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第 204 章

作品:《撩完就跑后男主黑化了[快穿]

    “谢就不必了, 但招待总是要的。Δ』看Δ书』Δ阁. .”孙笑闻言收回了手, 又冷不丁地被肌肤饥渴症似的叶知疏重新轻轻握住,回头含笑地看他一眼,才继续说道, “反正横竖我们本来就是要去天剑宗的——天剑宗现在的宗主是谁?景仲吗?”

    男孩儿原本就很震惊的眼神更露骨了,他瞠目结舌地看着云淡风轻说出这番话的孙笑,满腹的疑问都牢牢地给憋住了。

    修为高到可怕的这两个人, 居然连天剑宗的宗主是谁都不知道?居然还问他这么个奶娃娃是不是景仲的儿子?

    见男孩警惕地闭着嘴,孙笑也不以为意, 她弹指替对方解开了腕间的束缚,对叶知疏道, “带着他走路御剑都不方便, 直接过去吧。”

    “好。”

    “直接过去?”男孩诧异, “这里离天剑宗可是有足足——”

    下一秒,叶知疏摊开掌心, 不费吹灰之力地构建出一个繁复至极的传送阵,仙元游走其中将其激活,一眨眼的时间, 庞大的力量就将三人传送到了万里之外。

    男孩儿惊呼一声,只觉得自己仿佛是突然腾空又猛地落地,虚实不定的感觉不过是一个呼吸都不到的时间, 他就已经看见了天剑宗的山门, 不禁愣住了, “我回来了……?”

    孙笑一松手, 男孩儿就跟只猴子似的蹿了出去,他高举着双手欢呼着跑向天剑宗入口,“我回来啦!”

    守门的两队弟子闻声看来,纷纷面露惊喜之色,“是景师弟回来了,快去通知景长老!”

    叶知疏的脚步顿了一顿,他抬眼看着“天剑宗”三个似乎都要透出剑芒似的大字,脸上看不出喜怒,“师尊为何带我来这里?”

    “这是我和你相处最多的地方,回来看看有什么不好?”孙笑挑了挑眉,手上稍稍加了些力气就把叶知疏拉着往前走去,“更何况,能见见老熟人也不错,对不对?”

    孙笑满以为“景长老”就是景仲,可在神识探出去的时候,才下意识地咦了一声,疑惑地问叶知疏,“那人怎么好像不是景仲?”

    叶知疏跟着看了一眼,摇头,“和他有几分相似,但不是他。”

    “爹爹,是这两个人把我送回来的!”男孩儿这会已经被抱在了怀里,他回头指着孙笑和叶知疏道,“不过我还不知道他们的名字……”

    男孩儿的父亲态度没他这么轻松,皱着眉盯住叶知疏,“银发……你是仙族的混血?”

    叶知疏淡淡问道,“景仲何在?”完全无视了对方的问题。

    “老祖在闭关之中,不见拜访者。”男孩父亲还算得上礼貌地回绝,“二位是来见老祖的话,恐怕要白跑一趟了。”

    孙笑在旁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噗”地笑出了声,赶紧飞快捂住嘴,“抱歉,没想到他都已经是老祖级别了——知疏,我们是离开多久了?”

    孙笑和陆渊不知道跑了多少个世界打发时间又培养感情,这次回来又没有特地调整时间线,其实发生这种乌龙事件很正常。

    “……”叶知疏握着孙笑的手,磅礴的神识透体而出,一瞬就覆盖住了整个天剑宗,找到了景仲的所在,也同时强势地将闭关中的他给惊醒了过来。

    景仲猛然回神的时候还没反应过来,还以为有人大胆到入侵天剑宗,如电般地睁开双眼往宗门的方向看去,却望见了一袭银发,顿时睁大了眼睛,飞快地站了起来,气息都没调整一下就御剑往外飞去,神识的速度更快,“叶知疏?!”

    “仙君?!”听到景仲这一声的人都像是被雷劈中了,一个个的表情比见鬼还难以置信。

    孙笑循着神识的方向朝景仲笑眯眯地挥了一下手,景仲更惊悚了,“你是……孙笑?”他问完这句话时已经站在了几人面前,见到叶知疏和孙笑紧扣的十指,立刻推翻了自己先前的假设,作出了更大胆的推断,“云宗主?!”

    “好久不见。”孙笑冲景仲颔首,眼底笑意藏也藏不住,“没想到你都已经是……嗯,老祖辈分的了?”

    景仲打量着面容几乎没有变化的两人,发现自己仍然看不穿他们的修为,不禁赌气地摆手,“老祖有什么用,修炼这么多年,还不是根本摸不着你们脚后跟?”

    “别妄自菲薄,景仲,你已经很厉害了。”孙笑真诚地安慰他,“只要你别不自量力地来和我们比。”

    景仲:“……”他沉默了几秒钟,不耐烦地挥手让围在身边的弟子们都退开,“看什么看,不都听过这两个名字吗?”

    “太爷爷,可他们都是好几百年前的人了……”男孩胆大地顶嘴,“我连他们的画像都没见过,还是第一次见到真人呢!”

    “多看两眼也是好的。”不知何时赶到的另一名长老点头帮腔,“毕竟都只是存在于传说中的人了,多少年没出过像这两位一样的传奇?”

    叶知疏不悦地抬眼看看围得越来越多的天剑宗弟子,伸手捉住孙笑手腕,长剑低啸一声,“我和师尊不是来叙旧的。”

    “看也不像。”景仲哼了一声,“八成就是顺路救了个小屁孩儿,发现跟我有关就顺路送来了?”

    “这也算是机缘。”孙笑打了个圆场,目光在小孩儿身上转了一圈,问道,“他是怎么回事?”

    孙笑这句疑问一出口,景仲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最开始这小孩儿说自己是天剑宗弟子的时候孙笑就有些怀疑,还揶揄地问了句什么时候天剑宗选弟子的门槛变低了的问题,那是因为这小孩儿骨龄看起来七八岁,可是资质似乎十分愚钝,堪堪停留在炼气期的范围内。

    算算他是景仲的血脉,从小又不缺洗精伐髓的灵药,就算是个中庸之辈,也不该到了八岁的年纪还只有这点修为。

    不仅是景仲,小孩儿父亲的情绪在孙笑问完之后也显得有些低落,不过他很快振作起来,转身驱散了周围探手探脑的天剑宗弟子们,给三人留出了谈话的空间。

    人渐渐少起来之后,景仲才表情复杂地叹了口气,“他小时候也被捉走过一次,那一次落下了病根,一直也没有治好。全因着我当时察觉得不够及时,才让他被别的宗门暗算,是我的责任。”

    “所以才会到这个年纪也没筑基啊。”孙笑了然地点点头,随即一笑,“倒也不是什么大毛病,我和知疏来得挺巧,既然碰见了,就帮你治好吧。”

    景仲猛地从阴影里抬头,“真的还有救?”

    “能吧?”孙笑转头问叶知疏,显然自己是没想过要用什么办法。

    孙笑是没动脑筋,但反正她这些年来也早就习惯把所有问题都扔给陆渊来解决了。虽然现在身边站的这个人和平日的陆渊有那么点出入……不过本质上都是至高神,要解决一个小世界里的疾病还不是手到擒来?

    “基因重组就能解决,很容易。”叶知疏点了点头。

    “那就拜托你们了!”景仲喜形于色。虽然一开始他心中就模模糊糊地猜测这两人神通广大也许能有办法,但始终也没敢报太大的期望,没想到这整个修真界都束手无策的毛病在他们俩眼里居然就能拍死一只飞虫似的简单。

    叶知疏没松开孙笑的手,“师尊,我去去就来,您别走远,好吗?”

    孙笑朝他一勾嘴角,“我没收敛存在感,不论你去到什么地方,都能轻松找到我的位置。”

    景仲在旁看着,忍不住吐槽一句,“都过去这么久了,叶知疏你居然还在担心云宗主会突然逃走啊?我还以为经历了那之前生死相随的事儿,你们之间的矛盾已经消失了呢。”

    “之前的什么事儿?”孙笑想起自己第二次脱离这个世界时的场景,随口追问了一句,“你把我们安葬了?”

    “安葬?”景仲一脸震惊,“你们不是突然就消失了吗?当时大家遍寻不着,就以为叶知疏找到救您的方法,把您暗中带走了,后来才放弃了寻找。今天你们突然出现,我还以为是您的病已经治好了……怎么,不是这样?”

    “你不用多管。”叶知疏打断了景仲的话,也顺便避开了孙笑的视线,他松开了孙笑的手,往外才走一步,就不放心地回头盯着她看了一眼,强调似的重新嘱咐,“师尊,我很快就回来。”

    孙笑站在原地,冲他摆摆手,“我就在天剑宗里随处走走,不会太远。”

    叶知疏这才皱眉走了,脚步匆匆,生怕多耽搁一秒钟。

    虽然不知道疗伤的过程要多久,但既然叶知疏说了“很容易”,那过程肯定是很快的。孙笑召出飞剑,在天剑宗上空随便绕了几圈,无语地发现整个宗门居然没有太大的改变,就是好像往外稍稍扩大了一些占地面积而已。

    “修真界的时间可真不值钱……不过天剑宗还能存在就不错了。”孙笑自言自语地说着,很快就无聊了下来,想了好一会儿,突然想到个之前没怎么去过的地方,“不知道禁地里又怎么样了?”

    第一次来这个世界的时候,虽然知道禁地的存在,可孙笑当时一心一意地寻找攻略对象,大多数时间都花费在了周游几片大陆上,还真没进过禁地,最后还是季小泉被景仲骗进去时,她才匆匆忙忙地跑了一趟禁地,花了大概那么十秒钟的时间把季小泉飞快带走。

    第二次的时候,孙笑就更没有机会一探究竟了,一开始身份尚未暴露根本不能接近禁地,后来则一直被叶知疏看得死紧……

    总而言之,禁地算得上是天剑宗之中孙笑唯一不熟悉的地方了。

    “既然被称之为禁地,就代表其中肯定有什么特殊或者危险的东西存在吧?”孙笑让飞剑掉了个头,哼着小调就去了禁地的方向,压根没思考自己如今是什么身份,又有没有再次进入禁地的权力。

    这整个宇宙之间,孙笑就没觉得有什么地方自己是不能进的。

    ——反正她也是前任宗主嘛,有什么问题?

    天剑宗虽然大,但对于孙笑来说不过是弹丸大的距离,她很快就停在了禁地门口,瞥了眼把守的弟子之后,决定直接穿过结界,在不惊动他们的情况下进入。

    也免得和他们起争执,到时候少不得又要打一架浪费时间,让景仲面子上过不去。

    将厚重的结界视作无物地穿过之后,孙笑很快就抵达了禁地,从飞剑上跳了下来,一扫四周,“上次来时没怎么注意,禁地倒是长得挺好看的……”

    听到“禁地”,一般人脑中浮现出的都是什么阴森的后山或者黑暗的峡谷,可天剑宗偏不走寻常路,这地方洒着夕阳,到处都是花花草草,看起来十分温馨,跟“禁地”根本就搭不上边。

    孙笑往里走去,神识好奇地先行一步将整个禁地的地形探了个透,很快就发现了蹊跷的地方。

    这一块被围起来的“禁地”地形十分奇特,就像是有人曾经劈了一剑下来形成了个鸿沟似的,呈现狭长的形状,越往里深入,灵气越是厚重,从后半段开始就几乎像是实质一般沉沉地压在人身上。

    孙笑轻轻松松地行走在其中,神情淡定又好奇,她甚至还蹲下来摸了一下地上像是剑痕一般的沟壑,“难道这真是有人战斗后留下的痕迹?这么多年灵气居然还这么锋利,当年得有多强?也难怪天剑宗将此列为禁地,对普通修真者来说,光是这里的灵气就能杀人了吧?”

    就在孙笑的探险进行到一半时,叶知疏的声音在她耳边响了起来,“师尊?”

    孙笑站住脚步,嗯了一声,“我在禁地呢,你来找我吧。”

    叶知疏轻轻地应了一声,下一秒身形就出现在了孙笑身旁,“师尊怎的想到来这里?”

    “天剑宗不就这个地方我从没来过么?”孙笑朝他扬了扬下巴,“我挺好奇的,里面究竟会藏着什么?”

    叶知疏的嘴唇动了动,表情有些复杂,“……其实我本来也是想带师尊来这里看一件东西的。”

    “什么东西?”

    “师尊不觉得这里残留的灵气有些熟悉吗?”叶知疏牵住孙笑的手,带着她一步一步继续往前深入禁地末端,“这是仙君的仙元。”

    孙笑一翻回忆,发现确实如此。她对叶知疏的真元很熟悉,但那个更之前的仙君……还真是印象不深。在叶知疏占了主导权之后,他的仙元也更偏向于原本自身修炼出的人族真元,和身为仙君时大不相同,也难怪孙笑没能认出来。

    “不过那是在天剑宗建立之前的事了。”叶知疏轻描淡写地说着,“我……叶知疏十七岁那年进入禁地,发现这其中的仙元不仅不排斥他,反而和他非常接近,所以时常会来这个地方修炼和感悟。”

    “毕竟是我给了你随意出入天剑宗任何地方的权限。”孙笑点点头,“这既然是仙君的仙元,自然对你很亲近。然后呢?”

    “师尊知道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您生出爱慕之心的吗?”叶知疏不答反问。

    “唔……”孙笑摸着下巴思索片刻,瞎蒙一个数字,“十六岁?”

    “就是那年。”叶知疏点点头,笑着拂去孙笑眉间惊讶之色,“我那时候发觉自己对师尊的感情变质,可不敢把这个秘密告诉任何人,甚至是您……不,尤其是您。所以这个除了我之外没有人会来的禁地,是我唯有的避风港。”

    孙笑听叶知疏说着,不由得生出几分好奇之心,“你在里面留下了什么?情书?”

    叶知疏:“……不,就算禁地十分安全,也难保会有其他人进入,我不能冒这个险。只是常来这里坐一会儿,把自己的情感隐藏收拾好,再毫无异状地出去见您罢了。”

    “哦。”孙笑若有所思地晃了晃两人紧握在一起的手,“所以你想给我看什么?”

    “……”叶知疏沉默了一会儿,才轻声说,“少年的我曾以为自己一生都无望得到自己最想要的东西,而如今,我想去到那个地方,确认我的夙愿已经达成。”

    孙笑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用已经达成的‘现在’来安慰‘过去’的自己吗?知疏,其实你若是想,我们也可以逆转时间回到你小时候去。只要你变回陆渊的样子,谁也不会知道我们的身份。当面告诉‘自己’不是更好吗?”

    “一切都已经发生,更改是毫无意义的。”叶知疏摇头否决了孙笑的提议,“而且……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现在,这一刻。”

    两人像是普通人似的并肩走了一会儿,很快就抵达了禁地的尽头,那里侧边有个像石室一样的地方,黑漆漆的,只在洞口有些光芒洒落。

    孙笑叹了口气,“知疏,年轻人来这样气氛压抑的地方,很容易心理出问题的呀。”丝毫没有自己就是罪魁祸首的自觉。

    “师尊愿意跟我进去吗?”叶知疏偏头问道。

    “不是你想让我进去的吗?”孙笑抬眼看他,有些好笑,“别在这种地方突然怯步。我如果不同意,就不会跟着你一路走过来了。”

    叶知疏抿了抿嘴唇,握紧孙笑手掌,带着她踏入了石室。

    两人的视线即使在黑暗中也能轻松视物,但孙笑还是觉得太过阴森,随手使了个小法术,扬手把大片的乳白色光点洒到了空中,像是星辰般围绕在他们身旁,温柔地点亮了石室内部构造。

    石室里没什么摆设,十分简单,就只有中央一块平平的石头。

    “那是我打坐的地方。”叶知疏简单介绍,“不思考的时候,我也在这儿练剑。”

    孙笑抬眼看看周围石壁上横七竖八的剑气裂痕,欣慰地点点头,“我徒儿修炼还是很勤奋的。”

    “师尊……”叶知疏欲言又止,最终沉默地把孙笑带到石室中央,让她坐在了那块石头上面,“师尊,今天是不是我最后一次和您见面?”

    听到这句话的孙笑收回了四处打量的目光,视线在叶知疏悲喜难觅的脸上打了两个转,终于明白了他的心情为何一路走来越来越低落。

    叶知疏始终认为他和陆渊是两个人,如今就算孙笑和陆渊早就已经修成正果,在叶知疏看来,那也是孙笑和“别人”在一起了。

    想明白了这位问题儿童的脑回路,孙笑不由得叹了口气,伸手在他额头上敲了一下,“怎么就这么偏执?”

    叶知疏咬了咬嘴唇,没反驳。

    “不管是陆渊,还是叶知疏,还是其他人……你们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孙笑又温柔地给他揉了揉被敲红的额头,轻声说道,“我刚才不是说了吗?就算是陆渊,也花了很久很久,在我完成自己的心愿之后,才最终让我和他在一起的。”

    “但成功追求到您的是他,而不是我。”叶知疏低垂着眼睛,不敢看孙笑的脸,“我对您来说,就只是普普通通的弟子……”

    叶知疏这句话还没说完,孙笑就强行把他的脸抬起来,低头亲了一口,成功让他愣住并且忘记了接下来想说的话。

    “你以为如果陆渊对我来说是个陌生人的话,我会任由这么个‘至高神’随随便便地接近我?”孙笑没好气地揪着叶知疏的腮帮子,“知疏,你听好了。陆渊能够有追求我的机会和资格,那都是因为他曾经在我面前扮演了包含叶知疏在内的所有身份。如果没有你们这些神念化身,陆渊哪怕身份再高贵个十倍百倍,我也不会看上他,明白吗?”

    叶知疏诚实地摇头,心脏却像是知道了什么似的狂跳起来,“不明白。”

    “装傻倒是不知道跟谁学的……”孙笑撇撇嘴,干脆伸手抱住叶知疏的脖子,抛下师尊的偶像包袱,甩了个妩媚暗示的眼神给他,“难得到了个没有人打扰的地方,就不消磨浪费时间了吧?”

    叶知疏咽了口口水,通过自己的眼睛看到孙笑这幅模样,和平常由陆渊进行主导时完全不同,几乎像是把野火从他身体内部烧了起来似的。他艰难地从喉咙里挤出两个字,“师尊……”

    孙笑挑挑眉,“怎么,不想要?”

    叶知疏立刻投降,动作飞快地握住孙笑纤细腰肢,态度很坚定,“想!”

    “知疏……”孙笑附在他耳边轻呵了口气,看见少年耳根迅速染红,不由得坏心眼地笑了起来,“记住,你是叶知疏,也是陆渊,不要钻牛角尖。我爱陆渊,同样也爱着你,没有你,就不会有陆渊如今的‘成功’了,懂了吗?”

    少年一言不发地低头亲吻住她的嘴唇,像只热切的小兽一般,手指都带着细细的颤抖。

    ……

    总之,孙笑在明明没有出轨的情况下,体会了一番完全不同的野外经验。事后她扶着腰从叶知疏怀里醒过来,长长地叹了口气,开始回想这一切事端的起始到底是什么。

    对,卡片,都是该死的陆渊的卡片。

    陆渊自己跟自己玩儿精分和吃醋,凭什么最后烂摊子都是她来收拾!

    叶知疏迷迷糊糊地跟着醒来,下意识地确认了怀中孙笑的存在,才放松了手臂的力道,唤了声师尊,声音里带着前所未有的雀跃和轻松。

    孙笑含糊地唔了一声,翻了个白眼,心想好歹算是解决了陆渊……或者说叶知疏的一块心病,也不算白忙一场。

    这样想着,孙笑放松力气重新趴回叶知疏怀里,一闭眼睛,下了令,“我再睡会儿,起来我们就走。”

    “好。”叶知疏的回应从她头顶传来,他顿了好一会儿,才接着小声道,“都听笑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