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第 196 章

作品:《撩完就跑后男主黑化了[快穿]

    看到重复内容的小天使要等待一段时间才能看哦, 不然多买几章吧~

    葛红袖闹脾气的时间不短,此时离几人会面结束已经有两个多小时了, 唐柯果然很快接起电话,“阿渊。”

    “你跟卢静怎么认识的?”陆渊开门见山地问, “是不是她要你在离婚这件事情上帮她?”

    唐柯和陆渊认识多年, 根本不惊讶他会问出这样的问题来, “我和她认识完全出于意外,而且也是我主动去结识的她。甚至她在回国之前都不知道我和你之间的关系。你不用多想, 我是主动要求掺和进这件事情里来的, 她并不赞同我的做法。”

    “谁知道呢。”陆渊抬头, 深呼吸了一口气,将积压在胸口的郁结之气吐了出去, 仍旧感觉很不得劲,“你从小又不是没碰见过处心积虑接近你的人。”

    “正是因为有这样的经历, 我才更能够分辨哪些人是我可以真心结交的。”唐柯意有所指地说,“葛红袖就不是一个值得相交的好对象。”

    陆渊不屑地嗤了一声。“卢静就是?你觉得我被眯了眼, 我觉得彼此彼此。”

    “我知道你觉得你喜欢一个人就该把最好的东西给她, 但是你愿意给,和她明明不喜欢你却没有底线地挥霍, 是两件事。”唐柯不气不恼地说道,“葛红袖不喜欢你, 她只看上了你的钱, 你不会看不出来吧?”

    陆渊皱了皱眉, 考虑到唐柯的身份, 按住了怒气,“就算是你,用这么难听的话来评价她,我也是要翻脸的。”

    唐柯对陆渊的臭脾气再清楚不过——这人只要不自己结结实实地栽个跟头或者撞在墙上,谁来劝都没用。他没在这点上多做纠缠,转移了话题,“我喜欢静静,所以我很愿意看到你和她尽快解除关系,让她也早日恢复单身的身份。”

    “认识你这么多年,我第一次知道你喜欢卢静这种类型的女人。”陆渊撇了撇嘴,有些唾弃好友的眼光——那种唯唯诺诺的女人有哪点吸引别人?就最近几次对他爱理不理的样子,八成也是硬撑着装出来的,想骗到他,火候还不太够,用不了多久一定会恢复以前的样子吧。

    “这是我第一次喜欢一个人。”唐柯含笑道,“所以哪怕她心里还有你的影子,我也不会给你机会的。”

    “谁要这种机会?”听到唐柯的后半句话,陆渊心里一跳,随机掩饰似地啧了一声,“要不是她非跟我纠结财产怎么分割,事情早就都解决了,我看她就是故意不想让事情早日了结。她的事情倒不是重点,我可不想看到你被她骗了感情,劝你还是早日抽身,回法国开你的画廊去吧。”

    “如果她愿意跟我一起走的话。”唐柯开了个小小的玩笑。

    “别真陷进去了。”陆渊严肃地警告好友,“我说真的,那个女人一旦缠上谁,不是轻易就能放开的。”

    唐柯沉默半晌,叹了口气,“阿渊,我真羡慕你。”

    ——羡慕我什么?陆渊是想这么问的,但话到嘴边时他似乎领悟了什么,又给咽了回去,转而建议道,“找个其他的好女人吧。”

    “你不喜欢她,当年就不该和她结婚,给她虚无缥缈的希望。”唐柯最后说道,“我要是能比你更早遇见她就好了。”

    “已经发生过的事情再多想也无用。”陆渊下意识地回避了这个话题,“你手里是不是有卢静的联系方式?她换了手机号码,我的律师说联系不上她。”

    在说完后半句话之前,陆渊甚至根本没意识到自己这么顺口地编出了个谎言来。

    好在唐柯并没有生疑,“我去问问她的意见,她同意的话我就把号码给你,毕竟是她的个人。”

    唐柯这句话说得已经很客气,毕竟一个月前孙笑换手机号时,明摆着就是不想再通过任何方式接到陆渊的联络了。

    陆渊无声地松了口气,貌似漫不经心地说道,“好,尽快吧,听律师口气挺急的。”

    在唐柯挂断电话之后,陆渊坐直身体,捏着鼻梁思考了几秒钟,没想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冲唐柯撒这一通谎。是因为他不以律师的名义提出要求的话,孙笑可能会拒绝他的要求?

    话说回来,他又为什么想要拿到孙笑的新手机号?

    陆渊深深吐了口气,用手指随手顺了一下头发,吩咐司机开车。

    车子开走不过几分钟的时间,陆渊又接到了一个葛红袖的电话,说是被酒店的服务生冲撞了,颐指气使地要他亲自去解决问题,陆渊不得不安慰了她好一会儿,又给酒店那边打了声招呼,才算把这事儿给处理完了。

    这时候一看手机,才发现上面有个未接来电,就打了一次,他正在通话中没听到。

    也不知道哪来的笃定,陆渊手指一动就回拨了过去,耐心地等待了七八声嘟之后,才有人接了电话,而且开头第一句话就十分不客气,“陆大总裁,你的律师如果有任何需要,可以通过我的律师来找我,他不需要拿到我的私人联系方式吧?”

    就这么一句话,陆渊的火气就被挑起来了。

    卢母也立刻叉着腰指挥道,“还有这次受伤的片子和缴费单也都给律师,到时候直接指控他家暴。”

    孙笑在卢母的帮助下从床上坐起,接过自家大哥塞过来的离婚协议书看了一眼,那个叫陆渊的男人早就已经签好了字,恣意不羁的笔迹,从笔划里就已经能大致窥得这个人自我高傲的性格来。

    “怎么了?”卢家大哥紧张地观察着孙笑的脸色,把一支笔塞到她手里,指着一处空白道,“别多想,就顺着现在这个局势,不要犹豫,写上名字之后你就能永远摆脱那个负心汉了!”

    “负心汉啊……”孙笑喃喃地重复了一遍这个称呼,握住了笔,毫不犹豫地签上了“卢静”两个字。

    字一签完,卢家大哥就像是怕她反悔似的,飞快地将离婚协议书抽出,迈开两条大长腿跑出了病房,只留下一句,“我这就去找律师!”

    卢母见到事情已成定局,才松了一口气,坐到床边,替孙笑理了理病号服的衣领,柔声问道,“怎么突然就改变主意了?”

    “生死关上走一遭,觉得很多以前执着的事情都很无所谓了。”孙笑轻轻地握住这位母亲的手,看着她的眼睛,诚挚地说道,“我不应该为了一个不爱我的人,而让最爱我的人伤心。再说了,大哥说得也对,凭我的条件,想要什么样的男人找不到?我就不信陆渊离了婚之后,他一直喜欢的那个女人能心无芥蒂。他们俩哪怕以后再结婚,那个女人也都是在捡我不要的东西罢了。”

    “你能想得通就最好了。”卢母微微叹息,疼惜地抚摸着孙笑的面孔,“妈的宝贝女儿都被折磨瘦了……出院之后妈亲自下厨给你做好吃的,好不好?”

    “妈对我最好了~”孙笑撒娇地抱住卢母的腰,享受了好一会儿这份得来不易的亲情。

    对于她来说,母爱早就已经……

    “行,剩下就交给你了,用什么手段都行,我要陆渊栽个大跟头。”卢家大哥举着手机走进病房里,说完这最后一句之后就挂断了电话,朝二人做出个搞定的手势,“我问过医生了,一会儿再去给静静头部拍个片子,没问题的话下午就可以出院回家。静静遭了这么多罪,一定得好好补补。”

    “那我这就回家去准备准备了。”卢母立刻紧张地站起身来,“家里什么吃的都没有,我得赶紧出去买。卢珏,你好好照顾你妹妹,一根头发都不能少,知道没!”她对大儿子颐指气使地道。

    卢珏一点脾气也没有,“好好好,我还忍心让我宝贝妹妹再掉一滴眼泪不成?”

    卢母立刻风风火火地回家去了,孙笑看着她的背影微微一笑,转头朝自家大哥招了招手,“哥,问你个事儿。”

    卢珏顿时十分警觉,一步步走到床边,“你要问什么?”

    “陆渊的那个白月光,到底是什么人啊?”孙笑抬头看着卢珏,笑眯眯地抱住他的手臂,撒娇卖萌地晃了两下,“告诉我嘛。”

    “……你想知道这个?”卢珏紧皱起眉,“反正都是和你无关的人了,在我看来,十个她也及不了你的脚趾头。”

    “我的脚趾头好荣幸呀。”孙笑毫不气馁地继续摇卢珏的手臂,“我发誓,我对陆渊一点一丝的念想都没有了,我就是想知道那个女人究竟是谁,以后万一有机会见到她的时候还能打压一下她的威风,对不对?”

    考虑到卢静的身份和死因,陆渊很可能就是这一次的攻略目标,那么那位白月光的情报当然是至关重要的。即使孙笑对自己的能力很有信心,但多知道点敌方军情肯定没有坏处就对了。

    卢珏显然对自己这个重伤未愈的亲妹妹一点办法也没有,坚持了几秒钟就败下阵来,还硬撑着兄长的威严道,“松手,我这就讲给你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