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第 119 章

作品:《撩完就跑后男主黑化了[快穿]

    看到重复内容的小天使要等待一段时间才能看哦,不然多买几章吧~  卢静的长相本来就十分精致, 只是小鼻子小嘴地显得有些小气, 可壳子里的灵魂换成孙笑之后,整个人都焕然一新, 显得精神元气了不少,加上从小娇生惯养出来的细皮嫩肉,皮肤白得几乎能反光, 在机场里引来不少人的瞩目。

    在之前的世界中,孙笑换过不知道多少个身份, 国际巨星也当过, 哪里会在意这点注目, 领了登机牌, 托运完行李, 又过了安检之后就直接去贵宾候机室里面坐着玩手机了。

    卢静的手机上有个微博, 打开之后是默认的登陆状态, 账户的粉丝和关注都没有多少, 里面记录的都是些生活上的事情,最多的就是关于陆渊的事情了。

    孙笑前几天忙着养伤和熟悉情况, 并没有来得及翻阅卢静手机的内容, 现在离登机还有半个多小时, 正好可以看这些东西打发一下时间。

    卢静其实是个悲情的姑娘, 其实她身边并不缺出色的男性, 只是不知道怎么的, 初恋就一跟头死心眼地栽在了陆渊身上, 可谓是一颗芳心错付他人,落得个香消玉殒的下场。

    仔细看看她的微博,其实能看得出她是个很有教养的姑娘,会好几种乐器和语言,喜欢健身和舞蹈,时而自己下厨,无论想做什么,家里都有经济条件支持,如果不是嫁给了陆渊,她的生活应该无比美满。

    回忆了一下卢静和陆渊认识的时间,孙笑把时间轴翻到了那时候,一条一条地看下去,仿佛身为一个旁观者,再次全程围观了一遍整个短暂又悲伤的故事。

    即使在根本没有爱情的婚姻之中,卢静居然也还是偶尔能找到一些甜蜜之处记录下来,小心翼翼的样子看得孙笑心酸。毕竟那些所谓的“甜蜜”都只是对于卢静来说而已,她已经被爱情蒙蔽了双眼。

    孙笑原本是想把这些微博都给删掉的,转念一想之后又放弃了这个想法,笑嘻嘻地自拍了一张照片发上去,配词很简单:【新生活要开始了,把一切都忘在脑后吧。】

    这个微博账号陆渊总有一天会知道,会去翻阅。就算他找不到,孙笑也会想办法让他发现。到了那个时候,他会是什么反应呢?

    孙笑把顶在头上的墨镜摘下来架到鼻梁上,勾起嘴角笑了一下,看看时间差不多,收起手机就登机去了。

    ——

    每个世界都只会有一个攻略对象。孙笑只有让陆渊爱上自己,才能完成这个世界的任务,累积力量,从而进行脱离,前往下一个世界。

    放弃攻略任务的事情孙笑也不是没有做过,但想要强行脱离一个世界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可以说是得不偿失。

    这种得不偿失的选择孙笑只做过一次,那次她计算失误,攻略对象黑化了,爱她爱到要囚禁她、折磨她、慢慢杀死她,无法再耗下去的孙笑只能选择放弃并且强行脱离,事后黑着脸发现起码之前三个世界的功夫都白费了。

    自那以后孙笑处理这些攻略对象就越发小心起来,随着经验的增长也越来越得心应手,再也没有发生过第二次失败的事情。

    像陆渊和卢静这样平静的世界是最容易处理的,因为治安条件很好,也没有超能力、魔法或者修真等等的存在,可以说是非常安全了。陆渊的性格也不难摸透,甚至攻略他都不需要作出太大的牺牲,让在前一个世界里精疲力尽的孙笑得到了一丝喘息的时间。

    抱着这样度假的心思,孙笑在巴黎还真就留了一个月的时间,直到接到卢珏的电话得知离婚有了进展,需要她回国一趟之后,才动身离开。

    这一个月的时间,除了让孙笑自己放松身心以外,剩下的就是吊远在国内的陆渊的胃口了。

    你想,卢静原本对陆渊算得上是百依百顺,陆渊说东她绝不往西,每天出门去个什么地方一定报备,让陆渊就算不耐烦也对她的行踪了若指掌……可如今,“卢静”不仅爽快地签了离婚协议,而且一点也不悲痛,开开心心地带着行李跑去国外度假了,一去一个月,一条短信都没给陆渊发过,你说陆渊得有多气?

    事实上,陆渊都快气炸了。在离婚的程序开始运转之后,他就一次都没有再见到过卢静,一开始他还以为是卢珏拦着不让见,直到离婚的事情全部都是交由律师处理,而他也终于查到卢静确实是出国了之后,这怒火就更加噌噌噌往上冒了。

    ——敢情他都忘了,提离婚的人是他,对卢静的死缠烂打感到厌烦的人也是他。

    习惯了的事情突然从生活中被抽离,显而易见还是会对一个人造成影响的。卢静尽管没有能动摇陆渊的情感,但确实已经悄悄地渗透进了他的生活之中。

    又一次忍不住拿起手机检查新信息并且没有得到任何结果之后,陆渊黑着脸把手机给放下了。到了这时候他才猛地意识到,他对卢静几乎没有了解。

    两人只交换了电话号码,就连微信都没有加。当卢静把电话办理停机之后,陆渊竟没有一条渠道是可以联系得上她的。

    卢静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有什么生活习惯,他统统一无所知。

    孙笑的力量来源十分诡异,因此想要积攒变强也需要相当程度的努力,在穿越了无数个世界,戴着不同的面具攻略了无数个男主之后,她终于能感觉到复仇的时机开始向着自己一步步靠近,近得她能听到胜利的欢呼声。

    孙笑轻轻合上了眼睛,低声喃喃自语,“再等一等,我很快就回来救你们……”

    进行了短暂的休息之后,孙笑从黑暗中睁开了眼睛,毫不犹豫地投身进入了下一个攻略世界。

    意识投射完毕之后,孙笑察觉到自己躺在一个软绵绵的物体上——像是张床?

    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在旁边说话,孙笑权衡几秒钟之后就睁开了眼睛,刺入视线的先是明亮的阳光,她不自觉地眯了眯似乎很久没有见光的眼睛,受到刺激的泪腺立刻分泌出了泪水。

    “静静!”旁边有人带着哭腔喊道,“你总算醒了,妈妈可担心死了……”

    孙笑微微一怔,转眼往旁边看去,原本蓄了满眼眶的眼泪立刻夺眶而出,在她苍白的面孔上划出两道泪痕,看起来楚楚可怜。

    坐在床边气质雍容的妇人心疼地上前握住她的手,连声安慰,“乖孩子,别哭,只要你没事就好,其他什么事情妈妈都不会再逼你了啊,不痛了,不痛了……”

    原身的记忆涌入孙笑的脑海,那是二十来年的人生,对于穿越在不同世界之中的孙笑来说只是很短的一段时间,因此不过是几次眨眼的时间就整理完毕了。

    原身的名字叫卢静,是一名根正苗红的白富美,家中产业无数,长相娇美柔弱,几年前是青年才俊们纷纷追逐的结婚对象。卢静虽然外表文静,但是在感情的事情上意外地坚定,爱上了一个叫陆渊的男人,并且选择和他结婚了。

    和卢静不同,陆渊当时选择和卢静结婚绝不是出于爱情,而是因为他当时正在和陆家内部的人进行权力争斗,力有不逮的情况下寻找联姻对象,正好找到了足够强大的卢家,并且没怎么费力气就获得了卢静的爱情。即使卢家父母对野心勃勃的陆渊不怎么看得上眼,也没有拗过自家唯一的掌上明珠。

    结了婚之后,陆渊借助卢家的帮助,很快就夺得了陆家的绝大部分控制权,成为了新的家主。在稳定了自己的地位之后,他无情地回头向一直无怨无悔支持他的卢静提出了离婚,直到那时候卢静才知道,原来陆渊心中一直藏着一束白月光,对她则是一点感情也没有。

    早已深陷单恋之中的卢静怎么可能同意离婚,她反抗、她吵闹、她乞求、她甚至尖酸刻薄地讽刺陆渊是小白脸,但这一切都无法挽回陆渊。陆渊在扔下离婚协议书之后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家,好像多看一眼卢静的脸都令他生厌似的。

    两人的最后一次见面是在陆氏楼下,卢静去找陆渊,两人产生了争执,推搡之中卢静摔倒并且撞伤头部,血流不止,陷入昏迷,被送进了医院,一度病危,但陆渊却一次也没有来看望过她。

    既然如今孙笑已经在这个身体里,那么卢静就肯定是已经死亡了。

    孙笑在心中叹了口气,心道陆渊真是好一个渣男,卢静也是个死心眼的,为了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要死要活,到头来性命都丢了,那个男人却连死前的一眼都不愿意给予她。

    也不知道这个陆渊究竟是不是要攻略的男主?孙笑想着,面上勾起个虚弱的笑容,安慰床边的母亲,“妈,我不痛。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

    “你有什么可说对不起的!”立在床另一边的男人皱着眉开了口,带着几分愤懑,“这一切都是陆渊的错——他得冷血到什么地步,才能这么长时间连看都不来看你一眼?怕是早就溺死在他那个红颜知己怀里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