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第 87 章

作品:《撩完就跑后男主黑化了[快穿]

    看到重复内容的小天使要等待一段时间才能看哦, 不然多买几章吧~  “他说对方律师咬得很紧,问您的底线是不是不会再进行修改了, 如果是的话,他的原话是他要另辟蹊径来反击了。”

    “告诉他不用急, 我有很长的时间等他进行拉锯战。卢静想要钱, 我不会让她拿走得那么轻松。”陆渊靠在车子后座上低声下了命令,“这些事情尽量封锁起来,不要让唐柯知道。”

    “唐先生有他那边获取信息的渠道,这……恐怕有点困难。”助理从后视镜里瞄了一眼老板的神情,一个激灵补充道, “但是我会尽量的!”

    陆渊懒得再理他——反正助理不好用就再换一个,多大点事。

    助理擦了把冷汗,暗怪自己多嘴——知道得太多真是太难做人了,他才不知道老板对着唐先生出尔反尔,也根本不知道葛红袖老早就把老板当备胎, 更不可能知道接下来可能要有一场大戏可以看……

    毕竟人家只是个月薪不到五万的小助理嘛:p

    葛红袖很快就下楼了, 她在大厅驻足了一秒钟就看到了陆渊的座驾,轻轻撩了一下头发,风情万种地走了过来。

    小助理看着后视镜只觉得这女人美则美矣,但要想当脚踏八条船的红颜祸水, 智商上还是差了那么点——都不知道这人什么毛病, 陆老板长得好看又多金, 虽然脾气臭屁了点, 性格自大了点, 说话又难听了点,但至少他在发钱这一点上还是很大方的!非放着这样的钻石王老五不要,去各种劈腿,这究竟走的是什么套路?

    心里虽然吐槽万千,但小助理动作还是很快地下车给葛红袖开了车门,脸上的神经一秒全部坏死,“葛小姐,请上车。”

    葛红袖一个眼神也没给小助理,微微一弯腰进了后座,朝陆渊笑了笑,往他身边靠了下,“你生气了?”

    “生什么气?”陆渊看也没看葛红袖,就任她柔软的胸部贴着自己的手臂,无动于衷。

    “你就是在生气。”葛红袖撒娇道,“我刚才一时失言,不是那个意思,我知道你对我的心意,这不是最近几天压力太大了,所以才……你会原谅我的,对不对?这样吧,一会儿到了那家餐厅,我来买单,当作赔礼道歉,好不好?”

    副驾驶座上的小助理:哇,用老板的钱请老板吃饭,真不要脸。

    陆渊眼皮子也没掀一下,“有我在场,不会让你没面子。”

    小助理:是呢,差点就把她□□都冻结的事情败露出来了。

    葛红袖笑了笑,显然以为陆渊这是退步的意思,高兴地把头靠到了陆渊肩膀上,“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谢谢你。”

    陆渊不再作声,但显然也不打算就之前的事情再追究下去了。没看到预想中的翻牌,坐在前排的司机和助理同时都感觉到老板的头上似乎散发出了隐隐约约的绿色光芒……

    不管他们俩怎么想,陆渊还是如约带着葛红袖进了这家看起来就贵死人的餐厅,进了私密性极强的包间。

    葛红袖显然是这里的常客,很快就点完了餐,然后才体贴地问陆渊,“你想来点什么?”

    陆渊看了一眼腕上的手表,漫不经心地说道,“老样子。”

    服务生认得陆渊的面孔,轻声应下之后离开了包间,替他们带上了门。

    葛红袖注意到陆渊低头的动作,发现了他衬衫袖口上的蓝色闪光,赞叹,“这对袖扣是什么时候买的?配在你身上特别有气质。”

    陆渊的动作顿了顿,“嗯,别人送的。”

    葛红袖没有发现他的异样,而是接着说道,“我上个月在美国的时候去了一场展览,那里就有一款类似的项链,颜色和你的这对袖扣特别配,可惜当时钱不够,没有买下来。”她说完,十分惋惜地叹了一口气,“要是买了就好了,和你戴在一起就是情侣款。”

    陆渊有点想笑,葛红袖这样话里藏话的套路他见过很多次了,但以前他宠着她,乐意替她花钱,可现在不一样了。他想问葛红袖也是这样问别的男人讨要礼物的吗?人人都吃这套?

    见到陆渊没有接话,葛红袖本来条件反射地就要再推一把,好在她机智地回忆起了现在自己才是弱势的那个人,立刻掐住了话头,微笑着转了转眼睛,“你还带着文件?不交给助理吗?”

    “一会儿要用的。”陆渊轻描淡写。

    葛红袖并没有理解话中深意,她只是松了口气,又开始尽量挑一些轻松的话题讲给陆渊听,但越说越觉得今晚的陆渊异常冷淡,就算偶尔勾着嘴角回她一个笑,眼神也始终显得冷冷淡淡的。

    但这可是陆渊,喜欢了她七年,又在她身上心甘情愿花了那么多钱的陆渊啊!陆渊怎么可能对她横眉冷眼呢?葛红袖下意识地这么告诉自己,无视了暴风雨来临的这一点点预兆。

    餐厅的食物和服务都非常不错,葛红袖确实非常喜爱这里,这顿饭又被她认为是陆渊抽空陪她、向她妥协的标志,因此一直到用完餐之后,心情都十分不错。

    在甜品用完、所有的餐盘都被撤走之后,陆渊问道,“吃饱了吗?”

    葛红袖笑着点头,“谢谢你请客,今天晚上我很开心。”

    “那我们可以开始谈一谈正事了。”陆渊伸手拿过被他放在一边的文件夹,翻了开来。

    “什么正事?”葛红袖开始有些不知所以,但很快就有了自己的猜想,她捂住了嘴,娇羞地扭过了脸,“天呐,离婚的事情已经办完了吗?这么快?我、我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陆渊:“……”他翻了两页纸,冷不丁地打断了葛红袖的独角戏,“‘管煜’这个名字,你熟悉吗?”

    葛红袖愣了两秒,反应过来之后,她脸上的血色迅速退去,僵硬地放下了捂在嘴上的双手,瞠目结舌了数秒之后才开口,“你、你从哪里知道这个名字的?”

    “你承认了?”陆渊像是第一次认识孙笑似的盯着她看,“这不是你能做得出的事。”

    “要你管?”卢珏转头,有些不耐烦地说道,“还是说你想报复到静静身上?我告诉你,是个男人就都冲着我来!”

    孙笑轻轻摇了摇头,安抚地拍了下卢珏的手臂,“哥,没关系,隔着门他也动不了我,你总不能拿扫帚赶人,只要他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自然就会离开。”劝服了卢珏之后,孙笑往旁侧了半步,回答了陆渊的问题,“你觉得你很了解我吗?那只能说明你不懂一个女人为了复仇能做到什么地步罢了。我对葛红袖做的事情已经很仁慈,不过是把她想要掩埋起来的故事都公诸于众而已,如果我想,我甚至可以昧着良心编造一些无中生有的丑闻给她,但和你们二位不一样,我做人是有底线的,所以我没有。”

    “不留着这些来当做筹码?”

    “如果公布出去能让我更开心,那筹码付之一炬也无所谓。”孙笑耸了一下肩膀,勾着微笑的脸上满是轻松,“不开心的日子过久了,我都快忘记开心的日子是什么感觉了。总而言之,葛红袖和你之间的事情,是我让人匿名投稿出去的,也是我雇了人在网上推波助澜扩散开来的,这个答案,你满意了吗?”

    陆渊没有回答,他前所未有地仔细打量着孙笑,有一个十分清晰的念头在脑中逐渐成型。

    这个人不是卢静。她和卢静比起来已经完全是另外一个人,从思考方式到行为举止都彻底地改变,这不是“顿悟”就能够解释的。如果是以前的那个卢静,她不会这样放肆地惹怒甚至挑衅他,也不会做出可能令他不快的事情,更不可能破釜沉舟地撕破两人之间最后一层窗户纸,把葛红袖的存在公布出去。

    如果是以前的那个卢静……他绝不会像现在这样又在意又全然束手无策。

    可她就是卢静,曾经爱他死心塌地,现在却对他冷嘲热讽的前妻。

    孙笑见陆渊半晌没有反应,挑了一下眉,又有了新的设想,“你好像不如我预想中生气?难道是发现你放在心尖尖上的女人不是你想象中这么纯洁无辜,一时之间迷失了自我,不知道该生气她的隐瞒,还是继续坚持喜欢她了?”

    所谓打人不打脸,孙笑可谓是反其道而行之,踩中了陆渊的痛脚。

    原本表情还十分正常的陆渊皱了皱眉,沉下了脸,“她也许对学业没有那么大的追求,但她内心是个善良的好人。”

    卢珏响亮地发出了不屑的哼声,“陆渊,你也是够蠢的,虽然我厌恶你这个人,但不可否认的是你在商场上还是混得开的,然而你在葛红袖的事情上简直像个初出茅庐的白痴——趋炎附势的漂亮女人你难道没见过?因为这个是你一手从未成年带到成年的,你的智商在她身上就不好使了?”

    “哥,爱情使人智商下降。”孙笑捧场地接过话头,“这个说法是有道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