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第 159 章

作品:《撩完就跑后男主黑化了[快穿]

    看到重复内容的小天使要等待一段时间才能看哦, 不然多买几章吧~

    葛红袖眼眶一红,双手用力地抓住太阳帽,说话也带起了鼻音, “卢小姐, 我知道你一定很讨厌我, 但你和陆渊之间没有感情,在一起是不会幸福的,他选择和你离婚是做出了正确的决定。可你不能仅仅因为对我的反感,就私自捏造我的信息, 还交给陆渊让他误会我。”

    “嗯……”孙笑停下了动作, 表情十分微妙, “他都误会你些什么了?”

    “你编造的丑闻,难道你不知道吗?”葛红袖反问。

    “我不知道。”孙笑无赖地一耸肩,“你要是真这么在意,打个电话问问陆渊到底他是从谁手里拿到的资料吧, 反正我是没和他接触过。”

    葛红袖咬了咬牙根, 她这一天给陆渊打了好几个电话, 要么是没人接, 要么就是助理代接,根本联系不上陆渊本人, 让她不得不重新思考了一遍这件事的严重性。

    “哦对, ”孙笑看着她的表情像是明悟了什么, “瞧我这记性, 陆渊在你和闹脾气肯定不会接电话的, 你随便找个人帮你吧,这里大家都有他的电话,谁都能拨通的。”

    “卢小姐,我来找你不是为了这件事情!”葛红袖隐隐感觉到话题被孙笑带走了,挣扎了一把主动权。

    孙笑充耳不闻,随手点了一开始吹口哨的男人,“许三,看到美女眼睛都直了吧?英雄救美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孙笑的话音一落,大家都开始鼓掌加吹口哨,撺掇叫许三的男人给陆渊打电话。

    许三坐没坐相地斜在椅子上,掀起眼皮看了看有些不知所措的葛红袖,嗤了一声,“可以啊,但是美女,如果我帮了你这个忙,你要怎么回报我?以身相许?”

    葛红袖看了看许三,义正言辞地拒绝他,“我说过了,我心里是有人的。”

    “噗哈——”有人没憋住,漏出一记喷笑声。

    这简直就像是个信号,画室里坐着的五六个人都纷纷跟着边拍大腿边笑得前仰后合,一个个都像是吸了笑气似的,尤其是许三,他都快从椅子里滚下来了。

    葛红袖被这一群不按套路出牌的富二代惊呆了,她甚至考虑这是不是精神病院,她又需不需要现在就退出去。

    只有孙笑没跟着他们一起狂笑,她无奈地捏着画笔看着这群人,“很好玩吗?”

    坐在孙笑旁边的女孩子整个歪倒在孙笑身上,狂笑不止,断断续续地说道,“好玩啊!你看这个女人……噗——她居然真的以为我们不认识她!还觉得能骗我们相信她和陆渊是真爱?哈哈哈哈哈哈哈救命这是今年我碰到最好笑的事情!”

    离葛红袖最近的男孩子擦了擦笑出的眼泪,捂着肚子问她,“美女,我们圈子里的消息传得多快,有多灵通,你心里一点b数都没有吗?别说今天了,你还没回国的时候,我们都听过你的名字,这段日子你和陆渊之间的破事儿都快磨得我们耳朵起茧了,你知道吗?”

    葛红袖的脸从半分钟钱就涨得通红,她终于意识到从她跨入这间房的那一刻起,这群不学无术的富二代就在戏弄她。他们仗着自己的家世,像是逗弄一只没有尊严的宠物那样地愚弄了她!

    在这群人之中,隐隐成为他们领导者的孙笑——她脸上那平淡的表情,更加刺痛了葛红袖的眼睛。

    “可笑吗?你们再怎么笑,最后和陆渊结婚的人都会是我,而不是这个已经被陆渊抛弃了的黄脸婆!”她不得不用自己最大的音量喊出这句话,才能盖过几乎掀翻屋顶的大笑声,“我再怎么不堪,我也凭着自己的努力得到了陆渊的爱,你们这些除了父母一无是处的人有什么资格取笑我?!”

    立刻有人开始一本正经地拆台。

    “静姐,别听她胡说八道,你皮肤一点都不黄,最近用的什么精华,推荐一下呗?”

    “我的天,牛津博士在读的我吓得瑟瑟发抖,根本不敢讲话。”

    “已经创业多年身家上亿的许三都要气哭了好吗?”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女人是不是疯了?说什么她喜欢陆渊,其实还不是看上了陆渊的钱?陆渊这眼光,啧啧啧……”

    葛红袖的愤怒在这些人嘻嘻哈哈的笑声中终于攀升到了顶点。她伸手抄过手边最近的一个洗笔筒,往前走了两步就抬起手腕往孙笑泼去。在她手腕使劲的那一刹那,她脑海中甚至已经浮现出了孙笑被泼了一身污水的狼狈样子。

    但现实总是骨感的。

    在葛红袖实现目标之前,有人从背后捏住了她的手臂,往后一拉一甩,葛红袖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扔了出去,重重地撞到了门上,脏水也反过来全数泼在了她自己身上。

    打湿的衣服贴在皮肤上,被空调一吹,葛红袖下意识地抱住发冷的身体,一声尖叫,“谁!”

    出现在葛红袖面前的,是她打从心底里最喜欢的那个人的脸。可那个人冷着脸对她说,“你该离开了。”

    “唐柯……”葛红袖下意识地叫出了他的名字,有些难以置信,“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唐柯没有再多看葛红袖一眼,快步走到孙笑身边确认了她安然无恙,才松了口气,“我接到了律师的电话,顺道过来看看。”

    “顺道?你当我们都不知道你家住在哪儿?”许三又吹了声口哨,“英雄救美,干得漂亮啊唐小柯!”

    “怎么了?”卢家大哥紧张地观察着孙笑的脸色,把一支笔塞到她手里,指着一处空白道,“别多想,就顺着现在这个局势,不要犹豫,写上名字之后你就能永远摆脱那个负心汉了!”

    “负心汉啊……”孙笑喃喃地重复了一遍这个称呼,握住了笔,毫不犹豫地签上了“卢静”两个字。

    字一签完,卢家大哥就像是怕她反悔似的,飞快地将离婚协议书抽出,迈开两条大长腿跑出了病房,只留下一句,“我这就去找律师!”

    卢母见到事情已成定局,才松了一口气,坐到床边,替孙笑理了理病号服的衣领,柔声问道,“怎么突然就改变主意了?”

    “生死关上走一遭,觉得很多以前执着的事情都很无所谓了。”孙笑轻轻地握住这位母亲的手,看着她的眼睛,诚挚地说道,“我不应该为了一个不爱我的人,而让最爱我的人伤心。再说了,大哥说得也对,凭我的条件,想要什么样的男人找不到?我就不信陆渊离了婚之后,他一直喜欢的那个女人能心无芥蒂。他们俩哪怕以后再结婚,那个女人也都是在捡我不要的东西罢了。”

    “你能想得通就最好了。”卢母微微叹息,疼惜地抚摸着孙笑的面孔,“妈的宝贝女儿都被折磨瘦了……出院之后妈亲自下厨给你做好吃的,好不好?”

    “妈对我最好了~”孙笑撒娇地抱住卢母的腰,享受了好一会儿这份得来不易的亲情。

    对于她来说,母爱早就已经……

    “行,剩下就交给你了,用什么手段都行,我要陆渊栽个大跟头。”卢家大哥举着手机走进病房里,说完这最后一句之后就挂断了电话,朝二人做出个搞定的手势,“我问过医生了,一会儿再去给静静头部拍个片子,没问题的话下午就可以出院回家。静静遭了这么多罪,一定得好好补补。”

    “那我这就回家去准备准备了。”卢母立刻紧张地站起身来,“家里什么吃的都没有,我得赶紧出去买。卢珏,你好好照顾你妹妹,一根头发都不能少,知道没!”她对大儿子颐指气使地道。

    卢珏一点脾气也没有,“好好好,我还忍心让我宝贝妹妹再掉一滴眼泪不成?”

    卢母立刻风风火火地回家去了,孙笑看着她的背影微微一笑,转头朝自家大哥招了招手,“哥,问你个事儿。”

    卢珏顿时十分警觉,一步步走到床边,“你要问什么?”

    “陆渊的那个白月光,到底是什么人啊?”孙笑抬头看着卢珏,笑眯眯地抱住他的手臂,撒娇卖萌地晃了两下,“告诉我嘛。”

    “……你想知道这个?”卢珏紧皱起眉,“反正都是和你无关的人了,在我看来,十个她也及不了你的脚趾头。”

    “我的脚趾头好荣幸呀。”孙笑毫不气馁地继续摇卢珏的手臂,“我发誓,我对陆渊一点一丝的念想都没有了,我就是想知道那个女人究竟是谁,以后万一有机会见到她的时候还能打压一下她的威风,对不对?”

    考虑到卢静的身份和死因,陆渊很可能就是这一次的攻略目标,那么那位白月光的情报当然是至关重要的。即使孙笑对自己的能力很有信心,但多知道点敌方军情肯定没有坏处就对了。

    卢珏显然对自己这个重伤未愈的亲妹妹一点办法也没有,坚持了几秒钟就败下阵来,还硬撑着兄长的威严道,“松手,我这就讲给你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