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第 158 章

作品:《撩完就跑后男主黑化了[快穿]

    看到重复内容的小天使要等待一段时间才能看哦, 不然多买几章吧~

    陆渊皱眉, 没明白她是如何进行这个跳跃式联想的, “我一会儿还有工作, 处理完之后休息一下, 再陪你一起去吃饭。”

    “工作, 工作, 全部都是工作!”葛红袖红着眼睛喊道, “以前只要我一个电话, 你无论什么事情都会替我推掉, 用最快的速度出现在我面前。陆渊,你变了……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这话怎么接都是个死循环,陆渊长叹了口气, 头疼地想着怎么把人哄好的这两秒钟的空隙里,葛红袖生气了。

    “你还叹气?你就对我这么不耐烦是吗?好啊,我知道,我现在在所有人眼里都是一个人尽可夫的□□,我原本以为你会永远等我, 看来是我想错了, 连你也和那些人一样,你根本就不爱我!”

    陆渊深呼吸了口气,转头妥协地抱住葛红袖, “别发脾气了, 我对你的感情你应该比任何人都明白才对, 不需要这样反复地向我进行确认。”

    “我不放心, 我从你身上没有得到安全感!”葛红袖有些歇斯底里,她自觉根本不喜欢陆渊,现在为了困境落下脸来讨好他,居然还被甩了冷脸,简直是委屈到恨不得甩陆渊一个耳光,“如果你真的想证明你喜欢我、爱我,那就永远不要再和卢静有任何联系,和我结婚,公开说明我才是你的妻子啊!”

    在陆渊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有人不经敲门就推开了他办公室的门。

    陆渊下意识地抬眼看去,见到来人是唐柯,不禁皱了皱眉,“来之前怎么也不先给我打个电话。”

    “本来是想让你秘书进来通知你的,但你们声音太大,外面听得清清楚楚,来往的员工听着也尴尬,我想还是由我来提醒你们一下吧。”唐柯的目光从葛红袖身上一扫而过,没有任何温度。

    葛红袖趴在陆渊怀里拖延了几秒钟,在察觉到来人是谁之后,立刻退后两步拉开了和陆渊之间的距离,背过身去不好意思地擦了擦眼泪,才回头和唐柯问好,“你好,第二次见面了,我是葛红袖。”

    “我知道你是谁。”唐柯冷淡地点了下头,甚至没有礼尚往来做自我介绍的意思,而是看向陆渊,“现在方便吗?”

    被忽视的葛红袖立刻涨红了脸,“你这人怎么一点都不懂礼貌?我在和你打招呼,你的反应就是这样而已?”

    “我以为我的态度已经通过这种方式表达得很明确了,我没有和你交换姓名、发展社交关系的兴趣。”唐柯对于葛红袖泫然欲泣的表情视而不见,十分铁石心肠,“我有话要和陆渊说,麻烦你回避一下。”

    陆渊不赞同地瞪了一眼说话毫不留情的发小,伸手想要安抚一下葛红袖,却被低着头的她一挥手打开。

    “你就任凭你的朋友这样侮辱我?”葛红袖抬起脸来对着陆渊低吼道,“就因为你喜欢我,所以你身边的人都可以看不起我?还是因为我没钱,你们个个都有挥霍不完的家产,所以我在你们眼里没有尊严,也得不到尊重?”

    “我建议你这时候还是保持安静来坚守自己最后的尊严吧,很快你连那也要失去了。”唐柯抬手抛给陆渊一个u盘,“你拜托我姐帮你查的东西,已经拿到了,我今天来一是把这些转交给你,二是有几句关于静静的话要和你说。”

    说到私家侦探,唐柯的姐姐开的事务所完全是一把好手,专抓婚内出轨,一跟一个准。

    “有什么关于卢静的话我不能听?”葛红袖原本还有些在意那个u盘,但在听到唐柯的后半句话时,她的注意力立刻就被转移了,“为什么要让我回避?”

    “恕我直言,在我看来,你不够格接触任何和她有关的东西。”唐柯直接反手打开了门,看向葛红袖,“还需要我亲自请你出去吗?”

    葛红袖鼻子一酸,这回是真情实感地想哭了。她猛地低下头去,快步冲出了办公室,甚至没有想到要再和陆渊讨价还价一番。

    来自自己在意的人的指责和冷淡,总是要比其他人的更加尖锐和难以忍受。

    陆渊目睹了这一切,也没有制止,他打从内心觉得葛红袖需要冷静一下。他慢慢吐出了一口气,坐了下来,顺手把u盘插到了笔记本电脑上面,抬头问唐柯,“是卢静有话让你转告我?”

    葛红袖离开之后,唐柯的表情才放松了些,但仍旧没什么平时的笑意,他拖了张椅子坐到陆渊对面,反问道,“你们之间的交流不应该全凭律师来进行?阿渊,你以前对我说过,商业联姻让你觉得很压抑,一天也不想和你名义上的妻子待在一起,因为你心里真正喜欢的是另一个人,对吗?”

    陆渊下意识地把鼠标放到了一边,没有点开u盘里的文件夹,而是盯着唐柯的眼睛,“我是说过这样的话。”

    “可现在你表现出来的态度不是这样的,”唐柯一针见血地指出,“我对葛红袖这么刻薄,你应该在我面前维护她,甚至和我争吵,而不是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她哭着跑掉,更不是因为求证什么事情就跑到卢家去找静静,和她对质。你还记得你以前怎么想尽方法地回避和她见面,一个星期有五天住在公司吗?”

    随着唐柯的话,陆渊的眉毛一点一点地皱紧起来,他下意识地抗拒唐柯话中隐藏的深意,“那是因为她以前执迷不悟,非要延续这段让我和她都不快乐的婚姻,而她现在既然愿意做出妥协,那我当然也可以平和地和她相处。”

    “不,你做不到。”唐柯冷静地否认了他的说法,“我和你从小一起长大,我再清楚你的性格不过,你绝不会为了无关紧要的人勉强自己做任何事情。我只想问你一句话,提出离婚这件事情,你后悔了吗?”

    上个世界的攻略对象是个变态,她花了好大力气才能让那个道貌岸然又心理扭曲的男人爱上自己,之后从占有欲过剩的对方手中寻找契机脱离也是一件很伤脑筋的事情。

    也不知道那种性格的人为什么能成为一个世界的“主人公”,世界全靠这种变态支撑着的话,分分钟就完蛋了吧。

    但无论如何,从变态身上取得的力量证明他的的确确就是身为世界支柱的男主,这份力量让孙笑又变强了不少。

    究竟攻略过多少世界的男主这件事情,连孙笑自己也记不清了。她现今唯一记得的就只有最初的目的:变强,强到足够能挽回一切错误。为此即使变得冷血无情,她也在所不惜。

    孙笑的力量来源十分诡异,因此想要积攒变强也需要相当程度的努力,在穿越了无数个世界,戴着不同的面具攻略了无数个男主之后,她终于能感觉到复仇的时机开始向着自己一步步靠近,近得她能听到胜利的欢呼声。

    孙笑轻轻合上了眼睛,低声喃喃自语,“再等一等,我很快就回来救你们……”

    进行了短暂的休息之后,孙笑从黑暗中睁开了眼睛,毫不犹豫地投身进入了下一个攻略世界。

    意识投射完毕之后,孙笑察觉到自己躺在一个软绵绵的物体上——像是张床?

    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在旁边说话,孙笑权衡几秒钟之后就睁开了眼睛,刺入视线的先是明亮的阳光,她不自觉地眯了眯似乎很久没有见光的眼睛,受到刺激的泪腺立刻分泌出了泪水。

    “静静!”旁边有人带着哭腔喊道,“你总算醒了,妈妈可担心死了……”

    孙笑微微一怔,转眼往旁边看去,原本蓄了满眼眶的眼泪立刻夺眶而出,在她苍白的面孔上划出两道泪痕,看起来楚楚可怜。

    坐在床边气质雍容的妇人心疼地上前握住她的手,连声安慰,“乖孩子,别哭,只要你没事就好,其他什么事情妈妈都不会再逼你了啊,不痛了,不痛了……”

    原身的记忆涌入孙笑的脑海,那是二十来年的人生,对于穿越在不同世界之中的孙笑来说只是很短的一段时间,因此不过是几次眨眼的时间就整理完毕了。

    原身的名字叫卢静,是一名根正苗红的白富美,家中产业无数,长相娇美柔弱,几年前是青年才俊们纷纷追逐的结婚对象。卢静虽然外表文静,但是在感情的事情上意外地坚定,爱上了一个叫陆渊的男人,并且选择和他结婚了。

    和卢静不同,陆渊当时选择和卢静结婚绝不是出于爱情,而是因为他当时正在和陆家内部的人进行权力争斗,力有不逮的情况下寻找联姻对象,正好找到了足够强大的卢家,并且没怎么费力气就获得了卢静的爱情。即使卢家父母对野心勃勃的陆渊不怎么看得上眼,也没有拗过自家唯一的掌上明珠。

    结了婚之后,陆渊借助卢家的帮助,很快就夺得了陆家的绝大部分控制权,成为了新的家主。在稳定了自己的地位之后,他无情地回头向一直无怨无悔支持他的卢静提出了离婚,直到那时候卢静才知道,原来陆渊心中一直藏着一束白月光,对她则是一点感情也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