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第 131 章

作品:《撩完就跑后男主黑化了[快穿]

    看到重复内容的小天使要等待一段时间才能看哦, 不然多买几章吧~  她不仅在过去的一个月中安安心心地给自己度了个假, 还在社交软件中埋了大量伏笔准备给未来的陆渊一记深水鱼雷。

    最重要的是, 她在巴黎纯属意外地碰见了一个陆渊的熟人——唐柯。

    唐柯是陆渊的发小,两人从小一起长大,关系十分亲近, 但就是这么巧, 唐柯和卢静都不认识对方,而唐柯又这么一眼就喜欢上了孙笑,硬是跟着她回了国, 要求在她的离婚案上出力。

    简直是打瞌睡就来枕头, 有了唐柯这个神助攻, 孙笑想要攻略陆渊简直比翻个手掌还容易。

    “……才多少时间,离婚程序都没走完,他已经带着小狐狸精出现在所有人面前, 把我们卢家当成什么了!”卢妈妈还在愤愤不平, “静静, 你可绝对不能再对他心软了,知道吗?”

    孙笑咬着筷子点点头, 心想但为了完成卢静的心愿,她最后还是会和陆渊在一起,那时候得把卢妈妈和卢珏都气个够呛吧?

    ——不过那就是以后的陆渊需要担心的事情了。渣人者,恒被渣之。孙笑穿越茫茫多的世界, 整治过的渣男双手双脚一起都数不过来, 还怕一个精神状况正常而且武力值也不高的陆渊?不存在的。

    因为有一个月没有和陆渊进行过联系, 孙笑所能确定的是陆渊一定会感到相当的不习惯——毕竟一直缠在你身边的人突然消失了,原本好像对你死心塌地的妻子说离婚就离婚了,这对陆渊来说都是想破脑袋也想不清楚的事情,他本身就是个要强且自尊心非常高的人,不可能就此放下。

    可是要说第二天陆渊会不会出现在她面前,孙笑还真只有六成的把握。在知道葛红袖已经回国而且和陆渊见过面之后,这个可能性降到了四成。

    在巴黎度假的时候,孙笑已经见过了葛红袖的照片,甚至私家侦探还替她弄来了许多葛红袖平常生活中的照片,倒是让孙笑找到了不少有趣的小秘密。这个女人很显然对陆渊并没有感情,她甚至瞒着陆渊交过几个男朋友,隐瞒手段做得并不高明,但陆渊主观地信任她,倒还真的没有发现。

    如果陆渊发觉了这些事实,他会怎样对待葛红袖?孙笑抿着嘴笑了起来,把床头灯一关,安心地睡了过去。

    ——

    即将踏入孙笑精心编制的陷阱之中的陆渊对未来一无所知,他检查了一下时间,正要准备出门去会面地点的时候,被葛红袖的一个电话绊住了脚步。

    自从上次见面之后,葛红袖就不再故作冷淡地称呼陆渊“陆总”了,她直白地问道,“我听律师说,你今天要和卢小姐见面?”

    “对,”陆渊应了一声,对着更衣镜又打量了自己一眼,鬼使神差地从抽屉里翻出了一对蓝色的袖扣,然后才后知后觉地对着话筒补充,“今天就是去和她谈财产的,别担心,进展够快的话,你下周就可以回美国。”

    “我和你一起去。”葛红袖不由分说地提出要求,“我想和她当面谈。”

    听到这里,陆渊换袖扣的动作顿了顿,心底突然涌上一股怪异的反感来,就好像他打从心眼里不愿意葛红袖和卢静见面似的。他斟酌了一下,没说重话,而是安抚道,“这些交给律师就行了,我不会让你受一点委屈的。”

    “不,”葛红袖的态度异常坚决,“我不会多说什么,至少我想坐在旁边听一听,只有这样我才能放下心来。”

    陆渊沉默了一会儿。

    葛红袖也跟着安静了几秒钟,又像是要给自己加重砝码似的添了一句,“陆渊,我很害怕,这一切都不像是真的,我需要亲眼见到你和她坐在一起讨论怎么离婚、怎么分割财产、怎么一刀两断,不然我总觉得一切都像是在做梦……”

    陆渊换好了第二颗袖扣,听着葛红袖示弱的声音,心头不由得一软,松口把见面地址报给了她,“别怕,这一切都是真的,该谈的事情都已经谈得差不多,不久之后我就跟她一点关系也没有了。”

    陆大总裁不知道他给自己立了个巨大的fg,在挂断电话之后又对着镜子确认了一眼自己的模样,才出门赴约。

    临到了咖啡厅前的时候,陆渊还在思考,万一卢静在这个时候又突然反悔,他该如何安抚在场的葛红袖,又该如何强硬地逼迫卢静继续走离婚流程……

    这个念头还没转完,他就隔着玻璃窗和一条街看见了坐在窗边座位上的妻子——不,前妻。

    她看起来跟以前完全不一样。明明是同一张脸,那副躯壳底下的灵魂却似乎改头换面,陆渊觉得自己根本认不出来,却偏偏在第一眼就认了个仔细。

    陆渊原来满以为这一个月来卢静躲着他一定是每日以泪洗面,在家人的高压控制之下才同意签下离婚协议书,谁知道——谁知道她居然能笑得这么开心!

    哪怕是在他们婚姻同居的日子里,卢静也从来没有笑得这样开怀过,她从来都是怯懦的、低微的,小心翼翼地乞讨着他每一个眼神的垂怜,陆渊一个不耐烦的表情都能吓得她红着眼眶道歉。

    ……不对啊,不应该是这样的。陆渊不自觉地在车上愣了一会儿,视线就没能从对方身上移开,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终于意识到卢静身边除了律师,还坐着别人。

    看清那个一直面带微笑的男人长相之后,陆渊只觉得一股无名怒火席卷胸膛,焚烧理智,驱使着他下车横穿马路大步走进了咖啡厅里面,无视了想要招呼他的服务生,直直地走到了那张桌子前面。

    “不要空腹喝牛奶,先吃松饼垫垫胃。”温文尔雅的男人刚刚不赞同地把孙笑面前的牛奶往旁边推了推,就察觉有人气势汹汹地走过来,抬眼正好看见站定的陆渊,手上动作微微一顿,打了个招呼,“你来了。”

    “唐柯,”陆渊叫了男人的名字,冷着脸问他,“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不好意思,我没有想到你会来。”唐柯笑了笑,眼底神情十分冷静,“本来我是打算晚上和你见面时再详细说明情况的……至于现在,你可以把我当成是你前妻的现任追求者。”

    本来想站起来打声招呼的律师愣是一个字都没挤出来,在这两人的气场碰撞中连条缝隙都没找着,默默地把抬了一半的屁股又落了回去。

    出声打破这段僵持的人是孙笑,她懒洋洋地把一小块松饼咽了下去,才开口道,“陆大总裁,今天我们要谈的是你和我之间的事情,不用在意别的,坐吧。”

    陆渊仿佛才意识到她的在场,迅速迁怒,“离婚手续都还没有办完,你就已经忙着找下一个男人了?”

    “静静?”卢珏一惊,回身下意识地挡在了陆渊和孙笑之间,“你赶紧回去,哥这就把他赶走,眼不见心不烦的。”

    “你承认了?”陆渊像是第一次认识孙笑似的盯着她看,“这不是你能做得出的事。”

    “要你管?”卢珏转头,有些不耐烦地说道,“还是说你想报复到静静身上?我告诉你,是个男人就都冲着我来!”

    孙笑轻轻摇了摇头,安抚地拍了下卢珏的手臂,“哥,没关系,隔着门他也动不了我,你总不能拿扫帚赶人,只要他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自然就会离开。”劝服了卢珏之后,孙笑往旁侧了半步,回答了陆渊的问题,“你觉得你很了解我吗?那只能说明你不懂一个女人为了复仇能做到什么地步罢了。我对葛红袖做的事情已经很仁慈,不过是把她想要掩埋起来的故事都公诸于众而已,如果我想,我甚至可以昧着良心编造一些无中生有的丑闻给她,但和你们二位不一样,我做人是有底线的,所以我没有。”

    “不留着这些来当做筹码?”

    “如果公布出去能让我更开心,那筹码付之一炬也无所谓。”孙笑耸了一下肩膀,勾着微笑的脸上满是轻松,“不开心的日子过久了,我都快忘记开心的日子是什么感觉了。总而言之,葛红袖和你之间的事情,是我让人匿名投稿出去的,也是我雇了人在网上推波助澜扩散开来的,这个答案,你满意了吗?”

    陆渊没有回答,他前所未有地仔细打量着孙笑,有一个十分清晰的念头在脑中逐渐成型。

    这个人不是卢静。她和卢静比起来已经完全是另外一个人,从思考方式到行为举止都彻底地改变,这不是“顿悟”就能够解释的。如果是以前的那个卢静,她不会这样放肆地惹怒甚至挑衅他,也不会做出可能令他不快的事情,更不可能破釜沉舟地撕破两人之间最后一层窗户纸,把葛红袖的存在公布出去。

    如果是以前的那个卢静……他绝不会像现在这样又在意又全然束手无策。

    可她就是卢静,曾经爱他死心塌地,现在却对他冷嘲热讽的前妻。

    孙笑见陆渊半晌没有反应,挑了一下眉,又有了新的设想,“你好像不如我预想中生气?难道是发现你放在心尖尖上的女人不是你想象中这么纯洁无辜,一时之间迷失了自我,不知道该生气她的隐瞒,还是继续坚持喜欢她了?”

    所谓打人不打脸,孙笑可谓是反其道而行之,踩中了陆渊的痛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