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第 177 章

作品:《撩完就跑后男主黑化了[快穿]

    看到重复内容的小天使要等待一段时间才能看哦, 不然多买几章吧~  “不,这应该是我的台词,你要知道,虽然整个社会普遍都觉得男人可以偶尔玩玩婚外情没关系,但我卢家可不是随随便便的小角色,把我惹生气了, 这栋离婚官司就会闹大, 那时候会受到伤害的可不会是我这个受害者。”孙笑气定神闲地给这位霸道总裁讲道理, “现在我愿意和和气气地找律师跟你谈离婚的条件, 你就应该高高兴兴地接着我的要求,而不是还想着能用以前一样的态度居高临下地对待我。”

    “居高临下?”陆渊眯起了眼睛,“想和我吵架是吗?想换这种方式来吸引我的注意力?”

    “我纠正你两点,首先,我对和你吵架没有任何兴趣, 你不值得我去坏了一天的好心情;其次,陆渊,请你记住, 我已经对你没有感情了, 这也正如你一直以来所期望的那样,我不会再缠着你,你也不会再得到我的消息, 就像两个从来没认识过的陌生人那样, ok?”

    孙笑的语气依然温柔轻快, 内容却让陆渊气不打一处来。

    “你别以为玩这样的花招就能让我改变想法——”

    “你不会是临到了这个时候才发现离不开我吧?”孙笑冷不丁地打断了陆渊的话, 声音里带着恰到好处的惊讶,“陆大总裁,你有你的白月光,我对你来说恐怕连根回头草都算不上,你可别告诉我,在我签了离婚协议书之后你才发现其实你喜欢的是我而不是葛红袖?”

    陆渊顿时冷下了脸,“你想得美,你跟她根本没得比。”

    “这不就结了,”孙笑不恼反笑,“所以说,陆大总裁,为了你的红颜知己,破财消灾吧,我只想要回本该属于我的东西而已。”

    在陆渊分析明白应该如何应对仿佛变了一个人的前妻之前,孙笑就果断地挂了电话。

    孙笑可没有理会第一次被她挂断电话的陆渊现在是如何暴跳如雷,她笑眯眯地用两个手指捏着手机晃了晃,心想:上钩得还挺快……是葛红袖因为没有安全感所以胡闹任性过度了?还是原身给陆渊留下的好感度比她想象中要高呢?

    孙笑没有再次将陆渊的号码拉黑,事实上她也没打算这么做,不然在接到唐柯的电话之后选择不主动联系陆渊就行了。

    总不能让陆渊真的没有一条能够迅速联系到她的方法吧?

    ——

    之后的两天时间都是双方律师在唇枪舌战你死我活,直到卢珏终于将好消息带给了孙笑为止。

    葛红袖所在的大学已经公开宣布将葛红袖开除,原因是出勤率和绩点没有达到要求,并且作风不正。就在这条消息被大学官网放出不久,一条匿名的投稿吐槽就在网上流传了开来。投稿人用隐晦的方式叙述了自己所在学校有个被有钱人包养的伪白富美,当小三好多年的消息被人举报给了学校,因为平时也不好好上课交作业,终于被学校开除的事情。

    因为给出信息实在太多,窗户纸很快被捅破,评论中有人爆出了学校以及葛红袖的照片人名所在地等信息,掀起了一波热潮。这不过是短短一天之内发生的事情,虽然其中少不了卢珏的推波助澜,但看热闹的围观群众也还是做出了不小的贡献。

    葛红袖一直留在国内无法离境,忙着购物和黏着陆渊询问离婚进展的她没有关注网上的内容,直到事情发酵的第二天出门在路上被人认出来,才知道一切都被人捅出去了。

    一开始葛红袖还以为盯着她看的人都是被她的样貌身材吸引,还十分自得——她全身上下穿的都是新置办的一身行头,都是陆渊这几天买给她赔礼道歉的,价值不菲。结果后来看她的人越来越多,甚至有人指指点点地拍照,葛红袖才开始觉得有些不对劲。在她抓起包包准备离开之前,有人试探性地在旁边叫了一声她的名字。

    葛红袖下意识地一回头,立刻坐实了身份,被一群热衷打小三的群众给围了个结结实实,最后好不容易脱身,在商场的卫生间里躲了许久,才等到陆渊亲自来接她离开。

    这一番闹剧下来,葛红袖受了不小的惊吓。她回到酒店之后死死地拉住陆渊不让他离开,觉得碰到的每一个人都在盯着自己看,检索了网上已经公开的信息之后,更加情绪陷入失控。

    “这肯定是卢静干的!”葛红袖狠狠地把桌上的东西朝着陆渊所在的方向一个一个砸过去,“她就是想让我身败名裂!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了,我以后还怎么见人?陆渊,你居然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发生,你怎么忍心我受到这样的伤害?你还敢说你爱我?全部都是假的,假的!!”

    陆渊皱着眉躲闪开葛红袖不太够准头的攻击,没有上前,“你冷静一下,只是有人匿名在网上公开了一些信息而已,没有人知道真假,等事情热度过去之后没有人会记得的。”

    “他们永远都会记得!”葛红袖崩溃地捂住脸,大喊,“我在所有人眼里都会是小三,我不管和不和你在一起,这个头衔我永远都摆脱不掉了!我绝对不会放过卢静那个女人,我要她也跟我一样身败名裂!不,我要她摔得比我更惨!我要她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我要……我要抢走她最想要的东西!”

    这段话磕磕巴巴地说下来,葛红袖慢慢捋清了思绪。

    对,不论她喜不喜欢陆渊,现在的她已经走投无路了。她只能选择紧紧地抓住陆渊,得到他的全部爱情,然后再将罪魁祸首的卢静死死踩在脚下永远不能翻身。

    “知道了。”孙笑应完之后就挂了电话,从司机手里接过行李箱,笑盈盈地和他道了声谢,拖着箱子就开开心心地进机场去了。

    尽管每个世界的攻略工作都比较紧张,但偶尔也会出现像这种可以放松身心去度假的日子,对孙笑来说简直跟公费旅游没有差别,卢家根本就不缺钱,她订的是头等舱的机票,直飞巴黎。

    卢静的长相本来就十分精致,只是小鼻子小嘴地显得有些小气,可壳子里的灵魂换成孙笑之后,整个人都焕然一新,显得精神元气了不少,加上从小娇生惯养出来的细皮嫩肉,皮肤白得几乎能反光,在机场里引来不少人的瞩目。

    在之前的世界中,孙笑换过不知道多少个身份,国际巨星也当过,哪里会在意这点注目,领了登机牌,托运完行李,又过了安检之后就直接去贵宾候机室里面坐着玩手机了。

    卢静的手机上有个微博,打开之后是默认的登陆状态,账户的粉丝和关注都没有多少,里面记录的都是些生活上的事情,最多的就是关于陆渊的事情了。

    孙笑前几天忙着养伤和熟悉情况,并没有来得及翻阅卢静手机的内容,现在离登机还有半个多小时,正好可以看这些东西打发一下时间。

    卢静其实是个悲情的姑娘,其实她身边并不缺出色的男性,只是不知道怎么的,初恋就一跟头死心眼地栽在了陆渊身上,可谓是一颗芳心错付他人,落得个香消玉殒的下场。

    仔细看看她的微博,其实能看得出她是个很有教养的姑娘,会好几种乐器和语言,喜欢健身和舞蹈,时而自己下厨,无论想做什么,家里都有经济条件支持,如果不是嫁给了陆渊,她的生活应该无比美满。

    回忆了一下卢静和陆渊认识的时间,孙笑把时间轴翻到了那时候,一条一条地看下去,仿佛身为一个旁观者,再次全程围观了一遍整个短暂又悲伤的故事。

    即使在根本没有爱情的婚姻之中,卢静居然也还是偶尔能找到一些甜蜜之处记录下来,小心翼翼的样子看得孙笑心酸。毕竟那些所谓的“甜蜜”都只是对于卢静来说而已,她已经被爱情蒙蔽了双眼。

    孙笑原本是想把这些微博都给删掉的,转念一想之后又放弃了这个想法,笑嘻嘻地自拍了一张照片发上去,配词很简单:【新生活要开始了,把一切都忘在脑后吧。】

    这个微博账号陆渊总有一天会知道,会去翻阅。就算他找不到,孙笑也会想办法让他发现。到了那个时候,他会是什么反应呢?

    孙笑把顶在头上的墨镜摘下来架到鼻梁上,勾起嘴角笑了一下,看看时间差不多,收起手机就登机去了。

    ——

    每个世界都只会有一个攻略对象。孙笑只有让陆渊爱上自己,才能完成这个世界的任务,累积力量,从而进行脱离,前往下一个世界。

    放弃攻略任务的事情孙笑也不是没有做过,但想要强行脱离一个世界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可以说是得不偿失。

    这种得不偿失的选择孙笑只做过一次,那次她计算失误,攻略对象黑化了,爱她爱到要囚禁她、折磨她、慢慢杀死她,无法再耗下去的孙笑只能选择放弃并且强行脱离,事后黑着脸发现起码之前三个世界的功夫都白费了。

    自那以后孙笑处理这些攻略对象就越发小心起来,随着经验的增长也越来越得心应手,再也没有发生过第二次失败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