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第 99 章

作品:《撩完就跑后男主黑化了[快穿]

    看到重复内容的小天使要等待一段时间才能看哦,不然多买几章吧~  原身的卢静或者还真有可能发生这种情况, 但对孙笑来说?不存在的。

    她不仅在过去的一个月中安安心心地给自己度了个假, 还在社交软件中埋了大量伏笔准备给未来的陆渊一记深水鱼雷。

    最重要的是,她在巴黎纯属意外地碰见了一个陆渊的熟人——唐柯。

    唐柯是陆渊的发小, 两人从小一起长大, 关系十分亲近, 但就是这么巧,唐柯和卢静都不认识对方,而唐柯又这么一眼就喜欢上了孙笑,硬是跟着她回了国,要求在她的离婚案上出力。

    简直是打瞌睡就来枕头,有了唐柯这个神助攻,孙笑想要攻略陆渊简直比翻个手掌还容易。

    “……才多少时间, 离婚程序都没走完, 他已经带着小狐狸精出现在所有人面前,把我们卢家当成什么了!”卢妈妈还在愤愤不平, “静静,你可绝对不能再对他心软了, 知道吗?”

    孙笑咬着筷子点点头, 心想但为了完成卢静的心愿, 她最后还是会和陆渊在一起,那时候得把卢妈妈和卢珏都气个够呛吧?

    ——不过那就是以后的陆渊需要担心的事情了。渣人者, 恒被渣之。孙笑穿越茫茫多的世界, 整治过的渣男双手双脚一起都数不过来, 还怕一个精神状况正常而且武力值也不高的陆渊?不存在的。

    因为有一个月没有和陆渊进行过联系,孙笑所能确定的是陆渊一定会感到相当的不习惯——毕竟一直缠在你身边的人突然消失了,原本好像对你死心塌地的妻子说离婚就离婚了,这对陆渊来说都是想破脑袋也想不清楚的事情,他本身就是个要强且自尊心非常高的人,不可能就此放下。

    可是要说第二天陆渊会不会出现在她面前,孙笑还真只有六成的把握。在知道葛红袖已经回国而且和陆渊见过面之后,这个可能性降到了四成。

    在巴黎度假的时候,孙笑已经见过了葛红袖的照片,甚至私家侦探还替她弄来了许多葛红袖平常生活中的照片,倒是让孙笑找到了不少有趣的小秘密。这个女人很显然对陆渊并没有感情,她甚至瞒着陆渊交过几个男朋友,隐瞒手段做得并不高明,但陆渊主观地信任她,倒还真的没有发现。

    如果陆渊发觉了这些事实,他会怎样对待葛红袖?孙笑抿着嘴笑了起来,把床头灯一关,安心地睡了过去。

    ——

    即将踏入孙笑精心编制的陷阱之中的陆渊对未来一无所知,他检查了一下时间,正要准备出门去会面地点的时候,被葛红袖的一个电话绊住了脚步。

    自从上次见面之后,葛红袖就不再故作冷淡地称呼陆渊“陆总”了,她直白地问道,“我听律师说,你今天要和卢小姐见面?”

    “对,”陆渊应了一声,对着更衣镜又打量了自己一眼,鬼使神差地从抽屉里翻出了一对蓝色的袖扣,然后才后知后觉地对着话筒补充,“今天就是去和她谈财产的,别担心,进展够快的话,你下周就可以回美国。”

    “我和你一起去。”葛红袖不由分说地提出要求,“我想和她当面谈。”

    听到这里,陆渊换袖扣的动作顿了顿,心底突然涌上一股怪异的反感来,就好像他打从心眼里不愿意葛红袖和卢静见面似的。他斟酌了一下,没说重话,而是安抚道,“这些交给律师就行了,我不会让你受一点委屈的。”

    “不,”葛红袖的态度异常坚决,“我不会多说什么,至少我想坐在旁边听一听,只有这样我才能放下心来。”

    陆渊沉默了一会儿。

    葛红袖也跟着安静了几秒钟,又像是要给自己加重砝码似的添了一句,“陆渊,我很害怕,这一切都不像是真的,我需要亲眼见到你和她坐在一起讨论怎么离婚、怎么分割财产、怎么一刀两断,不然我总觉得一切都像是在做梦……”

    陆渊换好了第二颗袖扣,听着葛红袖示弱的声音,心头不由得一软,松口把见面地址报给了她,“别怕,这一切都是真的,该谈的事情都已经谈得差不多,不久之后我就跟她一点关系也没有了。”

    陆大总裁不知道他给自己立了个巨大的fg,在挂断电话之后又对着镜子确认了一眼自己的模样,才出门赴约。

    临到了咖啡厅前的时候,陆渊还在思考,万一卢静在这个时候又突然反悔,他该如何安抚在场的葛红袖,又该如何强硬地逼迫卢静继续走离婚流程……

    这个念头还没转完,他就隔着玻璃窗和一条街看见了坐在窗边座位上的妻子——不,前妻。

    她看起来跟以前完全不一样。明明是同一张脸,那副躯壳底下的灵魂却似乎改头换面,陆渊觉得自己根本认不出来,却偏偏在第一眼就认了个仔细。

    陆渊原来满以为这一个月来卢静躲着他一定是每日以泪洗面,在家人的高压控制之下才同意签下离婚协议书,谁知道——谁知道她居然能笑得这么开心!

    哪怕是在他们婚姻同居的日子里,卢静也从来没有笑得这样开怀过,她从来都是怯懦的、低微的,小心翼翼地乞讨着他每一个眼神的垂怜,陆渊一个不耐烦的表情都能吓得她红着眼眶道歉。

    ……不对啊,不应该是这样的。陆渊不自觉地在车上愣了一会儿,视线就没能从对方身上移开,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终于意识到卢静身边除了律师,还坐着别人。

    看清那个一直面带微笑的男人长相之后,陆渊只觉得一股无名怒火席卷胸膛,焚烧理智,驱使着他下车横穿马路大步走进了咖啡厅里面,无视了想要招呼他的服务生,直直地走到了那张桌子前面。

    “不要空腹喝牛奶,先吃松饼垫垫胃。”温文尔雅的男人刚刚不赞同地把孙笑面前的牛奶往旁边推了推,就察觉有人气势汹汹地走过来,抬眼正好看见站定的陆渊,手上动作微微一顿,打了个招呼,“你来了。”

    “唐柯,”陆渊叫了男人的名字,冷着脸问他,“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不好意思,我没有想到你会来。”唐柯笑了笑,眼底神情十分冷静,“本来我是打算晚上和你见面时再详细说明情况的……至于现在,你可以把我当成是你前妻的现任追求者。”

    本来想站起来打声招呼的律师愣是一个字都没挤出来,在这两人的气场碰撞中连条缝隙都没找着,默默地把抬了一半的屁股又落了回去。

    出声打破这段僵持的人是孙笑,她懒洋洋地把一小块松饼咽了下去,才开口道,“陆大总裁,今天我们要谈的是你和我之间的事情,不用在意别的,坐吧。”

    陆渊仿佛才意识到她的在场,迅速迁怒,“离婚手续都还没有办完,你就已经忙着找下一个男人了?”

    “他说对方律师咬得很紧,问您的底线是不是不会再进行修改了,如果是的话,他的原话是他要另辟蹊径来反击了。”

    “告诉他不用急,我有很长的时间等他进行拉锯战。卢静想要钱,我不会让她拿走得那么轻松。”陆渊靠在车子后座上低声下了命令,“这些事情尽量封锁起来,不要让唐柯知道。”

    “唐先生有他那边获取信息的渠道,这……恐怕有点困难。”助理从后视镜里瞄了一眼老板的神情,一个激灵补充道,“但是我会尽量的!”

    陆渊懒得再理他——反正助理不好用就再换一个,多大点事。

    助理擦了把冷汗,暗怪自己多嘴——知道得太多真是太难做人了,他才不知道老板对着唐先生出尔反尔,也根本不知道葛红袖老早就把老板当备胎,更不可能知道接下来可能要有一场大戏可以看……

    毕竟人家只是个月薪不到五万的小助理嘛:p

    葛红袖很快就下楼了,她在大厅驻足了一秒钟就看到了陆渊的座驾,轻轻撩了一下头发,风情万种地走了过来。

    小助理看着后视镜只觉得这女人美则美矣,但要想当脚踏八条船的红颜祸水,智商上还是差了那么点——都不知道这人什么毛病,陆老板长得好看又多金,虽然脾气臭屁了点,性格自大了点,说话又难听了点,但至少他在发钱这一点上还是很大方的!非放着这样的钻石王老五不要,去各种劈腿,这究竟走的是什么套路?

    心里虽然吐槽万千,但小助理动作还是很快地下车给葛红袖开了车门,脸上的神经一秒全部坏死,“葛小姐,请上车。”

    葛红袖一个眼神也没给小助理,微微一弯腰进了后座,朝陆渊笑了笑,往他身边靠了下,“你生气了?”

    “生什么气?”陆渊看也没看葛红袖,就任她柔软的胸部贴着自己的手臂,无动于衷。

    “你就是在生气。”葛红袖撒娇道,“我刚才一时失言,不是那个意思,我知道你对我的心意,这不是最近几天压力太大了,所以才……你会原谅我的,对不对?这样吧,一会儿到了那家餐厅,我来买单,当作赔礼道歉,好不好?”

    副驾驶座上的小助理:哇,用老板的钱请老板吃饭,真不要脸。

    陆渊眼皮子也没掀一下,“有我在场,不会让你没面子。”

    小助理:是呢,差点就把她□□都冻结的事情败露出来了。

    葛红袖笑了笑,显然以为陆渊这是退步的意思,高兴地把头靠到了陆渊肩膀上,“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谢谢你。”

    陆渊不再作声,但显然也不打算就之前的事情再追究下去了。没看到预想中的翻牌,坐在前排的司机和助理同时都感觉到老板的头上似乎散发出了隐隐约约的绿色光芒……

    不管他们俩怎么想,陆渊还是如约带着葛红袖进了这家看起来就贵死人的餐厅,进了私密性极强的包间。

    葛红袖显然是这里的常客,很快就点完了餐,然后才体贴地问陆渊,“你想来点什么?”

    陆渊看了一眼腕上的手表,漫不经心地说道,“老样子。”

    服务生认得陆渊的面孔,轻声应下之后离开了包间,替他们带上了门。

    葛红袖注意到陆渊低头的动作,发现了他衬衫袖口上的蓝色闪光,赞叹,“这对袖扣是什么时候买的?配在你身上特别有气质。”

    陆渊的动作顿了顿,“嗯,别人送的。”

    葛红袖没有发现他的异样,而是接着说道,“我上个月在美国的时候去了一场展览,那里就有一款类似的项链,颜色和你的这对袖扣特别配,可惜当时钱不够,没有买下来。”她说完,十分惋惜地叹了一口气,“要是买了就好了,和你戴在一起就是情侣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