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第 162 章

作品:《撩完就跑后男主黑化了[快穿]

    看到重复内容的小天使要等待一段时间才能看哦, 不然多买几章吧~

    陆渊有些想不通。胸口像是被什么重物牢牢地压着, 让他又难受, 又喘不过气来, 可他不知道那代表着什么。

    “陆总。”葛红袖推门走进来,连门也没有敲, 就像是进自己房间似的随意,“我有些话想和你说。”

    陆渊抬眼看向心爱的女人, 嘴角不自觉地挂起了笑意来,“回来了?坐吧, 想说什么?”

    ——对,这才是他爱的女人,也是他无论付出什么代价都要和卢静离婚的原因。不管是出于什么理由, 卢静爽快地同意离婚了, 这是好事,他很快就可以恢复单身的身份去继续追求红袖了。早些年他和卢静结婚的时候伤了红袖的心, 这次一定要弥补回来。

    葛红袖和卢静是不同的。卢静的外表文气又柔弱, 而被她私底下称作是“白月光”的葛红袖其实更像是红玫瑰, 跟她的名字一样, 烈焰红唇, 披肩长发, 身材高挑,脸只有巴掌大小, 是天生的美人胚子。只看她的做派气场和身上的衣饰手包, 谁也看不出她是贫苦出身。

    相比于陆渊的热情态度, 葛红袖就显得冷淡许多,像是刻意要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感似的,坐下之后,矜持地点了一下头,“陆总,我在美国的时候,收到了律师函,是你前妻的律师寄给我的,要求我提供大学里的详细缴费单。就连领事馆也通知我,如果不把这件事情处理好,会将我遣送回国,这是怎么回事?”

    第一次听闻这件事情的陆渊有些恼怒,“她竟然把主意打到你身上去了?你放心,有我在,她动不了你。”

    “这件事情对我造成的影响不太好,”葛红袖看了眼陆渊皱起的眉毛,眼神带着满意,“我不想让学校里的教授和同学对我产生误会,所以回来是希望能和你的前妻见上一面,澄清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毕竟这是你们两人之间的事情,我不想掺和进去。”

    “……不用。”陆渊下意识地回绝了葛红袖的请求,看到葛红袖惊讶的眼神时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又补充道,“她现在情绪不稳定,把一切都错怪到了你的身上,你要是和她见面,我怕她会伤到你。”

    葛红袖点了一下头,“原来是这样。如果她不满意的话,我会把这些年陆总替我交的学费和生活费一一偿还的,请陆总替我转告。”

    陆渊的脸色立刻变得不好看了,“你根本不用在意什么律师函,我给你的钱,她一个硬币也动不了。”

    葛红袖微微垂下眼睫,嘴角勾起了一个隐秘的笑容。

    事实上,葛红袖确实是心安理得地花着陆渊的钱,大手大脚地过上了人人艳羡的白富美生活,而且根本没有什么多余的存款。反正她每次一缺钱,只要稍稍旁敲侧击地暗示一下陆渊——更多时候连暗示都不用——陆渊最迟第二天就会把钱转到她的账上,更不要提葛红袖手里还握着一张陆渊名下的信用卡副卡了。

    她根本就没想过要还给陆渊一分钱,也没有了解过陆渊给出这些钱是不是需要征得卢静的同意。

    在葛红袖的潜意识中,就算天塌下来陆渊也会顶着,哪怕卢静开着车来撞她,陆渊都会跑到她面前挡车。尽管表面上对陆渊一派冷淡,但葛红袖其实是很看重陆渊这张长期饭票的,凭着她的手段,硬生生就吊了陆渊这么多年看着他求而不得又深陷其中,这也是葛红袖最为自得的一件事。

    而让葛红袖最为不悦的一件事情,就必须是当年陆家的生意出了岔子,陆渊不得不和卢家联姻的那件事了。

    尽管葛红袖不喜欢陆渊,但在她心中,陆渊是她的所有物,绝不能被其他女人染指的——然而,陆渊居然瞒着她,偷偷地在国内举行了婚礼。

    事后葛红袖发了好大一通火,陆渊不得不借口出差跑到美国去哄了她好久,发誓赌咒自己对卢静绝对没有感情,也绝对不会碰卢静,葛红袖才勉强接受了他的说法,并且适当地给了陆渊一点甜头。

    葛红袖只让陆渊亲过几次脸颊,没有再进一步的接触,她很懂得欲擒故纵的技巧,一直牢牢地掌控着看似高高在上的陆大总裁。

    她原以为卢静那个懦弱娇气的女人永远不可能对自己造成任何威胁,直到这一次在美国的时候收到了领事馆的电话通知之后,才慌了手脚。

    尽管再怎么工于心计,她也不过是个二十刚出头的女大学生罢了,人生中的一切苦难都在童年时期,如今沉浸在金钱欲海里面,所有障碍都有陆渊一手排除,那些不堪回首的记忆仿佛像是上个世纪那么遥远。

    葛红袖所能倚仗的全部,也就是陆渊的感情、以及陆渊的金钱了。她立刻向学校请假,用陆渊的信用卡买了头等舱的机票飞回了国,没有事先通知陆渊,到了机场的时候才给他打了个电话。

    谁知道陆渊说自己没空,派了手下过去接她,葛红袖顿时就有些不高兴了,摆了一路的脸色给那位可怜的助理看,在见到陆渊的时候也表现得格外冷淡。这是一种试探,而葛红袖也从陆渊的反应中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

    ——陆渊还是对她死心塌地的,卢静根本不足为惧。

    葛红袖满意地想着,起身上前几步走到了陆渊的办公桌旁,轻声问他,“她这样不通情达理地和你闹翻,这几天你应该很累吧?”她说着,柔情蜜意地伸出两只手按上了陆渊的额头,用几乎等于零的力道给他按摩起来。

    陆渊立刻被她的这份心意所感动,忘记了刚才心中闪过的那么一丝对于卢静的怪异情愫,笑了笑,捉住了葛红袖的手,“我不累。等处理完这件事情,我就可以恢复单身了,我所希望的,只是你那个时候能够真正地原谅我。”

    “我见过她的照片,是个大美人,身材又好,”葛红袖没把手抽出来,她垂了垂眼,语气有些幽怨,“你……你真的没有碰过她?”

    孙笑从刚才开始就没说话,这会儿边挤颜料边忙里抽空地抬了下眼睛,“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不管你觉得自己受到了什么伤害,我觉得一,你罪有应得;二,你找错人了。”

    葛红袖眼眶一红,双手用力地抓住太阳帽,说话也带起了鼻音,“卢小姐,我知道你一定很讨厌我,但你和陆渊之间没有感情,在一起是不会幸福的,他选择和你离婚是做出了正确的决定。可你不能仅仅因为对我的反感,就私自捏造我的信息,还交给陆渊让他误会我。”

    “嗯……”孙笑停下了动作,表情十分微妙,“他都误会你些什么了?”

    “你编造的丑闻,难道你不知道吗?”葛红袖反问。

    “我不知道。”孙笑无赖地一耸肩,“你要是真这么在意,打个电话问问陆渊到底他是从谁手里拿到的资料吧,反正我是没和他接触过。”

    葛红袖咬了咬牙根,她这一天给陆渊打了好几个电话,要么是没人接,要么就是助理代接,根本联系不上陆渊本人,让她不得不重新思考了一遍这件事的严重性。

    “哦对,”孙笑看着她的表情像是明悟了什么,“瞧我这记性,陆渊在你和闹脾气肯定不会接电话的,你随便找个人帮你吧,这里大家都有他的电话,谁都能拨通的。”

    “卢小姐,我来找你不是为了这件事情!”葛红袖隐隐感觉到话题被孙笑带走了,挣扎了一把主动权。

    孙笑充耳不闻,随手点了一开始吹口哨的男人,“许三,看到美女眼睛都直了吧?英雄救美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孙笑的话音一落,大家都开始鼓掌加吹口哨,撺掇叫许三的男人给陆渊打电话。

    许三坐没坐相地斜在椅子上,掀起眼皮看了看有些不知所措的葛红袖,嗤了一声,“可以啊,但是美女,如果我帮了你这个忙,你要怎么回报我?以身相许?”

    葛红袖看了看许三,义正言辞地拒绝他,“我说过了,我心里是有人的。”

    “噗哈——”有人没憋住,漏出一记喷笑声。

    这简直就像是个信号,画室里坐着的五六个人都纷纷跟着边拍大腿边笑得前仰后合,一个个都像是吸了笑气似的,尤其是许三,他都快从椅子里滚下来了。

    葛红袖被这一群不按套路出牌的富二代惊呆了,她甚至考虑这是不是精神病院,她又需不需要现在就退出去。

    只有孙笑没跟着他们一起狂笑,她无奈地捏着画笔看着这群人,“很好玩吗?”

    坐在孙笑旁边的女孩子整个歪倒在孙笑身上,狂笑不止,断断续续地说道,“好玩啊!你看这个女人……噗——她居然真的以为我们不认识她!还觉得能骗我们相信她和陆渊是真爱?哈哈哈哈哈哈哈救命这是今年我碰到最好笑的事情!”

    离葛红袖最近的男孩子擦了擦笑出的眼泪,捂着肚子问她,“美女,我们圈子里的消息传得多快,有多灵通,你心里一点b数都没有吗?别说今天了,你还没回国的时候,我们都听过你的名字,这段日子你和陆渊之间的破事儿都快磨得我们耳朵起茧了,你知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