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第 82 章

作品:《撩完就跑后男主黑化了[快穿]

    看到重复内容的小天使要等待一段时间才能看哦,不然多买几章吧~

    “知道了。”孙笑应完之后就挂了电话, 从司机手里接过行李箱, 笑盈盈地和他道了声谢, 拖着箱子就开开心心地进机场去了。

    尽管每个世界的攻略工作都比较紧张, 但偶尔也会出现像这种可以放松身心去度假的日子,对孙笑来说简直跟公费旅游没有差别,卢家根本就不缺钱,她订的是头等舱的机票, 直飞巴黎。

    卢静的长相本来就十分精致,只是小鼻子小嘴地显得有些小气,可壳子里的灵魂换成孙笑之后, 整个人都焕然一新, 显得精神元气了不少,加上从小娇生惯养出来的细皮嫩肉, 皮肤白得几乎能反光, 在机场里引来不少人的瞩目。

    在之前的世界中,孙笑换过不知道多少个身份, 国际巨星也当过,哪里会在意这点注目, 领了登机牌,托运完行李,又过了安检之后就直接去贵宾候机室里面坐着玩手机了。

    卢静的手机上有个微博, 打开之后是默认的登陆状态, 账户的粉丝和关注都没有多少, 里面记录的都是些生活上的事情,最多的就是关于陆渊的事情了。

    孙笑前几天忙着养伤和熟悉情况,并没有来得及翻阅卢静手机的内容,现在离登机还有半个多小时,正好可以看这些东西打发一下时间。

    卢静其实是个悲情的姑娘,其实她身边并不缺出色的男性,只是不知道怎么的,初恋就一跟头死心眼地栽在了陆渊身上,可谓是一颗芳心错付他人,落得个香消玉殒的下场。

    仔细看看她的微博,其实能看得出她是个很有教养的姑娘,会好几种乐器和语言,喜欢健身和舞蹈,时而自己下厨,无论想做什么,家里都有经济条件支持,如果不是嫁给了陆渊,她的生活应该无比美满。

    回忆了一下卢静和陆渊认识的时间,孙笑把时间轴翻到了那时候,一条一条地看下去,仿佛身为一个旁观者,再次全程围观了一遍整个短暂又悲伤的故事。

    即使在根本没有爱情的婚姻之中,卢静居然也还是偶尔能找到一些甜蜜之处记录下来,小心翼翼的样子看得孙笑心酸。毕竟那些所谓的“甜蜜”都只是对于卢静来说而已,她已经被爱情蒙蔽了双眼。

    孙笑原本是想把这些微博都给删掉的,转念一想之后又放弃了这个想法,笑嘻嘻地自拍了一张照片发上去,配词很简单:【新生活要开始了,把一切都忘在脑后吧。】

    这个微博账号陆渊总有一天会知道,会去翻阅。就算他找不到,孙笑也会想办法让他发现。到了那个时候,他会是什么反应呢?

    孙笑把顶在头上的墨镜摘下来架到鼻梁上,勾起嘴角笑了一下,看看时间差不多,收起手机就登机去了。

    ——

    每个世界都只会有一个攻略对象。孙笑只有让陆渊爱上自己,才能完成这个世界的任务,累积力量,从而进行脱离,前往下一个世界。

    放弃攻略任务的事情孙笑也不是没有做过,但想要强行脱离一个世界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可以说是得不偿失。

    这种得不偿失的选择孙笑只做过一次,那次她计算失误,攻略对象黑化了,爱她爱到要囚禁她、折磨她、慢慢杀死她,无法再耗下去的孙笑只能选择放弃并且强行脱离,事后黑着脸发现起码之前三个世界的功夫都白费了。

    自那以后孙笑处理这些攻略对象就越发小心起来,随着经验的增长也越来越得心应手,再也没有发生过第二次失败的事情。

    像陆渊和卢静这样平静的世界是最容易处理的,因为治安条件很好,也没有超能力、魔法或者修真等等的存在,可以说是非常安全了。陆渊的性格也不难摸透,甚至攻略他都不需要作出太大的牺牲,让在前一个世界里精疲力尽的孙笑得到了一丝喘息的时间。

    抱着这样度假的心思,孙笑在巴黎还真就留了一个月的时间,直到接到卢珏的电话得知离婚有了进展,需要她回国一趟之后,才动身离开。

    这一个月的时间,除了让孙笑自己放松身心以外,剩下的就是吊远在国内的陆渊的胃口了。

    你想,卢静原本对陆渊算得上是百依百顺,陆渊说东她绝不往西,每天出门去个什么地方一定报备,让陆渊就算不耐烦也对她的行踪了若指掌……可如今,“卢静”不仅爽快地签了离婚协议,而且一点也不悲痛,开开心心地带着行李跑去国外度假了,一去一个月,一条短信都没给陆渊发过,你说陆渊得有多气?

    事实上,陆渊都快气炸了。在离婚的程序开始运转之后,他就一次都没有再见到过卢静,一开始他还以为是卢珏拦着不让见,直到离婚的事情全部都是交由律师处理,而他也终于查到卢静确实是出国了之后,这怒火就更加噌噌噌往上冒了。

    ——敢情他都忘了,提离婚的人是他,对卢静的死缠烂打感到厌烦的人也是他。

    习惯了的事情突然从生活中被抽离,显而易见还是会对一个人造成影响的。卢静尽管没有能动摇陆渊的情感,但确实已经悄悄地渗透进了他的生活之中。

    又一次忍不住拿起手机检查新信息并且没有得到任何结果之后,陆渊黑着脸把手机给放下了。到了这时候他才猛地意识到,他对卢静几乎没有了解。

    两人只交换了电话号码,就连微信都没有加。当卢静把电话办理停机之后,陆渊竟没有一条渠道是可以联系得上她的。

    卢静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有什么生活习惯,他统统一无所知。

    她说着,微微弯下腰去,将丰满的胸脯若隐若现地暴露在陆渊的视野中,脸上却是后怕感激的表情,红着脸在陆渊的脸颊上亲了一下,接着害羞地闭上了眼,默许似的将手掌搭在了陆渊的肩膀上,半闭上了眼睛。

    这是一个暗示陆渊可以亲吻她的动作。

    本来葛红袖不会做到这个地步,但是看卢静这次是要刨根究底的架势,她还是决定在陆渊这端多加一些筹码。她很有自信陆渊不可能拒绝得了她的投怀送抱,但也决定只是浅尝辄止,说到底她喜欢的并不是陆渊这一款类型,而是陆渊的钱。

    不过如果陆渊愿意和她结婚并且分她一半身家的话,那倒也不是可以。

    葛红袖乱七八糟地想这些事花了几秒钟,却发现迟迟没有等到陆渊的亲吻,有些奇怪地睁开了眼睛看他,“怎么了?”

    陆渊有些恍惚的神情立刻从他的脸上消失,他掩饰似的摇了摇头,“没什么。”

    在葛红袖不放心的眼神里,陆渊的动作顿了顿,没有如她所愿,而是微微偏开一个微妙的角度,亲在了她的嘴角旁边酒窝的位置。

    ——这明明是葛红袖,他渴望并且追求了这么多年的女人,他捧在手心里呵护着等她长大的小姑娘,怎么在她主动给他机会的时候,他又从心中产生了些许的动摇呢?

    葛红袖……真的也喜欢他吗?或者说,这个世界上,还有人会比卢静更喜欢他吗?

    这个念头从陆渊的脑海中一闪而过,被他潜意识地忽略。

    “不要瞒着我。”葛红袖不高兴地直起身子,居高临下地看着陆渊,“你难道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告诉我的吗?”

    “我不想你在还没有确定自己心意的时候就把自己交给我,”陆渊找出了一个很合情合理的借口,他温柔地安慰道,“我想要的是你对我的回应。”

    葛红袖没有想太多就接受了这个理由,左右她也没有要完全献身给陆渊的意思。

    在得到了金钱安全的保证之后,葛红袖就开开心心地提着自己昂贵的鳄鱼皮手包走出了陆渊的办公室,门外的秘书忙不迭地站起身对她鞠躬的行为更是让她心情舒畅。

    ——女人想要征服世界,本来就要通过征服男人,不是吗?

    而一个人留在办公室里的陆渊皱着眉摸了摸自己的嘴角,也很诧异自己对于心心念念了这么久的葛红袖却没能下决心亲下去。刚才的理由纵使葛红袖能够接受,陆渊却很清楚他只是随口说说的。

    反复用大拇指摩挲了一会儿自己手机的屏幕之后,陆渊给负责离婚案的律师打了个电话过去。

    “陆先生,”律师很快接起电话,用专业的语气问道,“请问有什么事吗?”

    陆渊慢慢地把整个背脊靠到椅背上,想了两秒钟,说道,“卢家给葛红袖发了律师函的事情你知道吗?”

    “您和我提过葛红袖,所以我确实有注意过这方面。”律师很快地给出回答,“他们的做法无可厚非,我们这边只需要证明卢静小姐一直知道您在资助葛小姐的事情,并且没有做出阻拦,就不会有大问题。对方律师一定是想把葛红袖和您之间的交往归类于婚内出轨,所以我建议您在这期间不要表现出对于葛小姐的好感会比较保险。”

    陆渊又皱起了眉,“这件事可能的话就不要牵扯到红袖身上了。”

    “我会尽量。”律师保守地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