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第 105 章

作品:《撩完就跑后男主黑化了[快穿]

    看到重复内容的小天使要等待一段时间才能看哦, 不然多买几章吧~

    最可怕的是,葛红袖那天回到酒店之后,得知房间明天到期需要续费,而就在她掏出□□之后, 发现了自己所有的□□都被冻结无法消费了!!

    葛红袖这些年来被陆渊纵得娇生惯养, 不管什么东西都是用最好的,从来不在意价钱的问题,都是因为有陆渊在背后当她的长期金主。可如今陆渊一下子断了葛红袖的经济来源之后,这个从来没有亲手赚过钱的女人就一下子慌了手脚。

    她随便一顿饭的价钱就是普通白领一个月的工资, 要让她去街边小摊解决一下, 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更迫在眉睫的是住宿的问题。陆渊不会让她去陆家, 她也负担不起这家五星酒店里高级套房的价格,最后只能换了一间最普通的标准间住了进去。搬房间的时候葛红袖简直感觉酒店前台的所有人都在看着她窃笑。

    这让她更加急于将目前不利于自己的局面翻转过来。可具体如何操作, 葛红袖暂时没有想到解决办法, 她只是准备顺从自己的本心, 先去找到卢静,当面骂她一顿——反正陆渊早就说过, 这个女人就是柔柔弱弱的菟丝花,只要稍微大声对她吼一句,她就会噎得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葛红袖设想得是很完美, 但她又一次要失望了……因为卢静壳子里早就从菟丝花换成了食人花。

    “卢小姐, 借一步说话。”葛红袖矜持地用手指抬了抬她的宽檐太阳帽, 露出小半张妆容精致的面容, “你应该认识我吧?”

    素面朝天却看起来气色格外好的孙笑扫了她一眼, 视若无睹,“稍等,我打个电话给我的律师,她会和你谈的,我和你私底下不应该进行任何谈话。”

    葛红袖不屑地哼了一声,“我看你是不敢和我谈吧?看到我,是不是心虚得不得了?”

    孙笑后退了小半步,似笑非笑地看着这位美艳动人的女士,“不,我觉得果然红颜枯骨,最毒妇人心。”

    “彼此彼此。”葛红袖半个身子堵在了门口,阻拦了孙笑的道路,“我确实是在陆渊身上动了点心思,让他主动提出了离婚,那又如何?他不喜欢你,你强留也没有意义。”

    “这种男人留来何用?”孙笑懒得和她多说,干脆地伸手将对方往旁边推了推,提着自己的画具进了画室里面。

    葛红袖一个不察,被孙笑推得趔趄一下,扶着门框站稳身体时,孙笑已经扬长而去,完全没有将她放在眼里,气得她跺了跺脚,又咬牙切齿地追上去——没关系,画室里面的人更多,她一定要好好让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在众人面前出丑!

    孙笑单手提着画具边走边掏出手机,还真的给律师打了个电话,“……对,她找上门来了,麻烦你过来帮我处理一下,谢谢。陆渊?不,不用通知他,我大概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在孙笑的通话结束之前,一个笑嘻嘻的男生过来接过了她的画具,替她放到了画板和椅子旁边。

    “……嗯,这个我知道,你先咬住目前我们手里掌握的信息,不怕他不妥协。”孙笑边讲电话,边笑着和帮忙的男生点了下头道谢,在自己的画板前坐了下来,“没关系,他比我注重名声,说到底主动权在我手里。他私下联络我的话我也会告诉你……不说了,你尽快过来吧。”

    孙笑挂掉电话的时候,葛红袖刚刚后脚跟进房间里。

    这间画室是s市一个富二代开来玩的,只做高端用户,有几个房间更是只供自己人使用——也就是说,只有s市富二代圈子里的人才会来玩儿,因此孙笑跨进门时大家都见怪不怪还纷纷挥手打招呼,而当葛红袖怒气冲冲地跟进门时,不管在不在画画的都停下了笔转头盯着她看。

    葛红袖一开始还没有意识到这些,她的注意力都被刚才替孙笑提画具的男生吸引了,“我还以为你有多喜欢陆渊,还不是左右逢源水性杨花见一个撩一个?有唐柯还不够,还要再换个类型的当备胎?”

    中枪的男孩子差点喷笑出来,他指着自己的鼻子,“你说我是静姐的备胎?我怕是不想活了吧?”

    房间里立刻有人接过话茬,“美女,你可别害他,你这话传出去,他可能出门就被卢珏打死了。”

    葛红袖这才注意到房间里坐着的许多人似乎都互相认识,而且还和孙笑很熟。她短暂地愣了几秒钟,掀起红唇,微微一笑,伸手摘下了太阳帽,染成水红色的指甲油衬着她葱白细长的手指特别好看。

    有人就吹了声轻佻的口哨。

    葛红袖没有生气,而是笑着看了眼那个男人,而后自我介绍道,“你们好,我叫葛红袖,是陆渊陆总的朋友。”

    “陆渊哪儿来这么个如花似玉的女朋友啊?”有人起哄道,“我们怎么都没听说过?陆总的离婚官司还没办完呢,这么快就找好新对象了?”

    葛红袖心中暗喜,面上却羞涩地摆了摆手,“不,我没有在和陆总交往。”

    “那你是单身?”先前的男孩子往前凑了凑,问道,“有没有男朋友?我是不是能追你?”

    “我心里有一个人,”葛红袖含笑看着他,意有所指地说,“我在等那个人向我告白。”

    这话怎么接都是个死循环,陆渊长叹了口气,头疼地想着怎么把人哄好的这两秒钟的空隙里,葛红袖生气了。

    “你还叹气?你就对我这么不耐烦是吗?好啊,我知道,我现在在所有人眼里都是一个人尽可夫的荡妇,我原本以为你会永远等我,看来是我想错了,连你也和那些人一样,你根本就不爱我!”

    陆渊深呼吸了口气,转头妥协地抱住葛红袖,“别发脾气了,我对你的感情你应该比任何人都明白才对,不需要这样反复地向我进行确认。”

    “我不放心,我从你身上没有得到安全感!”葛红袖有些歇斯底里,她自觉根本不喜欢陆渊,现在为了困境落下脸来讨好他,居然还被甩了冷脸,简直是委屈到恨不得甩陆渊一个耳光,“如果你真的想证明你喜欢我、爱我,那就永远不要再和卢静有任何联系,和我结婚,公开说明我才是你的妻子啊!”

    在陆渊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有人不经敲门就推开了他办公室的门。

    陆渊下意识地抬眼看去,见到来人是唐柯,不禁皱了皱眉,“来之前怎么也不先给我打个电话。”

    “本来是想让你秘书进来通知你的,但你们声音太大,外面听得清清楚楚,来往的员工听着也尴尬,我想还是由我来提醒你们一下吧。”唐柯的目光从葛红袖身上一扫而过,没有任何温度。

    葛红袖趴在陆渊怀里拖延了几秒钟,在察觉到来人是谁之后,立刻退后两步拉开了和陆渊之间的距离,背过身去不好意思地擦了擦眼泪,才回头和唐柯问好,“你好,第二次见面了,我是葛红袖。”

    “我知道你是谁。”唐柯冷淡地点了下头,甚至没有礼尚往来做自我介绍的意思,而是看向陆渊,“现在方便吗?”

    被忽视的葛红袖立刻涨红了脸,“你这人怎么一点都不懂礼貌?我在和你打招呼,你的反应就是这样而已?”

    “我以为我的态度已经通过这种方式表达得很明确了,我没有和你交换姓名、发展社交关系的兴趣。”唐柯对于葛红袖泫然欲泣的表情视而不见,十分铁石心肠,“我有话要和陆渊说,麻烦你回避一下。”

    陆渊不赞同地瞪了一眼说话毫不留情的发小,伸手想要安抚一下葛红袖,却被低着头的她一挥手打开。

    “你就任凭你的朋友这样侮辱我?”葛红袖抬起脸来对着陆渊低吼道,“就因为你喜欢我,所以你身边的人都可以看不起我?还是因为我没钱,你们个个都有挥霍不完的家产,所以我在你们眼里没有尊严,也得不到尊重?”

    “我建议你这时候还是保持安静来坚守自己最后的尊严吧,很快你连那也要失去了。”唐柯抬手抛给陆渊一个u盘,“你拜托我姐帮你查的东西,已经拿到了,我今天来一是把这些转交给你,二是有几句关于静静的话要和你说。”

    说到私家侦探,唐柯的姐姐开的事务所完全是一把好手,专抓婚内出轨,一跟一个准。

    “有什么关于卢静的话我不能听?”葛红袖原本还有些在意那个u盘,但在听到唐柯的后半句话时,她的注意力立刻就被转移了,“为什么要让我回避?”

    “恕我直言,在我看来,你不够格接触任何和她有关的东西。”唐柯直接反手打开了门,看向葛红袖,“还需要我亲自请你出去吗?”

    葛红袖鼻子一酸,这回是真情实感地想哭了。她猛地低下头去,快步冲出了办公室,甚至没有想到要再和陆渊讨价还价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