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第 98 章

作品:《撩完就跑后男主黑化了[快穿]

    看到重复内容的小天使要等待一段时间才能看哦,不然多买几章吧~  “身为导火线, 能无辜到哪里去呢?”孙笑不领情地道, “换成任何一个人, 都不会这么心安理得地大手大脚挥霍着用来学习的钱吧?只要稍微查一查她的银行流水, 就能知道你给她的钱都花到哪里去了,甚至我们也可以向她的学校申请要她的成绩单,据我所知, 她可不是个成绩拔尖的好学生。”

    看着这几个人又要跑题, 孙笑不得不出手把话题给拉了回来。

    “是的, 葛女士除了有一张美国本土的□□接受汇款之外, 另外还持有一张陆先生名下的信用卡, 涉及金额过大, 目前仍然在整理之中,但至少已经超过了三百万,其中购买物品大多是奢侈品和旅游用途。根据从她所就读大学得到的信息来看, 她有过三次不合格重修的记录,此外因为出勤率过低, 已经被校方警告过不止一次。”

    孙笑听完,摇头轻叹, “这就是你陆渊捧在手心里宝贝得不得了的人啊……”

    她曾经见过许多能把男人甚至权力玩弄于股掌之中的女人,她们一个个都有着超乎常人的野心,但她们也从来没有停下过让自己变得更好、更强大的脚步过。一个人要在社会上站稳脚跟, 说到底最终还是只能靠自己。

    像葛红袖这样把全部的希望和立足之地都放在了陆渊身上, 一点长远目光也没有的女人, 如果一旦失去了陆渊的疼爱,又该怎么走下去呢?

    孙笑经历过太多,看着葛红袖的时候事实上没有什么厌恶之情,只是觉得十分唏嘘。

    “你没有资格来评判我!”葛红袖尖着嗓子喊道,“你只是在嫉妒我可以拥有你做梦都想得到的东西而已!”

    “我做梦都想得到的东西?”孙笑的眼神晃了晃,嘴角有那么一刻毫无笑意,“……我真正想得到的那样东西,只能靠我自己的力量去拿到手,我绝不会将其寄托在一个男人身上,那太悲哀,也不太可信了。”

    陆渊的目光在有些异常的孙笑身上停留了两秒钟,最后将自己的莫名情绪抛到脑后,斩钉截铁地下了结论,“我和红袖之间是清白的。”

    “是吗?那卢先生打算怎么证明呢?”孙笑的律师是名女性,对于婚内出轨这件事情本来就很看不上眼,她冷静地追问道,“你们是没有过性行为?没有亲吻?没有确认关系?还是连一点点的你情我爱都没有?”

    陆渊的律师立刻反驳她,“你这是毫无证据的污蔑。”

    “得了吧,这件案子你们根本没有占优势,与其消息被捅到小报记者那里后传得全国人民都知道,还不如早点承认自己做过的事情,私下了结。”女律师冷笑一声,“等陆先生婚内出轨的新闻被放到网上,公司市值蒸发的钱肯定要比一桩离婚官司要多得多。”

    陆渊面色一冷,“你在威胁我?”

    孙笑出手挡了一下,“她的当事人是我,她说的一切都是我的意思。”

    “你要对我的公司出手?”陆渊转而凝视孙笑,“你还想把当年的事情如法炮制一遍?我已经不是当年那个陆渊了,我不会再因为暂时的失败而向你低头。”

    “不,陆渊。”孙笑像是觉得十分有趣似的弯了弯嘴角,不躲不避地直视着他的眼睛,声音平静得像是已经分道扬镳的陌生人,“你刚才有一句话说得很对,我也想原话还给你——和你结婚是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

    陆渊捏紧了拳头,“这不是你的真心话。”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急着否认孙笑的话,只觉得哪怕自己要和她撇清关系,她也绝不能对他这么冷漠。

    “发自肺腑。”孙笑摇了摇头,伸手从包里掏出个小盒子,“签了离婚协议书之后一直没有机会和你见面,今天终于有机会把这个还给你了。当年你虽然不情不愿,但总归最后是你买的单,我就原样归还给你吧。”

    陆渊看了一眼黑色的绒布盒子,一时之间没有认出来,伸手打开之后才发现是他在结婚前夕买的结婚戒指。他这才反应过来,快速地扫了一眼孙笑的无名指,那里只留了一圈浅浅的痕迹,像是戒指投下的倒影。

    结婚一年多来,她从未将戒指摘下过,好像只要那枚戒指还留在她的无名指上,这段婚姻就还有一线联系……

    陆渊咬了咬牙,粗鲁地合上戒盒的盖子,扔到桌子上,“我不缺这点钱。”

    孙笑的手机震动起来,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站起了身来,“没关系,你一直以来都不稀罕,而我现在也已经不稀罕了。”

    这句话像是一枚冷箭穿过陆渊的胸膛,刺进了他的心脏。她这是什么意思?她从一开始就莫名其妙地对他情根深种,现在又突然莫名其妙地将一切收回了?

    “再见了,陆渊。”孙笑按着桌面,自上而下地盯着陆渊的眼睛,“我希望我们以后不要再见太多的面,毕竟我和你已经只是前妻和前夫之间的关系。”

    在陆渊因为信息量过大而紊乱的大脑做出反应之前,孙笑已经接起电话离开。

    唐柯跟着站起身来,刻意比孙笑晚了一步,他像是强调似的对陆渊说,“你们最后的关系也已经解除了,我知道你不喜欢她,不要因为不甘心而选择不放手。”他顿了顿,说道,“我会照顾好她。”

    陆老爷子老大不高兴地撇嘴,看立在一旁的陆渊是怎么看怎么不顺眼,“我要再有个孙子,立刻撮合你跟他结婚,谁让你当初死活非看上这个混球!”

    “您说得有道理,如果陆总有个兄弟的话,也许我会更喜欢他也不说定呢。”孙笑顺着老人的意思开了个玩笑。

    陆渊听到这里,心里打了个突,不自觉地盯了孙笑两眼。

    孙笑明明察觉到陆渊的视线,却视而不见地和陆老爷子告了个别,转回头来时,矜持地对着陆渊点了一下头,“陆总。”

    陆渊刚刚还在斟酌着是不是该尽个地主之谊留她下来用晚餐,孙笑却压根没等陆渊的回应,点完头之后举步就跟他擦身而过。

    陆渊愣了愣,下意识地转头叫住孙笑,“喂。”

    “喂什么喂,还有没有礼貌了!”陆老爷子骂他。

    “什么事?”孙笑回过头来,利益周到地道,“我家人还在等我。”

    “……”陆渊顿了两秒,若无其事地说,“你的律师跟你打过电话了吗?那栋房子我已经——”

    孙笑直接打断了他,“这些我已经交给律师去办了,至于我的回应,陆总会从你的律师那边听到的。如果我们两个人就能轻轻松松地把利益纠纷理清,那为什么又要付出这么多钱去雇律师呢,对不对?”

    陆渊被她异于平常的伶牙俐齿给噎住了。这简直是他才刚刚跨出了一步,孙笑就飞快往后退了十八步还捡了块石头扔他脸上的既视感。

    “但是如果可以的话,我不想再见到葛红袖出现在我面前。”孙笑说这话的时候皱了皱眉,陆渊敏锐地观察到她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右手无名指,不由得心中一动。

    “葛红袖跑去找你麻烦了?”陆老爷子炸得比谁都快,年近八十的他已经越来越趋近个任性的孩子,“陆渊,你还管不管了!”

    陆渊一个不留神,脱口而出,“我管。”

    这下孙笑和陆老爷子都开始用古怪的眼神看他了。

    陆渊这才发现自己人设崩塌,有些不自在地清了一下嗓子,对孙笑说,“离婚是我和你之间的事情,我会告诉她不要私底下和你接触的。”

    “放心,就算她不是你的心头肉,我也不会随意出手伤人。”孙笑弯了弯嘴角,“更何况我要是真动了她,陆总还不跟我碰个头破血流?”

    ——孙笑难道不知道葛红袖和他之间最近发生的嫌隙?

    这个念头刚刚升起,就被陆渊理智地给掐灭了。

    这不可能。

    孙笑在知道缘由的情况下还能说出这番话,就说明她打从心眼里没觉得他和葛红袖之间的冷战会保持多久。在她看来,无论葛红袖做了什么,他陆渊都会选择原谅,然后戴着绿帽子继续高高兴兴地活下去。

    想通了这个道理之后,陆渊眯了眯眼,他上前两步,不由分说地按住孙笑的肩膀,“我送你出去。”

    孙笑不置可否地瞥了一眼男人主动伸过来的手,转头对陆老爷子道了声再见,抬起脚就往外走。

    陆渊收了手,自然地跟在了孙笑身边,体贴地保持了相同的步速。

    两人默不作声地出了门,孙笑才冷淡地开口,“还有话想说?”

    陆渊的心中已经写完三页草稿纸,这会儿镇定了几分,“你是不是早就知道葛红袖的事情?”

    “你是指我知道她什么事情?”孙笑目视前方,字句里都带着切实的厌恶,“我知道你从高中就开始负担她的全部支出?我知道你每个月至少给她打两次钱?还是我知道她从来就不喜欢你,到处找男人约炮一夜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