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第 146 章

作品:《撩完就跑后男主黑化了[快穿]

    看到重复内容的小天使要等待一段时间才能看哦, 不然多买几章吧~

    “陆渊, 你不要太过分了。”唐柯压低了声音, “你这句话不仅侮辱了我, 也同时侮辱了她。她对你的感情,应该没有人比你更清楚了,如今她都愿意顺着你的意思离婚了,你如果再这样出口伤人,我不会再袖手旁观。”

    几人闹出的动静有些大, 眼看着旁边的客人都陆陆续续将好奇的目光投来, 考虑到几家都是有头有脸的大家族,孙笑不得不打了个圆场, “公共场合,大家注意音量,都坐下说吧。”

    “卢小姐,初次见面, 你好。”葛红袖一点也不客气, 朝孙笑点了点头,就连打一声招呼都带着倨傲,更是没有等待孙笑的回应就坐到了陆渊身旁,俨然一幅把自己当成了半个主人的样子。

    孙笑的回应则是先伸手把站起的唐柯给拉回了座位上, 然后才抬头冲着来势汹汹的葛红袖微微一笑,“确实是久仰大名, 初次见面, 希望你能理解我不想和你进行不必要接触的想法, 因此握手也就免了吧。”

    ——你觉得和我打招呼是纡尊降贵,我还连你的话茬都不想接呢。

    在葛红袖发怒之前,孙笑就把注意力转向了自己的律师,“人都到得这么齐了,就开始吧,我也不想在这个地方再多留下去了。”

    两句话,就轻描淡写地把自己对葛红袖和陆渊的不耐烦表达得清楚又直白,甚至还带着社交礼仪,只是夹枪带棍了点儿。

    两位律师事先作为代理人已经打过不少次交道,即使今天约了双方当事人见面,也没料到场面会变成这样,只能一边一个坐下了,纷纷从公文包里掏出了己方的资料,然后相互打了个眼色。

    孙笑的律师清了清嗓子,开了场,“卢小姐的诉求一直以来都非常明确,在婚姻过程中一切的共同财产出入都需要进行流水核对,数目上有异议的,都需要双方达成一致。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关于陆先生对于葛红袖的资助是否属于擅自使用夫妻财产的范畴,我方已经向法院申请查看了陆先生的银行流水,在陆先生和卢小姐结婚以来的一年多时间里,他给葛红袖汇款的次数高达三十八次,仅转账这一项的总金额就超过了五百万人民币,这已经远远超过了先前你们声明的‘留学资助’所可能需要的金额。”

    葛红袖被陆渊惯得花钱一直大手大脚,从来不担心没钱花,自然也不会有存款,乍一听到这个数字,心里还是一跳,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桌上其他人的表情,却见陆渊和孙笑都是一脸淡定,根本没有人把五百万放在眼里,不由得咬了咬牙。

    是啊,这些人生来都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别说五百万,就是五千万对他们来说花了也就花了,他们怎么可能理解她对金钱的和渴求!她用自己的魅力征服了陆渊,那么心安理得地花他的钱又有什么不对?要知道,想要维持陆渊对她的好感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哦,我还真不知道一个普通的留学生两年不到的时间就要花这么多钱的。”孙笑双手捧着牛奶杯子看了一眼陆渊,“不过五百万也不过是小数目,陆大总裁不会在意的。”

    “陆先生对葛红袖的资助在六年前就已经开始,从来没有断过,卢小姐在这段婚姻开始之前就已经知道了这一切,她对于所有和葛红袖有关的资金流动都是知情的。”陆渊的律师反击道,“这代表她对于这笔钱的使用方法已经做出了默认。”

    “你的说法不成立。今天是我的当事人和葛红袖的第一次见面,在那之前,她一直单纯地以为资助是普通的慈善行为,在这次财产清算中看到金额才发觉到情况不对。”孙笑的律师不慌不忙地推了下眼镜,“我有理由怀疑,陆先生是不是借着资助女大学生的名头,私底下在做着不合法的资产转移呢?”

    葛红袖像是感到害怕似的往陆渊身上靠了靠。

    陆渊立刻揽住她的肩膀,皱着眉问道,“是不是只要我把大部分财产算给卢静,这件事情就能解决了?”

    “这只是卢小姐诉求的一部分。”律师进入工作状态之后并不怵陆渊,又掏出一份新的文件来,冷静地说,“这家咖啡厅里面有监控摄像头,完全可以拍到我们所在的这张桌子以及陆先生和葛红袖女士之间的亲密举动,我会向法院申请将监控录像作为陆先生婚内出轨葛红袖女士的证据,并要求精神损失费以及其他赔偿。”

    葛红袖终于真正地有些慌张起来:如果这个罪名坐实,以后总会走漏出去,那她在所有人眼里就会是一个插足别人婚姻的第三者,这个污名就再也洗不掉了。再者,她根本没有让陆渊碰过自己一根手指头!

    抱着这样的想法,葛红袖的脑袋飞快地转动起来,甩掉了陆渊放在自己肩头的手,指着孙笑尖锐地问道,“那你呢?你和你身边这个男人是什么关系?难道你不也是婚内出轨?”

    “首先,谢谢你用了‘也’这个字,这足够说明很多事情。”孙笑说到这里,看了一眼葛红袖懊恼的神色,微微一笑,“其次,我认识唐柯是在我签了离婚协议书之后的事情,所以你的指责也不成立。”

    葛红袖脸色一白,身子一晃,变得摇摇欲坠起来。

    卢静的长相本来就十分精致,只是小鼻子小嘴地显得有些小气,可壳子里的灵魂换成孙笑之后,整个人都焕然一新,显得精神元气了不少,加上从小娇生惯养出来的细皮嫩肉,皮肤白得几乎能反光,在机场里引来不少人的瞩目。

    在之前的世界中,孙笑换过不知道多少个身份,国际巨星也当过,哪里会在意这点注目,领了登机牌,托运完行李,又过了安检之后就直接去贵宾候机室里面坐着玩手机了。

    卢静的手机上有个微博,打开之后是默认的登陆状态,账户的粉丝和关注都没有多少,里面记录的都是些生活上的事情,最多的就是关于陆渊的事情了。

    孙笑前几天忙着养伤和熟悉情况,并没有来得及翻阅卢静手机的内容,现在离登机还有半个多小时,正好可以看这些东西打发一下时间。

    卢静其实是个悲情的姑娘,其实她身边并不缺出色的男性,只是不知道怎么的,初恋就一跟头死心眼地栽在了陆渊身上,可谓是一颗芳心错付他人,落得个香消玉殒的下场。

    仔细看看她的微博,其实能看得出她是个很有教养的姑娘,会好几种乐器和语言,喜欢健身和舞蹈,时而自己下厨,无论想做什么,家里都有经济条件支持,如果不是嫁给了陆渊,她的生活应该无比美满。

    回忆了一下卢静和陆渊认识的时间,孙笑把时间轴翻到了那时候,一条一条地看下去,仿佛身为一个旁观者,再次全程围观了一遍整个短暂又悲伤的故事。

    即使在根本没有爱情的婚姻之中,卢静居然也还是偶尔能找到一些甜蜜之处记录下来,小心翼翼的样子看得孙笑心酸。毕竟那些所谓的“甜蜜”都只是对于卢静来说而已,她已经被爱情蒙蔽了双眼。

    孙笑原本是想把这些微博都给删掉的,转念一想之后又放弃了这个想法,笑嘻嘻地自拍了一张照片发上去,配词很简单:【新生活要开始了,把一切都忘在脑后吧。】

    这个微博账号陆渊总有一天会知道,会去翻阅。就算他找不到,孙笑也会想办法让他发现。到了那个时候,他会是什么反应呢?

    孙笑把顶在头上的墨镜摘下来架到鼻梁上,勾起嘴角笑了一下,看看时间差不多,收起手机就登机去了。

    ——

    每个世界都只会有一个攻略对象。孙笑只有让陆渊爱上自己,才能完成这个世界的任务,累积力量,从而进行脱离,前往下一个世界。

    放弃攻略任务的事情孙笑也不是没有做过,但想要强行脱离一个世界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可以说是得不偿失。

    这种得不偿失的选择孙笑只做过一次,那次她计算失误,攻略对象黑化了,爱她爱到要囚禁她、折磨她、慢慢杀死她,无法再耗下去的孙笑只能选择放弃并且强行脱离,事后黑着脸发现起码之前三个世界的功夫都白费了。

    自那以后孙笑处理这些攻略对象就越发小心起来,随着经验的增长也越来越得心应手,再也没有发生过第二次失败的事情。

    像陆渊和卢静这样平静的世界是最容易处理的,因为治安条件很好,也没有超能力、魔法或者修真等等的存在,可以说是非常安全了。陆渊的性格也不难摸透,甚至攻略他都不需要作出太大的牺牲,让在前一个世界里精疲力尽的孙笑得到了一丝喘息的时间。

    抱着这样度假的心思,孙笑在巴黎还真就留了一个月的时间,直到接到卢珏的电话得知离婚有了进展,需要她回国一趟之后,才动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