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怀孕了

    乔若茗想到十年前,她十六岁的那一年。

    第一次见萧年生,是在电影发布会上。萧年生作为电影投资人参加,而她是一个小小的配角,饰演一个台词都没有一句的丫环。萧年生众星捧月,她低入尘埃,最后合照时,甚至都没有她的位置。

    那一次,她无意中踩到了女主角的纱裙,女主角毫不犹豫当众赏了她一耳光。众目睽睽之下,她十分难堪,萧年生漫不经心的一句话,为她解了围,于是,她动心了。

    为了接近萧年生,她不断地寻找机会,不停的打磨演戏。从没有台词的小配角,到人人追捧的女主角,没有人知道她付出了怎样的心血和努力,也没有人知道她走上娱乐圈金字塔顶端的目的。

    只要那个人看她一眼,她就满足了。

    后来嫁给他,她以为是暗恋的结束,没想到竟是噩梦的开始。

    她不明白,为什么萧年生要娶她。

    她慢慢回忆起许多萧年生不爱她的证据,她被评为最佳女演员的时候,他大张旗鼓的给她送花,可眼底并没有喜悦。她和萧年生公开关系的时候,媒体追问他们什么时候完婚,他的脸上全是不耐烦。在他们的婚礼上,他甚至还迟到了半小时,一切的一切都足以说明,萧年生不爱她。

    乔若茗的头越来越痛,突然整个人有些失重,然后晕了过去。

    再醒来,是在医院,助理小于和韩阳守在她的病床前。

    “若茗,你怀孕了。”韩阳的语气有些低落,他是乔若茗的新戏的男搭档,他本来是要来跟她商讨新戏的,没想到竟看到她晕倒在了家里,连忙将她送来了医院。

    “我,我有了?”乔若茗一阵错愕,“我真的怀孕了?”

    韩阳点头:“是的,刚刚一个月,医生说你有些贫血。”

    惊喜和幸福蔓延全身,乔若茗红了眼眶,她随即就道:“韩阳,小于,求你们不要告诉导演,我不想让观众知道我怀孕,就让我静静地拍完这部戏好吗?”

    “我听说你们都要离婚了,这个孩子来的真不是时候。”韩阳叹气。

    乔若茗摇头:“不,说不定孩子可以挽救我们的婚姻。”

    怀揣着巨大的喜悦,乔若茗打车直奔萧年生的公司。

    公司的人都认识她,没有拦着,也没有通传。乔若茗一路走到董事长办公室门口,却听到了林可欣的声音,她不由得停住了步子。

    “年生哥,今天伯母找了我,问我们什么时候订婚呢。”

    “别急,等离了婚我们立刻订婚。”

    “年生哥,如果……万一她怀孕了怎么办?”

    “打了。”

    轻飘飘的两个字,犹如铁锤砸在乔若茗的心上。

    她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捂住胸口,惊恐的地往后退。

    萧年生要打了她肚子里的孩子!

    乔若茗扭头就跑。

    她一个人奔跑在宽阔的马路上,一阵风吹来,瑟瑟发抖。

    她想不通为什么,为什么萧年生要打了她肚子里的孩子。他们明明是夫妻,她合理合法的生下他们的孩子,究竟哪里错了,究竟哪里惹到他了?就因为他不爱她,所以也不能接受她生下带有他血脉的孩子吗?

    她浑浑噩噩的在路上游荡,不知道自己该去哪。

    直到小于打来电话让她回剧组,她才略微清醒过来。

    无论如何,她都要保住这个孩子。