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第 186 章

作品:《撩完就跑后男主黑化了[快穿]

    看到重复内容的小天使要等待一段时间才能看哦, 不然多买几章吧~  “怎么了?”卢家大哥紧张地观察着孙笑的脸色,把一支笔塞到她手里, 指着一处空白道, “别多想,就顺着现在这个局势, 不要犹豫, 写上名字之后你就能永远摆脱那个负心汉了!”

    “负心汉啊……”孙笑喃喃地重复了一遍这个称呼,握住了笔,毫不犹豫地签上了“卢静”两个字。

    字一签完,卢家大哥就像是怕她反悔似的,飞快地将离婚协议书抽出, 迈开两条大长腿跑出了病房, 只留下一句, “我这就去找律师!”

    卢母见到事情已成定局, 才松了一口气, 坐到床边, 替孙笑理了理病号服的衣领, 柔声问道,“怎么突然就改变主意了?”

    “生死关上走一遭,觉得很多以前执着的事情都很无所谓了。”孙笑轻轻地握住这位母亲的手,看着她的眼睛,诚挚地说道, “我不应该为了一个不爱我的人, 而让最爱我的人伤心。再说了, 大哥说得也对,凭我的条件,想要什么样的男人找不到?我就不信陆渊离了婚之后,他一直喜欢的那个女人能心无芥蒂。他们俩哪怕以后再结婚,那个女人也都是在捡我不要的东西罢了。”

    “你能想得通就最好了。”卢母微微叹息,疼惜地抚摸着孙笑的面孔,“妈的宝贝女儿都被折磨瘦了……出院之后妈亲自下厨给你做好吃的,好不好?”

    “妈对我最好了~”孙笑撒娇地抱住卢母的腰,享受了好一会儿这份得来不易的亲情。

    对于她来说,母爱早就已经……

    “行,剩下就交给你了,用什么手段都行,我要陆渊栽个大跟头。”卢家大哥举着手机走进病房里,说完这最后一句之后就挂断了电话,朝二人做出个搞定的手势,“我问过医生了,一会儿再去给静静头部拍个片子,没问题的话下午就可以出院回家。静静遭了这么多罪,一定得好好补补。”

    “那我这就回家去准备准备了。”卢母立刻紧张地站起身来,“家里什么吃的都没有,我得赶紧出去买。卢珏,你好好照顾你妹妹,一根头发都不能少,知道没!”她对大儿子颐指气使地道。

    卢珏一点脾气也没有,“好好好,我还忍心让我宝贝妹妹再掉一滴眼泪不成?”

    卢母立刻风风火火地回家去了,孙笑看着她的背影微微一笑,转头朝自家大哥招了招手,“哥,问你个事儿。”

    卢珏顿时十分警觉,一步步走到床边,“你要问什么?”

    “陆渊的那个白月光,到底是什么人啊?”孙笑抬头看着卢珏,笑眯眯地抱住他的手臂,撒娇卖萌地晃了两下,“告诉我嘛。”

    “……你想知道这个?”卢珏紧皱起眉,“反正都是和你无关的人了,在我看来,十个她也及不了你的脚趾头。”

    “我的脚趾头好荣幸呀。”孙笑毫不气馁地继续摇卢珏的手臂,“我发誓,我对陆渊一点一丝的念想都没有了,我就是想知道那个女人究竟是谁,以后万一有机会见到她的时候还能打压一下她的威风,对不对?”

    考虑到卢静的身份和死因,陆渊很可能就是这一次的攻略目标,那么那位白月光的情报当然是至关重要的。即使孙笑对自己的能力很有信心,但多知道点敌方军情肯定没有坏处就对了。

    卢珏显然对自己这个重伤未愈的亲妹妹一点办法也没有,坚持了几秒钟就败下阵来,还硬撑着兄长的威严道,“松手,我这就讲给你听。”

    孙笑立刻收回双手,乖乖地摆出小学生听讲的姿势来。

    “知道陆渊提出离婚的事情之后我让人去查过,那个女人叫葛红袖。”卢珏坐下之后说道,表情带着点不屑和嘲讽,“她父母双亡,家境倒是挺可怜的,不过从小也拿着政府的补贴什么的,在亲戚家里抚养长大了,高中的时候打工认识了陆渊,陆渊应该是觉得她坚强自立,出钱让她去国外念了大学,生活费学费房租飞机票全包,哪怕在他经济最困难的时候都没有断过。那又怎么样,他快沦落街头的时候,那个女人也没见得回来陪在他身边,而是跑去纽约旅游了,信用卡账单里全是奢侈品。”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呗。”孙笑认真地点评道,“说起来……如果葛红袖花的都是陆渊的钱,那么在婚后那段时间,她就是在挥霍我和陆渊的共同财产,这个应该在法庭上能有不少重量吧?”

    “当然了。”卢珏嗤了一声,“如果能找到一些他们之间暧昧的证据的话,告他个出轨也不难。但我仔细查过,葛红袖并不喜欢陆渊,陆渊曾经向她告白过一次,被她拒绝了,但之后仍然为她提供着源源不断的金钱,这是个什么心理?”

    孙笑想了想,“大概是……就算没有爱情,我也要让你离不开我!的心理吧?我大概明白了,这就是一个霸道总裁被‘好清纯好不做作好坚强’的女人所吸引,挥霍所有去追求,结果因为形势所迫不得不找了我这个炮灰商业联姻,用完之后就准备一脚踹了继续去寻找真爱是吧?”

    “我妹妹才不是炮灰!”卢珏皱眉弹了一下孙笑的额头,然后不怀好意地笑了,“你就等着瞧吧,他要撕破脸皮,我就把事情都都抖出去弄他个身败名裂!”

    “为什么换号码?”陆渊沉声质问。

    “因为我不想听你用这种语气理所当然地质问我任何事情。”孙笑的语气听起来十分轻松,甚至还带着笑意,“我已经不想再和你有任何层面上的直接与间接接触,所以我特地更换了我们之间唯一的联系方式,这个答案还能让您感到满意吗?”

    陆渊警告似的对着话筒说道,“卢静,别惹我生气。”

    “不,这应该是我的台词,你要知道,虽然整个社会普遍都觉得男人可以偶尔玩玩婚外情没关系,但我卢家可不是随随便便的小角色,把我惹生气了,这栋离婚官司就会闹大,那时候会受到伤害的可不会是我这个受害者。”孙笑气定神闲地给这位霸道总裁讲道理,“现在我愿意和和气气地找律师跟你谈离婚的条件,你就应该高高兴兴地接着我的要求,而不是还想着能用以前一样的态度居高临下地对待我。”

    “居高临下?”陆渊眯起了眼睛,“想和我吵架是吗?想换这种方式来吸引我的注意力?”

    “我纠正你两点,首先,我对和你吵架没有任何兴趣,你不值得我去坏了一天的好心情;其次,陆渊,请你记住,我已经对你没有感情了,这也正如你一直以来所期望的那样,我不会再缠着你,你也不会再得到我的消息,就像两个从来没认识过的陌生人那样,ok?”

    孙笑的语气依然温柔轻快,内容却让陆渊气不打一处来。

    “你别以为玩这样的花招就能让我改变想法——”

    “你不会是临到了这个时候才发现离不开我吧?”孙笑冷不丁地打断了陆渊的话,声音里带着恰到好处的惊讶,“陆大总裁,你有你的白月光,我对你来说恐怕连根回头草都算不上,你可别告诉我,在我签了离婚协议书之后你才发现其实你喜欢的是我而不是葛红袖?”

    陆渊顿时冷下了脸,“你想得美,你跟她根本没得比。”

    “这不就结了,”孙笑不恼反笑,“所以说,陆大总裁,为了你的红颜知己,破财消灾吧,我只想要回本该属于我的东西而已。”

    在陆渊分析明白应该如何应对仿佛变了一个人的前妻之前,孙笑就果断地挂了电话。

    孙笑可没有理会第一次被她挂断电话的陆渊现在是如何暴跳如雷,她笑眯眯地用两个手指捏着手机晃了晃,心想:上钩得还挺快……是葛红袖因为没有安全感所以胡闹任性过度了?还是原身给陆渊留下的好感度比她想象中要高呢?

    孙笑没有再次将陆渊的号码拉黑,事实上她也没打算这么做,不然在接到唐柯的电话之后选择不主动联系陆渊就行了。

    总不能让陆渊真的没有一条能够迅速联系到她的方法吧?

    ——

    之后的两天时间都是双方律师在唇枪舌战你死我活,直到卢珏终于将好消息带给了孙笑为止。

    葛红袖所在的大学已经公开宣布将葛红袖开除,原因是出勤率和绩点没有达到要求,并且作风不正。就在这条消息被大学官网放出不久,一条匿名的投稿吐槽就在网上流传了开来。投稿人用隐晦的方式叙述了自己所在学校有个被有钱人包养的伪白富美,当小三好多年的消息被人举报给了学校,因为平时也不好好上课交作业,终于被学校开除的事情。

    因为给出信息实在太多,窗户纸很快被捅破,评论中有人爆出了学校以及葛红袖的照片人名所在地等信息,掀起了一波热潮。这不过是短短一天之内发生的事情,虽然其中少不了卢珏的推波助澜,但看热闹的围观群众也还是做出了不小的贡献。

    葛红袖一直留在国内无法离境,忙着购物和黏着陆渊询问离婚进展的她没有关注网上的内容,直到事情发酵的第二天出门在路上被人认出来,才知道一切都被人捅出去了。

    一开始葛红袖还以为盯着她看的人都是被她的样貌身材吸引,还十分自得——她全身上下穿的都是新置办的一身行头,都是陆渊这几天买给她赔礼道歉的,价值不菲。结果后来看她的人越来越多,甚至有人指指点点地拍照,葛红袖才开始觉得有些不对劲。在她抓起包包准备离开之前,有人试探性地在旁边叫了一声她的名字。

    葛红袖下意识地一回头,立刻坐实了身份,被一群热衷打小三的群众给围了个结结实实,最后好不容易脱身,在商场的卫生间里躲了许久,才等到陆渊亲自来接她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