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第 189 章

作品:《撩完就跑后男主黑化了[快穿]

    看到重复内容的小天使要等待一段时间才能看哦, 不然多买几章吧~

    “那就好。”唐柯像是微微松了一口气似的,身体的姿态也放松许多,不再充满和陆渊对峙的针锋相对, “那么就同意她的要求吧,无论她要什么,只要你让律师点头, 我会全部照价转让给你。”

    “你——”陆渊吐出一个字就噤了声, 他像是刚刚才明白过来唐柯话中意思似的,不赞同地摆了摆手, “不行,我不能这么做,我不能拿你的钱, 而且你要知道这不会是一笔小钱。”

    “我出得起。”早已借着富二代的身份创业得盆满钵满的唐大佬满不在意,“放心,我不会让事情传到她耳朵里去。她只是想小小报复一下你,这也不算过分, 不是吗?”

    “她把红袖的事情都抖到网上去了,这不算过分?”

    “她说的有哪句不是事实吗?”唐柯看了看自家发小,意有所指地说, “你早就该知道这样的事情可能会发生才对, 静静可不是会一直忍气吞声的类型。”

    “她明明就是。”陆渊下意识地反驳了一句, 说完之后自己也愣了一下。

    是啊, 卢静本来就是唯唯诺诺的性格, 做的唯一一件大胆的事情可能就是要求陆渊和她结婚, 又打死不肯离婚而已。一个念头的转变,真的能让人的性格和表现也产生那么大的变化吗?

    “这只能说明你从来没有了解过她。”唐柯摊手,简单地归了个因,“虽然她是我的真爱,但我也很看重和你之间的友谊,所以今天才特地来找你说这些话,希望你不要误会。”

    陆渊哼笑一声,“误会什么?你要追她,你一见钟情,你打死也不放手……这些我已经在上次见面的时候就已经领教了。”

    “你明白就好。”唐柯笑眯眯地敲了一下桌面,“那么我们就说好了,离婚这边你尽管答应对面律师提出经济方面的任何要求,我来承担;第二,以后我可就把护花使者和追求者的身份放在‘陆渊的朋友’这个身份之前了。”

    陆渊走神地瞥了一眼自己的电脑屏幕,有些不满,“这么多年的朋友了,我才发现你是这样有异性没人性的人。”

    “彼此彼此。”唐柯回敬了他一句,站起身来,又提醒了一句,“我给你的资料,别随便让人看到了,尤其是葛红袖。”

    “……你敢说出网上的消息都是真实的这句话,果然是查到了什么才能这么确定?”

    “你看了就知道。”唐柯没有多说,他只是笑着转移了话题,“阿渊,你看女人的眼光可真不怎么样。我想不出静静这样的女人为什么吸引不了你,也想不通葛红袖身上究竟有什么能让你这样不顾名声。不过对我来说,也许这算是件好事也说不定,毕竟虽然来得迟了,但我还是有机会。”

    说完这些话之后,唐柯干脆地就走了。没有起身送他的陆渊握着鼠标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轻点左键打开了u盘,里面只有一个文件夹,但占用内存非常之大,里面从照片、扫描件、到聊天记录都应有尽有,甚至还包含了一份详尽的调查报告。

    陆渊不作声地迅速浏览了一遍调查报告,又面无表情地将其他图片都浏览了一遍,才将电脑合上,长出了一口气。

    证据确凿。葛红袖确实有过好几个暧昧对象,甚至有两个还是高中时期的。似乎调查人很清楚调查的重点,其余的东西都是一笔带过,重点将实锤都标注在了报告中。

    纵然陆渊再想为葛红袖开脱几句,他也没有可能说服得了自己。他的记忆力太好,甚至记得葛红袖和一个男人去加州旅游同住一间房的那几天,她是用什么借口敷衍他的电话;也记得当她在某个助教家里住了两个月的那个暑假,她是如何说服他说她不能回国,而要去参加一份很重要的实习。

    当陆渊从葛红袖的话中找到第一个、第二个谎言时,他不禁开始怀疑,葛红袖告诉他的事情,究竟有多少是真的?多少是她信口开河编出来的?

    而他自持机警,却连一个小女孩这样的假话也辨认不出来,恐怕真如同卢静所说,是中了邪了。

    身为工作狂魔的陆渊难得放下了工作,他靠在椅背上闭眼想了一会儿,拨内线让助理订了葛红袖刚才提到的那家餐厅里的私人包间,然后才起身整理衣冠,前往了葛红袖入住的酒店。

    葛红袖从陆渊的办公室气冲冲地跑走之后也不敢在外面乱晃,生怕又被别人认出来,戴着帽子匆匆打了辆出租车就回了酒店。她虽然觉得有些难过,但在车上哭了几分钟就收了回去,毕竟她已经看清局势,想要让事态平息只能依靠陆渊,一时耍耍小脾气可以,但是在这个紧要关头,她还是得顺着陆渊的脾气来。

    想到刚才的情绪失控,葛红袖有些后悔,但她依然很自信陆渊心目中自己的地位,在酒店里重新化妆换了衣服之后,她就准备若无其事地给陆渊打电话了。

    就在这个当口,陆渊的电话抢先一步打了进来,他在电话里的声音仍然沉稳又带着葛红袖熟悉的温柔,“我到你酒店楼下了,带你去吃那家你喜欢的餐厅。”

    葛红袖得意地抿嘴一笑——陆渊可不是死死地栽在她的手里么!卢静死了那么想要,也不可能从她的手里抢过去。“我正好也饿了,换双鞋子就下来。”

    “好。”陆渊挂了电话,黑沉沉的眸子往副驾驶座扫了一眼,“事情办好了吗?”

    “是,按照您的要求,已经将葛红袖小姐正在使用中的那张副卡,以及她本人的一张储蓄卡进行了冻结,她本人名下在海外的账户还需要三个工作日的时间来进行冻结操作。”

    而在这些人之中,葛红袖最为憎恨的人无疑就是孙笑。

    凭什么她能从生下来就尽享荣华富贵,一方面占着陆渊正妻的身份,一方面又被唐柯这样完美的老公人选捧在掌心里宠爱?凭什么她就能那么好运?凭什么她就能拿到自己拿不到的东西?

    就连唯一从她手里抢过来的陆渊,现在都已经离开了!

    想到这里,葛红袖忍不住出口伤人,“唐柯,你以为卢静会喜欢你?别痴心妄想了,不管你怎么讨好她,她都不会多看你一眼,因为她心里能放得下的从来只有一个人,那个人的名字叫陆渊,而不是唐柯!”

    “哎,怎么说话呢?”许三不悦地坐直了身体,盯住葛红袖,“就你这张嘴,讨得了陆渊那牛脾气喜欢?”

    “许三,话不能这么说,你怎么知道她用嘴能对陆渊做什么?”有人开了个车,立刻被孙笑投以死亡射线,赶紧闭嘴。

    孙笑把说话难听的家伙瞪安静了,才转头轻描淡写地看了看瑟瑟发抖的葛红袖,“你来错地方了。如果你是还想挽回陆渊的话,不如去找他当面认错吧。”

    “可笑,我凭什么要去找他认错?我做错什么了?”

    “你真的要我在这里把一切都说出来吗?”孙笑冷静地看着她,手中画笔在颜料中轻巧地打了个滚儿,才在葛红袖惊慌的眼神中摇头,“陆渊也许会原谅你,也许不会,但这一切跟我都没有关系。我倒更希望你能把他握紧一些,最好能让他迫不及待地对你求婚,这样我也能更快地和他撇清关系。”

    这句话更是刺中了葛红袖心中最隐秘的自卑之处。她原以为陆渊已经是她的囊中之物,谁知道陆渊不仅不向她求婚,居然还无视她的示好,对她甩冷脸,这一切都是打在葛红袖脸上的响亮耳光。

    “会有这一天的。”葛红袖咬着嘴唇,强按怒意地说,“他一定会跪在我面前向我求婚的。”

    “希望这一天尽快到来。”孙笑事不关己地说完,扭回头去,不需要丝毫斟酌,画笔就在纸上按下了第一笔。

    接着,赵晨就带着人进来,让他们把葛红袖给半强迫地带走了。

    女律师看了场啼笑皆非的戏码,掏出手机给现场的一片狼藉拍了几张照片,就跟画室的管理人一同去找监控录像作备份了——虽说不知道会不会用上,但先把证据保存下来总是没错的。

    保洁随后赶到,一番手脚麻利的整理之后,葛红袖到访的最后痕迹也被干净利落地抹去了。

    孙笑心无旁骛地给前段日子勾好的线稿上色,而唐柯则是打开电脑开始办自己的事情,他就坐在这么一堆画画的人中间干着跟画画毫无关系的事情,而其他人也都已经见怪不怪了。

    “静姐,静姐?”

    坐在孙笑身旁的女孩子偷偷戳了戳她的肩膀。

    孙笑换了支笔,目不转睛,“什么事?”

    “不是都说陆渊爱那个葛红袖爱得死去活来的吗?怎么突然就搞得一幅要分手的样子?你是不是知道内幕呀快来分享一下!”

    孙笑无视了对方闪闪发光的八卦视线,“不管陆渊知道了什么,那都不是从我这里得到的消息。”

    一旁的唐柯微微一笑,深藏功与名。

    女孩见从孙笑这里问不出什么内容,嘟着嘴转了会铅笔,最后把笔一扔,加入了在画室另一端聚拢八卦的人群之中,“怎么样?问到什么没有?”

    上流圈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实在是关系太过复杂,随便拉两个人就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关系,稍微有点花边新闻那是根本瞒不住的,所以葛红袖才走没几分钟,神通广大的许三就已经打听到了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