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第 172 章

作品:《撩完就跑后男主黑化了[快穿]

    看到重复内容的小天使要等待一段时间才能看哦, 不然多买几章吧~  葛红袖急得脑袋一片空白, 下意识地反问, “难道我不能有朋友吗?”这句话一出口,她顿时感觉到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滔滔不绝地往下说, “你知道我在国外的时候一个人有多孤单多寂寞多需要陪伴吗?管煜是我的好朋友, 我很多烦恼都会告诉他,让他替我出主意,这样不行?还是说,你连我的普通社交生活都要管?”

    葛红袖还是太年轻, 只想着把暧昧对象定位到“朋友”上面, 却不知道陆渊这样的人,手里没有百分之一百的把握是不会选择翻牌的。

    陆渊不咸不淡地嗯了一声, 又问道, “是偶尔一起出去旅游还住同一间宾馆的好朋友?”

    “……!!”

    葛红袖失态地站了起来, 椅子被她的膝弯顶得往后划出几十公分远,“你、你诬蔑我!”

    “当然了,最后是他付的钱,我看看……”陆渊没有把葛红袖的故作镇定放在眼中, 他慢条斯理又危险十足地把注意力全数集中在面前的资料上,“光是客房服务就叫了七次, 最后离店的时候, 酒店还额外向他收取了润滑液、情趣用品、和一盒避孕套的消费。这三天, 你们应该过得不错?”

    陆渊的话里没有一丝怒意, 他把这件事情抽丝剥茧放到葛红袖面前时甚至带着一种看戏般的调侃,这反而让葛红袖更加恐慌——陆渊不应该更生气吗?他不应该对着她怒吼,质问她为什么要辜负他的感情和金钱才对,不是吗?

    “说点什么啊。”陆渊又一次将目光投向了惊慌失措梨花带雨的葛红袖,“我打印了十页,才刚刚给你说了两页的内容呢。”

    “谁把这些事情告诉你的?”葛红袖咬着牙试图理清自己的思绪,直到一张面孔闪现在她的脑海,“是不是卢静?她想要挑拨我和你之间的关系对不对?我就知道她还不死心,她从头到尾都没有打算过要真正跟你离婚!”

    陆渊没说是,也没说不是,他就那么好整以暇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看葛红袖双手撑着桌面,美艳的五官微微扭曲起来。

    他这样态度在葛红袖看来完全就是默认的意思,她口不择言地骂道,“你呢,陆渊?你是不是也变心了,觉得和卢静在一起也不错,再也不要我了?你忘记卢静以前是怎么说你的吗?她叫你小白脸,在她的心目中你根本不是陆渊陆大总裁,而只是一个需要抱着他们卢家大腿才能东山再起的无能男人而已!”

    陆渊的表情终于微微松动。他往前靠了两分,低声道,“我是喜欢你,葛红袖,但你也不要在我面前太放肆了。”

    “我放肆?你看看你做了什么?你拿着这些已经过去的事情,到我面前来质问我!”葛红袖挥舞着纤细的手臂,显得怒不可遏,好像她才是这里的受害者似的,“我是做过错事,那又怎么样,你难道不是也和别的女人结婚了吗?你有资格来问我为什么和别的男人交往?凭什么你可以做的事情我就不能做?”

    陆渊耐心地听完这段,才把资料往葛红袖面前一甩。文件夹滑到葛红袖面前时,里面的几张照片已经甩了出来,葛红袖只看了一眼,就心惊肉跳起来:光是她看到的两张照片,上面就已经是她和另外两个不同男人的亲密合照了。

    陆渊到底知道了多少?如果他全部都知道了,为什么又要和颜悦色地带她到这家餐厅来吃饭,然后才选择摊牌?这是不是代表……她在他心目中还是有地位的?

    对,陆渊从来都是最喜欢她的人,和那些在外面暧昧的男人不一样,陆渊一直是希望娶她进门的。

    葛红袖反复给自己做了几次心理建设,才把被恐慌霸占的理智往回扳了一点。她咽了口口水,看着桌子对面俊美的男人,本来想走到他身边去,却有些心生胆怯,最后选择了隔着桌子和他对话,“陆渊,别这样,我只是想报复你……你瞒着我和别人结婚,我虽然嘴上不说,但一直很生气,总想着要做点什么事情让你体会一下我的感受。我是一时头脑发热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可是在知道你提出了离婚之后,我这不是立刻就赶了回来吗?只要你娶我,以后我就完完整整都是属于你的,绝对不会再和任何人发生不应该发生的事情,我保证!”

    陆渊的手指在桌上扣了两下,最后他答非所问地说道,“我从来没有碰过卢静。”

    葛红袖脸色一白,还没想到下一句台词,陆渊就站起身往门口走去。

    “陆渊!”她不可思议地大喊,“你要抛下我?”

    “我想……是时候给你个教训了。”陆渊驻足回头,像是刚刚想起来似的补充道,“晚餐记在我的名下,但酒店我不会再替你续费,你自己打车回去吧。”

    陆渊说完,真的头也不回地推门离开,一丝留恋也没有给葛红袖。

    葛红袖茫然地支撑住自己摇摇欲坠的身体,最后跌坐到椅子里,思绪空白了好一会儿,什么也无法思考。

    她在这个人生最要紧的关头,失去了最好用的靠山?她明明都计划好了,要利用在国内这段时间解决卢静,再让陆渊向自己求婚,一切的设想都这么完美,怎么一个晚上的时间,就连陆渊都变了?

    “卢静……”

    对,是卢静逼她回国,是卢静把她的事情放到网上,也是卢静把一切捅给陆渊知道,这全部都是那个女人的错!

    唐柯的表情十分镇定,没有受到陆渊的影响,他郑重地重复了一遍问题,“冷静下来仔细想一想,你后悔吗?”

    “我当然不后悔。”陆渊拧着眉斩钉截铁地回答,“别忘了离婚这件事情可是我先提出来的。”

    “那就好。”唐柯像是微微松了一口气似的,身体的姿态也放松许多,不再充满和陆渊对峙的针锋相对,“那么就同意她的要求吧,无论她要什么,只要你让律师点头,我会全部照价转让给你。”

    “你——”陆渊吐出一个字就噤了声,他像是刚刚才明白过来唐柯话中意思似的,不赞同地摆了摆手,“不行,我不能这么做,我不能拿你的钱,而且你要知道这不会是一笔小钱。”

    “我出得起。”早已借着富二代的身份创业得盆满钵满的唐大佬满不在意,“放心,我不会让事情传到她耳朵里去。她只是想小小报复一下你,这也不算过分,不是吗?”

    “她把红袖的事情都抖到网上去了,这不算过分?”

    “她说的有哪句不是事实吗?”唐柯看了看自家发小,意有所指地说,“你早就该知道这样的事情可能会发生才对,静静可不是会一直忍气吞声的类型。”

    “她明明就是。”陆渊下意识地反驳了一句,说完之后自己也愣了一下。

    是啊,卢静本来就是唯唯诺诺的性格,做的唯一一件大胆的事情可能就是要求陆渊和她结婚,又打死不肯离婚而已。一个念头的转变,真的能让人的性格和表现也产生那么大的变化吗?

    “这只能说明你从来没有了解过她。”唐柯摊手,简单地归了个因,“虽然她是我的真爱,但我也很看重和你之间的友谊,所以今天才特地来找你说这些话,希望你不要误会。”

    陆渊哼笑一声,“误会什么?你要追她,你一见钟情,你打死也不放手……这些我已经在上次见面的时候就已经领教了。”

    “你明白就好。”唐柯笑眯眯地敲了一下桌面,“那么我们就说好了,离婚这边你尽管答应对面律师提出经济方面的任何要求,我来承担;第二,以后我可就把护花使者和追求者的身份放在‘陆渊的朋友’这个身份之前了。”

    陆渊走神地瞥了一眼自己的电脑屏幕,有些不满,“这么多年的朋友了,我才发现你是这样有异性没人性的人。”

    “彼此彼此。”唐柯回敬了他一句,站起身来,又提醒了一句,“我给你的资料,别随便让人看到了,尤其是葛红袖。”

    “……你敢说出网上的消息都是真实的这句话,果然是查到了什么才能这么确定?”

    “你看了就知道。”唐柯没有多说,他只是笑着转移了话题,“阿渊,你看女人的眼光可真不怎么样。我想不出静静这样的女人为什么吸引不了你,也想不通葛红袖身上究竟有什么能让你这样不顾名声。不过对我来说,也许这算是件好事也说不定,毕竟虽然来得迟了,但我还是有机会。”

    说完这些话之后,唐柯干脆地就走了。没有起身送他的陆渊握着鼠标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轻点左键打开了u盘,里面只有一个文件夹,但占用内存非常之大,里面从照片、扫描件、到聊天记录都应有尽有,甚至还包含了一份详尽的调查报告。

    陆渊不作声地迅速浏览了一遍调查报告,又面无表情地将其他图片都浏览了一遍,才将电脑合上,长出了一口气。

    证据确凿。葛红袖确实有过好几个暧昧对象,甚至有两个还是高中时期的。似乎调查人很清楚调查的重点,其余的东西都是一笔带过,重点将实锤都标注在了报告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