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第 128 章

作品:《撩完就跑后男主黑化了[快穿]

    看到重复内容的小天使要等待一段时间才能看哦, 不然多买几章吧~  孙笑从刚才开始就没说话,这会儿边挤颜料边忙里抽空地抬了下眼睛,“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不管你觉得自己受到了什么伤害, 我觉得一, 你罪有应得;二,你找错人了。”

    葛红袖眼眶一红,双手用力地抓住太阳帽, 说话也带起了鼻音, “卢小姐,我知道你一定很讨厌我, 但你和陆渊之间没有感情, 在一起是不会幸福的,他选择和你离婚是做出了正确的决定。可你不能仅仅因为对我的反感, 就私自捏造我的信息, 还交给陆渊让他误会我。”

    “嗯……”孙笑停下了动作, 表情十分微妙, “他都误会你些什么了?”

    “你编造的丑闻, 难道你不知道吗?”葛红袖反问。

    “我不知道。”孙笑无赖地一耸肩, “你要是真这么在意,打个电话问问陆渊到底他是从谁手里拿到的资料吧,反正我是没和他接触过。”

    葛红袖咬了咬牙根,她这一天给陆渊打了好几个电话, 要么是没人接, 要么就是助理代接, 根本联系不上陆渊本人,让她不得不重新思考了一遍这件事的严重性。

    “哦对,”孙笑看着她的表情像是明悟了什么,“瞧我这记性,陆渊在你和闹脾气肯定不会接电话的,你随便找个人帮你吧,这里大家都有他的电话,谁都能拨通的。”

    “卢小姐,我来找你不是为了这件事情!”葛红袖隐隐感觉到话题被孙笑带走了,挣扎了一把主动权。

    孙笑充耳不闻,随手点了一开始吹口哨的男人,“许三,看到美女眼睛都直了吧?英雄救美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孙笑的话音一落,大家都开始鼓掌加吹口哨,撺掇叫许三的男人给陆渊打电话。

    许三坐没坐相地斜在椅子上,掀起眼皮看了看有些不知所措的葛红袖,嗤了一声,“可以啊,但是美女,如果我帮了你这个忙,你要怎么回报我?以身相许?”

    葛红袖看了看许三,义正言辞地拒绝他,“我说过了,我心里是有人的。”

    “噗哈——”有人没憋住,漏出一记喷笑声。

    这简直就像是个信号,画室里坐着的五六个人都纷纷跟着边拍大腿边笑得前仰后合,一个个都像是吸了笑气似的,尤其是许三,他都快从椅子里滚下来了。

    葛红袖被这一群不按套路出牌的富二代惊呆了,她甚至考虑这是不是精神病院,她又需不需要现在就退出去。

    只有孙笑没跟着他们一起狂笑,她无奈地捏着画笔看着这群人,“很好玩吗?”

    坐在孙笑旁边的女孩子整个歪倒在孙笑身上,狂笑不止,断断续续地说道,“好玩啊!你看这个女人……噗——她居然真的以为我们不认识她!还觉得能骗我们相信她和陆渊是真爱?哈哈哈哈哈哈哈救命这是今年我碰到最好笑的事情!”

    离葛红袖最近的男孩子擦了擦笑出的眼泪,捂着肚子问她,“美女,我们圈子里的消息传得多快,有多灵通,你心里一点b数都没有吗?别说今天了,你还没回国的时候,我们都听过你的名字,这段日子你和陆渊之间的破事儿都快磨得我们耳朵起茧了,你知道吗?”

    葛红袖的脸从半分钟钱就涨得通红,她终于意识到从她跨入这间房的那一刻起,这群不学无术的富二代就在戏弄她。他们仗着自己的家世,像是逗弄一只没有尊严的宠物那样地愚弄了她!

    在这群人之中,隐隐成为他们领导者的孙笑——她脸上那平淡的表情,更加刺痛了葛红袖的眼睛。

    “可笑吗?你们再怎么笑,最后和陆渊结婚的人都会是我,而不是这个已经被陆渊抛弃了的黄脸婆!”她不得不用自己最大的音量喊出这句话,才能盖过几乎掀翻屋顶的大笑声,“我再怎么不堪,我也凭着自己的努力得到了陆渊的爱,你们这些除了父母一无是处的人有什么资格取笑我?!”

    立刻有人开始一本正经地拆台。

    “静姐,别听她胡说八道,你皮肤一点都不黄,最近用的什么精华,推荐一下呗?”

    “我的天,牛津博士在读的我吓得瑟瑟发抖,根本不敢讲话。”

    “已经创业多年身家上亿的许三都要气哭了好吗?”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女人是不是疯了?说什么她喜欢陆渊,其实还不是看上了陆渊的钱?陆渊这眼光,啧啧啧……”

    葛红袖的愤怒在这些人嘻嘻哈哈的笑声中终于攀升到了顶点。她伸手抄过手边最近的一个洗笔筒,往前走了两步就抬起手腕往孙笑泼去。在她手腕使劲的那一刹那,她脑海中甚至已经浮现出了孙笑被泼了一身污水的狼狈样子。

    但现实总是骨感的。

    在葛红袖实现目标之前,有人从背后捏住了她的手臂,往后一拉一甩,葛红袖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扔了出去,重重地撞到了门上,脏水也反过来全数泼在了她自己身上。

    打湿的衣服贴在皮肤上,被空调一吹,葛红袖下意识地抱住发冷的身体,一声尖叫,“谁!”

    出现在葛红袖面前的,是她打从心底里最喜欢的那个人的脸。可那个人冷着脸对她说,“你该离开了。”

    “唐柯……”葛红袖下意识地叫出了他的名字,有些难以置信,“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唐柯没有再多看葛红袖一眼,快步走到孙笑身边确认了她安然无恙,才松了口气,“我接到了律师的电话,顺道过来看看。”

    “顺道?你当我们都不知道你家住在哪儿?”许三又吹了声口哨,“英雄救美,干得漂亮啊唐小柯!”

    陆渊皱了一下眉,快速地否定,“我又不喜欢她,怎么可能和她有身体接触!红袖,你明明知道我心里真正喜欢的人是你,不要再这样试探我的心意了。”

    葛红袖没有见好就收,她现在非常需要陆渊给她一颗定心丸,“她那么喜欢你,你就没有一点点动心过?”

    “一点也没有。”陆渊斩钉截铁地说道。

    葛红袖低着脸仔细地观察了一会儿陆渊的表情,脸上才多云转晴,“那就好。你不知道,我真的好害怕你会喜欢上她……我除了你什么都没有了,如果连你也抛弃了我,我就没有什么理由再活在这个世界上了。”

    她说着,微微弯下腰去,将丰满的胸脯若隐若现地暴露在陆渊的视野中,脸上却是后怕感激的表情,红着脸在陆渊的脸颊上亲了一下,接着害羞地闭上了眼,默许似的将手掌搭在了陆渊的肩膀上,半闭上了眼睛。

    这是一个暗示陆渊可以亲吻她的动作。

    本来葛红袖不会做到这个地步,但是看卢静这次是要刨根究底的架势,她还是决定在陆渊这端多加一些筹码。她很有自信陆渊不可能拒绝得了她的投怀送抱,但也决定只是浅尝辄止,说到底她喜欢的并不是陆渊这一款类型,而是陆渊的钱。

    不过如果陆渊愿意和她结婚并且分她一半身家的话,那倒也不是可以。

    葛红袖乱七八糟地想这些事花了几秒钟,却发现迟迟没有等到陆渊的亲吻,有些奇怪地睁开了眼睛看他,“怎么了?”

    陆渊有些恍惚的神情立刻从他的脸上消失,他掩饰似的摇了摇头,“没什么。”

    在葛红袖不放心的眼神里,陆渊的动作顿了顿,没有如她所愿,而是微微偏开一个微妙的角度,亲在了她的嘴角旁边酒窝的位置。

    ——这明明是葛红袖,他渴望并且追求了这么多年的女人,他捧在手心里呵护着等她长大的小姑娘,怎么在她主动给他机会的时候,他又从心中产生了些许的动摇呢?

    葛红袖……真的也喜欢他吗?或者说,这个世界上,还有人会比卢静更喜欢他吗?

    这个念头从陆渊的脑海中一闪而过,被他潜意识地忽略。

    “不要瞒着我。”葛红袖不高兴地直起身子,居高临下地看着陆渊,“你难道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告诉我的吗?”

    “我不想你在还没有确定自己心意的时候就把自己交给我,”陆渊找出了一个很合情合理的借口,他温柔地安慰道,“我想要的是你对我的回应。”

    葛红袖没有想太多就接受了这个理由,左右她也没有要完全献身给陆渊的意思。

    在得到了金钱安全的保证之后,葛红袖就开开心心地提着自己昂贵的鳄鱼皮手包走出了陆渊的办公室,门外的秘书忙不迭地站起身对她鞠躬的行为更是让她心情舒畅。

    ——女人想要征服世界,本来就要通过征服男人,不是吗?

    而一个人留在办公室里的陆渊皱着眉摸了摸自己的嘴角,也很诧异自己对于心心念念了这么久的葛红袖却没能下决心亲下去。刚才的理由纵使葛红袖能够接受,陆渊却很清楚他只是随口说说的。

    反复用大拇指摩挲了一会儿自己手机的屏幕之后,陆渊给负责离婚案的律师打了个电话过去。

    “陆先生,”律师很快接起电话,用专业的语气问道,“请问有什么事吗?”

    陆渊慢慢地把整个背脊靠到椅背上,想了两秒钟,说道,“卢家给葛红袖发了律师函的事情你知道吗?”

    “您和我提过葛红袖,所以我确实有注意过这方面。”律师很快地给出回答,“他们的做法无可厚非,我们这边只需要证明卢静小姐一直知道您在资助葛小姐的事情,并且没有做出阻拦,就不会有大问题。对方律师一定是想把葛红袖和您之间的交往归类于婚内出轨,所以我建议您在这期间不要表现出对于葛小姐的好感会比较保险。”

    陆渊又皱起了眉,“这件事可能的话就不要牵扯到红袖身上了。”

    “我会尽量。”律师保守地答道。

    “……”陆渊沉吟了一会儿,像是漫不经心地问,“卢家那边还是全权由律师负责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