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第 124 章

作品:《撩完就跑后男主黑化了[快穿]

    看到重复内容的小天使要等待一段时间才能看哦, 不然多买几章吧~

    葛红袖面色一僵,撒了手,“什么意思?你现在连陪我吃个饭的时间都没有了是吗?”

    陆渊皱眉,没明白她是如何进行这个跳跃式联想的,“我一会儿还有工作,处理完之后休息一下,再陪你一起去吃饭。”

    “工作,工作,全部都是工作!”葛红袖红着眼睛喊道,“以前只要我一个电话, 你无论什么事情都会替我推掉, 用最快的速度出现在我面前。陆渊, 你变了……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这话怎么接都是个死循环, 陆渊长叹了口气, 头疼地想着怎么把人哄好的这两秒钟的空隙里, 葛红袖生气了。

    “你还叹气?你就对我这么不耐烦是吗?好啊,我知道,我现在在所有人眼里都是一个人尽可夫的□□, 我原本以为你会永远等我,看来是我想错了, 连你也和那些人一样, 你根本就不爱我!”

    陆渊深呼吸了口气, 转头妥协地抱住葛红袖, “别发脾气了, 我对你的感情你应该比任何人都明白才对,不需要这样反复地向我进行确认。”

    “我不放心,我从你身上没有得到安全感!”葛红袖有些歇斯底里,她自觉根本不喜欢陆渊,现在为了困境落下脸来讨好他,居然还被甩了冷脸,简直是委屈到恨不得甩陆渊一个耳光,“如果你真的想证明你喜欢我、爱我,那就永远不要再和卢静有任何联系,和我结婚,公开说明我才是你的妻子啊!”

    在陆渊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有人不经敲门就推开了他办公室的门。

    陆渊下意识地抬眼看去,见到来人是唐柯,不禁皱了皱眉,“来之前怎么也不先给我打个电话。”

    “本来是想让你秘书进来通知你的,但你们声音太大,外面听得清清楚楚,来往的员工听着也尴尬,我想还是由我来提醒你们一下吧。”唐柯的目光从葛红袖身上一扫而过,没有任何温度。

    葛红袖趴在陆渊怀里拖延了几秒钟,在察觉到来人是谁之后,立刻退后两步拉开了和陆渊之间的距离,背过身去不好意思地擦了擦眼泪,才回头和唐柯问好,“你好,第二次见面了,我是葛红袖。”

    “我知道你是谁。”唐柯冷淡地点了下头,甚至没有礼尚往来做自我介绍的意思,而是看向陆渊,“现在方便吗?”

    被忽视的葛红袖立刻涨红了脸,“你这人怎么一点都不懂礼貌?我在和你打招呼,你的反应就是这样而已?”

    “我以为我的态度已经通过这种方式表达得很明确了,我没有和你交换姓名、发展社交关系的兴趣。”唐柯对于葛红袖泫然欲泣的表情视而不见,十分铁石心肠,“我有话要和陆渊说,麻烦你回避一下。”

    陆渊不赞同地瞪了一眼说话毫不留情的发小,伸手想要安抚一下葛红袖,却被低着头的她一挥手打开。

    “你就任凭你的朋友这样侮辱我?”葛红袖抬起脸来对着陆渊低吼道,“就因为你喜欢我,所以你身边的人都可以看不起我?还是因为我没钱,你们个个都有挥霍不完的家产,所以我在你们眼里没有尊严,也得不到尊重?”

    “我建议你这时候还是保持安静来坚守自己最后的尊严吧,很快你连那也要失去了。”唐柯抬手抛给陆渊一个u盘,“你拜托我姐帮你查的东西,已经拿到了,我今天来一是把这些转交给你,二是有几句关于静静的话要和你说。”

    说到私家侦探,唐柯的姐姐开的事务所完全是一把好手,专抓婚内出轨,一跟一个准。

    “有什么关于卢静的话我不能听?”葛红袖原本还有些在意那个u盘,但在听到唐柯的后半句话时,她的注意力立刻就被转移了,“为什么要让我回避?”

    “恕我直言,在我看来,你不够格接触任何和她有关的东西。”唐柯直接反手打开了门,看向葛红袖,“还需要我亲自请你出去吗?”

    葛红袖鼻子一酸,这回是真情实感地想哭了。她猛地低下头去,快步冲出了办公室,甚至没有想到要再和陆渊讨价还价一番。

    来自自己在意的人的指责和冷淡,总是要比其他人的更加尖锐和难以忍受。

    陆渊目睹了这一切,也没有制止,他打从内心觉得葛红袖需要冷静一下。他慢慢吐出了一口气,坐了下来,顺手把u盘插到了笔记本电脑上面,抬头问唐柯,“是卢静有话让你转告我?”

    葛红袖离开之后,唐柯的表情才放松了些,但仍旧没什么平时的笑意,他拖了张椅子坐到陆渊对面,反问道,“你们之间的交流不应该全凭律师来进行?阿渊,你以前对我说过,商业联姻让你觉得很压抑,一天也不想和你名义上的妻子待在一起,因为你心里真正喜欢的是另一个人,对吗?”

    陆渊下意识地把鼠标放到了一边,没有点开u盘里的文件夹,而是盯着唐柯的眼睛,“我是说过这样的话。”

    “可现在你表现出来的态度不是这样的,”唐柯一针见血地指出,“我对葛红袖这么刻薄,你应该在我面前维护她,甚至和我争吵,而不是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她哭着跑掉,更不是因为求证什么事情就跑到卢家去找静静,和她对质。你还记得你以前怎么想尽方法地回避和她见面,一个星期有五天住在公司吗?”

    随着唐柯的话,陆渊的眉毛一点一点地皱紧起来,他下意识地抗拒唐柯话中隐藏的深意,“那是因为她以前执迷不悟,非要延续这段让我和她都不快乐的婚姻,而她现在既然愿意做出妥协,那我当然也可以平和地和她相处。”

    “不,你做不到。”唐柯冷静地否认了他的说法,“我和你从小一起长大,我再清楚你的性格不过,你绝不会为了无关紧要的人勉强自己做任何事情。我只想问你一句话,提出离婚这件事情,你后悔了吗?”

    “我纠正你两点,首先,我对和你吵架没有任何兴趣,你不值得我去坏了一天的好心情;其次,陆渊,请你记住,我已经对你没有感情了,这也正如你一直以来所期望的那样,我不会再缠着你,你也不会再得到我的消息,就像两个从来没认识过的陌生人那样,ok?”

    孙笑的语气依然温柔轻快,内容却让陆渊气不打一处来。

    “你别以为玩这样的花招就能让我改变想法——”

    “你不会是临到了这个时候才发现离不开我吧?”孙笑冷不丁地打断了陆渊的话,声音里带着恰到好处的惊讶,“陆大总裁,你有你的白月光,我对你来说恐怕连根回头草都算不上,你可别告诉我,在我签了离婚协议书之后你才发现其实你喜欢的是我而不是葛红袖?”

    陆渊顿时冷下了脸,“你想得美,你跟她根本没得比。”

    “这不就结了,”孙笑不恼反笑,“所以说,陆大总裁,为了你的红颜知己,破财消灾吧,我只想要回本该属于我的东西而已。”

    在陆渊分析明白应该如何应对仿佛变了一个人的前妻之前,孙笑就果断地挂了电话。

    孙笑可没有理会第一次被她挂断电话的陆渊现在是如何暴跳如雷,她笑眯眯地用两个手指捏着手机晃了晃,心想:上钩得还挺快……是葛红袖因为没有安全感所以胡闹任性过度了?还是原身给陆渊留下的好感度比她想象中要高呢?

    孙笑没有再次将陆渊的号码拉黑,事实上她也没打算这么做,不然在接到唐柯的电话之后选择不主动联系陆渊就行了。

    总不能让陆渊真的没有一条能够迅速联系到她的方法吧?

    ——

    之后的两天时间都是双方律师在唇枪舌战你死我活,直到卢珏终于将好消息带给了孙笑为止。

    葛红袖所在的大学已经公开宣布将葛红袖开除,原因是出勤率和绩点没有达到要求,并且作风不正。就在这条消息被大学官网放出不久,一条匿名的投稿吐槽就在网上流传了开来。投稿人用隐晦的方式叙述了自己所在学校有个被有钱人包养的伪白富美,当小三好多年的消息被人举报给了学校,因为平时也不好好上课交作业,终于被学校开除的事情。

    因为给出信息实在太多,窗户纸很快被捅破,评论中有人爆出了学校以及葛红袖的照片人名所在地等信息,掀起了一波热潮。这不过是短短一天之内发生的事情,虽然其中少不了卢珏的推波助澜,但看热闹的围观群众也还是做出了不小的贡献。

    葛红袖一直留在国内无法离境,忙着购物和黏着陆渊询问离婚进展的她没有关注网上的内容,直到事情发酵的第二天出门在路上被人认出来,才知道一切都被人捅出去了。

    一开始葛红袖还以为盯着她看的人都是被她的样貌身材吸引,还十分自得——她全身上下穿的都是新置办的一身行头,都是陆渊这几天买给她赔礼道歉的,价值不菲。结果后来看她的人越来越多,甚至有人指指点点地拍照,葛红袖才开始觉得有些不对劲。在她抓起包包准备离开之前,有人试探性地在旁边叫了一声她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