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第 85 章

作品:《撩完就跑后男主黑化了[快穿]

    看到重复内容的小天使要等待一段时间才能看哦, 不然多买几章吧~

    自从回国以后,葛红袖的日子短短一个礼拜就可谓是过得迭起——先是得知大使馆要将自己遣返回国, 然后又发现自己和陆渊的事情被人爆料到网上,接着她曾经的暧昧对象被陆渊一网兜了个干净, 这都不算什么……

    最可怕的是, 葛红袖那天回到酒店之后, 得知房间明天到期需要续费,而就在她掏出□□之后, 发现了自己所有的□□都被冻结无法消费了!!

    葛红袖这些年来被陆渊纵得娇生惯养,不管什么东西都是用最好的,从来不在意价钱的问题, 都是因为有陆渊在背后当她的长期金主。可如今陆渊一下子断了葛红袖的经济来源之后,这个从来没有亲手赚过钱的女人就一下子慌了手脚。

    她随便一顿饭的价钱就是普通白领一个月的工资,要让她去街边小摊解决一下,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更迫在眉睫的是住宿的问题。陆渊不会让她去陆家,她也负担不起这家五星酒店里高级套房的价格, 最后只能换了一间最普通的标准间住了进去。搬房间的时候葛红袖简直感觉酒店前台的所有人都在看着她窃笑。

    这让她更加急于将目前不利于自己的局面翻转过来。可具体如何操作,葛红袖暂时没有想到解决办法,她只是准备顺从自己的本心, 先去找到卢静, 当面骂她一顿——反正陆渊早就说过,这个女人就是柔柔弱弱的菟丝花, 只要稍微大声对她吼一句, 她就会噎得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葛红袖设想得是很完美, 但她又一次要失望了……因为卢静壳子里早就从菟丝花换成了食人花。

    “卢小姐,借一步说话。”葛红袖矜持地用手指抬了抬她的宽檐太阳帽,露出小半张妆容精致的面容,“你应该认识我吧?”

    素面朝天却看起来气色格外好的孙笑扫了她一眼,视若无睹,“稍等,我打个电话给我的律师,她会和你谈的,我和你私底下不应该进行任何谈话。”

    葛红袖不屑地哼了一声,“我看你是不敢和我谈吧?看到我,是不是心虚得不得了?”

    孙笑后退了小半步,似笑非笑地看着这位美艳动人的女士,“不,我觉得果然红颜枯骨,最毒妇人心。”

    “彼此彼此。”葛红袖半个身子堵在了门口,阻拦了孙笑的道路,“我确实是在陆渊身上动了点心思,让他主动提出了离婚,那又如何?他不喜欢你,你强留也没有意义。”

    “这种男人留来何用?”孙笑懒得和她多说,干脆地伸手将对方往旁边推了推,提着自己的画具进了画室里面。

    葛红袖一个不察,被孙笑推得趔趄一下,扶着门框站稳身体时,孙笑已经扬长而去,完全没有将她放在眼里,气得她跺了跺脚,又咬牙切齿地追上去——没关系,画室里面的人更多,她一定要好好让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在众人面前出丑!

    孙笑单手提着画具边走边掏出手机,还真的给律师打了个电话,“……对,她找上门来了,麻烦你过来帮我处理一下,谢谢。陆渊?不,不用通知他,我大概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在孙笑的通话结束之前,一个笑嘻嘻的男生过来接过了她的画具,替她放到了画板和椅子旁边。

    “……嗯,这个我知道,你先咬住目前我们手里掌握的信息,不怕他不妥协。”孙笑边讲电话,边笑着和帮忙的男生点了下头道谢,在自己的画板前坐了下来,“没关系,他比我注重名声,说到底主动权在我手里。他私下联络我的话我也会告诉你……不说了,你尽快过来吧。”

    孙笑挂掉电话的时候,葛红袖刚刚后脚跟进房间里。

    这间画室是s市一个富二代开来玩的,只做高端用户,有几个房间更是只供自己人使用——也就是说,只有s市富二代圈子里的人才会来玩儿,因此孙笑跨进门时大家都见怪不怪还纷纷挥手打招呼,而当葛红袖怒气冲冲地跟进门时,不管在不在画画的都停下了笔转头盯着她看。

    葛红袖一开始还没有意识到这些,她的注意力都被刚才替孙笑提画具的男生吸引了,“我还以为你有多喜欢陆渊,还不是左右逢源水性杨花见一个撩一个?有唐柯还不够,还要再换个类型的当备胎?”

    中枪的男孩子差点喷笑出来,他指着自己的鼻子,“你说我是静姐的备胎?我怕是不想活了吧?”

    房间里立刻有人接过话茬,“美女,你可别害他,你这话传出去,他可能出门就被卢珏打死了。”

    葛红袖这才注意到房间里坐着的许多人似乎都互相认识,而且还和孙笑很熟。她短暂地愣了几秒钟,掀起红唇,微微一笑,伸手摘下了太阳帽,染成水红色的指甲油衬着她葱白细长的手指特别好看。

    有人就吹了声轻佻的口哨。

    葛红袖没有生气,而是笑着看了眼那个男人,而后自我介绍道,“你们好,我叫葛红袖,是陆渊陆总的朋友。”

    “陆渊哪儿来这么个如花似玉的女朋友啊?”有人起哄道,“我们怎么都没听说过?陆总的离婚官司还没办完呢,这么快就找好新对象了?”

    葛红袖心中暗喜,面上却羞涩地摆了摆手,“不,我没有在和陆总交往。”

    “那你是单身?”先前的男孩子往前凑了凑,问道,“有没有男朋友?我是不是能追你?”

    “我心里有一个人,”葛红袖含笑看着他,意有所指地说,“我在等那个人向我告白。”

    孙笑很快就接到了自家大哥的电话,听了一顿不知道是不是添油加醋的抹黑,末了还警告她:“在国外能待多久就待多久,别管姓陆的联不联系你,玩高兴了再回来,家里不缺钱,东西随便买,别饿着冷着自己,知道吗!”

    “好好好,我绝对见到喜欢的东西就买,一秒钟的犹豫也没有!”孙笑熟练地给大哥顺毛,“好了,我到机场了,挂电话了哦。”

    “嗯,”卢珏秒变回护短大哥,“落地了记得给我和妈报声平安。”

    “知道了。”孙笑应完之后就挂了电话,从司机手里接过行李箱,笑盈盈地和他道了声谢,拖着箱子就开开心心地进机场去了。

    尽管每个世界的攻略工作都比较紧张,但偶尔也会出现像这种可以放松身心去度假的日子,对孙笑来说简直跟公费旅游没有差别,卢家根本就不缺钱,她订的是头等舱的机票,直飞巴黎。

    卢静的长相本来就十分精致,只是小鼻子小嘴地显得有些小气,可壳子里的灵魂换成孙笑之后,整个人都焕然一新,显得精神元气了不少,加上从小娇生惯养出来的细皮嫩肉,皮肤白得几乎能反光,在机场里引来不少人的瞩目。

    在之前的世界中,孙笑换过不知道多少个身份,国际巨星也当过,哪里会在意这点注目,领了登机牌,托运完行李,又过了安检之后就直接去贵宾候机室里面坐着玩手机了。

    卢静的手机上有个微博,打开之后是默认的登陆状态,账户的粉丝和关注都没有多少,里面记录的都是些生活上的事情,最多的就是关于陆渊的事情了。

    孙笑前几天忙着养伤和熟悉情况,并没有来得及翻阅卢静手机的内容,现在离登机还有半个多小时,正好可以看这些东西打发一下时间。

    卢静其实是个悲情的姑娘,其实她身边并不缺出色的男性,只是不知道怎么的,初恋就一跟头死心眼地栽在了陆渊身上,可谓是一颗芳心错付他人,落得个香消玉殒的下场。

    仔细看看她的微博,其实能看得出她是个很有教养的姑娘,会好几种乐器和语言,喜欢健身和舞蹈,时而自己下厨,无论想做什么,家里都有经济条件支持,如果不是嫁给了陆渊,她的生活应该无比美满。

    回忆了一下卢静和陆渊认识的时间,孙笑把时间轴翻到了那时候,一条一条地看下去,仿佛身为一个旁观者,再次全程围观了一遍整个短暂又悲伤的故事。

    即使在根本没有爱情的婚姻之中,卢静居然也还是偶尔能找到一些甜蜜之处记录下来,小心翼翼的样子看得孙笑心酸。毕竟那些所谓的“甜蜜”都只是对于卢静来说而已,她已经被爱情蒙蔽了双眼。

    孙笑原本是想把这些微博都给删掉的,转念一想之后又放弃了这个想法,笑嘻嘻地自拍了一张照片发上去,配词很简单:【新生活要开始了,把一切都忘在脑后吧。】

    这个微博账号陆渊总有一天会知道,会去翻阅。就算他找不到,孙笑也会想办法让他发现。到了那个时候,他会是什么反应呢?

    孙笑把顶在头上的墨镜摘下来架到鼻梁上,勾起嘴角笑了一下,看看时间差不多,收起手机就登机去了。

    ——

    每个世界都只会有一个攻略对象。孙笑只有让陆渊爱上自己,才能完成这个世界的任务,累积力量,从而进行脱离,前往下一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