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6.第 106 章

作品:《撩完就跑后男主黑化了[快穿]

    看到重复内容的小天使要等待一段时间才能看哦, 不然多买几章吧~

    陆渊懒得再理他——反正助理不好用就再换一个, 多大点事。

    助理擦了把冷汗, 暗怪自己多嘴——知道得太多真是太难做人了,他才不知道老板对着唐先生出尔反尔,也根本不知道葛红袖老早就把老板当备胎,更不可能知道接下来可能要有一场大戏可以看……

    毕竟人家只是个月薪不到五万的小助理嘛:p

    葛红袖很快就下楼了, 她在大厅驻足了一秒钟就看到了陆渊的座驾,轻轻撩了一下头发, 风情万种地走了过来。

    小助理看着后视镜只觉得这女人美则美矣, 但要想当脚踏八条船的红颜祸水,智商上还是差了那么点——都不知道这人什么毛病,陆老板长得好看又多金, 虽然脾气臭屁了点, 性格自大了点,说话又难听了点, 但至少他在发钱这一点上还是很大方的!非放着这样的钻石王老五不要,去各种劈腿, 这究竟走的是什么套路?

    心里虽然吐槽万千,但小助理动作还是很快地下车给葛红袖开了车门,脸上的神经一秒全部坏死,“葛小姐,请上车。”

    葛红袖一个眼神也没给小助理, 微微一弯腰进了后座, 朝陆渊笑了笑, 往他身边靠了下,“你生气了?”

    “生什么气?”陆渊看也没看葛红袖,就任她柔软的胸部贴着自己的手臂,无动于衷。

    “你就是在生气。”葛红袖撒娇道,“我刚才一时失言,不是那个意思,我知道你对我的心意,这不是最近几天压力太大了,所以才……你会原谅我的,对不对?这样吧,一会儿到了那家餐厅,我来买单,当作赔礼道歉,好不好?”

    副驾驶座上的小助理:哇,用老板的钱请老板吃饭,真不要脸。

    陆渊眼皮子也没掀一下,“有我在场,不会让你没面子。”

    小助理:是呢,差点就把她银行卡都冻结的事情败露出来了。

    葛红袖笑了笑,显然以为陆渊这是退步的意思,高兴地把头靠到了陆渊肩膀上,“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了,谢谢你。”

    陆渊不再作声,但显然也不打算就之前的事情再追究下去了。没看到预想中的翻牌,坐在前排的司机和助理同时都感觉到老板的头上似乎散发出了隐隐约约的绿色光芒……

    不管他们俩怎么想,陆渊还是如约带着葛红袖进了这家看起来就贵死人的餐厅,进了私密性极强的包间。

    葛红袖显然是这里的常客,很快就点完了餐,然后才体贴地问陆渊,“你想来点什么?”

    陆渊看了一眼腕上的手表,漫不经心地说道,“老样子。”

    服务生认得陆渊的面孔,轻声应下之后离开了包间,替他们带上了门。

    葛红袖注意到陆渊低头的动作,发现了他衬衫袖口上的蓝色闪光,赞叹,“这对袖扣是什么时候买的?配在你身上特别有气质。”

    陆渊的动作顿了顿,“嗯,别人送的。”

    葛红袖没有发现他的异样,而是接着说道,“我上个月在美国的时候去了一场展览,那里就有一款类似的项链,颜色和你的这对袖扣特别配,可惜当时钱不够,没有买下来。”她说完,十分惋惜地叹了一口气,“要是买了就好了,和你戴在一起就是情侣款。”

    陆渊有点想笑,葛红袖这样话里藏话的套路他见过很多次了,但以前他宠着她,乐意替她花钱,可现在不一样了。他想问葛红袖也是这样问别的男人讨要礼物的吗?人人都吃这套?

    见到陆渊没有接话,葛红袖本来条件反射地就要再推一把,好在她机智地回忆起了现在自己才是弱势的那个人,立刻掐住了话头,微笑着转了转眼睛,“你还带着文件?不交给助理吗?”

    “一会儿要用的。”陆渊轻描淡写。

    葛红袖并没有理解话中深意,她只是松了口气,又开始尽量挑一些轻松的话题讲给陆渊听,但越说越觉得今晚的陆渊异常冷淡,就算偶尔勾着嘴角回她一个笑,眼神也始终显得冷冷淡淡的。

    但这可是陆渊,喜欢了她七年,又在她身上心甘情愿花了那么多钱的陆渊啊!陆渊怎么可能对她横眉冷眼呢?葛红袖下意识地这么告诉自己,无视了暴风雨来临的这一点点预兆。

    餐厅的食物和服务都非常不错,葛红袖确实非常喜爱这里,这顿饭又被她认为是陆渊抽空陪她、向她妥协的标志,因此一直到用完餐之后,心情都十分不错。

    在甜品用完、所有的餐盘都被撤走之后,陆渊问道,“吃饱了吗?”

    葛红袖笑着点头,“谢谢你请客,今天晚上我很开心。”

    “那我们可以开始谈一谈正事了。”陆渊伸手拿过被他放在一边的文件夹,翻了开来。

    “什么正事?”葛红袖开始有些不知所以,但很快就有了自己的猜想,她捂住了嘴,娇羞地扭过了脸,“天呐,离婚的事情已经办完了吗?这么快?我、我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

    陆渊:“……”他翻了两页纸,冷不丁地打断了葛红袖的独角戏,“‘管煜’这个名字,你熟悉吗?”

    葛红袖愣了两秒,反应过来之后,她脸上的血色迅速退去,僵硬地放下了捂在嘴上的双手,瞠目结舌了数秒之后才开口,“你、你从哪里知道这个名字的?”

    葛红袖不可能将网上的爆料一一仔细看过,她也不知道自己的过去到底被放了哪些出去,更不晓得陆渊到底已经知道多少东西——她交过男朋友的事情?还是借着暧昧关系从几个富二代那里要了不少礼物的事情?甚至是她曾经为了修改一门专业课的成绩陪教授出去酒吧玩了一夜的事情?

    她不敢赌,只能硬着头皮试图把陆渊的怀疑掐死在萌芽状态。

    陆渊沉默了几秒,嗯了一声,“是啊,你不会做那些事情的。”

    葛红袖松了一口气,但仍然不敢大意,又把自己往陆渊的胸前挤了挤,撒娇卖好地问他,“我好累,想睡一会儿,你陪我到我睡着再走,好不好?”

    累是真的,但葛红袖还不至于能在这样的人生转折点上睡着,她只是需要一段时间来理清思绪,又不能这么生硬地把手里最大的底牌就这么打发走而已。

    陆渊自然是同意了,表情柔和地让葛红袖躺到床上,握着她的手等了半晌,见葛红袖似乎已经睡熟了,才起身悄无声息地出了酒店房间。

    出门之后,他边往楼下走,边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把网上的消息压下去。”

    电话那头的属下应声,“是,已经在着手处理了,扩散范围太广,需要一些时间。”

    陆渊在酒店大厅站住脚步,回头沉沉地望了一眼葛红袖房间的方向,生性多疑的他最终还是决定由自己来坚定真伪,“……另外,查一查那些东西的真实性,送一份报告到我这里来。”

    “好的。”属下短暂地犹豫了一下,决定先给老板打一记预防针,“就我们目前掌握的信息来看,恐怕绝大部分都是真的。”

    “我要确实的证据。”陆渊不置可否地给出命令后挂断了电话,脑中转了无数个想法,最后上车命令司机,“去一趟卢家。”

    葛红袖的事情被这么详细地爆料出来,而且又扩散得这么快,卢静是不是插手其中?除了卢静,还有谁这么想要置葛红袖于死地?卢珏吗?

    在前往卢家的路上,陆渊闭着眼睛思考了所有可能性和解决方案,直到司机低声汇报已经到卢家了之后,才缓缓睁开了眼,转头往车外看了一眼。

    这一眼,就让他瞄到了停在卢家豪宅门前的一辆银色轿车,那是唐柯回国时开的车子,他以前见过,那天在咖啡厅门口也见过。

    心头涌上一阵不可言说的烦躁,陆渊强行将其按下,打开了车门。

    往前多走了两步,陆渊就看到了在自家游泳池前躺着晒太阳的孙笑。她懒洋洋地戴着墨镜侧躺在椅子里,身边的小桌子上放着冷饮和音箱,看起来十分惬意,跟度假也差不到哪里去。

    而唐柯就坐在孙笑手边的另一张椅子上,笑着和她说话,俊男美女放在同一个画框里,看起来简直不能更和谐。

    可惜这么美好的画面,就是有人欣赏不来。

    ——比如陆渊,比如卢珏。

    卢珏越看唐柯越像大尾巴狼,看他隔三差五地就殷勤地跑来卢家,借口虽说是担忧和安慰自家妹妹,事实上谁不知道他在试图刷孙笑的好感度?重度妹控卢珏想尽了办法从中作梗,美名其曰“考验”。

    短短一下午的时间,卢珏已经让唐柯换了三个顶灯,修好一扇窗户了,顺带给一院子的花花草草浇水了——天知道,当年因为卢静喜欢花草,卢珏大手笔在院子里装的自动灌溉系统就是一笔天文数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