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第 115 章

作品:《撩完就跑后男主黑化了[快穿]

    看到重复内容的小天使要等待一段时间才能看哦, 不然多买几章吧~

    这话怎么接都是个死循环, 陆渊长叹了口气,头疼地想着怎么把人哄好的这两秒钟的空隙里,葛红袖生气了。

    “你还叹气?你就对我这么不耐烦是吗?好啊, 我知道,我现在在所有人眼里都是一个人尽可夫的□□, 我原本以为你会永远等我,看来是我想错了, 连你也和那些人一样,你根本就不爱我!”

    陆渊深呼吸了口气, 转头妥协地抱住葛红袖,“别发脾气了, 我对你的感情你应该比任何人都明白才对,不需要这样反复地向我进行确认。”

    “我不放心,我从你身上没有得到安全感!”葛红袖有些歇斯底里, 她自觉根本不喜欢陆渊, 现在为了困境落下脸来讨好他, 居然还被甩了冷脸, 简直是委屈到恨不得甩陆渊一个耳光, “如果你真的想证明你喜欢我、爱我,那就永远不要再和卢静有任何联系, 和我结婚, 公开说明我才是你的妻子啊!”

    在陆渊回答这个问题之前, 有人不经敲门就推开了他办公室的门。

    陆渊下意识地抬眼看去, 见到来人是唐柯,不禁皱了皱眉,“来之前怎么也不先给我打个电话。”

    “本来是想让你秘书进来通知你的,但你们声音太大,外面听得清清楚楚,来往的员工听着也尴尬,我想还是由我来提醒你们一下吧。”唐柯的目光从葛红袖身上一扫而过,没有任何温度。

    葛红袖趴在陆渊怀里拖延了几秒钟,在察觉到来人是谁之后,立刻退后两步拉开了和陆渊之间的距离,背过身去不好意思地擦了擦眼泪,才回头和唐柯问好,“你好,第二次见面了,我是葛红袖。”

    “我知道你是谁。”唐柯冷淡地点了下头,甚至没有礼尚往来做自我介绍的意思,而是看向陆渊,“现在方便吗?”

    被忽视的葛红袖立刻涨红了脸,“你这人怎么一点都不懂礼貌?我在和你打招呼,你的反应就是这样而已?”

    “我以为我的态度已经通过这种方式表达得很明确了,我没有和你交换姓名、发展社交关系的兴趣。”唐柯对于葛红袖泫然欲泣的表情视而不见,十分铁石心肠,“我有话要和陆渊说,麻烦你回避一下。”

    陆渊不赞同地瞪了一眼说话毫不留情的发小,伸手想要安抚一下葛红袖,却被低着头的她一挥手打开。

    “你就任凭你的朋友这样侮辱我?”葛红袖抬起脸来对着陆渊低吼道,“就因为你喜欢我,所以你身边的人都可以看不起我?还是因为我没钱,你们个个都有挥霍不完的家产,所以我在你们眼里没有尊严,也得不到尊重?”

    “我建议你这时候还是保持安静来坚守自己最后的尊严吧,很快你连那也要失去了。”唐柯抬手抛给陆渊一个u盘,“你拜托我姐帮你查的东西,已经拿到了,我今天来一是把这些转交给你,二是有几句关于静静的话要和你说。”

    说到私家侦探,唐柯的姐姐开的事务所完全是一把好手,专抓婚内出轨,一跟一个准。

    “有什么关于卢静的话我不能听?”葛红袖原本还有些在意那个u盘,但在听到唐柯的后半句话时,她的注意力立刻就被转移了,“为什么要让我回避?”

    “恕我直言,在我看来,你不够格接触任何和她有关的东西。”唐柯直接反手打开了门,看向葛红袖,“还需要我亲自请你出去吗?”

    葛红袖鼻子一酸,这回是真情实感地想哭了。她猛地低下头去,快步冲出了办公室,甚至没有想到要再和陆渊讨价还价一番。

    来自自己在意的人的指责和冷淡,总是要比其他人的更加尖锐和难以忍受。

    陆渊目睹了这一切,也没有制止,他打从内心觉得葛红袖需要冷静一下。他慢慢吐出了一口气,坐了下来,顺手把u盘插到了笔记本电脑上面,抬头问唐柯,“是卢静有话让你转告我?”

    葛红袖离开之后,唐柯的表情才放松了些,但仍旧没什么平时的笑意,他拖了张椅子坐到陆渊对面,反问道,“你们之间的交流不应该全凭律师来进行?阿渊,你以前对我说过,商业联姻让你觉得很压抑,一天也不想和你名义上的妻子待在一起,因为你心里真正喜欢的是另一个人,对吗?”

    陆渊下意识地把鼠标放到了一边,没有点开u盘里的文件夹,而是盯着唐柯的眼睛,“我是说过这样的话。”

    “可现在你表现出来的态度不是这样的,”唐柯一针见血地指出,“我对葛红袖这么刻薄,你应该在我面前维护她,甚至和我争吵,而不是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她哭着跑掉,更不是因为求证什么事情就跑到卢家去找静静,和她对质。你还记得你以前怎么想尽方法地回避和她见面,一个星期有五天住在公司吗?”

    随着唐柯的话,陆渊的眉毛一点一点地皱紧起来,他下意识地抗拒唐柯话中隐藏的深意,“那是因为她以前执迷不悟,非要延续这段让我和她都不快乐的婚姻,而她现在既然愿意做出妥协,那我当然也可以平和地和她相处。”

    “不,你做不到。”唐柯冷静地否认了他的说法,“我和你从小一起长大,我再清楚你的性格不过,你绝不会为了无关紧要的人勉强自己做任何事情。我只想问你一句话,提出离婚这件事情,你后悔了吗?”

    “我没事,一旦我对陆渊没了感情,面对他的时候就不会落下风。”孙笑边说着电话,边将脚步停在了唐柯的车子旁边,“葛红袖也来了,我总算是见了她一面。”

    卢珏立刻抬高音调,“陆渊这小子什么意思?跟你谈事情还敢大摇大摆地带着那个第三者来见你?这么耀武扬威,根本没把我们家放在眼里是不是!”

    “没什么,不过是个被金钱蒙蔽了眼睛的小姑娘罢了,比我先前想象的还要好摆平。”

    “又不让我插手?”卢珏不满地问道。

    “不,事实上我还真想请大哥帮我一个忙。”孙笑微笑了一下,看到唐柯和女律师已经走了过来,把话给掐断了,“现在不方便说,我回家和你细讲,左右葛红袖现在也不能出境,我有的是办法让她栽跟头。”

    “行,”宠妹狂魔根本不考虑这究竟是什么忙,“我也跟妈说一声,让她晚上别留唐柯吃饭了。”

    孙笑忍着笑,向唐柯招了下手示意自己的位置,和卢珏道了再见。

    “卢小姐,您放心,我有八成的把握逼他们妥协,就算要上法庭,我们也占据着绝对的优势。”女律师先开口说了公事,“毕竟在离婚官司中,出轨的那方一般都会尽量将第三者藏着掖着,这样带着来刷存在感的我也真是第一次见,看来这两人说不定还真是真爱。”她的表情有些不屑。

    “真爱?”孙笑摇了摇头,眼角余光瞥到陆渊和葛红袖还坐在咖啡厅里,显然产生了一些小争执。

    “走吧。”唐柯侧过身子,挡住了孙笑的视线,“我送你回家。”

    “也好。”孙笑顺从他的意思,把目光从陆渊身上撇开,“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律师很有眼见地和二人道别,“那么我就回事务所了,还有许多证据和资料没有整理完毕,卢小姐再见。”

    “辛苦你了。”孙笑和善地朝她点了一下头,又伸手拍了一下唐柯的肩膀,“我们也走吧。”

    唐柯站着没动,沉默了两秒,才低声说道,“你口口声声说着要跟他分道扬镳,但其实我看得出来,你还没有完全放下他。”

    孙笑挑了挑眉。既然唐柯能看出来,那么陆渊冷静下来肯定也能发现些许端倪,不枉费她刚才发挥出了殿堂级的演技。“但我总是要跨出这一步的,我刚才说了,这段关系再继续下去只是让所有人都觉得如鲠在喉罢了。”

    唐柯仔细观察了一会儿她的表情,上前一步打开了副驾驶座的车门,没说话。

    孙笑也不搪塞,往车子走了半步,才说道,“毕竟爱一个人那么久,不论结果是美好还是丑陋,总是会在心里留下痕迹的。”

    “我可以等。”唐柯隔着打开的车门盯着她道,“只要你给我机会。”

    “你会遇到更好的女孩子,她会全心全意地喜欢你,但那个女孩子不会是我。”原先孙笑再怎么打算利用唐柯,现如今也下不了手了,只能用最坚决的态度将他推离自己身边。

    而且现下最棘手的并不是唐柯想要追求她这一件事情,而是葛红袖。

    在知道葛红袖的存在之后,孙笑就已经替她做好了全套的计划,见到真人也不过是稍稍做了些改动,可有时候计划就是跟不上变化——谁知道葛红袖也会跟着参加这次会面呢?

    陆渊可能尚未发觉,将注意力全部放在孙笑身上的唐柯也不会发觉,葛红袖除了对孙笑怨怼不已之外,她给唐柯的瞩目已经是多到令人起疑了。如果不是孙笑拿到过葛红袖曾经暧昧和交往过的几名男性的资料和照片,她也不可能这么快发现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