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第 178 章

作品:《撩完就跑后男主黑化了[快穿]

    看到重复内容的小天使要等待一段时间才能看哦, 不然多买几章吧~  孙笑轻轻摇了摇头, 安抚地拍了下卢珏的手臂, “哥, 没关系,隔着门他也动不了我, 你总不能拿扫帚赶人,只要他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自然就会离开。”劝服了卢珏之后,孙笑往旁侧了半步,回答了陆渊的问题,“你觉得你很了解我吗?那只能说明你不懂一个女人为了复仇能做到什么地步罢了。我对葛红袖做的事情已经很仁慈, 不过是把她想要掩埋起来的故事都公诸于众而已, 如果我想,我甚至可以昧着良心编造一些无中生有的丑闻给她, 但和你们二位不一样,我做人是有底线的, 所以我没有。”

    “不留着这些来当做筹码?”

    “如果公布出去能让我更开心,那筹码付之一炬也无所谓。”孙笑耸了一下肩膀,勾着微笑的脸上满是轻松,“不开心的日子过久了, 我都快忘记开心的日子是什么感觉了。总而言之, 葛红袖和你之间的事情, 是我让人匿名投稿出去的, 也是我雇了人在网上推波助澜扩散开来的, 这个答案,你满意了吗?”

    陆渊没有回答,他前所未有地仔细打量着孙笑,有一个十分清晰的念头在脑中逐渐成型。

    这个人不是卢静。她和卢静比起来已经完全是另外一个人,从思考方式到行为举止都彻底地改变,这不是“顿悟”就能够解释的。如果是以前的那个卢静,她不会这样放肆地惹怒甚至挑衅他,也不会做出可能令他不快的事情,更不可能破釜沉舟地撕破两人之间最后一层窗户纸,把葛红袖的存在公布出去。

    如果是以前的那个卢静……他绝不会像现在这样又在意又全然束手无策。

    可她就是卢静,曾经爱他死心塌地,现在却对他冷嘲热讽的前妻。

    孙笑见陆渊半晌没有反应,挑了一下眉,又有了新的设想,“你好像不如我预想中生气?难道是发现你放在心尖尖上的女人不是你想象中这么纯洁无辜,一时之间迷失了自我,不知道该生气她的隐瞒,还是继续坚持喜欢她了?”

    所谓打人不打脸,孙笑可谓是反其道而行之,踩中了陆渊的痛脚。

    原本表情还十分正常的陆渊皱了皱眉,沉下了脸,“她也许对学业没有那么大的追求,但她内心是个善良的好人。”

    卢珏响亮地发出了不屑的哼声,“陆渊,你也是够蠢的,虽然我厌恶你这个人,但不可否认的是你在商场上还是混得开的,然而你在葛红袖的事情上简直像个初出茅庐的白痴——趋炎附势的漂亮女人你难道没见过?因为这个是你一手从未成年带到成年的,你的智商在她身上就不好使了?”

    “哥,爱情使人智商下降。”孙笑捧场地接过话头,“这个说法是有道理的。”

    卢珏被妹妹吹捧得飘飘然,连带着看陆渊也觉得没那么扎眼了,“我这儿还有更多没放出去的资料,都是让私家侦探弄来的,看你这么迷茫,要不然我分享给你看看?”

    “我会通过自己的方式查证。”陆渊黑着脸拒绝了卢珏的“好意”,深深地看了一眼孙笑,就转身离开了。

    孙笑慢悠悠地把墨镜重新戴到鼻子上,看着陆渊的背影轻声笑了下,“是不是对他来说,一直被葛红袖骗下去会比较快乐呢?”

    卢珏没听清,“你说什么?”

    “不,是我想岔了。”孙笑转身往回走,对自己一闪而过的想法不以为然:事情闹到这个地步,葛红袖迟早要死死赖上陆渊,到了那个时候,无所谓什么黑历史不黑历史的,陆渊这个喜新厌旧的性格肯定很快就会消耗掉他对于葛红袖的感情。

    孙笑的插手不过是让这一切进展得更快了一些而已。

    倒是陆渊似乎越来越不排斥和她进行正面接触,不再像孙笑刚刚来到这个世界时那样,连去医院看望一下都要磨蹭个把礼拜,这倒是个好消息。

    就是不知道陆渊自己察觉到这个变化了没有呢?为了避免陆渊自欺欺人,孙笑可是早就在电话里给他埋下了伏笔,只要时机一到,牵起这根□□,那就是烈火燎原的节奏。

    这头孙笑挖好了坑,等着陆渊和葛红袖先后跳进来;陆渊既要处理公司的日常事务,一边要想尽办法减少出轨时间带来的负面影响,其中还不得不抽出时间来安抚黏人了许多的葛红袖,忙得焦头烂额。

    葛红袖注意不到这些,她生性自私,在这个时候最优先考虑的就只有自己的安危而已。是以她每天都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然后从酒店坐专车到陆渊的公司去找他,不论他做什么都要跟在一旁,一旦陆渊表现出些许的不耐烦,她的眼眶总能抢先一步红起来,接着让陆渊选择妥协。

    葛红袖还太年轻,不知道爱意和好感都是需要好好呵护的,一不小心就会消磨殆尽。

    从前陆渊只需要替她解决钱的问题,两人又不常见面,远观和近察的效果自然大不相同。如果是以前,葛红袖还能保有理智,维护自己高冷美人的人设,可现在,她只想反复确认陆渊是不是还深爱着自己,恨不得陆渊下一秒就把结婚戒指套到她的手上,再带她直奔民政局领证。

    这个想法当然是不现实的。陆渊忙得不可开交是一说,他在暗中调查葛红袖是不是有欺骗自己的行为是另一说,如果说没离婚的陆渊对葛红袖有八分爱意的话,如今已经只剩下最多六分了。

    一个转身的功夫,刚刚开完会的陆渊又被葛红袖逮住了,她娇滴滴地抱着他的手臂问道,“今天晚上陪我去去年我们一起去过的那家法国餐厅吃饭好不好?”

    “嗯……”孙笑停下了动作,表情十分微妙,“他都误会你些什么了?”

    “你编造的丑闻,难道你不知道吗?”葛红袖反问。

    “我不知道。”孙笑无赖地一耸肩,“你要是真这么在意,打个电话问问陆渊到底他是从谁手里拿到的资料吧,反正我是没和他接触过。”

    葛红袖咬了咬牙根,她这一天给陆渊打了好几个电话,要么是没人接,要么就是助理代接,根本联系不上陆渊本人,让她不得不重新思考了一遍这件事的严重性。

    “哦对,”孙笑看着她的表情像是明悟了什么,“瞧我这记性,陆渊在你和闹脾气肯定不会接电话的,你随便找个人帮你吧,这里大家都有他的电话,谁都能拨通的。”

    “卢小姐,我来找你不是为了这件事情!”葛红袖隐隐感觉到话题被孙笑带走了,挣扎了一把主动权。

    孙笑充耳不闻,随手点了一开始吹口哨的男人,“许三,看到美女眼睛都直了吧?英雄救美的任务就交给你了。”

    孙笑的话音一落,大家都开始鼓掌加吹口哨,撺掇叫许三的男人给陆渊打电话。

    许三坐没坐相地斜在椅子上,掀起眼皮看了看有些不知所措的葛红袖,嗤了一声,“可以啊,但是美女,如果我帮了你这个忙,你要怎么回报我?以身相许?”

    葛红袖看了看许三,义正言辞地拒绝他,“我说过了,我心里是有人的。”

    “噗哈——”有人没憋住,漏出一记喷笑声。

    这简直就像是个信号,画室里坐着的五六个人都纷纷跟着边拍大腿边笑得前仰后合,一个个都像是吸了笑气似的,尤其是许三,他都快从椅子里滚下来了。

    葛红袖被这一群不按套路出牌的富二代惊呆了,她甚至考虑这是不是精神病院,她又需不需要现在就退出去。

    只有孙笑没跟着他们一起狂笑,她无奈地捏着画笔看着这群人,“很好玩吗?”

    坐在孙笑旁边的女孩子整个歪倒在孙笑身上,狂笑不止,断断续续地说道,“好玩啊!你看这个女人……噗——她居然真的以为我们不认识她!还觉得能骗我们相信她和陆渊是真爱?哈哈哈哈哈哈哈救命这是今年我碰到最好笑的事情!”

    离葛红袖最近的男孩子擦了擦笑出的眼泪,捂着肚子问她,“美女,我们圈子里的消息传得多快,有多灵通,你心里一点b数都没有吗?别说今天了,你还没回国的时候,我们都听过你的名字,这段日子你和陆渊之间的破事儿都快磨得我们耳朵起茧了,你知道吗?”

    葛红袖的脸从半分钟钱就涨得通红,她终于意识到从她跨入这间房的那一刻起,这群不学无术的富二代就在戏弄她。他们仗着自己的家世,像是逗弄一只没有尊严的宠物那样地愚弄了她!

    在这群人之中,隐隐成为他们领导者的孙笑——她脸上那平淡的表情,更加刺痛了葛红袖的眼睛。

    “可笑吗?你们再怎么笑,最后和陆渊结婚的人都会是我,而不是这个已经被陆渊抛弃了的黄脸婆!”她不得不用自己最大的音量喊出这句话,才能盖过几乎掀翻屋顶的大笑声,“我再怎么不堪,我也凭着自己的努力得到了陆渊的爱,你们这些除了父母一无是处的人有什么资格取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