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第 173 章

作品:《撩完就跑后男主黑化了[快穿]

    看到重复内容的小天使要等待一段时间才能看哦,不然多买几章吧~  葛红袖闹脾气的时间不短, 此时离几人会面结束已经有两个多小时了, 唐柯果然很快接起电话,“阿渊。”

    “你跟卢静怎么认识的?”陆渊开门见山地问, “是不是她要你在离婚这件事情上帮她?”

    唐柯和陆渊认识多年, 根本不惊讶他会问出这样的问题来,“我和她认识完全出于意外, 而且也是我主动去结识的她。甚至她在回国之前都不知道我和你之间的关系。你不用多想, 我是主动要求掺和进这件事情里来的, 她并不赞同我的做法。”

    “谁知道呢。”陆渊抬头,深呼吸了一口气,将积压在胸口的郁结之气吐了出去,仍旧感觉很不得劲, “你从小又不是没碰见过处心积虑接近你的人。”

    “正是因为有这样的经历, 我才更能够分辨哪些人是我可以真心结交的。”唐柯意有所指地说, “葛红袖就不是一个值得相交的好对象。”

    陆渊不屑地嗤了一声。“卢静就是?你觉得我被眯了眼,我觉得彼此彼此。”

    “我知道你觉得你喜欢一个人就该把最好的东西给她,但是你愿意给,和她明明不喜欢你却没有底线地挥霍,是两件事。”唐柯不气不恼地说道, “葛红袖不喜欢你, 她只看上了你的钱, 你不会看不出来吧?”

    陆渊皱了皱眉, 考虑到唐柯的身份, 按住了怒气,“就算是你,用这么难听的话来评价她,我也是要翻脸的。”

    唐柯对陆渊的臭脾气再清楚不过——这人只要不自己结结实实地栽个跟头或者撞在墙上,谁来劝都没用。他没在这点上多做纠缠,转移了话题,“我喜欢静静,所以我很愿意看到你和她尽快解除关系,让她也早日恢复单身的身份。”

    “认识你这么多年,我第一次知道你喜欢卢静这种类型的女人。”陆渊撇了撇嘴,有些唾弃好友的眼光——那种唯唯诺诺的女人有哪点吸引别人?就最近几次对他爱理不理的样子,八成也是硬撑着装出来的,想骗到他,火候还不太够,用不了多久一定会恢复以前的样子吧。

    “这是我第一次喜欢一个人。”唐柯含笑道,“所以哪怕她心里还有你的影子,我也不会给你机会的。”

    “谁要这种机会?”听到唐柯的后半句话,陆渊心里一跳,随机掩饰似地啧了一声,“要不是她非跟我纠结财产怎么分割,事情早就都解决了,我看她就是故意不想让事情早日了结。她的事情倒不是重点,我可不想看到你被她骗了感情,劝你还是早日抽身,回法国开你的画廊去吧。”

    “如果她愿意跟我一起走的话。”唐柯开了个小小的玩笑。

    “别真陷进去了。”陆渊严肃地警告好友,“我说真的,那个女人一旦缠上谁,不是轻易就能放开的。”

    唐柯沉默半晌,叹了口气,“阿渊,我真羡慕你。”

    ——羡慕我什么?陆渊是想这么问的,但话到嘴边时他似乎领悟了什么,又给咽了回去,转而建议道,“找个其他的好女人吧。”

    “你不喜欢她,当年就不该和她结婚,给她虚无缥缈的希望。”唐柯最后说道,“我要是能比你更早遇见她就好了。”

    “已经发生过的事情再多想也无用。”陆渊下意识地回避了这个话题,“你手里是不是有卢静的联系方式?她换了手机号码,我的律师说联系不上她。”

    在说完后半句话之前,陆渊甚至根本没意识到自己这么顺口地编出了个谎言来。

    好在唐柯并没有生疑,“我去问问她的意见,她同意的话我就把号码给你,毕竟是她的个人。”

    唐柯这句话说得已经很客气,毕竟一个月前孙笑换手机号时,明摆着就是不想再通过任何方式接到陆渊的联络了。

    陆渊无声地松了口气,貌似漫不经心地说道,“好,尽快吧,听律师口气挺急的。”

    在唐柯挂断电话之后,陆渊坐直身体,捏着鼻梁思考了几秒钟,没想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冲唐柯撒这一通谎。是因为他不以律师的名义提出要求的话,孙笑可能会拒绝他的要求?

    话说回来,他又为什么想要拿到孙笑的新手机号?

    陆渊深深吐了口气,用手指随手顺了一下头发,吩咐司机开车。

    车子开走不过几分钟的时间,陆渊又接到了一个葛红袖的电话,说是被酒店的服务生冲撞了,颐指气使地要他亲自去解决问题,陆渊不得不安慰了她好一会儿,又给酒店那边打了声招呼,才算把这事儿给处理完了。

    这时候一看手机,才发现上面有个未接来电,就打了一次,他正在通话中没听到。

    也不知道哪来的笃定,陆渊手指一动就回拨了过去,耐心地等待了七八声嘟之后,才有人接了电话,而且开头第一句话就十分不客气,“陆大总裁,你的律师如果有任何需要,可以通过我的律师来找我,他不需要拿到我的私人联系方式吧?”

    就这么一句话,陆渊的火气就被挑起来了。

    卢妈妈的表情顿时变了,“陆家小子还有没有廉耻,居然敢把第三者带到你面前来?怎么,他是不是又给你气受了?我早就说了,离婚的事情全权交给律师和你哥去办,免得你又触景伤情,你就是不听……”

    眼看着卢妈妈就要展开长篇大论,孙笑赶紧打住,“妈,你放心,我没受委屈,区区一个葛红袖,她手里不过陆渊这一粒筹码,只要我对陆渊没了感情,她在我眼里就什么也不是。”

    卢妈妈仔细打量着孙笑,确认她精神很好,也没有受皮肉伤之后才松了一口气,生气道,“就算你已经放下了,这事儿也不能轻轻松松地就被带过去,不然别人还以为我们家宝贝是好欺负的了。”

    正说到这里,大门开了,匆匆赶到的卢珏刚好听到这一句,立刻火冒三丈,“静静,谁欺负你了?!我刚就不该听你的鬼话,就该找人给陆渊套麻袋教训他一顿!”

    孙笑哭笑不得,心道有这么两个家人无微不至地宠溺呵护,原身的卢静才会变成那样懵懵懂懂不谙世事的样子吧。

    在卢珏也跟着唠叨起来之前,孙笑赶紧转移了他的注意力,“哥,我刚不是跟你说有事要找你帮忙吗?那是跟葛红袖有关的,时间上有点紧,要拜托你去办了。”

    卢珏换好了拖鞋,大步走到孙笑面前盯着它看了一会儿,最后败在妹妹的笑脸下,“说吧。”

    卢妈妈含笑看了一会儿自家儿女,才站起身,“你们慢慢说,我去准备做饭。”

    即便卢家压根不缺钱,但卢妈妈打从兄妹俩小时候起就一直坚持亲手下厨做饭,就担心这两人因为从小失去了父亲而觉得缺少家庭温暖。这位女强人独自撑起了家业,直到卢珏成熟之后才将一切交给了他,赋闲在家开始享受生活。

    要不是卢静偏偏看上陆渊,这一家人的生活其实过得很不错。

    可孙笑不可能在这个世界待到自然死亡,她当然可以选择这么做,但这太过浪费时间,通常在完成任务之后她就会选择用死亡的方式脱离世界,这肯定会伤害到一些人的感情,但为了自己的目标,她不能再牺牲原本就不够用的时间了。

    孙笑无声地叹了口气,把以后的事情暂且按下,看向卢珏,脸上挂起个讨好的笑容,“哥,葛红袖的大学那边,你不是先前打过交道吗?看她也被学校警告过不少次,你觉得让校方开除她大概要花个多长时间?”

    卢珏一听来劲儿了,“这不难,她的绩点本来就低,再加上出勤率一直没有让校方满意,只要再稍微把她插足别人婚姻和被包养的事情往那边宣传一下,开除是分分钟的事情。”他说着,怀疑地扫了一眼孙笑,“你什么时候想这么多了?是不是有人在你耳边出了什么主意,把你给带坏了?”

    “我今天不是见到葛红袖了么?”孙笑瘪了瘪嘴,“虽然我已经下定决心和陆渊离婚,也不想让她和陆渊过得爽快。她不是一直吊着陆渊的胃口,让他看得见吃不着吗?那我倒是想看看,如果这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开始颠倒的时候,是不是还能像现在这样保持平衡?”

    “你的意思是,要让葛红袖放下身段去主动讨好陆渊?”卢珏皱眉,很不赞同孙笑的想法,“那不是正好成全了他们俩?陆渊喜欢葛红袖这么多年了,你又不是不知道。”

    “他真的喜欢葛红袖吗?”孙笑歪了歪头,笑得意味深长,“哥你跟他在生意场上也接触过,应该很知道他那个性格就是唯我独尊,想要的东西无论如何都会拿到手吧?葛红袖也是一样的,对于陆渊来说,只有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越是得不到,他越是抓心挠肺,还在记忆里将其美化……与其说他喜欢葛红袖,不如说他喜欢不喜欢他的人,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