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第 202 章

作品:《撩完就跑后男主黑化了[快穿]

    看到重复内容的小天使要等待一段时间才能看哦, 不然多买几章吧~  “要你管?”卢珏转头,有些不耐烦地说道,“还是说你想报复到静静身上?我告诉你,是个男人就都冲着我来!”

    孙笑轻轻摇了摇头, 安抚地拍了下卢珏的手臂, “哥, 没关系, 隔着门他也动不了我,你总不能拿扫帚赶人, 只要他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 自然就会离开。”劝服了卢珏之后,孙笑往旁侧了半步, 回答了陆渊的问题,“你觉得你很了解我吗?那只能说明你不懂一个女人为了复仇能做到什么地步罢了。我对葛红袖做的事情已经很仁慈, 不过是把她想要掩埋起来的故事都公诸于众而已, 如果我想, 我甚至可以昧着良心编造一些无中生有的丑闻给她, 但和你们二位不一样, 我做人是有底线的, 所以我没有。”

    “不留着这些来当做筹码?”

    “如果公布出去能让我更开心,那筹码付之一炬也无所谓。”孙笑耸了一下肩膀,勾着微笑的脸上满是轻松, “不开心的日子过久了, 我都快忘记开心的日子是什么感觉了。总而言之, 葛红袖和你之间的事情,是我让人匿名投稿出去的,也是我雇了人在网上推波助澜扩散开来的,这个答案,你满意了吗?”

    陆渊没有回答,他前所未有地仔细打量着孙笑,有一个十分清晰的念头在脑中逐渐成型。

    这个人不是卢静。她和卢静比起来已经完全是另外一个人,从思考方式到行为举止都彻底地改变,这不是“顿悟”就能够解释的。如果是以前的那个卢静,她不会这样放肆地惹怒甚至挑衅他,也不会做出可能令他不快的事情,更不可能破釜沉舟地撕破两人之间最后一层窗户纸,把葛红袖的存在公布出去。

    如果是以前的那个卢静……他绝不会像现在这样又在意又全然束手无策。

    可她就是卢静,曾经爱他死心塌地,现在却对他冷嘲热讽的前妻。

    孙笑见陆渊半晌没有反应,挑了一下眉,又有了新的设想,“你好像不如我预想中生气?难道是发现你放在心尖尖上的女人不是你想象中这么纯洁无辜,一时之间迷失了自我,不知道该生气她的隐瞒,还是继续坚持喜欢她了?”

    所谓打人不打脸,孙笑可谓是反其道而行之,踩中了陆渊的痛脚。

    原本表情还十分正常的陆渊皱了皱眉,沉下了脸,“她也许对学业没有那么大的追求,但她内心是个善良的好人。”

    卢珏响亮地发出了不屑的哼声,“陆渊,你也是够蠢的,虽然我厌恶你这个人,但不可否认的是你在商场上还是混得开的,然而你在葛红袖的事情上简直像个初出茅庐的白痴——趋炎附势的漂亮女人你难道没见过?因为这个是你一手从未成年带到成年的,你的智商在她身上就不好使了?”

    “哥,爱情使人智商下降。”孙笑捧场地接过话头,“这个说法是有道理的。”

    卢珏被妹妹吹捧得飘飘然,连带着看陆渊也觉得没那么扎眼了,“我这儿还有更多没放出去的资料,都是让私家侦探弄来的,看你这么迷茫,要不然我分享给你看看?”

    “我会通过自己的方式查证。”陆渊黑着脸拒绝了卢珏的“好意”,深深地看了一眼孙笑,就转身离开了。

    孙笑慢悠悠地把墨镜重新戴到鼻子上,看着陆渊的背影轻声笑了下,“是不是对他来说,一直被葛红袖骗下去会比较快乐呢?”

    卢珏没听清,“你说什么?”

    “不,是我想岔了。”孙笑转身往回走,对自己一闪而过的想法不以为然:事情闹到这个地步,葛红袖迟早要死死赖上陆渊,到了那个时候,无所谓什么黑历史不黑历史的,陆渊这个喜新厌旧的性格肯定很快就会消耗掉他对于葛红袖的感情。

    孙笑的插手不过是让这一切进展得更快了一些而已。

    倒是陆渊似乎越来越不排斥和她进行正面接触,不再像孙笑刚刚来到这个世界时那样,连去医院看望一下都要磨蹭个把礼拜,这倒是个好消息。

    就是不知道陆渊自己察觉到这个变化了没有呢?为了避免陆渊自欺欺人,孙笑可是早就在电话里给他埋下了伏笔,只要时机一到,牵起这根□□,那就是烈火燎原的节奏。

    这头孙笑挖好了坑,等着陆渊和葛红袖先后跳进来;陆渊既要处理公司的日常事务,一边要想尽办法减少出轨时间带来的负面影响,其中还不得不抽出时间来安抚黏人了许多的葛红袖,忙得焦头烂额。

    葛红袖注意不到这些,她生性自私,在这个时候最优先考虑的就只有自己的安危而已。是以她每天都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然后从酒店坐专车到陆渊的公司去找他,不论他做什么都要跟在一旁,一旦陆渊表现出些许的不耐烦,她的眼眶总能抢先一步红起来,接着让陆渊选择妥协。

    葛红袖还太年轻,不知道爱意和好感都是需要好好呵护的,一不小心就会消磨殆尽。

    从前陆渊只需要替她解决钱的问题,两人又不常见面,远观和近察的效果自然大不相同。如果是以前,葛红袖还能保有理智,维护自己高冷美人的人设,可现在,她只想反复确认陆渊是不是还深爱着自己,恨不得陆渊下一秒就把结婚戒指套到她的手上,再带她直奔民政局领证。

    这个想法当然是不现实的。陆渊忙得不可开交是一说,他在暗中调查葛红袖是不是有欺骗自己的行为是另一说,如果说没离婚的陆渊对葛红袖有八分爱意的话,如今已经只剩下最多六分了。

    一个转身的功夫,刚刚开完会的陆渊又被葛红袖逮住了,她娇滴滴地抱着他的手臂问道,“今天晚上陪我去去年我们一起去过的那家法国餐厅吃饭好不好?”

    回到家之后,唐柯也没有硬留,他识趣地和卢妈妈道了声再见就离开了,走之前还不忘记关照孙笑有什么事情都第一时间联系他。

    孙笑挥手把人送出门,才回头对上卢妈妈八卦的表情,叹了口气,“妈,我现在真没心思谈恋爱,你别一头热地给唐柯错误信号,他是个好人,我不想耽误他。”

    卢妈妈笑得意味深长,她没胡搅蛮缠这个话题,而是问道,“今天去见律师,谈得怎么样?”

    “陆渊也来了,”孙笑坐到沙发上,轻描淡写地说,“葛红袖也来凑了个热闹。”

    卢妈妈的表情顿时变了,“陆家小子还有没有廉耻,居然敢把第三者带到你面前来?怎么,他是不是又给你气受了?我早就说了,离婚的事情全权交给律师和你哥去办,免得你又触景伤情,你就是不听……”

    眼看着卢妈妈就要展开长篇大论,孙笑赶紧打住,“妈,你放心,我没受委屈,区区一个葛红袖,她手里不过陆渊这一粒筹码,只要我对陆渊没了感情,她在我眼里就什么也不是。”

    卢妈妈仔细打量着孙笑,确认她精神很好,也没有受皮肉伤之后才松了一口气,生气道,“就算你已经放下了,这事儿也不能轻轻松松地就被带过去,不然别人还以为我们家宝贝是好欺负的了。”

    正说到这里,大门开了,匆匆赶到的卢珏刚好听到这一句,立刻火冒三丈,“静静,谁欺负你了?!我刚就不该听你的鬼话,就该找人给陆渊套麻袋教训他一顿!”

    孙笑哭笑不得,心道有这么两个家人无微不至地宠溺呵护,原身的卢静才会变成那样懵懵懂懂不谙世事的样子吧。

    在卢珏也跟着唠叨起来之前,孙笑赶紧转移了他的注意力,“哥,我刚不是跟你说有事要找你帮忙吗?那是跟葛红袖有关的,时间上有点紧,要拜托你去办了。”

    卢珏换好了拖鞋,大步走到孙笑面前盯着它看了一会儿,最后败在妹妹的笑脸下,“说吧。”

    卢妈妈含笑看了一会儿自家儿女,才站起身,“你们慢慢说,我去准备做饭。”

    即便卢家压根不缺钱,但卢妈妈打从兄妹俩小时候起就一直坚持亲手下厨做饭,就担心这两人因为从小失去了父亲而觉得缺少家庭温暖。这位女强人独自撑起了家业,直到卢珏成熟之后才将一切交给了他,赋闲在家开始享受生活。

    要不是卢静偏偏看上陆渊,这一家人的生活其实过得很不错。

    可孙笑不可能在这个世界待到自然死亡,她当然可以选择这么做,但这太过浪费时间,通常在完成任务之后她就会选择用死亡的方式脱离世界,这肯定会伤害到一些人的感情,但为了自己的目标,她不能再牺牲原本就不够用的时间了。

    孙笑无声地叹了口气,把以后的事情暂且按下,看向卢珏,脸上挂起个讨好的笑容,“哥,葛红袖的大学那边,你不是先前打过交道吗?看她也被学校警告过不少次,你觉得让校方开除她大概要花个多长时间?”

    卢珏一听来劲儿了,“这不难,她的绩点本来就低,再加上出勤率一直没有让校方满意,只要再稍微把她插足别人婚姻和被包养的事情往那边宣传一下,开除是分分钟的事情。”他说着,怀疑地扫了一眼孙笑,“你什么时候想这么多了?是不是有人在你耳边出了什么主意,把你给带坏了?”

    “我今天不是见到葛红袖了么?”孙笑瘪了瘪嘴,“虽然我已经下定决心和陆渊离婚,也不想让她和陆渊过得爽快。她不是一直吊着陆渊的胃口,让他看得见吃不着吗?那我倒是想看看,如果这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开始颠倒的时候,是不是还能像现在这样保持平衡?”

    “你的意思是,要让葛红袖放下身段去主动讨好陆渊?”卢珏皱眉,很不赞同孙笑的想法,“那不是正好成全了他们俩?陆渊喜欢葛红袖这么多年了,你又不是不知道。”

    “他真的喜欢葛红袖吗?”孙笑歪了歪头,笑得意味深长,“哥你跟他在生意场上也接触过,应该很知道他那个性格就是唯我独尊,想要的东西无论如何都会拿到手吧?葛红袖也是一样的,对于陆渊来说,只有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越是得不到,他越是抓心挠肺,还在记忆里将其美化……与其说他喜欢葛红袖,不如说他喜欢不喜欢他的人,仅此而已。”

    卢珏微妙地看了一眼孙笑,“你什么时候突然这么懂他了?”

    “情伤一场之后,自然成了大师。”孙笑故作深沉,“简单来说,陆渊就是贱的,放着喜欢他的不要,非要去热脸贴冷屁股。等到葛红袖主动投入他的怀抱,他很快就会失去兴趣。我现在最想看到的,就是那个时候葛红袖的表情。”

    孙笑还有一句话没有说,那就是当陆渊对她重新产生兴趣,先死不承认,再硬着头皮回来吃回头草的场景,她也十分期待。

    “行,哥给你办了。”卢珏点点头,意味深长地往前倾了倾身体,“妹子,你可要牢牢记住陆渊对你做过什么事情,你也许有一天会原谅他,我却永远也不会,你明白吗?”

    孙笑和卢珏对视了一会儿,乖巧点头,上前抱住对方的胳膊,撒娇,“我知道,这世上真正无条件关心我爱我的人,也只有你和妈两个人了。”

    卢珏轻哼了一声,显然很受用,“知道就好,葛红袖的事情你不用多管,我保证没几天她就变成丧家之犬了,倒是离婚的事情催律师快点办完吧。”

    “这个不急,我有计划。”孙笑蹭了蹭卢珏的肩膀,笑得狡黠。

    要是这场离婚官司很快打完,那么孙笑之后想要再和陆渊见面都很难,不如借机发挥增加接触的机会,也正好近距离操控两位主人公的心理变化。

    助理擦了把冷汗,暗怪自己多嘴——知道得太多真是太难做人了,他才不知道老板对着唐先生出尔反尔,也根本不知道葛红袖老早就把老板当备胎,更不可能知道接下来可能要有一场大戏可以看……

    毕竟人家只是个月薪不到五万的小助理嘛: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