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第 169 章

作品:《撩完就跑后男主黑化了[快穿]

    看到重复内容的小天使要等待一段时间才能看哦, 不然多买几章吧~

    卢妈妈的表情顿时变了,“陆家小子还有没有廉耻, 居然敢把第三者带到你面前来?怎么, 他是不是又给你气受了?我早就说了, 离婚的事情全权交给律师和你哥去办, 免得你又触景伤情,你就是不听……”

    眼看着卢妈妈就要展开长篇大论,孙笑赶紧打住, “妈, 你放心,我没受委屈, 区区一个葛红袖,她手里不过陆渊这一粒筹码, 只要我对陆渊没了感情,她在我眼里就什么也不是。”

    卢妈妈仔细打量着孙笑, 确认她精神很好,也没有受皮肉伤之后才松了一口气, 生气道,“就算你已经放下了, 这事儿也不能轻轻松松地就被带过去,不然别人还以为我们家宝贝是好欺负的了。”

    正说到这里, 大门开了, 匆匆赶到的卢珏刚好听到这一句, 立刻火冒三丈, “静静,谁欺负你了?!我刚就不该听你的鬼话,就该找人给陆渊套麻袋教训他一顿!”

    孙笑哭笑不得,心道有这么两个家人无微不至地宠溺呵护,原身的卢静才会变成那样懵懵懂懂不谙世事的样子吧。

    在卢珏也跟着唠叨起来之前,孙笑赶紧转移了他的注意力,“哥,我刚不是跟你说有事要找你帮忙吗?那是跟葛红袖有关的,时间上有点紧,要拜托你去办了。”

    卢珏换好了拖鞋,大步走到孙笑面前盯着它看了一会儿,最后败在妹妹的笑脸下,“说吧。”

    卢妈妈含笑看了一会儿自家儿女,才站起身,“你们慢慢说,我去准备做饭。”

    即便卢家压根不缺钱,但卢妈妈打从兄妹俩小时候起就一直坚持亲手下厨做饭,就担心这两人因为从小失去了父亲而觉得缺少家庭温暖。这位女强人独自撑起了家业,直到卢珏成熟之后才将一切交给了他,赋闲在家开始享受生活。

    要不是卢静偏偏看上陆渊,这一家人的生活其实过得很不错。

    可孙笑不可能在这个世界待到自然死亡,她当然可以选择这么做,但这太过浪费时间,通常在完成任务之后她就会选择用死亡的方式脱离世界,这肯定会伤害到一些人的感情,但为了自己的目标,她不能再牺牲原本就不够用的时间了。

    孙笑无声地叹了口气,把以后的事情暂且按下,看向卢珏,脸上挂起个讨好的笑容,“哥,葛红袖的大学那边,你不是先前打过交道吗?看她也被学校警告过不少次,你觉得让校方开除她大概要花个多长时间?”

    卢珏一听来劲儿了,“这不难,她的绩点本来就低,再加上出勤率一直没有让校方满意,只要再稍微把她插足别人婚姻和被包养的事情往那边宣传一下,开除是分分钟的事情。”他说着,怀疑地扫了一眼孙笑,“你什么时候想这么多了?是不是有人在你耳边出了什么主意,把你给带坏了?”

    “我今天不是见到葛红袖了么?”孙笑瘪了瘪嘴,“虽然我已经下定决心和陆渊离婚,也不想让她和陆渊过得爽快。她不是一直吊着陆渊的胃口,让他看得见吃不着吗?那我倒是想看看,如果这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开始颠倒的时候,是不是还能像现在这样保持平衡?”

    “你的意思是,要让葛红袖放下身段去主动讨好陆渊?”卢珏皱眉,很不赞同孙笑的想法,“那不是正好成全了他们俩?陆渊喜欢葛红袖这么多年了,你又不是不知道。”

    “他真的喜欢葛红袖吗?”孙笑歪了歪头,笑得意味深长,“哥你跟他在生意场上也接触过,应该很知道他那个性格就是唯我独尊,想要的东西无论如何都会拿到手吧?葛红袖也是一样的,对于陆渊来说,只有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越是得不到,他越是抓心挠肺,还在记忆里将其美化……与其说他喜欢葛红袖,不如说他喜欢不喜欢他的人,仅此而已。”

    卢珏微妙地看了一眼孙笑,“你什么时候突然这么懂他了?”

    “情伤一场之后,自然成了大师。”孙笑故作深沉,“简单来说,陆渊就是贱的,放着喜欢他的不要,非要去热脸贴冷屁股。等到葛红袖主动投入他的怀抱,他很快就会失去兴趣。我现在最想看到的,就是那个时候葛红袖的表情。”

    孙笑还有一句话没有说,那就是当陆渊对她重新产生兴趣,先死不承认,再硬着头皮回来吃回头草的场景,她也十分期待。

    “行,哥给你办了。”卢珏点点头,意味深长地往前倾了倾身体,“妹子,你可要牢牢记住陆渊对你做过什么事情,你也许有一天会原谅他,我却永远也不会,你明白吗?”

    孙笑和卢珏对视了一会儿,乖巧点头,上前抱住对方的胳膊,撒娇,“我知道,这世上真正无条件关心我爱我的人,也只有你和妈两个人了。”

    卢珏轻哼了一声,显然很受用,“知道就好,葛红袖的事情你不用多管,我保证没几天她就变成丧家之犬了,倒是离婚的事情催律师快点办完吧。”

    “这个不急,我有计划。”孙笑蹭了蹭卢珏的肩膀,笑得狡黠。

    要是这场离婚官司很快打完,那么孙笑之后想要再和陆渊见面都很难,不如借机发挥增加接触的机会,也正好近距离操控两位主人公的心理变化。

    “你还叹气?你就对我这么不耐烦是吗?好啊,我知道,我现在在所有人眼里都是一个人尽可夫的□□,我原本以为你会永远等我,看来是我想错了,连你也和那些人一样,你根本就不爱我!”

    陆渊深呼吸了口气,转头妥协地抱住葛红袖,“别发脾气了,我对你的感情你应该比任何人都明白才对,不需要这样反复地向我进行确认。”

    “我不放心,我从你身上没有得到安全感!”葛红袖有些歇斯底里,她自觉根本不喜欢陆渊,现在为了困境落下脸来讨好他,居然还被甩了冷脸,简直是委屈到恨不得甩陆渊一个耳光,“如果你真的想证明你喜欢我、爱我,那就永远不要再和卢静有任何联系,和我结婚,公开说明我才是你的妻子啊!”

    在陆渊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有人不经敲门就推开了他办公室的门。

    陆渊下意识地抬眼看去,见到来人是唐柯,不禁皱了皱眉,“来之前怎么也不先给我打个电话。”

    “本来是想让你秘书进来通知你的,但你们声音太大,外面听得清清楚楚,来往的员工听着也尴尬,我想还是由我来提醒你们一下吧。”唐柯的目光从葛红袖身上一扫而过,没有任何温度。

    葛红袖趴在陆渊怀里拖延了几秒钟,在察觉到来人是谁之后,立刻退后两步拉开了和陆渊之间的距离,背过身去不好意思地擦了擦眼泪,才回头和唐柯问好,“你好,第二次见面了,我是葛红袖。”

    “我知道你是谁。”唐柯冷淡地点了下头,甚至没有礼尚往来做自我介绍的意思,而是看向陆渊,“现在方便吗?”

    被忽视的葛红袖立刻涨红了脸,“你这人怎么一点都不懂礼貌?我在和你打招呼,你的反应就是这样而已?”

    “我以为我的态度已经通过这种方式表达得很明确了,我没有和你交换姓名、发展社交关系的兴趣。”唐柯对于葛红袖泫然欲泣的表情视而不见,十分铁石心肠,“我有话要和陆渊说,麻烦你回避一下。”

    陆渊不赞同地瞪了一眼说话毫不留情的发小,伸手想要安抚一下葛红袖,却被低着头的她一挥手打开。

    “你就任凭你的朋友这样侮辱我?”葛红袖抬起脸来对着陆渊低吼道,“就因为你喜欢我,所以你身边的人都可以看不起我?还是因为我没钱,你们个个都有挥霍不完的家产,所以我在你们眼里没有尊严,也得不到尊重?”

    “我建议你这时候还是保持安静来坚守自己最后的尊严吧,很快你连那也要失去了。”唐柯抬手抛给陆渊一个u盘,“你拜托我姐帮你查的东西,已经拿到了,我今天来一是把这些转交给你,二是有几句关于静静的话要和你说。”

    说到私家侦探,唐柯的姐姐开的事务所完全是一把好手,专抓婚内出轨,一跟一个准。

    “有什么关于卢静的话我不能听?”葛红袖原本还有些在意那个u盘,但在听到唐柯的后半句话时,她的注意力立刻就被转移了,“为什么要让我回避?”

    “恕我直言,在我看来,你不够格接触任何和她有关的东西。”唐柯直接反手打开了门,看向葛红袖,“还需要我亲自请你出去吗?”

    葛红袖鼻子一酸,这回是真情实感地想哭了。她猛地低下头去,快步冲出了办公室,甚至没有想到要再和陆渊讨价还价一番。

    来自自己在意的人的指责和冷淡,总是要比其他人的更加尖锐和难以忍受。

    陆渊目睹了这一切,也没有制止,他打从内心觉得葛红袖需要冷静一下。他慢慢吐出了一口气,坐了下来,顺手把u盘插到了笔记本电脑上面,抬头问唐柯,“是卢静有话让你转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