到足够能挽回一切错误。为此即使变得冷血无情,她也在所不惜。

    孙笑的力量来源十分诡异,因此想要积攒变强也需要相当程度的努力,在穿越了无数个世界,戴着不同的面具攻略了无数个男主之后,她终于能感觉到复仇的时机开始向着自己一步步靠近,近得她能听到胜利的欢呼声。

    孙笑轻轻合上了眼睛,低声喃喃自语,“再等一等,我很快就回来救你们……”

    进行了短暂的休息之后,孙笑从黑暗中睁开了眼睛,毫不犹豫地投身进入了下一个攻略世界。

    意识投射完毕之后,孙笑察觉到自己躺在一个软绵绵的物体上——像是张床?

    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在旁边说话,孙笑权衡几秒钟之后就睁开了眼睛,刺入视线的先是明亮的阳光,她不自觉地眯了眯似乎很久没有见光的眼睛,受到刺激的泪腺立刻分泌出了泪水。

    “静静!”旁边有人带着哭腔喊道,“你总算醒了,妈妈可担心死了……”

    孙笑微微一怔,转眼往旁边看去,原本蓄了满眼眶的眼泪立刻夺眶而出,在她苍白的面孔上划出两道泪痕,看起来楚楚可怜。

    坐在床边气质雍容的妇人心疼地上前握住她的手,连声安慰,“乖孩子,别哭,只要你没事就好,其他什么事情妈妈都不会再逼你了啊,不痛了,不痛了……”

    原身的记忆涌入孙笑的脑海,那是二十来年的人生,对于穿越在不同世界之中的孙笑来说只是很短的一段时间,因此不过是几次眨眼的时间就整理完毕了。

    原身的名字叫卢静,是一名根正苗红的白富美,家中产业无数,长相娇美柔弱,几年前是青年才俊们纷纷追逐的结婚对象。卢静虽然外表文静,但是在感情的事情上意外地坚定,爱上了一个叫陆渊的男人,并且选择和他结婚了。

    和卢静不同,陆渊当时选择和卢静结婚绝不是出于爱情,而是因为他当时正在和陆家内部的人进行权力争斗,力有不逮的情况下寻找联姻对象,正好找到了足够强大的卢家,并且没怎么费力气就获得了卢静的爱情。即使卢家父母对野心勃勃的陆渊不怎么看得上眼,也没有拗过自家唯一的掌上明珠。

    结了婚之后,陆渊借助卢家的帮助,很快就夺得了陆家的绝大部分控制权,成为了新的家主。在稳定了自己的地位之后,他无情地回头向一直无怨无悔支持他的卢静提出了离婚,直到那时候卢静才知道,原来陆渊心中一直藏着一束白月光,对她则是一点感情也没有。

    早已深陷单恋之中的卢静怎么可能同意离婚,她反抗、她吵闹、她乞求、她甚至尖酸刻薄地讽刺陆渊是小白脸,但这一切都无法挽回陆渊。陆渊在扔下离婚协议书之后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家,好像多看一眼卢静的脸都令他生厌似的。

    两人的最后一次见面是在陆氏楼下,卢静去找陆渊,两人产生了争执,推搡之中卢静摔倒并且撞伤头部,血流不止,陷入昏迷,被送进了医院,一度病危,但陆渊却一次也没有来看望过她。

    既然如今孙笑已经在这个身体里,那么卢静就肯定是已经死亡了。

    孙笑在心中叹了口气,心道陆渊真是好一个渣男,卢静也是个死心眼的,为了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要死要活,到头来性命都丢了,那个男人却连死前的一眼都不愿意给予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