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第 153 章

作品:《撩完就跑后男主黑化了[快穿]

    看到重复内容的小天使要等待一段时间才能看哦, 不然多买几章吧~  “他只是、只是我在大学里的普通学长,在学业上帮过我很多忙!”葛红袖飞快地转动着大脑为自己寻找着开脱的理由,但临到了这时候,她的思维仿佛生锈了——说到底, 她只是个没有任何社会经验的小姑娘,而坐在她对面的陆渊可是见惯大风大雨了。

    “学业上?”陆渊挑了一下眉毛,指着文件其中一行字,“他和你不是一个专业, 而且他的gpa比你高不到哪里去。”

    葛红袖急得脑袋一片空白, 下意识地反问, “难道我不能有朋友吗?”这句话一出口, 她顿时感觉到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 滔滔不绝地往下说, “你知道我在国外的时候一个人有多孤单多寂寞多需要陪伴吗?管煜是我的好朋友,我很多烦恼都会告诉他, 让他替我出主意, 这样不行?还是说, 你连我的普通社交生活都要管?”

    葛红袖还是太年轻,只想着把暧昧对象定位到“朋友”上面, 却不知道陆渊这样的人, 手里没有百分之一百的把握是不会选择翻牌的。

    陆渊不咸不淡地嗯了一声,又问道, “是偶尔一起出去旅游还住同一间宾馆的好朋友?”

    “……!!”

    葛红袖失态地站了起来, 椅子被她的膝弯顶得往后划出几十公分远, “你、你诬蔑我!”

    “当然了,最后是他付的钱,我看看……”陆渊没有把葛红袖的故作镇定放在眼中,他慢条斯理又危险十足地把注意力全数集中在面前的资料上,“光是客房服务就叫了七次,最后离店的时候,酒店还额外向他收取了润滑液、情趣用品、和一盒避孕套的消费。这三天,你们应该过得不错?”

    陆渊的话里没有一丝怒意,他把这件事情抽丝剥茧放到葛红袖面前时甚至带着一种看戏般的调侃,这反而让葛红袖更加恐慌——陆渊不应该更生气吗?他不应该对着她怒吼,质问她为什么要辜负他的感情和金钱才对,不是吗?

    “说点什么啊。”陆渊又一次将目光投向了惊慌失措梨花带雨的葛红袖,“我打印了十页,才刚刚给你说了两页的内容呢。”

    “谁把这些事情告诉你的?”葛红袖咬着牙试图理清自己的思绪,直到一张面孔闪现在她的脑海,“是不是卢静?她想要挑拨我和你之间的关系对不对?我就知道她还不死心,她从头到尾都没有打算过要真正跟你离婚!”

    陆渊没说是,也没说不是,他就那么好整以暇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看葛红袖双手撑着桌面,美艳的五官微微扭曲起来。

    他这样态度在葛红袖看来完全就是默认的意思,她口不择言地骂道,“你呢,陆渊?你是不是也变心了,觉得和卢静在一起也不错,再也不要我了?你忘记卢静以前是怎么说你的吗?她叫你小白脸,在她的心目中你根本不是陆渊陆大总裁,而只是一个需要抱着他们卢家大腿才能东山再起的无能男人而已!”

    陆渊的表情终于微微松动。他往前靠了两分,低声道,“我是喜欢你,葛红袖,但你也不要在我面前太放肆了。”

    “我放肆?你看看你做了什么?你拿着这些已经过去的事情,到我面前来质问我!”葛红袖挥舞着纤细的手臂,显得怒不可遏,好像她才是这里的受害者似的,“我是做过错事,那又怎么样,你难道不是也和别的女人结婚了吗?你有资格来问我为什么和别的男人交往?凭什么你可以做的事情我就不能做?”

    陆渊耐心地听完这段,才把资料往葛红袖面前一甩。文件夹滑到葛红袖面前时,里面的几张照片已经甩了出来,葛红袖只看了一眼,就心惊肉跳起来:光是她看到的两张照片,上面就已经是她和另外两个不同男人的亲密合照了。

    陆渊到底知道了多少?如果他全部都知道了,为什么又要和颜悦色地带她到这家餐厅来吃饭,然后才选择摊牌?这是不是代表……她在他心目中还是有地位的?

    对,陆渊从来都是最喜欢她的人,和那些在外面暧昧的男人不一样,陆渊一直是希望娶她进门的。

    葛红袖反复给自己做了几次心理建设,才把被恐慌霸占的理智往回扳了一点。她咽了口口水,看着桌子对面俊美的男人,本来想走到他身边去,却有些心生胆怯,最后选择了隔着桌子和他对话,“陆渊,别这样,我只是想报复你……你瞒着我和别人结婚,我虽然嘴上不说,但一直很生气,总想着要做点什么事情让你体会一下我的感受。我是一时头脑发热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可是在知道你提出了离婚之后,我这不是立刻就赶了回来吗?只要你娶我,以后我就完完整整都是属于你的,绝对不会再和任何人发生不应该发生的事情,我保证!”

    陆渊的手指在桌上扣了两下,最后他答非所问地说道,“我从来没有碰过卢静。”

    葛红袖脸色一白,还没想到下一句台词,陆渊就站起身往门口走去。

    “陆渊!”她不可思议地大喊,“你要抛下我?”

    “我想……是时候给你个教训了。”陆渊驻足回头,像是刚刚想起来似的补充道,“晚餐记在我的名下,但酒店我不会再替你续费,你自己打车回去吧。”

    陆渊说完,真的头也不回地推门离开,一丝留恋也没有给葛红袖。

    葛红袖茫然地支撑住自己摇摇欲坠的身体,最后跌坐到椅子里,思绪空白了好一会儿,什么也无法思考。

    她在这个人生最要紧的关头,失去了最好用的靠山?她明明都计划好了,要利用在国内这段时间解决卢静,再让陆渊向自己求婚,一切的设想都这么完美,怎么一个晚上的时间,就连陆渊都变了?

    “卢静……”

    对,是卢静逼她回国,是卢静把她的事情放到网上,也是卢静把一切捅给陆渊知道,这全部都是那个女人的错!

    “嗯,”卢珏秒变回护短大哥,“落地了记得给我和妈报声平安。”

    “知道了。”孙笑应完之后就挂了电话,从司机手里接过行李箱,笑盈盈地和他道了声谢,拖着箱子就开开心心地进机场去了。

    尽管每个世界的攻略工作都比较紧张,但偶尔也会出现像这种可以放松身心去度假的日子,对孙笑来说简直跟公费旅游没有差别,卢家根本就不缺钱,她订的是头等舱的机票,直飞巴黎。

    卢静的长相本来就十分精致,只是小鼻子小嘴地显得有些小气,可壳子里的灵魂换成孙笑之后,整个人都焕然一新,显得精神元气了不少,加上从小娇生惯养出来的细皮嫩肉,皮肤白得几乎能反光,在机场里引来不少人的瞩目。

    在之前的世界中,孙笑换过不知道多少个身份,国际巨星也当过,哪里会在意这点注目,领了登机牌,托运完行李,又过了安检之后就直接去贵宾候机室里面坐着玩手机了。

    卢静的手机上有个微博,打开之后是默认的登陆状态,账户的粉丝和关注都没有多少,里面记录的都是些生活上的事情,最多的就是关于陆渊的事情了。

    孙笑前几天忙着养伤和熟悉情况,并没有来得及翻阅卢静手机的内容,现在离登机还有半个多小时,正好可以看这些东西打发一下时间。

    卢静其实是个悲情的姑娘,其实她身边并不缺出色的男性,只是不知道怎么的,初恋就一跟头死心眼地栽在了陆渊身上,可谓是一颗芳心错付他人,落得个香消玉殒的下场。

    仔细看看她的微博,其实能看得出她是个很有教养的姑娘,会好几种乐器和语言,喜欢健身和舞蹈,时而自己下厨,无论想做什么,家里都有经济条件支持,如果不是嫁给了陆渊,她的生活应该无比美满。

    回忆了一下卢静和陆渊认识的时间,孙笑把时间轴翻到了那时候,一条一条地看下去,仿佛身为一个旁观者,再次全程围观了一遍整个短暂又悲伤的故事。

    即使在根本没有爱情的婚姻之中,卢静居然也还是偶尔能找到一些甜蜜之处记录下来,小心翼翼的样子看得孙笑心酸。毕竟那些所谓的“甜蜜”都只是对于卢静来说而已,她已经被爱情蒙蔽了双眼。

    孙笑原本是想把这些微博都给删掉的,转念一想之后又放弃了这个想法,笑嘻嘻地自拍了一张照片发上去,配词很简单:【新生活要开始了,把一切都忘在脑后吧。】

    这个微博账号陆渊总有一天会知道,会去翻阅。就算他找不到,孙笑也会想办法让他发现。到了那个时候,他会是什么反应呢?

    孙笑把顶在头上的墨镜摘下来架到鼻梁上,勾起嘴角笑了一下,看看时间差不多,收起手机就登机去了。

    ——

    每个世界都只会有一个攻略对象。孙笑只有让陆渊爱上自己,才能完成这个世界的任务,累积力量,从而进行脱离,前往下一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