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第 163 章

作品:《撩完就跑后男主黑化了[快穿]

    看到重复内容的小天使要等待一段时间才能看哦, 不然多买几章吧~  孙笑轻轻摇了摇头,安抚地拍了下卢珏的手臂, “哥,没关系, 隔着门他也动不了我,你总不能拿扫帚赶人,只要他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 自然就会离开。”劝服了卢珏之后, 孙笑往旁侧了半步,回答了陆渊的问题,“你觉得你很了解我吗?那只能说明你不懂一个女人为了复仇能做到什么地步罢了。我对葛红袖做的事情已经很仁慈,不过是把她想要掩埋起来的故事都公诸于众而已,如果我想, 我甚至可以昧着良心编造一些无中生有的丑闻给她,但和你们二位不一样, 我做人是有底线的, 所以我没有。”

    “不留着这些来当做筹码?”

    “如果公布出去能让我更开心,那筹码付之一炬也无所谓。”孙笑耸了一下肩膀,勾着微笑的脸上满是轻松, “不开心的日子过久了,我都快忘记开心的日子是什么感觉了。总而言之, 葛红袖和你之间的事情, 是我让人匿名投稿出去的, 也是我雇了人在网上推波助澜扩散开来的, 这个答案,你满意了吗?”

    陆渊没有回答,他前所未有地仔细打量着孙笑,有一个十分清晰的念头在脑中逐渐成型。

    这个人不是卢静。她和卢静比起来已经完全是另外一个人,从思考方式到行为举止都彻底地改变,这不是“顿悟”就能够解释的。如果是以前的那个卢静,她不会这样放肆地惹怒甚至挑衅他,也不会做出可能令他不快的事情,更不可能破釜沉舟地撕破两人之间最后一层窗户纸,把葛红袖的存在公布出去。

    如果是以前的那个卢静……他绝不会像现在这样又在意又全然束手无策。

    可她就是卢静,曾经爱他死心塌地,现在却对他冷嘲热讽的前妻。

    孙笑见陆渊半晌没有反应,挑了一下眉,又有了新的设想,“你好像不如我预想中生气?难道是发现你放在心尖尖上的女人不是你想象中这么纯洁无辜,一时之间迷失了自我,不知道该生气她的隐瞒,还是继续坚持喜欢她了?”

    所谓打人不打脸,孙笑可谓是反其道而行之,踩中了陆渊的痛脚。

    原本表情还十分正常的陆渊皱了皱眉,沉下了脸,“她也许对学业没有那么大的追求,但她内心是个善良的好人。”

    卢珏响亮地发出了不屑的哼声,“陆渊,你也是够蠢的,虽然我厌恶你这个人,但不可否认的是你在商场上还是混得开的,然而你在葛红袖的事情上简直像个初出茅庐的白痴——趋炎附势的漂亮女人你难道没见过?因为这个是你一手从未成年带到成年的,你的智商在她身上就不好使了?”

    “哥,爱情使人智商下降。”孙笑捧场地接过话头,“这个说法是有道理的。”

    卢珏被妹妹吹捧得飘飘然,连带着看陆渊也觉得没那么扎眼了,“我这儿还有更多没放出去的资料,都是让私家侦探弄来的,看你这么迷茫,要不然我分享给你看看?”

    “我会通过自己的方式查证。”陆渊黑着脸拒绝了卢珏的“好意”,深深地看了一眼孙笑,就转身离开了。

    孙笑慢悠悠地把墨镜重新戴到鼻子上,看着陆渊的背影轻声笑了下,“是不是对他来说,一直被葛红袖骗下去会比较快乐呢?”

    卢珏没听清,“你说什么?”

    “不,是我想岔了。”孙笑转身往回走,对自己一闪而过的想法不以为然:事情闹到这个地步,葛红袖迟早要死死赖上陆渊,到了那个时候,无所谓什么黑历史不黑历史的,陆渊这个喜新厌旧的性格肯定很快就会消耗掉他对于葛红袖的感情。

    孙笑的插手不过是让这一切进展得更快了一些而已。

    倒是陆渊似乎越来越不排斥和她进行正面接触,不再像孙笑刚刚来到这个世界时那样,连去医院看望一下都要磨蹭个把礼拜,这倒是个好消息。

    就是不知道陆渊自己察觉到这个变化了没有呢?为了避免陆渊自欺欺人,孙笑可是早就在电话里给他埋下了伏笔,只要时机一到,牵起这根□□,那就是烈火燎原的节奏。

    这头孙笑挖好了坑,等着陆渊和葛红袖先后跳进来;陆渊既要处理公司的日常事务,一边要想尽办法减少出轨时间带来的负面影响,其中还不得不抽出时间来安抚黏人了许多的葛红袖,忙得焦头烂额。

    葛红袖注意不到这些,她生性自私,在这个时候最优先考虑的就只有自己的安危而已。是以她每天都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然后从酒店坐专车到陆渊的公司去找他,不论他做什么都要跟在一旁,一旦陆渊表现出些许的不耐烦,她的眼眶总能抢先一步红起来,接着让陆渊选择妥协。

    葛红袖还太年轻,不知道爱意和好感都是需要好好呵护的,一不小心就会消磨殆尽。

    从前陆渊只需要替她解决钱的问题,两人又不常见面,远观和近察的效果自然大不相同。如果是以前,葛红袖还能保有理智,维护自己高冷美人的人设,可现在,她只想反复确认陆渊是不是还深爱着自己,恨不得陆渊下一秒就把结婚戒指套到她的手上,再带她直奔民政局领证。

    这个想法当然是不现实的。陆渊忙得不可开交是一说,他在暗中调查葛红袖是不是有欺骗自己的行为是另一说,如果说没离婚的陆渊对葛红袖有八分爱意的话,如今已经只剩下最多六分了。

    一个转身的功夫,刚刚开完会的陆渊又被葛红袖逮住了,她娇滴滴地抱着他的手臂问道,“今天晚上陪我去去年我们一起去过的那家法国餐厅吃饭好不好?”

    葛红袖不可能将网上的爆料一一仔细看过,她也不知道自己的过去到底被放了哪些出去,更不晓得陆渊到底已经知道多少东西——她交过男朋友的事情?还是借着暧昧关系从几个富二代那里要了不少礼物的事情?甚至是她曾经为了修改一门专业课的成绩陪教授出去酒吧玩了一夜的事情?

    她不敢赌,只能硬着头皮试图把陆渊的怀疑掐死在萌芽状态。

    陆渊沉默了几秒,嗯了一声,“是啊,你不会做那些事情的。”

    葛红袖松了一口气,但仍然不敢大意,又把自己往陆渊的胸前挤了挤,撒娇卖好地问他,“我好累,想睡一会儿,你陪我到我睡着再走,好不好?”

    累是真的,但葛红袖还不至于能在这样的人生转折点上睡着,她只是需要一段时间来理清思绪,又不能这么生硬地把手里最大的底牌就这么打发走而已。

    陆渊自然是同意了,表情柔和地让葛红袖躺到床上,握着她的手等了半晌,见葛红袖似乎已经睡熟了,才起身悄无声息地出了酒店房间。

    出门之后,他边往楼下走,边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把网上的消息压下去。”

    电话那头的属下应声,“是,已经在着手处理了,扩散范围太广,需要一些时间。”

    陆渊在酒店大厅站住脚步,回头沉沉地望了一眼葛红袖房间的方向,生性多疑的他最终还是决定由自己来坚定真伪,“……另外,查一查那些东西的真实性,送一份报告到我这里来。”

    “好的。”属下短暂地犹豫了一下,决定先给老板打一记预防针,“就我们目前掌握的信息来看,恐怕绝大部分都是真的。”

    “我要确实的证据。”陆渊不置可否地给出命令后挂断了电话,脑中转了无数个想法,最后上车命令司机,“去一趟卢家。”

    葛红袖的事情被这么详细地爆料出来,而且又扩散得这么快,卢静是不是插手其中?除了卢静,还有谁这么想要置葛红袖于死地?卢珏吗?

    在前往卢家的路上,陆渊闭着眼睛思考了所有可能性和解决方案,直到司机低声汇报已经到卢家了之后,才缓缓睁开了眼,转头往车外看了一眼。

    这一眼,就让他瞄到了停在卢家豪宅门前的一辆银色轿车,那是唐柯回国时开的车子,他以前见过,那天在咖啡厅门口也见过。

    心头涌上一阵不可言说的烦躁,陆渊强行将其按下,打开了车门。

    往前多走了两步,陆渊就看到了在自家游泳池前躺着晒太阳的孙笑。她懒洋洋地戴着墨镜侧躺在椅子里,身边的小桌子上放着冷饮和音箱,看起来十分惬意,跟度假也差不到哪里去。

    而唐柯就坐在孙笑手边的另一张椅子上,笑着和她说话,俊男美女放在同一个画框里,看起来简直不能更和谐。

    可惜这么美好的画面,就是有人欣赏不来。

    ——比如陆渊,比如卢珏。

    卢珏越看唐柯越像大尾巴狼,看他隔三差五地就殷勤地跑来卢家,借口虽说是担忧和安慰自家妹妹,事实上谁不知道他在试图刷孙笑的好感度?重度妹控卢珏想尽了办法从中作梗,美名其曰“考验”。

    短短一下午的时间,卢珏已经让唐柯换了三个顶灯,修好一扇窗户了,顺带给一院子的花花草草浇水了——天知道,当年因为卢静喜欢花草,卢珏大手笔在院子里装的自动灌溉系统就是一笔天文数字。

    就在他倚着阳台思考再找个什么茬的时候,门铃响了。借着地势优势,卢珏一眼就看见了大门外的陆渊,他低哼了一声,转身就下了楼——这个渣男还来卢家做什么?真不怕被他当众一顿暴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